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五十章 栽赃

第三百五十章 栽赃

  在这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同时,封若也就跳了下去,而这个时候,宁瑶等人也发现这深坑下方居然又出现了一条黑乎乎的通道,此时,他们忽然才意识到,之前那个神秘人的声音就是从地下发出来的。

  眼见着封若的身影消失,那宁瑶等三人在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跟下去,因为现在最大的好处已经被封若得去,那深坑下面就算还有些什么,也必然早被那逃走的神秘人带走了,而且说不定那里面还有些什么危险,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封若之所以要进入这深坑之中,可不是为了搜寻好处,而是寻找蛛丝马迹,就此来确定一下,那法阵的主人到底是许铭还是另有其人。

  与封若所猜测的一样,这深坑下面的空间并非人为挖掘而成,而是天然形成的岩洞,这岩洞曲曲折折,四通八达,阴寒之气极重。

  封若四处小心地察看了许久,却是没有发现半点痕迹,更不见一点开凿的样子,就好像这岩洞之中从来就没有人存在过一样。

  可越是这样,封若就越发地感到那个神秘的法阵主人很可怕,这个人绝对是心思缜密,多疑谨慎的那种人,只怕不论是在人前,还是一人独处,都不会露出丝毫破绽。

  比如说现在,封若明明可以确定那神秘的法阵主人之前就长时间停留在这里,并且也是从某个方向逃离的,但是这里的出口简直成百上千,他就算想追查都没有办法。

  而就在封若准备返回地面的时候,一连串的惨叫声忽然从外面的峡谷中响起,而紧跟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就在地面上响起,这声音竟是与封若之前释放倾城剑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的声音极为相似!

  几乎是想都没想,封若就迅速展开身形顺着原路返回,但是没想到他还没有来得及冲出去,整个地面就再次塌陷下来,直接将他的去路掐断!

  不得已封若只能放出倾城剑从远处一路清理出去,但是等他冲出来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大吃一惊,只是他下去这片刻间,那原本侥幸保住姓命的十几个镇天宗弟子竟是全部被人击杀,甚至连那个带队的金丹初期修道者也被人重创,眼见不能活了,而宁瑶和那个胡须男却是踪影不见。

  不过更加令封若心中倒吸一口凉气的是,这些镇天宗弟子的死状,似乎是被什么锋利的剑气给切割成十几块,而这种攻击方式他是真的很熟悉,那就是青木流云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动的手?”

  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一闪身冲到那个带队的金丹初期修道者身前,一边飞快地将大量法力输入他体内,一边急忙问道。

  而得到封若法力输入,那修道者仅存的最后一口气也延续了片刻,不过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无比恶毒的眼神望向封若,简直就想要将他吃掉一样,随即就彻底断气,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死不瞑目!

  眼见到一幕,封若的心中更是一阵发凉,他现在直觉地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快速地思索了一下,他先是将这些人的尸体收拢到一起,并迅速地布置了一座法阵防护起来,就放出倾城剑在四周快速搜索起来,因为宁瑶和胡须男两人的尸体不在峡谷之中,因此他们应该是逃了出去!

  果然,很快封若就寻到了宁瑶两人的踪迹,然后就一路追下去,只是让他感到很奇怪的是这宁瑶令人的飞遁速度似乎是极快,要知道他虽然耽搁了好一会儿,可是以倾城剑全力飞遁的速度,也一样可以轻松追上他们的,但是现在他们两个居然会飞得如此之快。

  这个疑惑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封若却发现宁瑶两人前往的方向居然是那三个狩魔营驻扎的地点。

  这个时候封若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刻抄近路冲过去,因为他很担心那三个狩魔营一百五十个剑心院弟子也被人干掉,要知道假若刚才那神秘人真的拥有青木流云斩这种恐怖的群攻手段的话,那一百五十个剑心院弟子根本就活不下多少!

  直到一口气冲到那三个狩魔营营地之中,封若才彻底放下心来,因为这里一切正常。

  不过还未等封若喘口气,那宁瑶和胡须男两人就驾驭着各自的飞行灵兽冲了下来,无比悲愤地朝着封若怒斥道:“封若,你已经杀了二十几个同门,难道还不够么?难道你还想将我们这些人全部灭口不成?”

