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巧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巧遇

  所以,这一刻,封若就平心静气,尽量将自己所散发出来的一切波动都平息下来,直至与整个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封若的目光也开始缓缓地打量这大瀑布周围的环境。

  这里,一面是瀑布高悬的百丈悬崖,一面相对的是陡峭的奇峰,所以,瀑布的轰响声格外震耳,而在瀑布下方,是一座散发清冷之意的深潭,潭水深绿,幽幽不见底,纵使有飞瀑砸下来的雪白浪花,阳光下飞腾的如白云般的雾气,以及那几乎是充塞耳畔的轰鸣声,可这深潭依旧给人一种很寂寥的错觉!

  深绿的潭水中,清冷而又孤独,让人忍不住心生惆怅!

  可是,封若却找不到一丝痕迹,之前那缕古怪的灵气波动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最终,他还是叹息了一声,他现在可以有几分肯定,刚才那散发出灵气波动的,应该是一种天材地宝,可惜,他对于如何收取却是没有一点头绪,因为这东西根本无迹可寻,在以往的传说中,只有有缘,才能得到。

  若是无缘,就算是擦肩而过,依旧是没有用。

  不过,封若却是感觉到这深潭中应该有点灵草,所以在想了想后,他就一头跳了进去。

  这深潭很大,潭水也格外彻骨,但对于封若来讲,还不算什么,在一口气下潜到那潭水深处之后,他果然在深潭下的岩壁上发现了十几株药龄不一的寒茗灵草,此灵草是寒属姓的,经常生长在寒潭之中,既能用来炼丹,亦可以用来制符,相对来讲,价值很高。

  尤其是此灵草能够散发出一种很清冷的气息,会让人感到心情很舒畅,并且据说能起到美丽容颜的效果,所以,这寒茗灵草又被叫做是清颜草,是很多女修最喜欢的种植的灵草。

  但是此刻封若在看到这寒茗灵草后,却不由一愣,因为这十几株寒茗灵草明显只有十几年,到几十年的药龄,而在周围还有被采集移植的痕迹!

  “奇怪了,难道这片群山之中还有修道者的存在?”

  封若愣了一下,但旋即就迅速冲出深潭之中,至于那些寒茗灵草他却没有采集,因为他又不是女人,用不到那东西,而且那十几株的寒茗灵草的药龄太短,不论是用来炼丹还是制符,都是没有意义。

  更重要的是,封若不想被人知道他的踪迹。

  但封若刚刚冲出深潭,心中立刻冒出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而几乎是在同时,两声娇叱就从半空中传来,“何方贼子,竟敢擅闯本宫禁地!”

  这娇叱的声音极为动听,就如冰雪融化一般令人陶醉,可封若可不敢欣赏,因为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两道凛冽的剑光就已经俯冲而下,直接将他所有的去路都封锁住!

  封若不想引起误会,而且听那两个女子的呵斥声,明显还是寒玉冰宫的人,他就更不能骤下杀手了。

  所以,心念电转间,封若的倾城剑直接化为虚无,随即卷起大量潭水,就迎向那两道凛冽的剑光。

  这看似简单的一个浪头,瞬间就将那两道剑光给迟滞住,趁此机会,封若身上的惊风战甲立刻发动,化为一道狂风,转身就逃!

  不过,封若还是低估了那两个寒玉冰宫的女子,几乎是在瞬间,她们两人就径直打出一连串剑诀,顿时,无数冰霜就从她们两人的飞剑上呼啸而出,这冰霜上的气息竟然与寒山地域之中的冰冷气息一模一样,甚至有过而不及!

  所以,只是眨眼间,封若的倾城剑连带着那一个巨大的浪头就被硬生生地给冻结在半空之中!

  紧跟着,那两道飞剑再次清啸一声,就化为万千冰晶,朝着封若急速追来!

  “寒玉冰宫的人果然不简单!”

  暗自苦笑了一声,封若不得不运转剑诀,以倾城剑之力破开坚冰,转而攻击那两个女子,本来他是想着让她们见好就收,可谁想到,这两个女人相当老练,叱喝一声,其中一个女子右手微扬,顿时,一大片精致的雪花就从她手中飞舞出来!

  这些雪花看起来美丽之极,但是才一出现,那上面所蕴含的强大寒气就迅速地开始蔓延开来!

  转眼间,连那附近的飞瀑都给彻底冰冻起来,尤其再加上封若一开始就留手,没有将倾城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强,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竟是也被冰封起来!

  而还不待他催动倾城剑再次破冰而出,那另一个女人却是口中念念有词,直接就将一座古怪的阵法笼罩在倾城剑之上!

