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青木煞神剑

第三百九十七章 青木煞神剑

  这青色巨剑的这般变化,完全是超出了封若,和许铭,谷缜这些人的意料之中,尤其是那道无比恐怖的剑气,只怕至少相当于灵婴后期高手的全力一击!

  所以一时之间,他们几乎全都有些傻眼,幸好,那青色巨剑在释放出那道恐怖的剑气之后,立刻就停止下来,并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快速缩小!

  仅仅是片刻间,那青色巨剑就缩小到了一柄普通剑器的大小,然后就那么平静地悬浮在了整个宫殿的废墟之上。

  眼见此幕,封若那还犹豫,直接从地上弹起,直接就朝着那青色巨剑跃去!

  不过与此同时,许铭,谷缜两人也从另外两个方向扑了过去,只是他们两人由于受伤的缘故,再加上如此短的距离内根本无法施展御剑术,所以拥有踏云战靴和惊风战甲的封若却是要比他们两人的速度快上一倍还多!

  “拦住封若,然后我们再来争夺,姓周的,你还想坐山观虎斗到什么时候?若那青木煞神剑落到封若手中,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此时许铭忽然狂吼一声,竟是舍弃了那所谓的青木煞神剑,直扑封若,而那谷缜也在稍稍犹豫之后,同样手掐剑诀,催动飞剑,对着封若拦截过来!

  而面对许铭和谷缜两人的拦截,封若却是去势不改,右手随意一挥间,倾城剑就化作一抹水蓝色的流光冲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在虚空中连晃数十下,顿时,数十道水蓝色残影就出现在封若手中!

  这却是镇天宗九大真传剑诀中的第二道,浮光掠影剑诀,也是封若最近才掌握的杀手锏之一。

  这浮光掠影剑诀同九宫飞星剑诀一样,在镇天宗金丹期弟子中基本上人人都会掌握,也算是九大真传剑诀中最简单最基础的两道。

  不过,同样的剑诀,由不同的修道者,不同的剑器,不同的剑意施展出来,所产生的威力绝对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所以,如今配合倾城剑,再加上封若那无我之境的剑意,这浮光掠影剑诀才一施展出来,顿时,整个战场的空间似乎都完全扭曲了!

  而封若手中的那数十道水蓝色残影更是被无限扩大,它们没有具体的边缘,就好像云雾,朝霞,流光一样纵横交错,没有起点,没有终结,所过过之处,皆成齑粉,连那虚无的空气都似乎在瞬间被抽取一空!

  眼见这一幕,那许铭和谷缜两人顿时面色大变,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封若居然在此刻还留有后手,若是他们两人在没有受伤之前,或许能够抵挡一二,可是此刻面对那漫天呼啸而来的流光残影,又哪里有余力抵抗?

  所以许铭谷缜两人根本就没有多想,掉头就向一旁避去!

  封若并没有继续追杀许铭和谷缜两人,而是继续向前方那青木煞神剑所在的位置急掠过去,如今他已经可以完全肯定,这处隐秘的宫殿就是九绝老人留下的,这里不但藏有一块地宫玉匙,更是有一柄九绝老人当年亲自炼制的,专门用来施展青木流云斩的强大剑器,而这剑器就是那青木煞神剑!

  虽然他还不知道,那许铭等人将自己骗来这里与这青木煞神剑有什么关系,但这柄青木煞神剑,他必须得到!

  但就在封若即将冲那青木煞神剑跟前的时候,一道如流星般绚烂的剑光忽然从天而降,直接朝着他激射而来,这剑光所蕴含的威力之强,几乎能比得上倾城剑之前那一击,用惊艳绝伦来形容也不为过!

  “周宇?”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封若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同时更是无比的失望,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幕后居然有周宇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封若自己也陷入了两难之中,因为如果他继续向前,他完全可以肯定,他必然会伤在周宇这强大的剑光之下!

  但如果就此躲开,却是要将那青木煞神剑拱手送人!

  在这一刻,封若真想直接将那青色小塔的逆天防御能力激活,全力抗住这恐怖强大的一击!

  可是,随即封若就迅速将这个念头打消,不错,他的确是能做到这点,但问题是,现在不但他能控制这柄青木煞神剑,似乎连许铭,乃至这周宇都有资格艹控这青木煞神剑,而且他们应该是已经研究了很久!

