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十世富贵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十世富贵

  带着彭青云一路向上,直到抵达镇天宗下三院所在的执事广场上,封若也没有见到一个熟识的同门。

  不过想来这也很正常,一个筑基期修道者的寿元大抵在三百年至五百年不等,若是筑基时是勉勉强强,或者遭受到了某些不可抗拒的伤势等情形,这个时间甚至还会缩短,比如当年的青云宗天机院掌院叶弘,再比如彭越,寿元都不过是两百余年左右。

  也只有那些修炼资质绝佳,而且善于调理自己的身体,在遭遇到重伤后能及时疗治的修道者才能将寿元大幅向后延长!

  而且这部分修道者往往又都是有很大机会进阶金丹期的修道者。

  所以如今封若一离开就是将近上百年,在这段时间里,极大多数当初和他同门的师兄弟要么意外陨落,要么就是寿元将尽,要么就更上一层,那么,不要说在这下三院的执事大殿广场中很难见到,便是在后山的山门里,也未必能够见得到。

  在这执事广场中默默地等了片刻,封若便叫住一个行色匆匆的灵山院筑基中期弟子。

  以这人的修为,自然能够看得出封若的境界,尽管封若身上没有任何属于镇天宗门派的标志,不过他也不敢怠慢,垂手施礼后,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晚辈灵山院弟子越亦非,不知前辈有何吩咐?若是晚辈有力所能及之处,必全力以赴!”

  “没有什么,我只是想打听一下,你灵山院的蓝凌可还在山门之中?”封若淡淡地问道,按他所想,蓝凌应该不会太过籍籍无名。

  “原来前辈是要找蓝凌师姐,这可真是不巧,蓝凌师姐在三个月前带着我们灵山院的新晋弟子外出历练去了,怕是需要一年半载才能返回!不过这一次历练结束,蓝凌师姐可是就要闭关冲击金丹期了。”那越亦非明显对蓝凌很熟,提起来更是满脸崇拜的神色。

  “哦?那唐青,廉苏那可曾认得?”

  “廉苏?我只是听说过,据说也本院中筑基期里极为强大的高手之一,不过一向深居简出,有关于她的消息很少,倒是唐青,我却是很熟,当年曾经和他们那伙人打过几次,只是后来这唐青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在七八十年前就外出游历,至今未归,而他的那个搭档彭越,却是没有太多雄心,在三十余年前就退出镇天宗,据说是隐居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至于他和唐青聚拢起的那伙人,也都是各奔东西,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如今还活在世上的,也大多是寿元将至,独自隐居罢了!”

  那越亦非似乎是颇为擅长口舌,说起这些轶闻便是滔滔不绝。

  而听完此番话,封若便已经大致了解了这百余年来唐青蓝凌等人的情况,想了想后,他便随手取出五十颗中品五行石递给那越亦非,这才继续问道:“你知道剑心院的周宇么?”

  意外得到五十颗中品五行石的越亦非,顿时是喜出望外,这可是一大笔外快,平曰里至少要做到十几个任务才能得到的,所以此刻那还疑有他,恨不得把脑子里所有有关周宇的事情说出来。

  “多谢前辈厚爱,不过周宇师叔已经不是剑心院的弟子,而是已经成为了轻云院的掌院,并且还是我镇天宗长老院中最年轻的一位长老,此外,周宇师叔还是本宗在金丹期境界里整体实力排名第三的高手,想当年在覆灭青丘魔人以及追剿隐元商会的大战中,周宇师叔以一人之力,硬抗对方五个金丹初期的高手,在一番苦战后,更是将对方五人全部斩杀,从而扭转乾坤,奠定胜局,经此一役,周宇师叔顿时名扬天下,如今提起周宇师叔,即便是其他几大宗门中人,也是不得不肃然起敬的!”

  说到此处,越亦非更是压低声音道:“据猜测,周宇师叔的表现很令本宗的掌门满意,甚至破格收他为亲传弟子,而这也就是说,本宗未来的掌门之位说不定是由周宇师叔接替,当然,这也只是小道消息,算不得准的,毕竟按照我镇天宗历来的规矩,只有修为达到灵婴期,才能胜任掌门之位,周宇师叔可是有着两个更加强大的对手的。”

  听完越亦非这些小道消息,封若也就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那越亦非离去,这才带着彭青云继续向着剑心院方向行去。

  不过他心中却有些感慨,他实在没有想到,周宇果然厉害,在这百余年中竟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但成了下三院的一个掌院,还进入了长老院成为一名长老,甚至还参与到了下一代掌门的争夺之中。

  现在的周宇,只能用如曰中天来形容了!

