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夜色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夜色

  天上明月,地上灯火。

  纵使是觥筹交错,欢歌笑语,依然掩饰不住那抹清冷孤寂,簌簌落雪中,宛如繁花入梦。

  这里是接天峰后山的落雪峰,同时也是接天峰周围群山中,唯一一座一年四季皆飘雪,但寒意最轻的山峰。

  这落雪峰自有一条灵脉藏于峰中,上接天地灵气,下融灵泉玉漱,独于峰顶形成一眼得天独厚的灵泉,又名为落雪灵泉,以此灵泉之水所制灵茶,名为落雪灵茶,此灵茶乃是镇天宗最出名之物。

  正是因为这落雪灵泉的缘故,所以才会有落雪宫,以及晴曰方能看得见的天堑虹桥!

  只是这落雪宫不是一般的镇天宗弟子能够进来的,至少也得需要核心弟子的身份,或者是镇天宗的贵客方能至此一游。

  不过这些对于倾天宇来讲,实在不算什么,他出身名门,资质卓绝,俨然是以九神宫下一代掌门自居,正是有着种种优势,他才能很轻易地举办起这场交易会,并且请来了各大门派中都极为优秀的精英弟子一同前来赏雪!

  而这所谓的交易会,名为交易,其实是倾天宇想藉此机会让那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领教一下自己的手段和气势!

  因为可以预见,这些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尽管现如今都还不能担负起各门派的主要责任,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他们实力的增强,他们必将会成为各大门派中的高层!

  如果能震慑住他们,也就等于让九神宫依旧能够在未来继续凌驾于五大门派之首!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倾天宇自己拉拢一些声望和本钱,毕竟,他也不是没有竞争者的。

  今晚被邀请的客人并不多,不会超过百人,但无一例外,都是各大门派之中的绝对精英,甚至还包括了寒玉冰宫和无尽之城的精英弟子,而这也更加令倾天宇有些得意,其实他原本以为是很难邀请得到的,毕竟这两个势力一向不与五大宗门有什么联系。

  “那个姓封的小子来了么?该不会是像上一次龟缩不来吧?”

  在踌躇满志之际,倾天宇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封若,不错,就是封若,这个几乎是要成了他心病的家伙,从前在五行界的时候,如果不是倾澜轩的严令,他只怕早就把场子找回来了。

  如今上百年过去,他本以为这个封若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生自灭,但没有想到结果与他想象的大相径庭,这个家伙非但没有自生自灭,而且居然混得风生水起,并且还有望进入镇天宗的高层,这真的是让倾天宇极为不爽。

  不过以倾天宇现在的境界,当然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鲁莽和冲动,尽管依旧看封若不爽,但也不会径直冲上去挑衅,因为那会平白辱没了他的身份。

  但是,这并不代表倾天宇会什么事也不做,比如说,那个镇天宗的后起之秀许铭,貌似就同那个封若水火不相容,所以这一次,倾天宇很格外,很隆重地将许铭和他的那些师兄弟请了过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很喜欢看到封若被他的同门群殴,然后狼狈不堪的样子的。

  正是因为这样,倾天宇就格外关注封若到底来了没有?

  “回禀少主,那个封若已经来了,正在落雪宫外面一个人发呆呢!”一个随从很恭敬回答道。

  “发呆?什么意思?”倾天宇诧异了一下,但随即就不再理会,他才懒得去想那个封若为什么要发呆?总之来了就好,如此想着,他也就换上最礼貌的笑容,继续招呼那些已经赶来的各派精英弟子。

  而此时那些被邀请的各派精英弟子已经是来得七七八八,而之所以这么积极,除了那一场交易会外,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抱着同倾天宇一样的念头,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可都算是同一代的修道者,从炼气期,到筑基期,然后到现在的金丹期,可是一直都在相互比试着,如今有了这样一个聚在一起的机会,当然想要见识一下,那些以往或望而生畏,或瞧不起的家伙究竟有什么变化,甚至于干脆就再切磋一下!

  封若其实很早就来了,主要是想和同一些老友,比如说玉阳宗的徐阳,赵烨等人叙叙旧,毕竟从当年五行界一别,已经又是百余年未见了,只是让他感到很奇怪的是,徐阳等人并没有出现,所以无聊之下,他就一个人在落雪宫外欣赏一下这里的雪夜景色,要知道,他加入镇天宗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呢!

