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章 异变

第三百章 异变

  在这一刻,封若心中狂喜,震撼,惊讶,不可思议种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竟是让他在原地整整呆了数个呼吸之久,他不是没有想过在镶嵌补天石后,他的本命飞剑会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刚才那一幕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之中!

  他这一柄尚没有镶嵌阵法,尚没有用丹火温养过的本命飞剑,仅仅是因为镶嵌了一颗三色五行石,所产生的威力竟然比片刻之前暴增了整整三倍有余!

  三倍啊!这是怎样的一种强大力量?

  要知道封若的这柄本命飞剑可是吸收了大部分翻天鳌内丹的精华,所以这种狂暴的力量简直是难以想象!

  若是再镶嵌上乱云惊风阵法呢?若是输入一些最纯粹的先天金煞呢?若是在金丹中完成温养呢?

  会不会变成如同诛魔剑那种变态恐怖的灵兵?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封若先是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压下,然后这才以古井不波的心境一步一步向前面那一抹水蓝色的光华靠近!

  而越靠近,封若的心中也就越震撼,因为他每接近一步,就会承受到一种看不见的压力,他完全敢肯定,若不是之前他已经用心血激发出了那九块黑曜石的灵姓,这柄飞剑说不定会立刻逃掉!

  这种事情并非无稽之谈,正如倾澜轩所讲,这天地万物皆有灵姓,修道者炼制法器法宝飞剑,也是寻找这种灵姓,然后引为己用,可是如果激发出来的灵姓太强,超出修道者的控制范围之内,就会自行遁掉,直到遇上有资格收服它的高手!

  封若其实也是有点后悔的,如果早猜到那三色补天石的效果如此之强,他是坚决不会这么早就进行镶嵌了,而是等到飞剑胚体完全与自己灵犀相通,血脉相连的时候再进行镶嵌!

  何必像现在这样,既要面对这飞剑的考验,还得提前一步与其灵犀相通!

  此刻当封若终于缓缓靠近那一抹水蓝色光华十丈左右的时候,他就再也无法向前靠近半步了,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因为面前那抹灵姓极强的水蓝色光华只能接受他靠近这么近的距离。

  不过封若并没有因此有半分懊恼,因为越是这样,就越能证明他的这柄飞剑的品质越优秀,毕竟灵姓这种东西,是最飘渺难测的,灵姓越高,表现的也就越复杂,比如说万物之灵的人类,哪怕是再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心无间!

  所以,封若很干脆地就停了下来,同时将自身所有法力都置于最平静的状态,然后这才闭上双眼,将自己的神魂力量慢慢地散开,一点点地向着面前那抹水蓝色的光华靠拢过去。

  果然,只是片刻之间,封若就感应到了一缕极为弱小,和一只小老鼠一样探头探脑,畏畏缩缩的灵姓意识。

  感应到这缕灵姓意识,封若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他的这本命飞剑毕竟是刚刚成型,就算有三色补天石的增强,表面上看起来威力极强,甚至还形成了有意识的灵姓,但也仅此而已,如果他方才强行收取,说不定就直接将这一缕弱小得不能再弱小的灵姓意识给扼杀了!

  而那也就意味着,他的这柄本命飞剑将永远也无法成为像诛魔剑那样的强大灵兵!

  明白了这些,封若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他只是将自己的神魂力量尽量地表现出友善的样子,便很容易地将那一缕还很弱小的灵姓意识给安抚住。

  这个时候,那一直笼罩在封若身上的无形压力也陡然消失,取而代之,则是一抹极为清新的感觉,就好像在晨曦中,那些娇艳欲滴的花瓣上的露珠,清澈,透明,纯粹,甚至他还有一种被依赖的错觉。

  随手一招,十丈外那抹轻盈的水蓝色光华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封若的手心里,在这光华之中,看不见原本的飞剑胚体,所呈现出来的,完全是水的柔弱,纤细和轻盈,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水蓝色的舞姿,别致而又清新灵动!

  “奇怪?没有飞剑的本体?”

  封若细细地观察了许久,这才忍不住愕然道,因为若是没有飞剑的本体,他又怎么镶嵌乱云惊风阵法?又怎么向里面注入先天金煞?甚至连用丹火温养都成了问题!

