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输赢

第三百一十一章 输赢

  这一诡异的情形登时吓得李继身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他炼制这玄机剑可是花费了无数的力气,尤其是那极北玄冰雪蛟的脊骨,乃是当年他师尊游历极北地域时斩杀的,他央求了许久,这才将那块脊骨求来!

  可以说这玄机剑几乎是将李继的实力整整提升了一倍有余,正是凭借此剑,他才能在高手如林的无尽之城中站稳脚跟,成为一方人物!

  但是没有想到,今曰遇见这个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流囚无罪,竟然接连受挫,首先这无罪手中的本命飞剑竟是丝毫不弱于他的玄机剑,甚至还要远超出几分,尽管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凭借着精妙的御剑术,李继还是能够占据压倒姓的优势,可是就在他即将击中那罗锅无罪的时候,那流囚居然弄出这么一种奇怪的东西,让他进不得退不得!

  尤其让他担心的是,万一他那玄机剑被重创,他自身受伤倒无所谓,可是修复玄机剑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可恶!天道剑势!”情急之下,此刻的李继也顾不得其他,全力运转法力,同时强行催动那被困的玄机剑展开最强的攻击!

  此时随着李继的暴喝声响起,那被困在水蓝色光慕之中的玄机剑再次化为飞剑本体,然后滴溜溜地快速旋转了一圈,竟是在这一瞬间又形成了三十二道剑光虚影!

  这三十二道剑光虚影并没有四下里肆虐攻击,而是很整齐地形成了一个圆圈,然后就那么很规矩地旋转起来!

  不过这一旋转,封若却发觉有些不妙,因为这剑光虚影虽然看起来很是规规矩矩,只是在原地被动防守,但实际上所释放出来的威力竟是奇大无比,他所艹控的水蓝色光幕才一靠上去,立刻就被撕成碎片!

  尤其是这些剑光虚影只是在原地快速旋转,因为什么迟滞也好,阻塞也罢,根本就不起作用,转眼之间,竟是有十几道水蓝色的光幕被轻松撕碎!

  而就在这个时候,还不待封若变幻攻击方式,那三十二道剑光虚影忽然再次变幻,每道剑光虚影又接着化为两道同样的虚影,而且这一次这六十四道剑光虚影居然是呈现平躺的状态,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朵无比绚丽的银色花朵镶嵌在水蓝色的光幕之中,两者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但这对于封若来讲,却是雪上加霜,因为那每一道剑光虚影都有近十丈长左右,那六十四道剑光虚影平铺起来所形成的面积是极为巨大的,尤其是这些剑光虚影依旧还是在快速旋转!

  如此一来,封若所凝结起来的水蓝色光幕更是变得不堪一击,转眼之间,原来那包围之势就要消失,而他的一番努力也就化为了泡影!

  可是明知道是如此,封若却是对于李继这既能用于防御,也能用来进攻的天道剑势剑诀莫奈其何!

  眼见李继那玄机剑即将突围而出,封若心中焦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心念电转间,一道道木灵杀阵的阵诀就被他快速打出,几乎是在同时,他的双手也有无数奇异的符文划过,这些符文并没有直接展开攻击,而是很诡异地融入前方的那滔滔的灵泉水之中!

  当这些符文融入之后,那原本在半空中被倾城剑的力量聚集起来的巨大水球就忽然间光华闪烁,随后的一瞬间,那些水蓝色的光幕竟然自动破碎开来,与那巨大的水球汇合在一起!

  这一古怪的情形不但对面的李继无比诧异,连周围观战的众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封若腰间的大葫芦里面明显还有大量的灵泉水在支持,若是他继续用那种古怪的水蓝色光幕围追堵截的话,李继的玄机剑就算是能脱困而出,也没有再战的能力了,因为很明显,那天道剑势的剑诀是防守大于进攻,只要封若还拥有艹控那种水蓝色光幕的能力,李继就别想近前一步,所以这场赌斗最终也只能是以平局结束!

  而这对于无罪这个流囚的身份来讲,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大胜了,这一战过后,他的名头必将在无尽之城中占据一席之位!

  但是此刻,封若主动放弃那些对他来讲极为有利的水蓝色光幕,无疑是等于放弃之前的战果,若是一旦被李继的玄机剑得到机会,那么,结局将会被彻底改写!

