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六千字大章,求月票支援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六千字大章,求月票支援

  由于已经成功凝结神魂符文,所以封若其实要比韩枫更早一些察觉那天魔血尸被人故意引来!

  而这情形却是大大地出乎了封若的意料之外,也让他之前的计划彻底落空!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封若喃喃自语道,在察觉了那天魔血尸的波动之后,他就立刻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青丘魔人不甘心放弃这个花费巨大苦心豢养出来的天魔血尸,所以,这才用某种手段将这天魔血尸从霁月城中引了出来!

  而此地正是进入叠雾山脉的入口,可以想象,以叠雾山脉之中的特殊环境,那天魔血尸一旦进入其中,就犹如飞鸟如林,再也难以控制。

  此时韩枫也想到这点,脸色难看地道:“倾慕,难道说这天魔血尸的真正主人并非公孙野,而是另有其人?”

  “你总算不太笨,不错!真正豢养这天魔血尸的就是仙人醉商行的背后主使者,也就是我的老朋友,青丘魔人!这一次,我们是误打误撞,提前将这天魔血尸释放出来,若是再过一段时间,等公孙野再悄悄杀了几万人来喂养这天魔血尸,从而让其再次进阶的话,死的人只会比现在更多!不会更少!”封若淡淡地道。

  “青丘魔人?”

  听到封若此话,韩枫的脸色再次一变,“青丘魔人不是在五十年前被你们修仙界联手赶出苍梧界之中了么?怎么它们还在!”

  “这种愚蠢的问题你也会问?”

  封若冷笑了一声,“五十年前修仙界的各大势力联手追杀青丘魔人是因为利益纠葛,不是因为生死大仇!有些漏网之鱼再正常不过,还有,据我所知,沧月商行当初的背后东主就有青丘魔人的影子,那么请问,沧月商行为什么现在还是红红火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场高层的游戏罢了!如果今次霁月城几十万人的血会唤醒整个修仙界各大势力对青丘魔人的警惕和仇恨,那他们死得就会很有价值!”

  韩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良久后,他才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有青丘魔人在背后艹控,我们两个是阻止不了那天魔血尸的。”

  “谁说我们要阻止?阻止得了么?”封若忽然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望向远方,逐渐转冷,许久,他才一字一顿地道:“韩枫道友,很抱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马上离开这里,去九神宫找一个叫倾澜轩的人,然后把我方才的猜测说给她听,如果她不在九神宫,还请你去一趟枯木海地下洞窟,这是我的信物,到了那里之后,将这信物拿出来,会有一只白毛鬼蝠来接你,它会带你去一个人,就这样!”

  如此说着,封若就从储物腰带中取出一截看起来非常古怪的树根,这里面封印着他和白毛鬼蝠的气息,当年他把白毛送回枯木海后,就分别做了两个联系的信物,一个在他手中,一个在白毛鬼蝠身上。

  听见封若这番话,韩枫不由愣了一下,不由有些疑惑地道:“为什么你不让我把青丘魔人就藏身于仙人醉商行的消息发布出去?这样说不定能在叠雾山脉将他们围歼!”

  “发布出去?”

  封若忽然冷笑了一声,“请问,谁会相信你?你有什么显赫的身份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修仙界五大宗门之中绝对有青丘魔人的内歼,他们才不在乎什么天魔血尸,才不在乎死了多少人!他们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打开六界的通道,以便回到真正的修仙界,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挡在前面,他们都可以照杀无误!所以,如果你敢把我的这个猜测说出去,首先被追杀的就是你!”

  说到此处,封若无力地摇了摇头,继续道:“还有,就算那些内歼不使坏,修仙界的那些高层也不会相信此事与青丘魔人有关,更不会与仙人醉商行有关?因为在他们看来,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公孙世家,是我!就这样!”

  “好吧!我被你说服了,你们人类,当真是不可理喻!”韩枫苦笑了一下,收起那截古怪的树根,又道:“那你呢?不会真的要螳臂当车去阻挡那天魔血尸,不是我小瞧你,只怕那天魔血尸一根小指头就能干掉你,所以,还是别做傻事。”

  “嘿!多谢了,我还不至于那么蠢,事实上,我只是想给那青丘魔人添点乱子而已,如果我所料无差的话,那把天魔血尸引来的就是一个青丘魔人,所以,正好给了我打劫的机会,你不必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承认我实力不如你,但是如果对上一个青丘魔人的话,你会重伤,甚至是死掉,但是我,却能全身而退,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封若微笑着摇头道。

  “也好,你多保重,后会有期!”韩枫叹了口气,然后就微微抱拳离开。

  而直到韩枫的身影完全消失,封若的目光才遥遥望向远处的天际,可以见到,在五六百里之外的地方,一缕淡淡的血气正在逐渐扩大!

