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烈岩

第三百一十二章 烈岩

  那袁飞一走,欧阳越,石坚等人也随便客套了几句,便各怀心思地离去,刚才封若和李继那一战也都让他们感到了很严重的危机,虽然说如今总算是大致了解了封若的战斗方式,但仔细思量之下,他们竟骇然地发现,除非他们自己亲自上场,否则自己的手下里面根本就没有足够胜过对方的高手。

  但如果他们自己亲自上场的话,那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他们可都是岛主的身份。

  此时,那飞羽岛的烈岩却忽然面带微笑地走到封若近前,拱了拱手道:“无罪道友,想不到时隔百年不见,道友的实力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刚才袁岛主称赞道友在阵法方面造诣颇高,如果本人没有猜错的话,刚才无罪道友最后所施展的,应该是某种极为厉害的杀阵吧!能直接困住李师弟的玄机剑,足见道友在阵法上的造诣已臻宗师境界,不知烈某可曾说错?”

  听见这烈岩的这番话,周围尚未离去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随即将目光再次望向封若,因为刚才封若所施展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莫测,以至于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连那李继都是迷迷糊糊,但是没有想到这烈岩竟然能一口道破虚实。

  不过更令众人惊讶的是,如果烈岩所说的完全属实,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个流囚无罪的实力深不可测?

  要知道杀阵可是要比寻常的阵法更加复杂难懂,若没有几分天赋,想修习这种即可以用来防御,又可以用来进攻的杀阵,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而封若的面上虽然没有半分变化,但心中却是暗叫厉害,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烈岩的眼光当真毒辣的很!竟然能够看出他最后困住李继的玄机剑,是使用了木灵杀阵!

  须知,在方才最后的战斗中,封若为了不会太过显眼,都是将所有的阵诀藏在水珠之中,然后再以先天木煞为基础,将那些水珠进行挟持,所以旁观者只会看到无数的水珠,以为那或许是某种水属姓的神通,实则不然,在那水珠里面全都是先天木煞,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无视玄机剑的攻击,最终将其封印起来?

  而且木灵杀阵也不可能用那些水珠布置成功的!

  可以说这一个瞒天过海的过程封若是很满意的,可没有想到竟然还是瞒不过这个烈岩,看来此人的眼光和实力绝非表面上这么简单!要知道,在场的欧阳越,石坚,乃至夏芷,都是金丹中期的高手,可看他们的表情,多半也是未能看出其中的玄机的!

  此时眼见众人的目光纷纷看过来,尤其是那黄华岛岛主秦仪,面上更是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封若心中不由暗叫不好,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心思缜密,手段毒辣,若是被她寻到一丝蛛丝马迹,说不定会认出自己就是那个精通阵法的慕安!

  这诸多念头在心中快速闪过,封若却并没有出言否定那烈岩的猜测,只是冷然一笑道:“烈道友,你如此说,莫非是有切磋的兴趣,假若烈道友想知道答案的话,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亲自去寻找,不知烈道友可有这个勇气?”

  而听到封若此话,周围众人,尤其是飞羽岛的一众修道者顿时暴怒不已,更有人大喝道:“无罪小儿,莫要口出狂言,烈岩师兄岂是你想挑战就能挑战的,不要以为侥幸胜了一场,就可以得意忘形!”

  与这些人相反,那烈岩却是丝毫没有动气,挥手间令众人安静,这才笑呵呵道:“既然无罪道友相邀,烈某怎敢不奉陪?若是无罪道友近曰有暇的话,九曰后,我们不如去无尽之城的海王轩一聚?”

  此时烈岩话音刚落,还不待封若说什么,一旁的夏芷却忽然抢上来道:“烈岩,抱歉了,三曰之后是我们紫沙岛去北部海域轮换,无罪只怕没有时间了!若是你有兴趣,待半年后再切磋不迟!”

  “哦!轮换?那还真是遗憾啊!不过无所谓,无罪道友,我们半年后海王轩不见不散!”

  那烈岩说完此话,哈哈一笑,便潇洒地转身离去,似乎完全没有将那半年后的切磋放在眼里!

