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善良?不需要

第四百二十五章 善良?不需要

  与封若和韩枫一道逃出霁月城的修道者很多,事实上,当江心岛那片区域内的赤红色煞气越来越剧烈狂暴之后,只要有些常识的修道者都能够嗅到其中的危险,更不要说那些高阶修道者。

  本来,这个时候如果有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安排,以霁月城中上百万的修道者,是足够将那天魔血尸击杀在萌芽状态的。

  可是,公孙越带着那三百金丹期护卫的反戈一击,彻底令整个霁月城的高层陷入了瘫痪之中,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因此,当那赤红色的煞气开始迅速朝着四面八方蔓延的时候,所有修道者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逃,先逃出霁月城再说!

  所以,就在封若和韩枫两人朝着叠雾山脉的方向逃去的时候,更多的修道者也如潮水般逃出霁月城,当然,混乱依旧持续着,以封若估计,死在这场混乱和那天魔血尸口中的修道者至少也有十几万人。

  这已经绝对算得上是修仙界近些年来最惨重的一次伤亡了。

  不过,事情是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当封若和韩枫一路快速赶到那座靠近叠雾山脉的山间小镇的时候,已经是曰落,这小镇之中依旧是一片平静祥和,很显然,由于他们两人反应最快,再加上没有丝毫保留速度,所以竟是第一波赶到这里。

  “我们不用进小镇,在这里等着即可!”

  在那小镇外十几里的山岗上,封若就停了下来,说了一声,便寻了一处地势不错的小谷,将那女子的尸身葬下,而韩枫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着,良久才道:“看起来你似乎早有计划,不过我想不出来你能有什么办法将那链子从公孙越手中夺回来?”

  “你想说的不是这个吧?”封若头也不抬地道。

  听到此话,韩枫不由沉默了一下,这才苦笑着道:“算了,我得多谢你,若没有你帮忙,我要想诛杀那公孙野的灵婴还真的很难办到。”

  “哦?言不由衷啊!”

  封若的目光扫了一眼韩枫,先是冲着面前的那坟茔微微施了一礼,随后转身望向远处的夕阳,许久之后,才淡淡道:“我这次是请你帮忙,因为我的一个老朋友会从这里经过,就我一个人,很难招待得妥当,所以这才拉你过来,当然,如果你现在想离开,我也不会勉强!”

  “老朋友?那公孙越怎么办?”

  韩枫的目光里闪过一片疑惑之色,他自问也算是心思缜密,而且也一路跟着封若经历了所有的事情,但却此刻却是无法从封若的话语中弄出半点蛛丝马迹!

  “公孙越不会从这里走!出现在这里,只能是公孙家的外围弟子和族人,不过那些人也都是可怜虫,杀与不杀全看你的心情!”

  “当然要杀!只要是公孙家的人,统统该死!”韩枫没有任何犹豫地道,因为他本来的目标就是杀光公孙世家的所有人,然后摧毁霁月城,只不过如今霁月城真的被彻底摧毁了,他却又有些于心不忍。

  对于韩枫的这番微妙心思,封若当然能够看得清楚,他甚至知道韩枫在暗中说不定要对他抱有微词,因为这一次,由于他的举动,可以说间接的就死去了十几万甚至更多的修道者!

  但是封若真的不在乎这些,如果事情再重新发生一遍,他依然还是会放那天魔血尸出来,而且只会更坚定,更迫切地去做这件事,哪怕因此而死去的修道者会更多!

  原因很简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果封若不去放这天魔血尸,那么公孙家在霁月城的统治就不会崩溃!

  如果公孙家的统治没有崩溃,封若和韩枫就别想在公孙越的搜捕中逃出去,因为有护城大阵在,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逃出去,那么,迟早他们都会被公孙越给抓住!

  而换句话说,如果封若和韩枫被抓住,那天魔血尸的事情就不会传出去,结果就是,霁月城依旧是风平浪静,尽管所有人屁股下面都埋着一个致命的危险!

  如果公孙越良知发现将那天魔血尸毁掉也就罢了,如果他想继续豢养这天魔血尸呢?那么以他霁月城城主的身份,足够让无数的修道者悄悄地消失,然后用他们的尸身继续喂养天魔血尸!

  而这个秘密也将永远埋藏下去!

  不,不会到永远,因为封若已经知道,公孙越就算辛辛苦苦暗中再杀了几十万无辜之人来喂养这天魔血尸,将这天魔血尸喂养到终极状态,好处也轮不到他来享受!

  真正能够享受这好处的,是封若的老朋友,是青丘魔人!

  之前在赶来此地的路上的时候,封若就在苦思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之间的联系,直到此刻,他才将这些疑惑完全解开,并彻底融会贯通!

  而他所推衍出来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太过错综复杂,别说韩枫理解不了,便是其他修道者都是理解不了,也只有深知青丘魔人手段的封若才能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楚,也只有他才能够清楚地明白,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封若都不会去解释什么,就算因为他的这一个举动间接害死几十万人又如何?

  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什么善良?什么道德?狗屁!他从来都不需要这些!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封若的目光再次望向远处那似乎已经完全沉睡了下去的小镇,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道:“仙人醉?果然好名字,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韩枫道友,若是你无聊的话,我们不妨来打个赌,我赌第一波赶到这小镇的,不是公孙家的人,而是仙人醉商行!如何?”

  “打赌?你还有这心思?好吧!我直接认输算了,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内幕?我们也算同生共死了几回,你怎能忍心让我猜得头大如斗?”韩枫一阵苦笑道,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清封若了。

  “嘿嘿!说了你也不明白,不过,没关系,你迟早会知道的,现在,既然你认输了,那么好,替我护法吧,不到明天晚上,千万不要叫我!”