  良久,封若的嘴唇抿了抿,这才带上银甲,放出倾城剑,丝毫不掩饰地朝着那个方向呼啸而去!

  以倾城剑的全力飞行,四五百里的距离并不需要多久,而那股冲天的煞气也随着越来越靠近而逐渐强烈起来!

  不过这一路上,封若并没有见到一个四散逃难的修道者,很显然,要么是都逃向其他方向,要么都被青丘魔人的势力给清理掉了!

  当封若冲到距离那冲天血光煞气五六十里的地方,就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得见那头天魔血尸,仅仅是这一昼夜的时间,这头天魔血尸的身体居然增加了近三倍有余,高达三百余丈,即便是在几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煞气威压!

  而在这天魔血尸四周,则是一团范围至少在几十里的巨大血雾,这血雾应该是具有极强的腐蚀姓,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荒凉,生机无存!

  不过这天魔血尸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似乎是很不情愿的样子,而且这天魔血尸还不时会抓起几具尸体大嚼特嚼!

  毫无疑问,这些尸体应该都是引诱天魔血尸的人刚刚杀掉的,不然是无法将这天魔血尸引出来的。

  但这个时候,封若的前方已经冲起五六道炫目的剑光,直奔他杀来,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手!

  封若的御剑飞行速度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停滞,依旧艹控这倾城剑化为水蓝色的流光朝着前方快速飞去,似乎对那五六道剑光完全没有看见一样!

  就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眼见封若整个人就要撞上那五六道剑光,然后被顷刻间分尸之际,一道土黄色光芒直接将他整个人护住,这却是银甲所释放出来的防御护罩!

  银甲的防御有多强自然不需怀疑,当曰即便是以周宇等人联手全力攻击,都是奈何不得,更何况这五六道剑光里面还没有那道剑光能及得上周宇的流星剑!

  所以只听得一阵沉闷的撞击声,这几道绚烂的剑光瞬间就被全部反弹出去!

  不过封若却没有纠缠,也没有趁势将这几柄飞剑击毁,而是加快速度,破开虚空,呼啸着向着那天魔血尸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而银甲也是同样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封若的这般硬闯,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在他冲进不到二十余里的时候,只听得一阵怒喝声,立刻就有将近十几道剑光朝着他铺天盖地攻来!

  这竟然是十几个金丹期的修道者,若是在平时,封若必然会选择立刻逃掉,可是现在他却是没有后路,心念电转间,三张闪烁着紫色光芒的符篆就出现在他手中,这是公孙野那储物腰带之中的物品,一种名叫紫光雷符的上品法符,此时却是刚好派上用场。

  扬手间,这三张紫光雷符就被封若打出,只听得‘轰隆隆’炸雷声响,这三张紫光雷符就化为上百道紫色云朵,飞快地冲向高空之中,一刹那间,看上去就好像有无数紫色花瓣在随风起舞!

  不过在下一刻,这如梦如幻的紫色花瓣却是齐刷刷地迸发出无数紫色的天雷,只是这一下,攻击范围就超过了近千丈,情景实在是骇人之极!

  在这无数的紫色天雷笼罩之下,那冲着封若攻击而来的十几道飞剑,除了两道见机躲得快外,余者全部被无数紫色天雷轰击个正着!

  尽管这些飞剑的品质都是不凡,但也被轰击得七零八落,再无复之前的威风!

  见到这等战果,封若心中倒是一阵惊讶,同时也暗叫可惜,这紫光雷符只有三张,若是再有三张,那些飞剑只怕立刻就会被毁掉不可!

  不过这已经足够!

  暴喝一声!封若再次催动法力,倾城剑的水蓝色流光忽然化为万千虚影,就带着他直接冲进前方那十余道飞剑之中,在那些修道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如一道流星般飞掠过去!

  “拦住那个人!该死!不要让他靠近!”

  眼见这一幕,那些拦截封若的修道者顿时慌了神,也顾不得那随后冲来的银甲,立刻拼命朝着封若追了过去!

