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十招之约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十招之约

  在这一刻,封若低沉的声音就如滚滚云层之中炸响的惊雷,在整个剑心院大殿广场上翻滚,甚至连数十里之外,都能够感受得到这惊雷般话语中所蕴含的巨大威压!

  这,才是封若不做任何掩饰后,真正的力量和气势!

  封若虽然看上去修为依旧保持在金丹初期,但那是因为他独特的修炼方式和体内的两条先天灵脉,正是因为那两条先天灵脉,他不但要经常吸收先天木煞来进行补充,曰常修炼所得到的法力也都大半进入这两条先天灵脉之中!

  可是要论及潜力以及爆发攻击及持久作战的力量,不要说金丹初期,就是金丹中期也不见得比得过他!

  要知道封若自从结成金丹到如今早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尽管说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并没有太多时间中规中矩地去修炼,可是他也没有真的虚耗光阴,无所事事!

  单单就他所凝结成的神魂符文,就要在气势上碾压大部分金丹期修道者,这是不争的事实!

  尤其是本命飞剑倾城的炼制成功,再加上青木,碎金两剑的无匹威力,更是让封若的整体实力成倍地增强,所以,他说出那番在十招之内擒下那三人,并非大话,因为实际上,如果是生死之战的话,他完全有把握将他们三人在短时间内重创甚至是击杀!

  当然,封若之所以如此高调,除了他自身的自信之外,却还是有着另外一个原因,因为方才他刚刚来到这大殿广场的时候,以他强大的神魂,立刻就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他,而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九绝的四弟子杨月!

  所以几乎是在同时,封若就立刻猜到这应该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那就是先面前这三人激怒于他,然后激他出手,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封若肯定占据最大的道理,但若是有杨月在一旁窥视的话,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杨月完全可以在最关键的一刻跳出来,然后反咬一口,而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封若赶下剑心院掌院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这样,封若直接就用这种十招限制的方法,并且明言如果十招内无法擒下对方三人,就立刻放弃剑心院掌院的位置!

  如此一来,那杨月肯定不会中途出手,因为不管怎样看,以一敌三,还有十招的限制,封若都应该是必输无疑!

  而此时听到封若这般说话,也不由让那三人大为松了一口气,连那许铭都跟着露出一丝不屑!因为在他们看来,封若所展现出来的气势的确很强,如果是真的要放手一搏的话,他们三个人还真的要有被击败的可能!

  但是如果说仅仅是十招之内擒下他们,而且还是让他们先行出手,这的确是太过狂妄了一些,他们三个好歹有一个金丹中期,两个金丹初期,并且都拥有了本命飞剑,怎么也不可能在十招之内被擒下,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一般!

  “哈哈!封若师叔果然是高风亮节,真是高人风范啊!我甄三娘受教了,还请封若师叔多多指教!”那妩媚女子脆生生地大笑一声,目光里却是越发的温柔似水,而就在她娇滴滴地给封若抛了一个媚眼的同时,三道剑光就忽然从他们三人手中飞出,分为上中下三路直接朝着封若包抄而来!

  而几乎是在同时,那甄三娘红色的水袖一挥,顿时一座正反九星阵法就被她快速地布置出来,那竟然也是心念刻画的手段,至于她旁边的两个男子同样不甘示弱,纷纷各展神通,给他们周围布下一道道防御法术和阵法!

  毫无疑问,他们摆明了就是消极防御,反正封若说过了,只要十招之内无法擒下他们就算输,既然如此,当然是怎么无赖怎么玩了!

  当然,甄三娘三人也不算是消极防御,至少他们三人的本命飞剑的确威势非常,不论是剑诀还是剑意,以及相互配合的熟练程度,都足以令人不敢小视!

  而有了这三柄本命飞剑的纠缠,封若想冲上前来将他们擒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至少他们是这样的认为!

  面对着甄三娘三人的飞剑攻击,封若却是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甚至连他的倾城剑都没有释放出来,只是在对方剑气呼啸声中,慢腾腾地从储物腰带中取出一只硕大的黑色葫芦,他甚至还有暇解开葫芦盖子喝了一口!

  这一过程其实是极快的,但不知为什么,不但是旁观者,便是那甄三娘三人都觉得时间似乎被无限放慢!

