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竞夺

第三百八十五章 竞夺

  只是在看到这土黄色符文的瞬间,封若就已经确定了,谷缜等人的攻击必将无功而返,因为那土黄色的符文,正是九天流云绝阵里面土属姓力量的极致,也就是防御的极致!

  “轰!”

  谷缜等人的攻击其实是奇快无比,此时台下大多数的修道者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而裴子韶口中‘十’字声音也才刚刚响起,他们的攻击就已经轰击到了那土黄色的护罩之上!

  在这一瞬间,封若看得清清楚楚,那枚土黄色的符文忽然就飞速地旋转开来,随后随后竟是爆炸开来,而这股力量直接就与谷缜等人攻击的力量中和,最后消融于一空!

  这种诡异的情形不但谷缜等十人大吃一惊,便是高台上欧阳千桦等高手也跟着面色微微一变,因为这种防御力量实在超乎众人的想象!

  但谷缜等人毕竟不是普通的修道者,在一愣之后,就迅速发起第二波攻势,可惜依然如方才那般,在他们的攻击抵达之前,裴子韶的身上就会迅速出现一抹土黄色的护罩,然后与他们的攻击相互湮灭!

  就这样连连持续了数次,他们十个人竟然无法突破裴子韶的防御,以他们的心志之坚毅,也不由感到颓丧无力!

  就在此时,那在高台上的欧阳千桦忽然嘴唇微动,随即那同谷缜等人一起的一个绝色女子目光顿时闪过一抹喜色,同时高呼道:“大家加快攻击速度,裴前辈这护罩其实是需要一定时间来施展的,而不是一直存在,只要我们的攻击速度快过那护罩的施展速度即可!”

  听到此话,原本有些沮丧的众人顿时大喜,立刻按照那女子所说的计策加快攻击速度,当那护罩被抵消的同时,就立刻释放其他攻击手段!

  如此一来,果然奏效,因为裴子韶那护罩的凝结速度似乎是无法加快,所以总是会留下一丝空隙!

  不过那裴子韶却是不慌不忙,在出现空隙的时候,直接就释放出一道防御法术大地之盾,虽然这只是二阶法术,但以裴子韶那强大的法力支撑,也足够支持到护罩施展出来,所以就这么来回几次,那十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结束!

  再次仰天哈哈大笑一声,裴子韶整个人忽然从原地如大鸟一般腾空而起,随后在半空之中急速地旋转起来,转眼之间,无数道剑光忽然就铺天盖地地朝着谷缜等人轰击下来,这剑光的速度之快,数量之多,攻击之强,和谷缜等人的之前的攻击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仅仅的一眨眼,谷缜等十人就被彻底弹飞出去,而这个时候,围绕着裴子韶的万千剑光这才展露出极为狰狞的一面,从各个方位直接切割到地面空处!

  见到这一幕,那之前还有些不服的谷缜等人顿时面如死灰,因为很显然,刚才裴子韶将他们弹飞出来已经是极大的放水,如果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只怕他们就会在那万千的剑光里被瞬间切割成无数碎片!

  不过,高台上的欧阳千桦等一众灵婴期的高手神色中倒没有太多变化,谷缜等十人被瞬间以绝对优势击败,这早已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如果裴子韶连这点都做不到,也就不配他们这些各大势力的高层亲自跑来观礼了!

  而他们来此的真正目的,一来是想见识一下裴子韶究竟有没有如传言那般掌握了大半的九天流云绝阵,二来,则是为了一个更隐秘的事情,那就是,谁有资格获得九绝老人的传承?谁又有资格洞悉九天流云绝阵之中的秘密?

  除了欧阳千桦这些外来的高手外,镇天宗掌门吴睿和岳千里的神色却是有些疑惑,显然之前裴子韶所施展出来的那种土黄色护罩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至于说封若,心中却也同样是很疑惑,他能够确定裴子韶之前所施展的就是土属姓的符文,而且也承认,那符文的威力很强,但不知为什么,那枚符文总是让他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似乎那种力量极为不稳定,或者是有着其他致命的缺陷一样!

  可是以封若目前所掌握的九天流云绝阵阵诀来看,那符文本身并没有多大的问题,和他之前在薛孤绝,杨月身上所见到的那种符文没有太大的差别,而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枚符文的力量格外强大!

  而且,封若还有一点不能确定的是,这符文究竟是由普通的土属姓力量凝聚而成,还是由那传说中的先天土煞凝绝而成?

  因为裴子韶的情况太诡异了!

  此时当那裴子韶收起那万千剑光,落到地面上后,便冲着谷缜等人微微一笑道:“你们的实力其实是非常不错,假以时曰,吃亏的就是老夫啦!便是老夫当年在金丹期的时候,还不如你们高明呢,这十件小玩意儿就送给你们了!算是老夫给你们这些小辈的见面礼!”

  如此说着,裴子韶大袖一挥,顿时,十道色彩不同的光芒就直奔谷缜等人,这却是十件上品法器,说起来,这也算是大手笔了!

  当谷缜等人道谢离开高台之后,裴子韶先是扫了一眼台下的众多低阶修道者,目光这才望向高台上众人,直到缓缓扫过一圈之后,便抱拳道:“诸位道友能光临本宗,实乃本宗之无上荣光,不过,本人邀请各位前来,不但是参加本人的出关大典,更是要各位修仙同道做个见证!我,裴子韶,作为家师的首徒,这千余年来,一直萎靡度曰,虚度光阴,白白辜负了家师对我的淳淳教导和殷切期望,白白辜负了各位同门师叔和师弟的信任和鼓励!我,裴子韶,愧对本宗先祖,愧对家师,愧对本宗的所有弟子!”

  “在本宗有危难之际,我裴子韶不能做到挺身而出,在本宗弟子有难之际,我裴子韶不能出手相助,我,实为镇天宗的罪人!如今我能侥幸压下体内的枯木之毒,侥幸领悟了家师的绝学,所以,本人在此起誓,吾必将用吾余生全部之力回报本宗!”

  说到此处,裴子韶忽然转身,冲着镇天宗掌门吴睿单膝跪下,扬声道:“镇天宗地三十四代弟子裴子韶,向掌门请求,与岳千里师弟竞夺出云院院主之位!”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