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银甲

第三百九十五章 银甲

  “死人么?你们就这么有自信啊?”

  封若呵呵笑了一声,神色中却是无比的轻松,“说起来,真正该感谢的,应该是我,因为你们总算是给了我一个击杀你们的借口,更妙的是,这个地方无比隐蔽,就算你们真的死了,也没有人会知道!”

  “哼!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口出狂言?你们先不必出手,封若小贼,你可敢与本人单打独斗?”此时那谷缜却忽然冷哼了一声,紧盯着封若喝道。

  “哦?好啊!”封若淡然一笑,背后的青木,碎金两剑忽然奇快无比地脱鞘而出,只是瞬间,一青,一金两道虚影就快速地在封若头顶上方旋转一圈,紧跟着,不待那许铭等人反应过来,近百道巨大的剑气就猛烈地迸发出来!

  不过这青金二色剑气并没有攻击那谷缜和许铭等人,反而是直接将周围的那些摆放古怪的奇花异草清理干净!

  只是转眼之间,不但是这些花草,便是地面都被那近百道巨大的剑气给统统切割了一遍,不过这还不是结束,这近百道剑气竟是直接冲着许铭等四人切割而去。

  “哈哈哈!单打独斗还是算了,你们四个就同时出手吧!”

  狂笑声中,封若整个人就突然化作一股青色的龙卷狂风,直接从地面上咆哮着冲上数百丈的高空,而那青木,碎金两剑则好像两道流光一般尾随在后面!

  “破!”

  随着封若的一声暴喝,青木流云斩和碎金流云斩再次全力展开,于刹那之间,无数道剑气就在这数百丈的高空中绽放开来,不过不是攻击地面上的许铭四人,而是那看似虚无一物的天空!

  见到此幕,许铭四人顿时脸色大变,不过封若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他们就算想阻止也完全来不及!

  所以几乎是在瞬间,当那无数道剑气直接轰击到那虚无一物的空中时,无数流光顿时就显现出来,这竟然是一座早已布置妥当的大型杀阵,只不过此刻还没有来得及发动,就被封若给彻底击毁!

  而这个时候,封若才多少放心下来,其实他也没有感应到这大型杀阵的存在,毕竟那许铭在阵法上的造诣丝毫不弱于他。

  但是,当确定南宫瑾是许铭假扮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那许铭必然会提前布置杀阵,因为之前就有过前车之鉴,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封若直接就施展出青木流云斩,和碎金流云斩这两种可以大范围攻击的神通,不管结果如何,先将周围彻底清理一遍再说!

  “封若,你好胆!”

  此时,那许铭四人也不顾谷缜之前要求的单打独斗了,趁着封若刚刚破掉杀阵,身在半空中,势头已老,先机已失的情况下,纷纷放出各自的本命飞剑,同时从四个方向快速围攻上来!

  他们这四柄本命飞剑一出,封若立刻就感受到一股滔天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冲击过来,而且许铭四人明显是之前互相熟悉过的,所以此刻同时攻击,相互间的配合竟然也没有多少破绽!

  面对许铭四人强大的攻击,封若此时身在半空中,自然是无法躲闪,而他就算自认为实力再强,也绝对不可能全力接下来的,除非他动用青色小塔的逆天防御能力。

  不过那种防御,所施展的代价太大,一次就要耗费掉封若体内全部的先天木煞,所以必须留在最关键的时刻施展。

  一时之间,封若似乎是陷入了彻底被动的局面之中!

  可尽管如此,他的倾城剑却依然没有出动,甚至连青木,碎金两剑也全部收回,仅仅是将飞龙盾放出!

  眼见此幕,许铭等四人虽然大惑不解,但也并没有其他怀疑和担心,因为根本不需要,封若的确很强,但是由于他为了破坏事先布置好的杀阵,已经失去了先机,在此情况之下,合他们四人的最强攻击,封若根本就是避无可避,就算他能侥幸躲开,可是在气机牵引之下,他们的四柄本命飞剑将会一直占据压制姓的上风,甚至能让封若连他的倾城剑都无法施展出来!

  只是,就在下一刻,一根如手指粗细的蛛丝猛然缠住封若的身体,在那四柄本命飞剑即将攻上来之际,将他整个人无比快速地甩出数百丈之外,同一时间,在封若原来的位置上,一座如小山一般的银甲就突然显现出来!

  这变化之快,彻底出乎了许铭等人的意料之外,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可没办法将自己全力攻击的本命飞剑撤回来,更何况也没有必要,因为若是击杀了封若的这头八级灵兽,同样能大幅减去封若的实力!

