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可怜?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可怜?

  “哼!”

  听到封若此话,那九绝四弟子冷哼了一声,身形微动间,就已经是在千余丈之外,这赫然是灵婴期高手所特有的瞬移神通。

  而他后面的那三个弟子也都连忙放出各自的飞剑跟上去,那两个男子尤其恶狠狠地瞪了封若一眼,但那个妩媚的女子却是朝着封若一阵媚笑。

  等到他们几人离去,周围的众多镇天宗弟子也都纷纷议论起来,之前他们还在奇怪究竟是何人敢如此在镇天宗放肆,原来竟然是属于镇天宗的高层人物,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比拟的。

  当众人纷纷散去,那周宇却留了下来,有些古怪地打量了封若一会儿后,忽然叹道:“说实话,我现在更加看不透你了,怪不得你竟然能得到九绝前辈的真传,不过,我其实还是想不明白,当曰其实你是没有必要泄露出这个秘密的,那宁瑶的诬告根本就无法奈何你!”

  听见周宇此话,封若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其实哪有那么简单,就算他不说,这件事情也是瞒不了多久的,因为就上次那个神秘人假扮他的样子施展出青木流云斩来看,这个神秘人,或者说九绝老人的那些弟子其实就已经知晓这个事情,而且他就不相信以镇天宗掌门吴睿为首的镇天宗高层就没有一个看出他所施展的是什么神通?

  所以,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挑明,或者是在等着他将这些挑明而已!

  尤其是这次见到那位超凡入圣,随时都可以渡劫的太上长老,封若就更加体会到了这点,既然是这样,他还不如将事情暴露出来,最起码他现在是有着太上长老,以及镇天宗掌门吴睿,岳千里等人的支持,所以明面上是没有人敢对他不利的。

  而假若他没有选择泄露这个秘密呢?

  首先他是无法享受这种高层的保护的,而且这依旧无法阻挡那神秘人知道他的秘密,到那个时候他反而会更被动!

  此外,只看他才将这秘密说出来不到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惊动了九绝老人的那些弟子,这种速度难道正常么?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早就在关注着自己!

  当然,封若也不是没有别的路可走,那就是学慕飞雪一样叛出镇天宗!

  不过,那就是玩笑话了,没有意义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家都是同门,互相谅解一下就好!”封若笑了笑,对着周宇敷衍道,他现在虽然同周宇和解,但也没有好到足够相信的程度,因此没有必要同他解释什么。

  “好吧!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另外,我知道你和倾澜轩道友关系很好,他曰若是遇见了,还请帮忙美言一下!”周宇说完,冲着封若点头示意一下,也跟着离开。

  正当封若也要返回剑心院的时候,一只黄色的风行纸鹤忽然从远处出现,在冲到他身边之后随即化为万千光点消失,与此同时,封若的脑海中也响起了一段话语。

  这竟然是岳千里给他的传音。

  稍稍错愕了一下,封若还是怀着七分好奇,三分受宠若惊的心情放出倾城剑朝着接天峰后山的出云院赶去!

  之所以说是好奇和受宠若惊,完全是因为这岳千里作为明面上,至少是他们那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实在高不可攀的存在,虽然现在托九绝老头的福气,他也能喊岳千里一声师兄,可双方之间还是差了一大段距离呢!

  比如说封若是剑心院代掌院,但大多数的事务要汇报也只是汇报到万楚行那里,根本就很难接触到岳千里,至于说出云院的事务,其实是另有一大堆人是掌管,岳千里也只是领个名而已。

  所以现在这岳千里竟然主动找上门来,怎能不让封若好奇?

  很快,封若就赶到接天峰后山的那处小谷,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看到那个糟老头,只有岳千里一个人坐在那条破船上看风景!

  “封若拜见岳师兄!”

  “哦,来了,坐!”岳千里很随和地指了指他对面的一个蒲团。

  “是,谢岳师兄!”封若道谢一声,也就没有推脱,直接跳上那破船,坐在岳千里面前。

  不过岳千里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也没有再说话,封若也就跟着沉默着,良久之后,岳千里才忽然道:“你怎么看那裴子韶?”

  “裴子韶?是谁?”封若一愣,这个名字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嘿!我倒忘了,你不知道的,裴子韶就是九绝师伯的大弟子,也就是剑庐小谷中因为中了枯木之毒,不得不自缚于岩壁的那位大长老,也是你名义上的大师兄!”

  岳千里嘿嘿一笑,随即又道:“也怪我没有同你讲清楚,九绝师伯一共有十三个弟子,其中有七个已经不幸陨落,剩下的这五个弟子也是最优秀的,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裴子韶,其次就四弟子杨月,这两个人的天分最高,然后就是二弟子薛孤绝,可惜已经叛出本门,三弟子谢函和五弟子习影则是比较忠厚,不愿理会外事,一直都是在各自的洞府修炼,只不过这一次托你的福,他们这四位师兄弟总算聚到了一起!”

  听到岳千里这番话,封若心里却是好一阵古怪,因为岳千里在说起九绝老人这几个徒弟的时候,没有半点敬重之意,甚至还有一点轻蔑,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什么冲突?

  当然,这种想法封若也只是敢在心里想想而已,虽说修仙门派中的派系之争没有世俗界那么严重,但也的确是存在,即便是同门师兄弟,也有不和的时候!

  岳千里似乎没有注意到封若心中的想法,只是有些自嘲地道,“现在呢?说说你对裴子韶,也就是你的那裴大师兄的看法吧?”

  “呃,回禀岳师兄,这个,我对裴师兄一向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他有些可怜吧?”封若弄不清岳千里到底想说什么,所以,也只好模糊地说道,因为按理来讲,那裴子韶中了枯木之毒,应该不具备什么影响力了吧!

  “哈哈!可怜?”岳千里却好像听到了多么可笑的笑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直到好半天之后,他才面色一凝,紧盯着封若,一字一顿地道:“你错了,真正可怜的,是我们这些被蒙在鼓里的人,中了枯木之毒,多么可笑的笑话,那只不过是一种掩饰罢了,实际上,他正是借助那所谓的枯木之毒,成功凝结了五枚符文,金木水火土,一样都不缺!”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