  就在众人或惋惜,或松了一口气之际,战场上那一团巨大的水球忽然就“砰”的一声破碎开来,不过那里面的水流并没有直接向地面落去,而是如爆炸一般,化成千万颗只有拳头大小的水珠,这些水珠似乎是拥有了灵智一般,竟是如漫天的飞蝗,朝着那刚刚脱困的玄机剑笼罩过去!

  “哼!米粒之珠,也敢猖狂!”

  眼见这一幕,李继心中却是大定,对面那无罪竟然敢托大放弃那种古怪的水蓝色光幕,而想主动攻击,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原本还想送他一个平局,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如今这大水球已经四散开来,要想重新聚集起来可是没有那么容易!

  想也不想,李继的玄机剑就一个旋身,在半空之中拖曳出一道绚烂的剑光,随后猛然朝着后方紧追而来的无数水球呼啸着斩去!

  在他看来,这一击之力怕是连一座小山都能削平,更何况这些柔弱的水球?

  但是,当李继这一击落下之后,却是差点一阵吐血,因为他这一击根本就没有碰到任何阻挡,那些拳头大小的水球就好像丝毫不存在一样!

  “这——不可能!”

  此时那李继几乎是要彻底狂暴了,那个该死的流囚,那个该死的罗锅,这算是什么攻击方式?

  可是李继并没有来得及继续大肆攻击,那漫天的水球在包围住他那玄机剑之后,忽然就如阵法一般快速地变幻起来,虽然没有能攻击到玄机剑的本体,可是却让他的玄机剑越来越重,似乎上面压了一座大山一样,以至于李继此刻再想施展天道剑势突围都无法做到了!

  而此刻已经无人能够见到那玄机剑的影子了,连玄机剑的光芒都被那凝聚在一起的水球给彻底包裹起来!

  至于李继,除了还能感应到他的本命飞剑外,竟是再也无法艹控了,换句话讲,他此刻的实力已经被硬生生削去了一半!

  而这种诡异的情形也彻底击溃了李继的斗志,脸色一阵阵的苍白,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如果此刻这是在生死战场上,他除了自爆飞剑逃走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你输了,需要本人来帮你证明么?”

  封若也没有继续的举动,只是淡淡地问道,他现在完全可以用倾城剑的力量将李继的玄机剑彻底摧毁,从而达到重创李继的目的,但是,这不是生死战场,仅仅是赌斗而已,犯不着把事情做绝,从而为自己树立敌人!

  “我——输了,多谢赐教!”那李继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之后,就落下身形,冲着封若颓然地拱了拱手道。

  “呵呵!只是侥幸而已,李道友的实力其实也让在下仰慕的很,有机会我们再切磋!”

  封若也跟着从半空中落下,随后再次一拍腰间的大葫芦,那天空中的巨大水球就再次化为水龙被吸入大葫芦之中,而李继那玄机剑这才脱困而出!

  直到天空那巨大的水球完全消失之后,旁边观战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不过他们除了面面相觑之外,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谁也没有料到,这场赌斗最后的赢家居然是那个忽然蹦出来的流囚无罪!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不要说在整个无尽之城,便是在场的很多人,都是能胜过李继的,但问题是,那无罪不论是神通法术还是飞剑法器,都是那么的古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以至于李继都不得不认输了,他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输的?

  还有,那大水球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能硬生生克制住李继的玄机剑呢?要知道李继的玄机剑可是使用玄冰雪蛟的脊骨炼制而成,天生就拥有极强的水抗姓,可是在方才居然像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虽然众人心中都是有无数的疑问,但是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流囚,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罗锅无罪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视!

  “哈!不错!看来紫沙岛是又要出现一个难得一见的高手了,夏芷,你赢了,各位请便!”此时那袁飞勉强客套了一句,就带着他的人拂袖而去,这一次的赌斗,他是真的赔大了,不但输了那双倍的赌注,这整个大殿广场也彻底化为一片废墟,而更重要的是,堂堂排名第九的飞羽岛的高手,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流囚击败,这必将被当成一个笑柄,偏偏他还没办法继续找回场子,因为接下来不论是派烈岩下场还是派其他人,不论输赢,都只会让那流囚无罪的名气越来越大而已!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