  一时之间,封若的倾城剑就好像是被一座大山给压制住!怎么也动弹不得!

  就在封若被逼无奈,正想着催动九宫飞星剑诀的时候,一道清丽的声音忽然从瀑布之上传来,“叶冰,叶雪,何事喧哗?”

  听到这声音,封若顿时呆了呆,脑袋里更是轰轰乱响,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他实在没有料到,竟然会在此地遇见她!那个水草脑袋,那个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是痛恨,还是愤怒还是其他的若明溪,不,她叫若雨溪,不是他的那个明溪!

  而在封若发愣的一刻,那叶冰,叶雪的两柄飞剑已经呼啸过来,直接就将他整个人给冻成了一座冰雕。

  见到此幕,那叶冰叶雪却是欢呼一声,然后这才笑嘻嘻地回答道:“回禀宫主,我们抓了一个歼细!”

  “歼细?这里哪来的歼细,应该是路过的此地的修道者!”

  那清丽优雅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一道红色的身影就从瀑布上方飘然落下,熟悉的容颜,熟悉的微笑,还有那飘飞的秀发,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唯有那目光,不见从前的温柔如水,有的只是一种清冷寂寥,如天上的明月,可望而不可及!

  封若现在甚至要感谢那叶冰叶雪了,若不是她们两个将他的身体完全冰冻住,他一定会露馅,他一定会紧张,他一定会夺路而逃,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敢,而他也一定会被认出来。

  但是现在,他可以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曾经无比熟悉的如玉容颜,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心跳出卖了自己!

  在这一刻,封若才忽然发觉,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在他心里,她竟然会这么重要!

  若雨溪只是好奇地打量了封若一眼,随即就没有了兴趣,因为封若现在的容颜是经过易天经改变过的,再加上被封冻在巨大的冰块之中,她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放了他吧!”

  随便地说了一句,若雨溪转身就要离开,但是随即她的目光就落到那柄同样被冰封住的倾城剑上面。

  “咦?”

  微微轻咦了一声,若雨溪右手纤细柔嫩的手指微微一弹,顿时,那被冰封住的倾城剑立刻就挣脱出来,虽然封若没有展开艹控,但以倾城剑的灵姓,自然就察觉到了封若的处境,根本不需剑诀运转,就直接朝着困住封若的冰块冲击而来。

  “不错啊!好有灵姓的飞剑!”

  若雨溪惊叹了一声,右手再次微微弹了几下,就好像弹在琴弦之上一样,顿时,一道无形的绳索就将流光状态的倾城剑给束缚住,任倾城剑再怎么挣扎,也没有效果,只能是乖乖地被若雨溪给抓到手中。

  在细细地打量了许久后,若雨溪忽然微微叹息了一声,转头对封若道:“多谢阁下手下留情,如若不然,我这两个侍女可是要大吃苦头了。”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我反而不能放你离开了,因为你显然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没有弄清楚你的来意之前,你都将是我寒玉冰宫的阶下囚,而这柄飞剑呢,就暂时由本宫代你保管,当然,你放心,本宫不会冤枉你!”

  如此说着,若雨溪微微一笑,随即整个人就瞬间化为一道红色的虚影,消失在原地,而这个时候她的话语才再次传来,“叶冰叶雪,记得善待客人!”

  “是!宫主!”

  那叶冰叶雪显然是同若雨溪关系很好,在笑嘻嘻地答应了一声后,这才不怀好意地凑到封若面前,这个时候,封若才发现,这两人竟是一对姐妹花。

  “嘻嘻!连宫主都要夸奖你,这么说你很厉害了?”也不知是叶冰还是叶雪的女子率先开口道,然后旁边一个立刻接口道:“可是我不信呢!看看,你还不是被我们姐妹联手给冰冻起来了?你不要不服气嘛!为什么要瞪眼睛?就算你再瞪眼睛,你还是被冰冻起来了,这是事实!”

  “对啊!事实胜过雄辩,你要是清楚地认识到了这点,并且诚心诚意地向我们两个认输的话,就眨一下眼睛,我们立刻就放你出来!怎么样?”

  听到这叶冰叶雪两人的调侃,封若却是没有心情理会,因为他正发愁怎么办?倾城剑他当然不能放弃,可是他又不愿意以阶下囚的身份去寒玉冰宫,当然,就算不是阶下囚,是贵宾,他依旧不愿意去!

  可是,不去又怎么办?动手抢么?那根本不可能,若雨溪的实力只怕比慕飞雪还要可怕,除非他亮出身份,但如果他能亮出身份的话,他又不必这样左右为难了!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