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代掌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代掌院

  封若并没有刻意地多说什么,在让彭青云自己坚持爬起来打坐修炼之后,他便放出倾城剑清理院落里面丛生的杂草,同时又把院落中的房屋全部修理了一遍。

  不过封若是不打算接下来在此地修炼的,这般收拾,也只是给彭青云居住,当然,前提条件是,这小子不会像他父亲那样惫懒和畏缩不前!

  其实彭越的修炼资质要比当初刚加入青云宗的封若好太多,只不过总是不喜欢面对危险,在青云宗的时候也就罢了,在进入镇天宗后,他和唐青两个人更是本姓不改,为了各种任务投机取巧。

  封若不是没有警告过让他们两个学着独当一面,结果他们偏偏要收一大堆小弟,呼呼啦啦,看起来很威风的样子,但是当他们习惯了以多欺少,习惯了投机取巧,结果在真正面对危险时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个意志去抗衡!

  修仙,修的不止是身体,还是心境,如果对自己都不够狠,还是干脆回到俗世中做一个富家翁算了!

  封若的这处院落范围很大,长有八十丈,宽有四十丈,他在清理完杂草之后,便把银甲也扔在院落的一处角落里,并且设置了几座防护阵法,以及留了一缕神魂在此地,如此一来,当银甲发生什么异状的时候,他也好第一时间知晓。

  忙完这些之后,封若这才转头去看彭青云,最终满意地点了点头,看起来这小子在意志上要比他老爹强多了,尽管资质并不算好!

  没有去惊动正在艰难修炼中的彭青云,封若只是取出一块空白玉简,将黑水灵诀前五层的心法记录在里面,然后还有火球法术,盾墙法术的口诀,此外,他又特意去下三院的执事殿中购买了足够彭青云吃上二十年的米饼。

  这就是封若对彭青云的要求,在二十年内将修为提升到炼气后期的巅峰状态,而在此期间里,除了这处院落中的三棵灵木外,他不会再提供任何帮助。

  如果彭青云不能做到,他还是干脆返回俗世之中算了,这样至少能够活的逍遥自在一些,否则的话,封若能够照看他一时,是照看不了他一世的,万一不小心丢了姓命,彭越那家伙岂不是要就此绝后?

  与其如此,还不如学他老爹那样娶妻生子,不管怎样,总算是在这世间留下了一点东西。

  安排好这些,封若就直接将整个院落用阵法封住,这才一路疾飞,朝着接天峰后山的出云院掠去。

  如今他也算是正式返回门派,那么当然要回禀一下顶头上司,顺便点卯一下,要知道这近百年来他可是欠下很多债务,同样的,每年的好处只怕也要全部泡汤的。

  出云院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在镇天宗整个山门之中都可以说是最神秘的地方,自从封若进阶金丹期以来,也仅仅是去了一次而已。

  不过这个出云院留给封若的印象却是太深刻了,原因无他,那就是这凌驾于镇天宗上下六院的出云院仅仅是一座茅草屋,然后里面管事的也仅仅是一个只知道睡觉的糟老头,那情形是要多诡异就有多么诡异。

  此时封若刚刚绕过镇天宗后山的山门,还未等抵达出云院所在的那几座小山,就有一股难以觉察的气息将他牢牢锁定,若是在从前,封若肯定会无法感应得到,可是现如今他的神魂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类似这般暗中锁定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他。

  心中只是微微一动,封若就放慢了身形,继续向着前方的一处山脚飞去,这里既是远离镇天宗的山门,又与出云院隔开了一段距离,而且比较隐蔽,如果手脚利落,算得上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了。

  落到那山脚之下,封若就停了下来,面色平静地等待着,直到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忽然转向远处数百丈外的一处不算是很茂密的树林,同时朗声道:“周宇周师兄,一别百年不见,别来无恙?”

  封若这话音落下后不久,一道人影果然从那处树林之中显现出来,不是周宇还能有谁?

  如今这周宇修为已经是金丹中期,依旧是如当年那般白衣如雪,风度翩翩,容颜更是不见丝毫衰老,而唯一所改变的,就是他身上的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如岳临渊,即便是隔了数百丈的距离,封若也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周宇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强大气场,毫无疑问,不要说筑基期修道者,便是普通的金丹初期修道者,在他面前都要胆战心惊,斗志全无!

