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原来如此

第二百九十二章 原来如此

  几乎是想也不想,封若的身形就在瞬间向左侧横移了十几丈,而与此同时飞龙盾“呼”的一声就被他释放出来,反手横扫出去!

  “咦?”

  此刻一声有些讶异的轻咦声响起,然后封若之前所察觉到的那种危险的感觉也随之消失无踪。

  而当封若再次转身向后望去的时候,却见不知何时,一个神情有些憔悴,但依然艳光照人的中年美妇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五十丈之外。

  不过看到这中年美妇,封若心中却是一跳,因为这女人的容貌竟是与白衣城主颇为神似,若不是她是一头黑发,再加上年纪略显年长,多了许多沧桑,乍一看之下,还真的要以为就是那白衣城主。

  而很明显,刚才封若所察觉到的那种危险的感觉就是从这中年美妇身上散发出来的,只不过这个女人的实力应该很高,仅仅是一种神念就能达到如此程度,若不是他之前早已经进入无我之境,并且凝结了神魂符文,只怕根本无法察觉。

  此刻,那中年美妇在打量了封若两眼之后,忽然开口道:“你就是那个倾慕?果然是后生可畏,能在老身的神念试探下快速做出反应并且还展开还击,只凭这一点,那天狐五人就不是你的对手,说吧!你为何宁可被当成歼细,也要进入我无尽之城?不要以为你不反抗,然后弄些小伎俩就可以蒙混过关,我无尽之城能在修仙界各大势力之中有着一席之地,岂是你想糊弄就糊弄过去的?”

  听到这中年美妇这番话,封若也忍不住有些老脸挂不住,他原以为自己已经蒙混过关,哪想到对方从一开始就洞穿了他的打算,说不定在过去的那五六曰之中,他就已经被调查了无数次了!

  想到这里,封若先是恭敬地给那中年美妇施了一礼,这才平心静气地道:“晚辈倾慕,在此先多谢前辈能给晚辈一个解释的机会,不错,晚辈之所以之所以出现在南风岛附近海域,为的就是进入无尽之城,当然,请前辈放心,晚辈没有半点阴谋,如果说真的有什么计算的话,那就是想办法进入无尽之城了,因为想必前辈也知道,我等外人想做到这点有多么困难,事实上,晚辈为了想进入无尽之城,已经在这无尽之海中漂流了整整八十余年了!”

  “哦!原来如此!”听到这里,也许是因为封若的语气极为诚恳,那中年美妇的面容之中倒是和缓了许多,“在过去的几曰中,我们已经调查过你,秦西地域之中没有倾慕这个人的存在,而根据你刚才的表现,以你的实力,是不可能这样籍籍无名的,如果老身没有猜错,你用的应该是假名吧!至于你的这副面孔,应该是施展了九神宫的独门秘术易天经,综上所述,你要么是九神宫倾家的人,要么就是倾家的人与你有莫大的关系,不然你也不会念念不忘,下意识里用这个姓氏,我可有说错?”

  听到这中年美妇这番分析,封若简直是要冷汗直流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乔装,竟然这么经不起推敲!

  “看你的现在尴尬的神色,老身猜测的应该没有什么差错,年轻人,亮出你的真名吧!不管你想逃避什么强大的势力,但在我无尽之城的地盘里,你就是安全的,但是有一点,我无尽之城不会收容那些连真正身份都不会对我们讲出的人!如果你不愿意泄露真名,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呃——”封若愣了一下,却是没有想到进入无尽之城原来可以这么简单,但同时也是最难的,因为每个避难者都是不希望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同那中年美妇对视了片刻后,他还是做出决定,再次拱手道:“晚辈是镇天宗的核心弟子封若,因为——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选择远避海外!”

  “封若?”那中年美妇重复了一句,在继续打量了封若几眼之后,这才摇头笑道:“你整整迟到了八十三年,老身还以为你早已葬身鱼腹了呢!这下好了,总算是还了一个人情,那倾云他如今还好吧?”

  “呃——”听到中年美妇这番话,封若忍不住再次愣住了,什么意思?

  “呵呵!你不必惊讶,你来无尽之城的事情,倾云早在八十三年前就已经用万里传音符通知老身了,他叫老身多多关照你一下,只是没想到,老身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来,同时老身也很好奇,那倾云可是绝顶的孤傲,几千年来,能入他的法眼的,纵观整个修仙界也没有几人,如今他竟然为了一个无名小辈出口求人,此事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如今看来,你这娃儿倒还勉强不错,你是不是已经拜他为师?”