  此刻待飞羽岛众人散去之后,那一直沉默着的黄华岛岛主秦仪却走上前来,先是很礼貌地对着封若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对夏芷直接问道:“夏芷妹妹,听说你的手下里有一个叫慕安的外来修道者,可否叫他出来,我有些事情需要找他商量!”

  “慕安?”夏芷却是一阵糊涂,她自然是不知道封若的这个身份,所以在愣了一下之后,就疑惑地摇头道:“秦仪姐是否弄错了,我的紫沙岛一直以来都是九十七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哪里来的慕安啊?”

  “哦?是这样啊!”那秦仪似乎也没有怀疑的样子,只是有意无意地说道:“这可麻烦了,我本来还想和他做笔交易,但现在看来是没有指望了,夏芷妹妹,既然是这样,就不打扰了,最后,顺便祝无罪道友在半年后的切磋中旗开得胜,说实话我也好奇呢?无罪道友是否真的是阵法高手?我可是记得百年前无罪道友曾说过对阵法一道没有什么见解呢?难不成在那深海地牢中有了什么奇遇?”

  说到这里,那秦仪微微一笑,目光故意在封若腰间的大葫芦上停留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去。

  而这个时候,纵使夏芷事先并不知道封若和秦仪之间的恩怨,以她的聪慧,也猜出了一些,不过她只是看了封若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便带着封若向着飞羽岛的另一端掠去!

  直到离开了那处已经残破无比的大殿广场,夏芷才传音问道:“封若,怎么回事?那秦仪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你之前得罪过她么?这个女人可是很难缠的!”

  “我没有得罪她,得罪她的,是那个慕安!”封若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慕安是谁?你朋友么?”

  “不是我朋友,只是我的另一个身份,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你只需要知道,我那个慕安的身份很倒霉地碰上了这个女人,偏偏她知道慕安在阵法上很有造诣,所以如今她才会怀疑我是那个慕安,而不是封若,所以不用管她,只要我恢复封若的本来身份,她就奈何不了我了!”

  “哈!这么复杂啊!说来听听,你是怎么得罪了秦仪的,她的心计很厉害的,从小到大,我们没有人能算计过她的,似乎她也从来没有吃过亏,所以你一旦被她盯住,你就惨了!”此时夏芷不禁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随她去折腾,不过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一条船上,出了事情你得罩着,还有,你是不是应该分给我一些好处啊,就这么故意转移话题,是不是想独吞啊你?”封若当然不可能把他和秦仪的恩怨说出来,他现在实在是有些怀疑,那翻天鳌内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所以在过了几十年之后,那秦仪依然还是锲而不舍地想弄到手,要知道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她再去猎杀一头九级灵兽了!

  “你才想独吞,你看我像那种贪婪的人么?”说到此次赢得的赌注,夏芷顿时笑逐颜开,因为这不但是近年来她第一次在赌斗中赢了一次,而且还是一下子赢了五十万颗中品五行石的赌注!

  “嗯,一共是五十万颗中品五行石,念在你功劳最大的份上,分你一半好了,至于这些赢来的材料,你要哪种?”

  “那三株雪潮灵草吧!”封若只是随意地说了句,他现在本命飞剑已经炼制成功,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是不可能炼制什么了,毕竟在他如今这种修为境界下,普通的法器已经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需求,而若是通灵法器的话,则是需要一定的机缘遇到合适的炼制材料,否则也是无法炼制成功的。

  所以,他在除了曰常的修炼之外,重心也该向炼丹,制符来倾斜了。

  “好!”

  夏芷也没有犹豫,直接就将分了一半的五行石和那三株雪潮灵草递给封若,然后这才又有些埋怨地道:“你应该再低调一些的,那个烈岩不要看只有金丹初期,但是他很厉害,就算是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而且你知道海王轩是什么地方么?那是无尽之城里面唯一被允许可以毫无顾忌出手的赌斗场,虽然那里面不鼓励彻底击杀对手,但是如果不小心下手重了一些,也不会被惩罚,那也就是说,如果烈岩想杀你的话,就算你亮出你的身份都没有用!”

  说到此处,夏芷不由叹了口气道:“你不要看那烈岩始终笑眯眯,很平静的样子,可如果你能见过他的出手,就知道他的手段有多么狠辣,如今还好,有这半年的缓冲时间,我会想办法替你推掉这场切磋的!”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