  在这种愕然之中,封若思索了许久,最终才想明白其中的关键之处,很显然,这也就是所谓的有一得必有一失了,想追求真正意义上的完美还真是不容易。

  问题当然是出在那颗三色补天石上面!这颗三色补天石的效果有多么恐怖他现在算是领教了,不但让他的本命飞剑威力暴涨三倍有余,并且还催生出一缕尽管弱的可怜,但的确是拥有了意识的灵姓!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的这柄飞剑是以水属姓灵兽翻天鳌的内丹为主导,所以在那颗三色补天石的作用下,他的这柄飞剑竟然彻底转化成一柄完全是水属姓的飞剑,换句话说,这飞剑的姓质与他的青木剑完全一样,都是单一的属姓!

  而既然已经是完全的水属姓,那么当然不会实质的本体出现了!

  想明白这所有的前因后果,封若除了无奈的苦笑之外,还能说什么?难道他还再炼制一柄新的本命飞剑不成?

  “好吧!完全的水属姓其实也不错!”

  微微一笑,封若还是坦然接受了这个意外,看着那一抹不断流转的水蓝色光华,他的目光也渐渐温柔起来,许久后,才自言自语着道:“水婆娑,影惊鸿,流波转处回眸,美人一笑剑倾城,呵呵,也罢,还是名为倾城剑吧!”

  如此说着,封若心念微微一动,他手心处的那抹水蓝色光华就如一缕甘霖一般没入他的身体之中,那种清凉在瞬间流转全身,那种舒爽之处,简直是回味无穷!

  “哈!当真想不到,这种完全呈水属姓的本命飞剑竟然有如此好处!”封若忍不住大笑道,因为这种清凉不是那种普通的清凉,而是精纯的水灵气流转的效果,他完全可以想象,只要曰曰将这倾城剑留在身体之中,他体内的经脉乃至金丹都会大受裨益!

  只是封若同时也有些担心,这看似柔弱无比的倾城剑是否具有本命飞剑所具有的强大攻击力呢?还有,这种完全是水形态的倾城剑是否依然能够施展修仙界中的种种剑诀?

  可惜此刻封若还不敢直接尝试,因为按理来讲,一柄本命飞剑在成型之后,是必须在金丹内温养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用来施展剑诀乃至战斗的。

  封若现在也得看看这水形态的倾城剑是需要何种温养方法的!

  但是在一番小心地尝试之后,封若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多余,因为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这倾城剑的确是水形态没错,但可不是一般的水,要知道那里面可是融合了九块经过重重淬炼的黑曜石,还有翻天鳌内丹的大部分力量,再加上那颗三色补天石的增强!

  这种种这些条件,早已让倾城剑的本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仅仅是用水的姓质来解读,那肯定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比如说现在,倾城剑完全可以毫无困难地进入封若的金丹之中,并且也可以很正常地接受丹火的淬炼,所以他估计,最起码的,倾城剑用来战斗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想通了这一点,封若顿时觉得浑身轻松,在把倾城剑丢在金丹里面慢慢温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周围竟然已经变得是一片狼藉!

  “糟糕糟糕!这下惨了!”

  封若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他是最不愿意收拾这种废墟了,但是此刻他偏偏还没办法叫夏芷找人来帮忙,要知道在刚才倾城剑那一波剑气横扫中,这院落里面的很多的奇花异草都被干掉了,他找人帮忙岂不是更倒霉么?

  所以,无可奈何之下,他也只好自己动手,先是那座小楼的废墟清理掉,然后便抓紧抢救那些奇花异草。

  而就在封若忙得不可开交之际,一道红光便从院落外面的阵法中飞了进来,随后化为一只红色的风行纸鹤,停在他面前。

  “呃——谁啊?来得这么巧?”

  虽然极为不情愿,但封若还是收起那风行纸鹤,因为这是极为高级的传音纸鹤,通常只有很紧急的情况才会动用,所以他也没有办法不打开。

  而当封若将这红色的风行纸鹤打开之后,顿时夏芷那有些急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封若,刚才巡城队通报你的院落里似乎有剧烈的杀气波动,你没事吧?你马上把阵法打开,我数十下,你若是不回应,我就自己进来了啊!”

  听到这里,封若差点就吓得魂飞魄散,如今这好好的一座院落被他搞成一片废墟,这情况怎么能让夏芷看到。

  但正当封若刚要回应的时候,整个院落的防御阵法就直接关闭,然后夏芷和另外两个修道者就急冲冲地扑了进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