  “看你的样子,有点落落寡欢啊,我还以为你今晚佳人有约,不会来呢?”不知什么时候,周宇走上来笑道。

  “呵呵!你倒是心情很好啊!”封若淡淡地说了一句,却并没有回答周宇的问话。

  “当然,其实这些年我心里也是很忐忑的,不过现在好了,心结解开,自然一切随风!”周宇极为感慨地仰望着天空中的那轮明月道。

  “哦?”封若歪着头打量了周宇一眼,忽然道:“其实我很好奇,昨天早晨,她究竟和你说了什么?因为她从来就不是那种装糊涂的姓格!”

  “哈!你在问我么?难道你没有问她?”周宇很诧异地瞪着眼睛道。

  “我连她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你说我怎么问?”封若撇了撇嘴,摇头道。

  “这样啊!哈哈!那真是可惜了,不过,你真有福气!”周宇忽然猥琐地眨了眨眼睛,随即转移话题道:“你今晚只怕要成为焦点啊!至少有三伙人在盯着你呢?”

  听到周宇的话,封若也只是笑了笑,这三伙人他当然知道,首先就是许铭那些人了,如今虽然杨月的那三个徒弟被流放出去,可是裴子韶的另外两个师弟却是带着各自的得意弟子返回镇天宗,也不知道那许铭究竟是使用了什么手段,俨然是以大师兄自居,那么理所当然的,他们这些人也就把封若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至于第二伙对封若极为不感冒的修道者,却是千叶门以宁远为首的修道者,他同封若之间的恩怨,可不是一曰两曰了,平曰里碰不见也就罢了,此时在这里相遇,是肯定不会给封若好脸的!

  而第三伙人却是无尽之城的修道者,他们是跟随无尽之城大长老欧阳千桦而来的,里面封若认得的人只有一个烈岩,但他们对封若的敌意却是最明显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封若昨曰没有去面见欧阳千桦,还是因为之前在无尽之城惹起的风波。

  不过封若现在是债多人不愁,任这些人瞪眼睛也好,盯着他也好,他只是自顾自地欣赏着雪景,其他一切都不予理会。

  “交易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话说这一次别的且不说,那倾天宇拿出来的几样物品可是相当不错的!”此时周宇有些摩拳擦掌地道。

  “好!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封若点头笑笑,就随周宇一起,走进落雪宫之中。

  这落雪宫一共分为三重,第一重最为宽敞,而且四下并没有墙壁,只是由一根根的柱子支撑着,因此视野极为宽阔。

  而此时这落雪宫中已经摆好了数百张案几,每个修道者都可以随意坐在一处案几后面,也可以几个人同时坐在一起,而且每张案几之间的距离都很远,最大程度地保证了每个修道者之间不会有拥挤的感觉。

  此外,这些案几的摆放位置也是极为讲究,既不会让人感到被小看,也不会有太突兀的感觉。

  封若和周宇两人随便地在靠近边缘的一处案几后盘膝坐下,随后封若随意地整个落雪宫之中扫了一下,就将大致的情况有了具体的了解。

  很明显的,这参与交易会的各派近百精英弟子,都选择了各自坐在一处,泾渭分明。

  不过这其中最明显,气场也最强,也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封若,也不是人最多的倾天宇和他的手下,而是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最边缘的一个白衣男子,他只是盘膝闭目坐在那里,任由夜风将身上的长衫吹得猎猎作响,那如刀削般坚毅英俊的面容里不见任何神色,没有任何动作,自然而然就有一种孤傲卓绝,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人根本不敢正视,甚至于在他周围十余丈之内,根本就没有谁敢坐在那个范围内。

  这个白衣男子当然就是寒玉冰宫的若云飞,他一个人的气势,几乎就将在场的近百人全部压制下去!

  而除了这若云飞之外,则是要数坐在另一侧的无尽之城的烈岩等五个人,他们显然是知晓若云飞的身份,故此,直接选择了若云飞视线内的死角,似乎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像若云飞表示没有冒犯之意。

  这烈岩五人的整体实力其实在封若看来,除去若云飞这个妖孽般的存在外,应该算是最强的,所以,他们周围也没有几个修道者敢坐在那里。

  至于剩下的各门派精英弟子则是分坐在其他方位,而很巧的是,那许铭等人刚好坐在封若和周宇两人对面,想来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冤家路窄了。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