  封若古怪地一笑,扬手间又把银甲召唤出来,这才在附近随便寻了一个山洞,开始打坐修炼!

  而韩枫在张了张口后,最终还是打消了继续询问的打算,只是皱着眉头苦思起来,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观察第一波进入小镇的究竟是哪个势力。

  封若此时却没有在修炼,而是集中所有的神魂力量开始消化之前吞噬来的公孙野的灵婴力量。

  虽然说公孙野此人手段毒辣,与邪修无异,但他的灵婴力量却是极为纯粹,因为这灵婴力量也就代表着是神魂力量!

  可以说这一次封若当真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要知道,修道者的灵婴通常是由金丹和神魂这两种力量完全结合,然后才会形成的,算得上是修道者的第二条命,所以通常情况下,灵婴期的修道者就算肉身被毁,也能够夺舍重生,从头再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修道者的灵婴也可以说是大补之物,其中所凝聚的精华绝对是难以想象。

  若是普通的情况下,就是十个封若,也不可能吞噬到一个修道者的灵婴,因为那太难了。

  可是这一次,也许是公孙野坏事做尽,终于天怒人怨,所以竟然是被封若彻底将灵婴力量全部吸收。

  当然这种吸收也只是暂时储存,算不上是真正的融合,必须封若运转自己的神魂符文,这才能一点点地将其吸收!

  按照封若的估计,如果当他将公孙野的灵婴力量全部融合之后,那么他的神魂符文也许会真正凝结成形!

  而只要做到这点,那青丘魔人最强大的两种攻击制敌方式就彻底无法奈何他了!

  这也是为什么封若敢于跑到这小镇外等着仙人醉商行的人出现!

  而同样!这就是封若的猜测和判断,那就是仙人醉商行极有可能与青丘魔人有关联!

  这种猜测,并不是在今曰就形成的!

  早在封若在之前刚刚进入霁月城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怀疑,因为当时根据罗翼的介绍,这仙人醉商行是五十余年前在霁月城成立的,那个时间刚好是修仙界各大门派联手将青丘魔人的势力赶出苍梧界和五行界的时候!

  不过,就算是倾云,他也得承认,青丘魔人在苍梧界布局已久,根本无法全部清除他们的根基,所以有一些残留是再正常了!

  若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当然不会引起封若的怀疑,真正让他起了疑心的是,这仙人醉商行的背后主人极为阔气,竟然在短短五十年间就从霁月城天街上杀出来一条血路,最终成功进阶为与其他数大商行并肩竞争的大商行!

  这,就不能不说明一些问题了,根据封若之前了解的情况,这青丘魔人不但暗中艹控着沧月商行的一部分权利,更是掌握了那鼎鼎大名的隐元商会!

  这也就是说,青丘魔人是不缺乏经营大商行的经验和本钱的!

  不过,有一点封若一直都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仙人醉商行会这么肆无忌惮呢?因为如果他们背后真的是青丘魔人的话,他们也太狂妄了一些!

  但是现在,封若全明白了,因为在背后支持仙人醉商行的,不是别人,正是霁月城的真正掌控者——公孙世家!

  同样,公孙野的那头天魔血尸,以及豢养天魔血尸的方法,都是由青丘魔人提供的。

  因为封若清楚地记得,当年青幽在同他商议合作事宜的时候,曾经轻蔑地对他说道‘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魔么?’

  而这也就意味着,青丘魔人是这世间最清楚,最了解那天魔血尸的存在,至少是其中之一!

  所以,当弄明白仙人醉商行和公孙家的关系之后,封若也就明白了那天魔血尸其实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封若敢肯定,就算没有他和韩枫出来捣乱,就算公孙野不会死,公孙野所豢养的这头天魔血尸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尽管在公孙野看来,这是一场交易,但只要那天魔血尸成了气候,也就是青丘魔人反攻人类修仙界的时刻!

  可以想象,到那时,内有天魔血尸作乱,外有青丘魔人逼压,就算五大宗门再强势,只怕也会焦头烂额,说不定会令整个修仙界元气大伤,甚至就此覆灭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封若的猜测,猜测是做不了准的,也是没有意义的!

  随着时间的流转,夜色渐浓,而那安静的小镇之中却忽然喧闹起来,一道道绚烂的剑光从霁月城方向呼啸而来,看起来匆忙,但却一点都不慌张。

  而这个时候,一直密切关注着小镇情形的韩枫,神色却是越来越惊讶,因为正如封若之前所预料的那样,这第一波赶来小镇的,是近五百多人的一个大型团队,从这些人身上的标识来看,不是仙人醉商行还有哪家?

  尤为令韩枫大惑不解的是,之前天街之中的混乱他可是亲眼目睹,按理来讲,仙人醉商行应该也被波及到了,可是现在看来,除了商行中最底层的那些护卫伙计,这仙人醉商行之中的中高层居然都安然无恙地逃了出来,似乎,他们早就知道会发生那天魔血尸的事情一样。

  “倾慕,倾慕,你真神了,你怎么知道仙人醉商行会第一个来这里?难道是因为这里有个仙人醉酒馆么?”

  此时韩枫也顾不得打扰封若修炼了,急忙跳过来询问道,不过封若此时正在吸收公孙野的灵婴力量,哪里有空理会他,他还想再询问,却被丝毫不客气的银甲拦住。

  尽管韩枫身为穿云蛟,根本就不惧银甲,甚至他只要将自身的龙威释放出来,估计就能将银甲吓跑,但他最终还是无比头疼地敲着脑袋离开,因为这一刻起,那个实力远远不如直接的小修士,似乎是越发神秘了!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