  既然是这样,他就更不能肆意挥霍自己身体中的先天木煞,因为通过刚才的情形,自己体内的先天木煞才是最佳的,艹控青木煞神剑的存在,如果他将先天木煞消耗掉,也就等于失去了最大的凭仗!

  所以,心念电转之间,封若就迅速做出决定,直接舍弃那青木煞神剑,无我之境的剑意直接锁定周宇的流星剑,而与此同时,剑诀流转,倾城剑化为万千水蓝色的流光,自下而上就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

  只是在瞬间,随着一声无比巨大的金铁交鸣声,一团耀眼的光芒就如烈曰一般瞬间爆开,而随即一股巨大冲击力量就如飓风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而封若也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量硬生生轰出百丈之外,那周宇同样是如此,至于许铭和谷缜两人更是被轰到另外的两个方向!

  等到这冲击力量的最强势头消散之后,封若才发现,他们四个人正好占据四个方位,而最中央的地方,那柄青木煞神剑依旧安静地悬浮在那里!

  只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虽然距离那青木煞神剑只有不到两百余丈的距离,但是他们四人中谁若敢越雷池一步,必然会在同时遭受到最强的攻击!

  此刻,在一阵死一般的沉寂之后,那周宇却是忽然轻叹了一声,对着封若摇首道:“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如果能有选择,我其实并不想与你为敌,从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只是因为封若你,绝对是一个值得敬重结交的人,只可惜,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我不想瞒你,我,才是裴子韶的真传弟子!”

  说到这里,周宇无比厌恶地瞧了一眼对面那正一脸阴冷的许铭,半是嘲弄半是苦笑地继续道:“你看见没有,那个,就是我的师弟,同时也是我的竞争者,如果说这世上有最阴毒猥琐的人的话,他应该排在第一位,可惜,有些时候,我们必须联起手来,来对抗师尊,对抗师门,包括对抗你封若,尽管我们都时刻想着置对方于死地!”

  “你已经失踪了近百年,为什么还要回来呢?或者说,你为什么要赶在这个时候回来?还记得你刚刚升任剑心院代掌院,发生的那次救援事件么?实话同你讲,那个时候,我就有七成的机会击杀你,因为当时在那里的,除了许铭外,还有我,我们两个联手,尤其是你被困在杀阵之中的时候,你根本无法逃脱的,知道我为什么会放过你么?很简单,你没有向本宗高层揭露出我曾经暗杀倾澜轩一事,所以,我同样也会放你一马!当然,假若你真的想那么做的话,我可以保证,最后活下来的,还会是我!”

  “现在,我还是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封若,念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你退出吧,交出那两块地宫玉匙,退出争夺青木煞神剑,退出镇天宗,在五百年内,不要再出现在修仙界之中,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从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依然不是,你斗不过我的!”

  听完周宇这一番话,封若的神情除了最初的惊讶之外,便始终是平静无比,良久他才淡淡地道:“我明白了,银甲当初进阶后之所以杀气暴露,其实是冲着你去的,因为你曾经悄无声息地潜入我在剑心院的院落,本来此事是天衣无缝,因为你的阵法造诣同样不凡,可是你恐怕没有料到,银甲当时虽然是在沉眠之中,但依旧对周围所发生的事情了解的清清楚楚,现在看来,其实从那个时候,你已经在着手布置对付我了对吧,包括我的那些朋友!”

  “这个你放心,我是对事不对人,你的那些朋友,我不会用来要挟你,更不会拿来泄愤,就算是你今曰死在这里,依然与他们无关,所以,你不必过多考虑这些,我只再说一句,现在退出,你还来得及!”周宇再次平静地开口道,但他的目光却是集中在那柄青木煞神剑之上,同时更是流露出一股无比强大的自信!

  封若却忽然笑了一下,“多谢你的抬举,同时,我也承认,你的实力之强,远超我的意料,不过我不认为我一定会输,所以,抱歉了,在这件事上,我不会退出,而且,我倒是希望你能知难而退,你也算是对九天流云绝阵很了解了,而且也见过裴子韶的下场,所以应该明白,有些东西是无法强求的,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