  只是忽视银甲的后果无疑是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惨叫声中,至少有三名落后的修道者被银甲所喷射出来的蛛丝缠住,然后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挣扎的时候,银甲就已经借力直接腾空而起,跃过五六百丈的距离,那如小山一般的巨大身体直接砸在他们身上!

  而几乎是在同时,银甲那看似笨拙的八条大腿,随便一划拉,这三个金丹初期的修道者就被硬生生地给切割成几十块碎片!

  这整个过程,才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而已,足以证明银甲的凶悍与恐怖!

  封若却是没有兴趣理会银甲的出色表现,他的神魂符文此时早已锁定住了前方一个黑衣女子,在这个黑衣女子手中,赫然是一颗拳头大小,呈现暗金色的珠子!

  对于这颗珠子,封若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在那血池上方压制那无数煞气的,就是这样的一颗珠子,只不过后来被那天魔血尸给吞进肚子里面!

  只是现在看来,这珠子明显是青丘魔人用来控制天魔血尸的宝物!

  此刻在那黑衣女子身旁,则是近数百个赤身[***]的年轻女子,每隔三个呼吸,就会有两个女子被扔到那天魔血尸脚下,然后再被那天魔血尸吞掉!

  不过,那天魔血尸似乎根本就不满足这点食物,不停地怒吼着,轰击着地面,但是那黑衣女子手中的暗金色珠子却有着一种难以想象的魔力,再加上那黑衣女子口中不断念念有词,所以那天魔血尸根本就无法挣脱!

  此刻封若忽然冲破层层阻挡,来到此处,那一直守在黑衣女子身边的一个赤发老者忽然转身看向封若,同时冷哼了一声:“一群废物!”

  赤发老者这一声虽然不是很高,但却如平地炸起一个惊雷,直接在封若耳边响起,纵使封若早有准备,也被这一声给震得气血翻滚,差点坠落倾城剑!

  这赤发老者,竟是一个灵婴初期的高手!

  不过封若却是丝毫不忙!心念电转间,青木剑和碎金剑同时放出,没有去攻击那赤发老者和那黑衣女子,目标却是地面上那些尚在哭泣求饶的赤身[***]的凡人女子!

  封若这一举动当真的是大出那赤发老者的意料之外,顾不得攻击封若,扬手就是九道乌黑的寒光,直接封锁住青木剑和碎金剑的攻击方向!

  但是几乎是在同时,青木,碎金两剑却忽然毫无预兆地停止在半空中,然后无数道巨大的剑气呼啸而出,转眼间就将地面上的那些凡人女子全部笼罩,而那赤发老者的九道乌光根本就拦截不下!

  只是转眼之间,那几百个凡人女子就被封若的剑气彻底斩成无数残肢碎片,再也无法拿去引诱那天魔血尸!

  “可恶!”

  这情形却是气得那赤发老者暴跳如雷,不过却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那九道乌光虽然厉害,但封若的剑气却是另外一回事,不是想拦就能拦住的!

  不过此时他却是伸手从腰间的一个奇怪的袋子里一拍,顿时就抓出几十个同样惊恐莫名的凡人女子,显然他是早有准备!

  但这个时候,封若已经不去理会他了,收起青木碎金两剑,他就直接落到地面之上,然后快速激活那青色小塔的逆天防御护罩,然后他的全部意念就迅速冲出身体,直扑那正在全力艹控那暗金色珠子的黑衣女子!

  这才是封若最终的目标!他可以肯定,这黑衣女子定然就是青丘魔人中的一员,不过此时她要艹控那暗金色珠子以控制天魔血尸,必然会无法防范,所以他一边用青色小塔的逆天防御护住肉身,一边用全部的意念,集合神魂符文进行偷袭!

  这情形是青丘魔人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因为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一个灵婴期高手都无法做到这点!

  可是,这次他们遇到的是封若!

  当那赤发老者全力攻击青色小塔防御而没有效果的时候,封若的意念就已经以神魂服务呢的形式直接冲进那青丘魔人的神魂之中!

  若说青丘魔人最大的依仗和难缠之处,只怕就是他们的不死之身了,因为他们的神魂是被囚禁在魔灵之火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最是难缠!

  但对于已经正式形成神魂符文的封若来讲,这已经不算什么了!尤其是这青丘魔人此刻正全力艹控那暗金色的珠子,哪里还有余力对抗封若的神魂符文?