  “前辈,请留步,此乃本宗重地,非本门弟子不得入内!如果您想拜谒本宗那位师叔,请事先通传!”

  封若正沉思着,忽然间,前方一队五人的镇天宗弟子就拦住了他的去路,并且客气地道。

  面对这情形,封若先是一愣,随即就醒悟过来,自己还没有亮出身份呢!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直接取出那块镶嵌着七座四阶阵法的飞云令,这飞云令是属于五大宗门一个特权的标志,只有进入金丹期的门人才有资格获得。

  这飞云令上一共可以出现七道彩光,每一道彩光就代表一层防护,而且此物最大的效果是可以在各大商行购买修仙物品七成优惠,此外还可以任意进入五大宗门的典藏密地。

  只不过封若获得这飞云令之后,还从来就没有用过,所以现在那上面还是可怜巴巴的一道彩光。

  但即便是这样,在封若取出这飞云令之后,那五个镇天宗的巡逻弟子的神色顿时恭敬起来,不敢再言语,直接退到一旁。

  满意地笑了笑,封若却是没有想到这飞云令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看来将来是可以免掉很多麻烦了!

  而那跟在封若后面的彭青云此时终于忍不住小声地问道:“前辈,您也是镇天宗的修道者么?您也认识我父亲的对不对?”

  “嘿!不要叫我前辈前辈的了,叫我师伯即可,我和你父亲是师兄弟,也是他和你说起过的封若,今后你就跟着我吧,虽然我不会收你为徒,但是却可以尽可能地传授你各种修仙神通,这样,别人想再欺负你,你就毫不客气地打回去!”封若微笑了一下,转身拍了拍彭青云的肩膀,然后顺手打出一道盾墙法术将他的身体笼罩住,因为再往上走,温度就会越来越冷,以这小家伙炼气中期的修为,只怕还未等到达剑心院,就要被冻死了!

  给这彭青云布置好防护之后,封若也就没有再一步步前行,随手抓起他,惊风战甲瞬间展开,然后就如一道狂风般,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只是片刻之间,封若就带着彭青云赶到剑心院里那座属于自己的院落跟前,而这个时候,尽管有盾墙法术抵御严寒,那彭青云也早已被冻得两眼发直,身体僵硬了!

  呵呵一笑,封若也没有理会他,只是打量了一下这座院落,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话说这就是有实力的好处,他虽然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回来,可是在剑心院里依旧每人敢霸占他这座院落。

  心念微动间,这院落的防护阵法就已经打开,随后封若便拎着已经冻成了冰棍的彭青云走了进去!

  这院落之中由于有防护阵法的作用,与外面的天寒地冻完全是两个天地,用温暖如春也不为过。

  不过让封若哭笑不得的是,自己这座院落中的三棵灵木,竟然全部被先天木煞给占据了,然后现在就成了干枯的模样,想来这也许是因为自己在这院落里施展青木流云斩的缘故,这才会出现这种情形。

  随意地将这院落中的一切观察了一遍,封若这才将那还处于冰棍状态的彭青云扔到地下上,任由他自行恢复,这个时候他已经想出怎样磨练这小子经脉和体魄的方法了。

  只是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当彭青云身上的寒气一点点消失,他也开始惨叫起来,没办法,这种解冻的过程当真是无比恐怖的,简直就好像成千上万个虫子在血液里拼命撕咬一样,尤其是,冻住彭青云的乃是接天峰中上段的精纯寒气,所以这种痛苦更是要增加几倍!

  看着彭青云在地上痛苦地大喊大叫,滚来滚去,封若却是好整以暇地盘膝坐在那三棵枯萎的灵木之下,快速地将其里面的先天木煞吸收出来。

  整整过去了三个时辰,彭青云的惨叫声这才停止,而他体内的寒气也终于彻底消散一空。

  但是这个时候,他是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坐起来,打坐运转心法!如果你以为修仙之路是一种享受的话,如果你承受不了这种痛苦的话,干脆早早返回俗世算了,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会保你和你的子孙十世富贵荣华!你自己选择!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