  听到这宁瑶此话,封若心中就‘咯噔’一声,而不待他说什么,那胡须男就立刻指挥那些被惊动的剑心院弟子道:“所有人退后,结成防御阵法,在长老院诸多长老没有到来之前,谁也不能相信,包括我们两个,你们也不能信!”

  “宁瑶,你们两个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成了杀人灭口?如果不是本人,你们两个还能活下来么?”深吸了一口气,封若这才沉声问道。

  “哼!我们什么意思?刚才的一切是我们两人亲眼所见,就是你,突然从那深坑里面冲出来,趁着我们一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立刻骤下杀手,对,不错,就是使用那种可以叠加剑气攻击的方式,据我所知,本门之内,似乎只有你一个人掌握着这种攻击方式吧?你还想怎么狡辩?若不是我们两个急忙赶过来,你是不是要把这在场的一百五十个剑心院弟子全部杀人灭口啊!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没用了,我已经求援了,长老院的诸位长老很快就会赶来,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们也没有用了!”那宁瑶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也分不清究竟是愤怒还是兴奋。

  而听到这里,封若整个人却彻底冷静下来,毫无疑问,他是太过大意,太过小瞧那法阵的主人了,现在,他几乎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确定,那法阵的主人不但认得他,而且还以他不知道的方式,学会了九天流云绝阵之中的青木流云斩,然后趁着他进入峡谷下面的岩洞搜集线索的时候,突然用秘术转化成他的模样,最后用青木流云斩这个招牌将已经是油尽灯枯的众人斩杀!

  但最为恶毒的是,这人居然偏偏放过了宁瑶和胡须男,结果也就落实了他的罪名!

  这一连串的计谋简直算得上是完美,如果不是事先布置好的,那么这个人的心智就太过可怕了,因为他几乎将封若这些人所有的姓格都了如指掌,比如说他很清楚宁瑶和封若之间的矛盾不可化解,所以才会故意放宁瑶两人离开,如此一来,这宁瑶自然就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添油加醋,而不会去想这其中的破绽,甚至就算发现破绽,也会故意无视掉。

  此时由于宁瑶和胡须男的一番话,整个营地所有人都是无比紧张地防御着,他们既无法相信封若会残忍地杀害同门,可又不得不防范。

  而封若却也不敢擅自返回那处峡谷,搜集证据,因为他不敢保证那个疯子会不会突然出手杀戮这一百五十个剑心院弟子,然后再将这笔账一股脑儿地扣在他头上。

  就这样整整僵持了不过半个多时辰,遥远的夜空中忽然光芒连闪,随后十余道绚烂的剑光就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些剑光里面赫然是镇天宗的一众长老,其中就包括剑心院原来的掌院万楚行,鹤鸣院前掌院于之礼,以及周宇,刃无双等,此外还有戒律院的两个长老同时出现。

  很显然,宁瑶所发出的求救信息一定是太过骇然,加上涉及封若,这才惊动了这么多镇天宗的高层。

  “封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才一落下,万楚行就扬声对着封若问道,而不是询问宁瑶两人,很明显的,他是不相信封若会屠戮同门。

  “万师叔,是有人假扮成我的样子击杀了十六名本宗弟子,所以才被宁瑶他们两人误解,不过我们最好还是现在去现场看一下,那些尸体上的伤口足够证明我的清白!”封若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就迅速地说道,他刚才之所以如此笃定,就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把握证明那个神秘人的漏洞。

  或许那个神秘人能施展青木流云斩,但问题是,封若的青木流云斩是以先天木煞为基础释放出来的,威力会更大!

  之前他在清理那些尸体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那个神秘人所施展的青木流云斩仅仅能叠加出二十四道剑气,而且还是那种威力减小近一半左右的剑气,要知道,早在封若还是筑基初期的时候,就已经能做到二十四道剑气的叠加!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神秘人的剑气根本无法做到将毫无阻碍地切割,所以为了更加神似,他是动用了其他手段,而这就是破绽。

  此时封若说完之后,就当先一步放出倾城剑,带着万楚行等众人,向着那处峡谷急掠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