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请你也相信我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请你也相信我

  天空很蓝,就像是一场不愿清醒的梦,在无比的澄净与纯粹下,展现出来的却是心间的迷茫,分不清,看不透,想不明白,或许,根本就是不想明白吧!

  那云淡风轻的脱俗,那曲高和寡的高雅,让人艳羡着,向往着,却又不敢靠近。

  在鼻端萦绕的,是微风送来的淡淡花草香气,这种带着一丝雨后最清新的气息,既让人留恋沉醉,却也惆怅莫名!

  封若此刻就这么一动不动地仰躺在这绿草如茵的原野上,身边是摇曳的草,是飘动的花,但这一抹一直延伸到远处天边的柔和颜色,总是让他有一种大哭一场的冲动。

  近在咫尺的身侧,倾澜轩静静地坐着,美目微闭,在随风飘散的发丝下,那一张无可挑剔,美轮美奂的面容上,是与眼前这天地一样恬静,一样梦幻般的神色,只是从细细的微风里,隐隐约约的,带来一缕她身上那种既清明,又令人无限迷醉的处子幽香!

  暗叹了一口气,封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耳畔却是想起来倾云老头的那番话。

  就在不久之前的时候,他和倾云谈了很久,不但是关于倾澜轩的事情,还有很多一向让封若苦思不解的谜团。

  根据倾云所讲,自从他被慕寒烟救了之后,基本上就已经算是恢复了自由,但是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他都是尽量避免出现在修仙界的视线之中,这也就是为什么,修仙界一直都认为倾云在千年前就失踪的缘故!

  而且,倾云的曰子也是过得战战兢兢,虽然恢复了伤势,并且将那木煞妖龙大部分压制住,可是并不敢随意离开这枯木海,当年之所以要娶妻生子,完全是因为他担心自己将来一旦压制不住那木煞妖龙,彻底变成一个怪物,所以这才想趁着自己还拥有清醒意识的时候给自己留下一点血脉。

  这便是倾澜轩,这个女儿他很喜欢很喜欢,甚至当初冒着巨大的危险陪着倾澜轩度过童年的时光,直到将倾澜轩送回九神宫,他这才返回枯木海。

  至于说那个因为被木煞妖龙夺了意识从而伤害的蠢女人,倾云很想去寻找,但条件根本不允许,原因就在于他所压制的那条木煞妖龙,仅仅是一个分身而已,虽然那木煞妖龙的本体依然在玄天真水大殿中被封印着,可倾云却时刻能够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压迫力!

  如果他是在枯木海中,这股压力还能够忍受,但一旦离开枯木海的范围,那股压迫力甚至连他那强大的神魂都有些抵挡不住。

  所以为了避免被那股强大的神魂力量夺舍,他一向都是很少外出,即便是迫不得已,也是快去快回!

  在这种情况下之下,封若的到来总算给了倾云一点缓冲的机会,因为封若拥有青木神晶的关系,根本就不惧怕那木煞妖龙本体所散发出来的威压,而由于封若无心的一个举动,最终让倾云彻底占据上风,不但将那木煞妖龙残余的意识给吞噬掉,并且还成功地将木煞妖龙的本体收为分身!

  正是因为这样,倾云也就等于变成了木煞妖龙,成为了木妖一族暂时的头领,甚至,也正是这样,封若才能得到木妖一族的认同,因为这完全是倾云的命令,不然的话,以木妖一族仇恨人类修道者的情况,早就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封若大卸八块,然后将那青木神晶抢过去了!

  这些便是倾云的秘密,不过他并不打算和倾澜轩相认,而封若也不打算将自己那可怜的师父师姐的事情告诉倾云。

  如今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当初慕寒烟会那么痛恨了倾云了,不但是倾云的行为,更是因为倾云居然娶妻生子,所以纵使叛出师门,也绝不愿去见他,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隐瞒着,直到她临近闭关,也许是看淡了这一切,这才把这个秘密转告给自己。

  所以,封若早已经决定,这件事他永远都不会同自己那可怜的师父和师姐讲,就让她们当这个老家伙早已经死掉算了!

  只是,现在让封若感到难受的,是怎么处理和倾澜轩之间的关系?这已经不是头疼那么简单了,这对他自己来讲,本来就是一件无比残忍的事情,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他不可能自私到要牺牲倾澜轩将来的修仙大道!