  那中年美妇很是和善地道,看起来她同倾云的关系也是不错,所以如今在爱屋及乌的情况下,倒是也对封若青睐有加。

  但是封若听完她的解释,心里却是有些哭笑不得,那倾云老头的确是孤傲无比,又怎么可能看上他?还拜师,那老家伙怕是恨不得他滚得越远越好,而之所以出言关照,只怕也是看在倾澜轩的面子上。

  当然,有关这件事情的真相,封若是肯定不会说的,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尤其是如今能借着倾云老头的名头占便宜,那更是应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啦,如今误会说清,就都是一家人,之前的事情你莫要放在心里,实在是因为最近情况有些紧张,所以不得不如此,老身接下来会让人安排你的住处,你也就算是我无尽之城的一员了,不过,按照本城的规定,你还是需要完成一些规定的任务,以此来维护无尽之城的整体利益,你没有问题吧?”

  此时那中年美妇再次微笑着问道,而封若对此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更何况这也是正常的,这就好像一个修道者加入修仙门派,不能光指望着门派给庇护,他必须自己也尽自己的力量,给门派做出一定的贡献,这样才能会让门派更加壮大,这便是大河有水小河满的道理。

  “呃,对了,晚辈还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

  和这中年美妇聊了一会,封若对她那种友善平和的态度,谆谆的长者之风很有好感,再加上一点点对那白衣城主的好奇,所以,他便很委婉地问道。

  “呵呵!老身的名号在修仙界中早已沉寂,不过今曰老身和你小娃儿也算投缘,而且你又是倾云的晚辈,如此,你便称老身一声影姨即可,好了,我们离开这里!”

  那中年美妇说着,随便向前迈出一步,竟是缩地成寸一般来到封若身边,而后抓住封若的手臂,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封若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整个天地都被甩在后面一样,而他整个人竟是感觉不到半点着力之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虚无,仿若除了他的神魂之外,就再无他物。

  而等到这一切如幻境般的过程完全消失之后,封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了那无尽之城的宽敞街道上,简直就好像做梦一样,而在他身边除了那个新认下的影姨,还有一个之前一句话把自己发配到深海地牢的那位红衣女子。

  “还好,看来你在神魂方面不是一般的强大呢,你金丹初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承受得住瞬移神通,倾云果然没有看错!”

  “呃,影姨您过奖了,我现在还头晕呢!”听到刚才自己竟然在瞬移状态下坚持下来,封若不由暗自伸了伸舌头,要知道,瞬移神通可都灵婴期高手才有资格施展的,看不出来啊,这个影姨也是很疯狂的!

  “呵呵!头晕就已经不错了,换做其他人,这会上吐下泻,甚至昏迷不醒都是轻的,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老身的亲侄女欧阳越,若不是她发现你行踪诡异,极为可疑,老身还真的抓不住你的小辫子呢!”那中年美妇笑呵呵地对封若介绍道,然后又对那看起来极为冰冷高傲的欧阳越道:“越儿,这是封若,是你倾云伯父的爱徒,他的实力虽然只有金丹初期,但资质却极为不凡,以后你可要多多请教一番,须知,我们这修仙界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那点傲气姓子可得磨一磨!”

  “姑姑,你的意思是说,要我,去向他,请教?”那欧阳越斜着眼睛很古怪瞅了封若一眼,“您也不怕我伤了他,身体伤了是小事,没了面子才是要命的,九神宫第一高手倾云的爱徒啊!这名头真大,简直遮天蔽地啊,您就不怕万一掉下来引起海啸什么的?事先声明,我可不负任何责任!”

  如此说着,那欧阳越带着很明显的敌意上上下下狠狠地打量了封若片刻,这才无聊地撇撇嘴,对着身后的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勾了勾手指,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稚儿,去发个告示,就说我们苍梧界第一高手倾云的亲传弟子封若莅临本城,本着以道会友的赤诚,愿与无尽之城的修仙同道们切磋切磋,嗯,就这样,那个封若,你如果能打赢所有挑战者,我不介意和你玩玩哦!”

  说完此话,那欧阳越就带着她的那个小丫头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