  但是就在那那四柄挟着巨大杀伤力而来的本命飞剑即将轰击到银甲身上之际,它那原本银色的身体,忽然间竟是化为了杏黄色,同时一层看起来极为不起眼的土黄色护罩也在它身体周围出现,而在最外面,则是飞龙盾的防护!

  在这一刻,即便是远在几百丈的地面上,许铭等人也都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如山岳般的厚重气息!

  “不好,不要攻击那蜘蛛!”

  谷缜和烈岩两人究竟是作战经验更丰富了一些,在察觉到这股如山岳般的厚重气息后,立刻运转法诀,强行将自己的本命飞剑偏移了一点方向。

  而许铭虽然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可他更擅长的是却是阵法,所以,他和另外一个女子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

  几乎是在瞬间,他们两人的本命飞剑就硬生生地轰击上去,首先是封若的飞龙盾,尽管这是一件通灵防御法器,可是在四柄本命飞剑的攻击下,还是力有不逮,顷刻间就被破开,最终悲鸣一声,就直接坠落到地面上!

  而接下来,由于谷缜和烈岩拼命调转了一点本命飞剑的攻击方向,所以只是擦了一个边,就斜冲出去!

  但许铭和那女子的两柄本命飞剑却是直接轰在银甲的身上,在这一刻,他们两人第一个感觉就是一头撞到了一座无比坚硬的高山之上,不但没有半点收益,反而被那股巨大的反弹力量给震得头破血流,眼冒金星!

  更让他们两人感到不能置信的是,银甲身上的那股反弹力量彻底让他们的本命飞剑失去了控制,尽管这只是片刻间的失控,但却足以致命!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当远处倾城剑的特有的呼啸声响起来的时候,一股冰冷的寒意才彻底从他们心间漫过!

  “谷师兄,救我!”

  那女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呼救,因为她的本命飞剑一下子撞到银甲这个硬石头上,所以导致暂时失控,这个时候,只要封若的倾城剑一次攻击,就能将她的本命飞剑彻底摧毁,而这同时也就等于她的修道者生涯的结束!

  事实上,不用那女子呼救,以谷缜和烈岩两人的战斗经验,在之前提醒之际就已经猜到这种结果,所以他们两个在艹控本命飞剑避开银甲之后,立刻就飞快地旋转过来,直扑封若,想借此机会,为许铭和那女子争取到一丝缓冲时间,毕竟他们四人只有共同进退,相互联手,才会发挥最大的杀伤力!

  但是,谷缜和烈岩两人还是低估了封若,低估了封若手中倾城剑的真正威力!

  当那一声清越的啸声响起之际,那抹呈现水蓝色流光的倾城剑就已经在瞬间突破数百丈的距离,直接杀了一个回马枪!

  这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谷缜和烈岩两人的本命飞剑根本没有半点阻拦的机会!

  事实上,当那女子的呼救声还没有落下之际,那抹灿烂的流光就已经决定了她的命运,在没有主人艹控的情况下,在被银甲的防御力量控制的情况下,以倾城剑之威,几乎没有任何迟滞,那柄暗紫色的本命飞剑就化为漫天碎片!

  这情形根本就超出了谷缜,烈岩的想象,以至于连那女子凄厉的惨叫声听起来都是如此的飘渺和不真实!

  “不用管我,先将他那两柄剑器击毁!那才是杀伤力最强的!”

  此时许铭忽然大叫起来,也不知他是动用了何种神通,他那柄原本呈银黄色的本命飞剑忽然在瞬间变化成墨黑色,然后就在封若的倾城剑冲过来之际,瞬间就爆炸开来!

  而在这般自爆的威力之下,倾城剑的流光顿时被迟滞了一下,尤其诡异的是,许铭居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狰狞地狂笑一声后,双手之中忽然快速闪过无数法诀,紧跟着,自他头顶上方,赫然再次冒出一柄通体漆黑的飞剑,直扑封若的倾城剑!

  这黑色的飞剑一出,顿时方圆数百丈之内都是变得阴风惨惨,而这飞剑似乎是专门克制倾城剑一样,再也无法如之前那般流畅攻击,就好像中了瘟疫一般,奄奄一息!

  “哈哈!封若,你的倾城剑也不过尔尔,今曰就是你的死期,乖乖地将那地宫玉匙交出来,我或许念在同门的份上让你死得痛快一些,否则,必然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