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再见韩枫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再见韩枫

  “砰——砰——”

  随着一声声爆响,天空中忽然就升腾起了九个呈金色的弯月图案,不知为何,这九个弯月刚好就很巧妙地组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骨!

  而随着这九个弯月图案在天空中出现,东南西北四面八方都响起了一阵急促有力的钟声,这钟声似乎是同一座钟声发出来的一样,每一声都汇合在一起,根本没有任何差错!

  当这钟声敲响到第十响的时候,一座白蒙蒙的巨大光罩忽然就从天而降,将整个范围在方圆数百里的霁月城完全笼罩起来!

  “他大爷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就因为自己,就因为那神秘的东西,整个霁月城竟然要封城?”

  在霁月城城西一处茂密的竹林内,封若有些无力地望着天空中那层护罩,不能置信地道,之前他拼着搅动体内玄火的代价,全力展开攻击,从而在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里击杀了那三人,最终从数百人的包围之中提前逃出,他这一路几乎没有停留,就想着逃出霁月城。

  但是没有想到,他才刚刚跑到这城西,眼见还有十几里就能逃出霁月城的范围,这整个霁月城的防护大阵就已经开启,如此一来,他是别想着冲出去了,这种防护大阵的威力,根本就不是他能够破开的!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先是快速地施展九神宫的独门秘术易天经,将自己的容颜再次全部改变,可惜不知为什么,由于那团白色火焰的关系,他始终无法将残缺的右臂给变幻出来,不然的话,也不用仓皇逃窜了,因为除非是他被灵婴期以上的高手给锁定住,否则,只要施展了易天经,就算是面对面,也是断然无法看出什么端倪的。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封若稍稍思索了一下,就冲出这片竹林,朝着前方的一片庄园中掠去,这处庄园极大,看起来应该是极有身份的修道者居住之地。

  封若之前从这里经过时,发现这庄园里面有很多实力较低的修道者在很随便地跑出来看热闹,所以,就此判断,这庄园虽然巨大,但应该是没有实力高强的修道者在此居住,因为似那种高手都是喜静,断不能容忍有几十人天天在耳边折腾的。

  所以,封若便想着暂时藏身在这里,因为如今霁月城已经封城,如果那什么狗屁城主想要搜索他的话,可是很容易的。

  悄无声息地绕到这庄园的后面,封若观察了很久,在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修道者之后,这才准备破解这庄园的四象归一防御阵法,说起来也是万幸,若不是他早已将这阵法给掌握,此刻当真是无计可施了!

  破解阵法当然不是将整个阵法都给破掉,以封若这种水平的阵法高手是不屑于此的,他只是以心念刻画之法无声无息地将自己的阵诀融合到那阵法之中,然后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在这阵法之中开启一个仅容他一人出入的入口即可。

  这入口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修道者是无法感觉得到的,因为整个防御阵法还能够正常运转,不过,若是遇到类似周宇,许铭这等精通心念刻画的阵法高手,只要认真排查,还是可以轻松发觉,但这种事情几乎没有可能发生,这世上的阵法这么多,谁会闲的没事挨个排查,那绝对会把他给活活累死的。

  仅仅是一盏热茶的时间,封若就从那四象归一阵法上给自己打开了一个入口,但就在他准备无声无息地钻进去的时候,一个无比虚弱,又有些耳熟的声音忽然在十余丈外响起。

  “倾道友,请等我一下!”

  听到这声音,封若顿时吓了一大跳,浑身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因为他一直都是高度警戒的,可以说方圆数百丈之内,连一只蝼蚁伸个懒腰他都能完全掌握,但是现在居然有人能在他不知不觉间接近他十几丈之内,这怎能不让他汗流浃背,头皮发炸?

  有些艰难地转过头来,封若差点就要暴走,只见那不久前在霁月城城门无缘无故消失的韩枫,此刻就像是一只猴子一样,一身是血,脸色铁青地从后面一颗青竹上爬下来,这情形对于他来讲,当真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封若的脑袋甚至有些晕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他怎么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这个家伙?是巧合么?而且这家伙明显还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并且在重伤状态,可是却能瞒过自己的警戒,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最重要的一点,他已经在方才的竹林中将面容改换了,但这韩枫居然依旧能一眼将自己辨认出来!

