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寒玉

第四百三十八章 寒玉

  封若之所以会愣住,不是因为他看见了多么古怪或者多么神奇的景色,而是因为在方才那短暂的黑暗之中,他整个人竟然被不知不觉地给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在稍稍愣了片刻后,封若很快就回过神来,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首先映入封若眼帘之中的,却是一座伫立在远处黑色的高山,这高山上没有任何花草树木,也不见任何冰雪!甚至用光秃秃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且,这黑色的高山出现的也太突兀,就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然后一头扎在地上的感觉,总之,这黑山是要多么不和谐就有多么不和谐!

  但是,这座黑色的高山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封若仅仅是看了一眼,心神就无比的震撼,在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这黑色的高山是什么了,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寒玉冰宫之中最具神秘色彩的寒玉的产地。

  当年他曾听周逸老头说过,这寒玉冰宫之中有三大宝物,第一种是可以令人脱胎换骨,有大幅几率进阶金丹期的雪灵[***],第二种就是天赐灵兽九玄青鸟,而第三种就是这寒玉!

  据传说这寒玉并非这六界之物,谁也不知道此物的来历,而且这寒玉极为坚固,无论是再高明的炼器高手,哪怕用最好的炼鼎都无法将其炼化开来,用世间最坚固的物品来形容也不为过。

  但是,偏偏寒玉冰宫的主人就掌握着这寒玉的炼制方法,并且还用这寒玉配合九玄青羽炼制成了修仙界中排名第一的灵兵——青羽冰封剑!

  据传此剑已经通灵,一旦出现,必然是天翻地覆,山崩地裂,风雷齐啸,方圆千里之内,必成焦土,连那些渡劫期的修道高手也能轻松斩杀!

  不过,这寒玉的炼化却极为困难,若行云当曰假扮若云飞的时候就曾说过,她从小到大,所接触到的寒玉都没有超过三钱,就连她的祖父,一个曾经渡劫成功的超级修道高手,一生所淬炼出来的寒玉数量也不过是几十斤而已!

  所以,封若虽然知道这寒玉的存在,可是他都是将其当做传说来看待,只是当此刻真正见到了这寒玉的出处,他心中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就想起叶冰为什么要叫这里为黑狱,原来不是在捉弄他,只是因此此地有这黑色高山,故此得名,所以这黑狱的名字倒还真的名副其实!

  将目光从这黑色高山上移开,封若这才发觉自己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在万丈冰层之下,头顶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尽管同太阳的光芒极为相似,但只要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并非太阳的光芒,而是用某种神通镶嵌到冰层上的巨大明珠。

  这整个空间极大,都是围绕着那黑色高山开凿出来,而脚下依旧还是冰层,远远看去,有一座座院落散落着,数量并不多,整个空间也极为安静。

  但是随着继续观察,封若就发现,其实这里面的修道者竟是极多,他们多数不是居住在那些院落里,而是直接在冰层上开凿出一座洞府,这般计算过去,这里竟是至少有上万人在此地修炼!

  封若在这黑狱空间里面转悠了好半天,也不见有人主动上前搭讪,偶尔见到一人,也都是来去匆匆,似乎很忙碌的样子。

  不过封若也不急,就围着那黑色石山转悠起来,并且他还特意尝试一下看看能否弄下一点寒玉原矿,但事实证明,那东西啊坚硬得超乎想象,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在上面留下。

  至此,封若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寒玉明明如此珍贵,但是这么一座大山般的原矿却没有布置守卫,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只怕就算是灵婴期的高手,也绝对没法从这上面弄下一点寒玉原矿的。

  一路绕到那黑石山的另外一面,封若发现这面倒是非常繁华,有两排院落,并且还有一条还算宽敞的街道,在这里闲逛的修道者数量大约在几百人左右,但毫无例外都是男子,只是他们所穿着的服饰却并不一样,大概可以分为几种,而且看上去似乎等级分得很清楚。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寒玉冰宫的修道者之中,金丹期的修道者格外多,以封若的统计,其比例至少要比外面的修仙界高出两倍左右!

  而毫无疑问,这是因为寒玉冰宫出产雪灵[***]的关系。

  封若所穿着的衣服尽管与这些寒玉冰宫的修道者完全不一样,但在这里也并没有遭到刁难,甚至没有人理会他,所以,在片刻之后,他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在一阵好奇地东张西望之后,封若就随意走进一家临街的店铺,这家店铺很简陋,甚至都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等他走进去之后,却不由一阵惊喜,因为这店铺里摆放的各种材料随便拿到外面的修仙界中,都会卖出一个天价,尤其是,他竟然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株药龄至少在千年以上的六瓣冰莲!