  仿佛就像是一场朦朦胧胧,飘飘渺渺的梦境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入梦,也不知什么时候苏醒,等到甄三娘三人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那极为丑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的大黑葫芦竟是喷出大量的灵泉水,这水势是如此之猛,水量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这一瞬间,以封若身体为中心,竟是形成了一条滔滔大河!

  没有人能够想到,也没有人愿意相信那黑色葫芦中竟然盛下了如此巨量的灵泉水,而更恐怖的是那黑色葫芦依旧在丝毫不减地喷出,按照这种速度,只怕片刻间,整个大殿广场都要被淹没了!

  而就在周围围观的众人大开眼界的时候,那甄三娘三人却是要郁闷的吐血,他们三个的本命飞剑之前可以算的上是气势如虹,意气风发,尤其是占据了先手,在他们看来,就算无法击退封若,但是至少也能化解封若的两次攻击!

  可是没想到,封若根本就没有释放他的本命飞剑,只是用那古怪的大葫芦放出一条大河,本来这同样也不算什么,毕竟甄三娘三人所拥有的可都是本命飞剑啊!不要说一条大河,便是一座山,也能钻出一个窟窿!

  可惜,悲剧就此出现,当甄三娘三人的本命飞剑冲进那条大河之中后,立刻就好像陷入了深深的泥沼之中,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硬生生地拉扯住,尽管这三柄本命飞剑依旧能够左右挣扎,但是看上去实在同三条小泥鳅一样,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两位师弟,相生相克!”

  那甄三娘的反应却是极快,在发觉自己的本命飞剑被控制,立刻就娇呼一声,与此同时,一连串的法诀快速打出,随后一股森冷的寒气就从她的手掌之中弥漫开来,转眼间,这寒气就扩大了上百倍,并且还在增强!

  “玄冰困龙杀阵!”

  当甄三娘这低喝声响起之际,整个大殿广场的温度在瞬间就下降了十几倍,无数如拳头大小的冰棱从天而降,所经过之处,所有的空气还有水流竟是都被冻结,然后就再形成新的冰棱!

  一时之间,封若那大黑葫芦所喷射出来的水流竟然被压制住!

  而这还不是结束,那甄三娘的两个师弟也飞快地打出道道法诀,他们两人所施展的却是三阶法术,一个是由十丈青丝进阶的天罗地网,一个是却是水龙怒涛!

  那天罗地网直接束缚的是封若手中的大黑葫芦,而那水龙怒涛却是为了配合甄三娘的玄冰困龙杀阵,因为这一杀阵是需要大量的水流才能施展,而水流越多,威力也就越大!

  所以在这一刻,从外面众人的视线看去,封若的身形已经看不到了,只剩下无数白色的冰棱在呼啸旋转,这情景是极为壮观。

  “甄师妹的阵法造诣原来已经有这么高明了,不过只怕并不能讨好!”

  此刻站在场外的许铭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但是他的目光却依旧紧紧地盯着那身影不见的封若,别人不知道,他却是非常了解,封若的阵法造诣同样不弱,当曰在那叠雾山脉,他占据天时地利的优势,依然无法占据上风,所以,从那一刻起,封若就成为他心中最忌惮,也最想除之而后快的敌人。

  可以说这一次杨月师徒之所以这般针对封若,有大半的原因是许铭在背后推波助澜!而他最盼望的,就是封若能够同甄三娘三人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彻底激怒杨月,尽管这个目标很难实现!

  就在许铭坐山观虎斗,优哉游哉的时候,战场之中却是再次发生变化,那上一刻还铺天盖地,疯狂肆虐的无数冰棱也不知是因为何种原因,竟是微微迟滞了一下!

  而紧接着,这玄冰困龙杀阵忽然逆转起来,那无数冰棱就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纷纷撞击在一起,然后同时化为齑粉!

  这突然间出现的变化顿时引起大范围的混乱,就连围观的许铭都有些呆住了,因为以他的阵法造诣,也是看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讲,那玄冰困龙杀阵就算被封若用更高明的方法破掉,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形啊!

  但现在这种样子,完全表明这玄冰困龙杀阵还在运转,出错的反而是甄三娘!

  可是作为甄三娘这种阵法高手,又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此时许铭还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身在层层防御阵后面的甄三娘忽然惨叫一声,一连狂喷十几口鲜血,全身上下在瞬间被无数冰棱冰冻住,然后就直挺挺地如死尸一般栽倒在地!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