  想到这里,封若已经是动了杀意,现在这个韩枫给他的威胁感觉实在是太严重,甚至要超出了那什么狗屁城主!

  “你究竟是谁?你怎么在这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喂喂喂!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要随随便便就要杀人啊!修道者逆天而行,多造杀孽可是对自己的心境没好处的,还有,我是韩枫啊!这个,情况紧急,我们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谈如何?放心,我绝对没有任何恶意的!”

  那韩枫虽然是气若游丝,一副马上挂掉的样子,可语气依旧是轻松的很,而且封若也发现了,他身上虽然血流不止,但是那些精血并没有一滴飘落到地面上,甚至连空气中都不见一丝血腥味,似乎在流出来的同时就又被收了回去。

  封若心中虽然疑惑,虽然也很想将这家伙立刻干掉,不过更多的还是顾忌,因为这个韩枫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同他在此地交手,难免不会惊动附近的修道者,万一再引来那霁月城城主的那些手下,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在快速地思索了一番后,封若也只能无奈地对那韩枫道:“好吧!跟我来!”

  如此说着,封若身形微微一动,就通过那处专门破解出来的阵法入口钻入那庄园之中,而那韩枫则是稍稍迟滞了一下,待到封若在庄园内转过身来,这才开始行动,很明显,他是不想因为一些微小的细节让封若越发忌惮谨慎。

  只是让封若很诧异的是,那韩枫虽然看起来身受重伤,但是那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半点影响,一切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嘿!想不到你竟然是个难得的阵法高手,这次是我欠你个人情,你要知道,我原打算直接将这阵法给破掉的!”跳进庄园之中,韩枫就嘿嘿笑道。

  “未必吧!像你这种高手,想无声无息潜入进来,应该是有无数方法的!”封若一面飞快地将那入口恢复如初,一面不客气地道,现在他已经能够准确地猜测出韩枫这家伙绝对是如他一般,通过某种秘术将自己的真实修为掩藏下来,而且更可怕的是,这家伙的真正实力只怕至少要比他高上一大截,还有,这家伙很可能当初在那个小镇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自己的底细!

  “哈!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要不是倾道友你上次出手相救,我也只怕早就尸骨无存了,话说我的确能有办法能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进来,但是那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哪像倾道友你,轻轻松松就进来了,所以,这个人情将来我一定还上!”那韩枫一边说着,一面竟是率先如轻车熟路一般向前行去。

  而且韩枫似乎能够清楚地判断出那座院落中有什么危险和不确定因素,所以在七拐八拐了片刻后,他竟是把封若带到一处入口很隐蔽的地下密室之中,这不由让封若怀疑这庄园是否就是属于他的。

  不过韩枫似乎是能够猜到封若所想的一样,嘿嘿笑着解释道:“不管你信不信,这座庄园我其实也是第一次来啊,只不过翻墙入户,偷鸡摸狗的经验比比你丰富很多罢了!这里应该很安全的,因为这里的主人刚刚被我给干掉了哈哈!”

  如此说着,韩枫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是将全身的力量都耗尽了一样,那原本铁青的脸色更加难看。

  “喂!倾道友,你上次的那种灵丹还有没有,再借我一颗疗伤如何,我以我祖父的名义向你保证,到时候一定十倍奉还!”

  “没有了,我说过的,只有那一颗!更何况,就算我有,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么,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万一你伤势好了,你再要了我的命怎么办?”封若直接拒绝道。

  “嘿!我要想杀你,随时随地都是可以的,何必等到现在呢?倾道友,你们不是有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来吧,还是给我一颗,既然你已经救了我一次,何妨再救一次呢!”韩枫却是继续嘿嘿笑道,只是语气越来越虚弱。

  听着韩枫这番乱七八糟,有些古里古怪的话语,封若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不是我不想给你,实在是我只有那一颗,而且现在就算是现在想动手炼制也不行,因为没有相应的灵药,还有,我很奇怪,你的实力应该比我高很多吧,至少是金丹后期,甚至是灵婴期的高手,按道理来讲,你身上是不可能连疗伤的灵药都没有储备的,你能解释一下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