  可是,他心里是真的难受,如果说在之前他也只是倾慕倾澜轩的绝色容颜,但自从五行界一行之后,他却彻底地被她那种宁静淡泊,但又与众不同的气质所征服!

  如今好不容易探知她的心意,叫他放弃,他怎么舍得?

  “封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就在封若百般难受之际,倾澜轩那幽幽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就像是一声叹息,又像是平静的水面上散开的涟漪。

  封若苦笑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因为以倾澜轩的纯粹心境,有什么事情想要瞒过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选择沉默。

  “那位前辈对我们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我虽然不知道你和他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你是不是在为一件事情左右为难?”倾澜轩淡淡地说着,清澈的目光直视着封若,“你不说,是不是就等于默认了?”

  微微叹息了一声,倾澜轩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信手捋了一下额头上的散落的几缕秀发,然后,便极为自然地躺在封若身边,顺便扯过封若的一条手臂枕在头上!

  而这种极为亲昵的举动一边让封若血脉贲张,另一边却吓得要死,因为这里可是倾云老头所制造出来的幻境,万一那老家伙在一旁偷看着,他铁定会完蛋的。

  不过,这种美人在侧的感觉还真是舒服的很,以至于封若还是鬼迷心窍地顺手搂住倾澜轩那清秀瘦削的香肩,而触手的柔弱更是让他心中涌起无限的怜爱,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中忽然就平静下来。

  但他刚想说什么,却被几根晶莹如玉的纤细柔嫩手指封住了嘴巴。

  “嘘!不要说话,这里虽然是幻境,但是我好喜欢这里,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就像很久以前,我们一家人居住的那个小岛,同样的蓝天,同样的草地,还有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鸟儿,我每天最喜欢的,就是躺在父亲的臂弯里,静静地看着天空,看着那浮云来来又走,看那曰头升起又落下,那段时间虽然短暂,但对我来讲,那就是永恒!”

  倾澜轩似乎是梦呓一般地呢喃道,眼睛微闭着,但长长的睫毛下,两颗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封若,你知道么?在五行界我们见面的时候,其实你说你是我父亲的关门弟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在说谎,因为父亲早就说了,他的那柄诛魔剑被丢弃了,既然是这样,你说的又岂是真话,那位前辈说的没错,你就是坑蒙拐骗的坏人!”

  说到这里,倾澜轩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向上翘了翘,一抹笑意在脸上扩散开来,“其实,我只是想捉弄你的,我想让你知道,骗人者人亦骗之的道理,但是,骗来骗去,我自己却把自己骗了,和你在一起的那几个月,是我这一辈子除了当年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外,最快乐的曰子!”

  “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你明明很普通,甚至简直要称得上是一无是处,但总是在无意之中展现出很多极为不平凡的一面,比如那次在幽冥林,你这个最垃圾,最无用的家伙,居然能够跑到我的前面,这也就算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很嚣张,很得意洋洋地说了句,‘倾道友,封某久候多时了’,你说你怎么就能这么嚣张?”

  如此说着,倾澜轩张口就在封若的肩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让猝不及防的封若吓了一大跳,他现在虽然身为金丹期,身体的确很强,但别忘了倾澜轩的实力更强,所以这一下还是咬得他呲牙咧嘴。

  “不许喊疼,哼!这是对你嚣张的惩罚!”倾澜轩板起脸,极为凶狠地道,但随即就忍不住如灿烂的春花般笑了起来,那明媚的目光让封若的心头都是一颤!

  “封若!”倾澜轩忽然低低唤了封若一声,目光里更是无限的温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要把我当傻瓜,你也不要当傻瓜,好么?不错,修仙得道,踏上长生之路是我们修道者毕生的追求,但既是生之为人,总得有些牵挂不是么?”

  一边望着封若,倾澜轩纤手灵巧地扣住封若的手,十指相扣,然后用力地摇晃了一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不是承诺,却是我们在这世间相伴着走下去的凭依,与漫漫长生之路相比,我更在意的,是能有一个人,能够和我一起风雨相伴,生死与共,哪怕天翻地覆,沧海桑田!”

  “封若,我也喜欢你,所以,请你也相信我好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