  “封若,好久不见!”

  周宇只是向前走了几步,便随意地停了下来,有些低沉地开口道,无比深邃的目光更是紧紧盯着封若,让人完全看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是啊!的确是好久不见,只是周师兄今曰如此这般,莫非是想杀人灭口不成?”封若平静地说道,神色中无比轻松,其实他早就料到自己返回镇天宗的消息,绝对瞒不过周宇,毕竟这百余年来周宇在镇天宗之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权势也就越来越大,那么只要他想,自己一出现,他就能第一时间知晓!

  而封若之所以选择这么正大光明地返回镇天宗,其实也算是给周宇让出了一个台阶,假若这样他还不能领悟,或者这样他还是要选择杀人灭口的话,那么也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听到封若的这番话,周宇的神色不由微微变化了一下,却是忽然叹道:“既然明知道是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回来?”

  “为什么?呵呵!原因很简单,我只是想要一个说法,如此而已!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怕被杀人灭口!”封若淡淡地说道,目光中依旧不见任何波澜。

  “说法?没有说法,当年的那件事情,没必要再说什么,你封若也是聪明人,应该猜得到那事情的来龙去脉,唯一不同的是,你我二人所选择的结果和立场不同,就是这样,如果你今曰是要以此来要挟我的话,或者是要以此直我于死地,抱歉,还是那句话,我不会束手待毙,同样,也不会承认错误,因为我周宇行事的准则就是如此!”周宇低沉着声音道,整个人却是如一头猛兽般紧紧盯着封若,似乎随时都能够将封若整个人撕成粉碎!

  而周宇此话说完,一股难以形容的沉默就在他们两人之间蔓延着,就好像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那一刻,令人无比的窒息和不安!

  直到许久之后,封若却忽然笑了笑,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也没有做错什么!”

  说完此话,封若竟是直接转身离开,似乎毫不担心周宇会忽然从后面展开攻击一样!

  而直到封若的身影完全消失,周宇也没有任何动作,神情之中更是没有半点波澜,就好像方才那一幕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良久,周宇才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取消监视,这件事,到此为止!”

  ————————————————————出云院依旧没有变,那座小湖边的茅草屋还在,那条破船也还在,不过这次那破船上却多了一个人。

  一个面如冠玉,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

  封若从来都没有在镇天宗见过此人,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因为这个年轻男子便是出云院的掌院,镇天宗第一高手,同时也是镇天宗掌门的师弟——岳千里!

  在镇天宗之中,有关于这岳千里的轶闻并不是很多,似乎就好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据说就连镇天宗的掌门,乃至长老院中的长老们也都很难见到,他就如一条神龙般,见首不见尾!

  但是,就算是如此,在镇天宗上下六院之中,只要不是太过底层的门人弟子,都会知晓这岳千里的大名。

  所以,封若也不知道自己是太过幸运,还是太过倒霉,不过是来这出云院点卯而已,就碰上了这据说一百年也未必在镇天宗出现一次的岳千里。

  “唔,这么说,过去的近百年时间里你都在无尽之海乱转了?”

  破船之上,岳千里神色淡然地落下一枚白子,然后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回禀岳师叔,我只是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故此没有来得及脱身!”封若很小心地答道,没办法,据传这岳千里已经是灵婴后期的大高手,他怎么敢放肆?

  “哦?什么棘手的事情?”岳千里微笑着看了封若一眼,却是随即又道:“不过若是不方便,就不必说了,无尽之海那个地方很有趣,你能在那里停留近百年的时间,足以证明你的实力不错!这样吧,作为你百年不归的惩罚,你去剑心院暂时接替万楚行,任代掌院吧!他如今也要忙着冲击灵婴期,可没有闲暇处理那些杂事!”

  “什么?代掌院?”此时听到岳千里此话,封若差点要以为自己听错了,要知道剑心院可是上三院之一,光是筑基期弟子就有上千人,乃是镇天宗的根基所在,一直以来,这上三院掌院都是镇天宗中绝对出类拔萃,并且声望极高的高手才能胜任,比如说当初的慕飞雪,即便是惊采绝艳如她,也得从下三院积累一段时间的经验,然后才被提拔成灵山院的掌院,可是现在,这岳千里居然要他去剑心院任代掌院,这不是在坑他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