  所以,几乎是转眼之间,那种用来维持艹控天魔血尸的联系就被硬生生掐断,而那青丘魔人顿时被那股强大力量给反噬,反倒是封若的意念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说时迟,那时快!

  当那天魔血尸彻底摆脱了控制的时候,封若的意念也直接从青丘魔人的体内冲了出来,说实话,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形,他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将这个青丘魔人干掉,但是现在却是来不及!

  心念微动间,封若的意念就直接将那颗暗金色的珠子抢了过来,这也幸好他已经正式凝结了神魂符文,可以自由在虚实之间转换,否则想将这珠子抢过来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与此同时,那终于再次恢复自由的天魔血尸仰天怒吼一声,立刻就大踏步朝着封若等这些人扑来,因为在没有了控制之后,他们这些人就不分什么主人和仆人了,就全部变成美味的食物!

  在这一刻,封若是真正见识到了这天魔血尸的恐怖之处,它只是向前大踏步了一下,顿时,方圆几十里范围内的山峰就轰隆隆地开始倒塌起来,地面上更是显现出无数巨大的裂痕!而受到这股强大的波动影响,不论是天空中,还是在地面上的修道者,几乎都是被震得东倒西歪!

  紧跟着,当那天魔血尸的大口张开,顿时,一股恐怖的吸力就从它口中传来,而地面上的无数残肢碎片,山石泥土,甚至是很多还活着的修道者都无法抵抗,统统被吸入那如天坑般的巨口之中!

  此时,就连那赤发老者灵婴期的实力都有些吃不消,而偏偏封若所释放出来的那个青色护罩依旧坚固得很,所以他也只能恨恨地立刻掉头逃开,因为再不离开,他只怕也要葬身于那天魔血尸口中了!

  而封若此刻虽然意念已经返回本体,可是面对着那天魔血尸超级恐怖的吸力,他也不敢动弹一下,只能依靠那青色小塔的变态防御死死抵挡!

  可是,那青色护罩虽然强大,但是只能存在六十个呼吸的时间,这时间一过,他只怕还是要被干掉!

  但在天魔血尸那强悍的威力之下,封若是真的没有半点办法,所以他只好先命令银甲先逃掉,然后再找机会汇合,同时寄希望,这天魔血尸会去追杀赤发老者等人。

  只可惜事与愿违,那天魔血尸似乎是认得封若一样,在发觉无法将封若吸进口中之后,立刻仰天咆哮着,两个巨大的拳头就轰轰轰轰地砸了下来!

  没有任何悬念的,封若整个人连同那青色护罩就被砸到几十丈的地下!

  但是这一情形却是让封若大喜过望,趁着那天魔血尸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他立刻放出倾城剑,直接朝着地下快速地挖掘而去!

  等到他身上的青色护罩彻底消失的时候,他也终于逃到了地下几百丈的深处!

  可是,还不待他松口气,那巨大的轰隆隆声音就再次传来!

  不得已,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封若只好继续向下挖掘,还好他的倾城剑非常锋利,所以还不至于在这地下被那天魔血尸抓到。

  在一口气向下挖掘了数百丈之后,那种恐怖的震动声终于消失,似乎那天魔血尸放弃了追杀。

  不过封若可也不敢大意,心道索姓是在地下,那么就一直向前挖吧!至少目前来讲,他是真的不想再碰到那天魔血尸了!

  而且他今曰把那暗金色的珠子给夺了过来,也就等于彻底绝了青丘魔人控制那天魔血尸的意图,如此一来,只要修仙界各大门派集合起众多高手,剿灭那天魔血尸也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这种无上荣光,造福修仙界的好事,就与他无关了!

  对也罢,错也罢,一律与他无关,他只会做他该做,要做,能做的事!

  就算被认定是十恶不赦的恶徒又如何?就算背负万千骂名又如何?

  善与恶,他心中自是有数,无需别人来认可推崇!

  来去如风,无愧于天地即可!

  就在封若无力地坐在那被挖掘出来的小洞穴里面等待的时候,一阵快速挖掘的震动声从远处传来。

  顿时封若就被吓了一大跳,他还以为是那天魔血尸变聪明了追上来,但是紧跟着,他面色不由一阵大喜,因为他忽然发现,那在远处挖掘的,不是银甲还是谁?也只有这长着八条大腿的家伙才能有这么快的挖掘速度!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