  若是在从前,封若肯定连问价都免了,因为他肯定买不起,但是现在借了公孙野的光,他也算是小有身家,因此在踌躇了一下后,他便对那正在打瞌睡的老板拱了拱手道:“这位道友,请问,那株千年六瓣冰莲价值几何?”

  “哦?六瓣冰莲?你要买?你确定?”那老板睁开眼,睡眼惺惺地打量了封若几眼,随即笑呵呵地摇头道:“不用问了,你买不起的!”

  “呃——”封若差点被噎了个半死,如果不是看那老板笑呵呵很友善,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他几乎要冲着他的笑脸砸上一拳了!

  这算什么和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确定他买不起,怎么能这样瞧不起人呢?好歹他现在也有几十万颗中品五行石的身家,就算中品五行石不行,他还有上品五行石呢!

  所以,封若还是耐着姓子道:“道友,此言差矣,你我素未蒙面,又没有打过交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买不起?”

  “嘿嘿!这其实很简单!”那老板再次嘿然一笑,随意地捻了捻下巴上那仅有的几根老鼠须,这才好整以暇地道:“如果我猜的没错,阁下应该是刚刚来到我寒玉冰宫吧!或者是刚刚加入寒玉冰宫,难道就没有人详细地把寒玉冰宫的规矩同你讲一遍?”

  “规矩?”封若张了张嘴,还真没有,除了叶冰那个小丫头,但是她告诉自己的也都是一些大体上的事情,至于太详细的,压根就没讲!

  “好吧!反正我也无聊,如果阁下不介意,我就同你讲一讲,请!”

  那老鼠须老板随手一挥,一张完全由玄冰化成的案几和一张软榻就出现在封若面前,然后他又慢悠悠地取出一壶灵茶,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更不见他取出喝茶的茶碗,就那么径直举起那壶灵茶在案几上倒了下来!

  就在封若以为这老鼠须脑子有问题的时候,他忽然惊讶地发现,那倒出来的灵茶并没有溅到案几之上,而是自行凝结成了一个茶碗的模样,但又不是像结冰那样凝固。

  只是这一手,就足以证明这老鼠须在艹控法力方面绝对是出神入化,因为封若是自问做不到这么完美。

  此时那老鼠须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碗并不存在的灵茶之后,又看向封若,笑道:“道友要不要来一杯呢!这可是雪灵池旁边所出产的灵茶,一片叶子就需要一钱寒髓的,今曰和道友有缘,本人就请道友品尝一杯。”

  “好!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

  封若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

  “呵呵!如此甚好,道友,请!”

  那老鼠须笑着看了封若一眼,左手微微一挥,顿时,一股带着淡淡清香的灵茶就从壶中自行流出,直接朝着封若面前落下!

  此时封若自是不敢怠慢,连忙运转法力,直接将那股灵茶接住,可是在接触到那灵茶的瞬间,他就感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胸口一样,只是这一接触,他体内就忍不住一阵的气血翻腾,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幸好封若急忙动用先天木煞和先天金煞这两种力量分担,不然只怕就要立刻出丑!

  而这个时候,封若才发觉自己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猥琐的老鼠须竟然是一个灵婴期的高手!

  不过惊讶归惊讶,这灵茶他还得接着,还好除了最开始的那种冲击后,接下来虽然那股灵茶水越来越沉重,但毕竟是稳定了很多,而封若调动全身的力量,总算是坚持到一杯茶倒完。

  但这个时候,封若已经是满头大汗,面色赤红,呼吸紊乱,狼狈不堪了!

  “哈哈!不错!道友,请了!”

  那老鼠须哈哈一笑,也不理会封若,右手端起面前那杯没有茶碗的灵茶,直接一饮而尽!

  眼见这老鼠须喝得如此痛快,封若当真是欲哭无泪,他是真的后悔不迭啊,他应该早就想到,似寒玉冰宫这等地方,肯定是藏龙卧虎之地,结果现在好了,出丑了吧!

  暗自郁闷了一下,封若也只能硬着头皮,把那杯重如几座大山一般的灵茶一口灌了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