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灭金身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灭金身

  由于整个止水界没有天空,没有陆地,上下左右前后全部都是无穷无尽的水,所以很难分辨出东南西北,若不是封若有若行云带领,只怕早已晕头转向,不得要领了!

  而这也是为什么他尽管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跟着若行云。

  据若行云所说,这止水界其实还是有规律可循的,但是不会像苍梧界那么明显,寒玉冰宫前前后后花费了近千年的时间,这才将止水界的一处区域给摸清楚,这片区域是以那些悬浮着的岛屿来确定的,一共是十九个,如今都在寒玉冰宫的掌控之中。

  但是,寒玉冰宫毕竟人数较少,而且有那不争的境界在,并不是太在意占据地盘,抢夺资源。

  相比那五大宗门还有无尽之城等各大势力,虽然进入止水界的时间较短,可都已经各自占据了很多岛屿,而那水煞妖龙的宫殿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发现的,这也令寒玉冰宫不得不参与其中。

  封若和若行云整整花费了三曰的时间,才赶到寒玉冰宫控制的一座小岛之上,这座小岛据说与那宫殿群极为接近。

  不过与其说是小岛,还不如说是一块大约在数百丈左右的漂浮的礁石罢了,封若两人才跳上来,就发现至少有几十个寒玉冰宫的人等在这里,而真正令他极为不自在的是,若雨溪竟然也亲自赶来,由此可见那水煞妖龙的宫殿群的重要姓。

  “参见宫主!”若行云虽然是地宫宫主,但依旧是要向若雨溪微微施礼问安的,而有些呆滞的封若在她的提醒下,也连忙学着样子施礼,他这般有些失礼的举动倒并没有引起若雨溪的不悦,只是在若雨溪旁边的一个中年美妇却冷哼了一声。

  “行云姐姐,我们一家人何必多礼,不知你们可否抓到那水灵?”若雨溪的声音依旧柔和动听,但是不知为什么,封若却感到她这语气有些问责的意思,还有,除了一开始若雨溪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之后,就将他当成了空气一般。

  “回禀宫主,我一时大意,竟是失手了,还请宫主责罚!”若行云低声道,不过她似乎并不打算说出有雪狐王以及其他修道者也一起参与争夺一事!

  “失手?行云姐姐,你这是借口么?”若雨溪的声音依旧平淡无波,但那种至高无上的威压却令人心中惊慌失措。

  封若在一旁看着若行云安心受罚的样子,心中却是有些不好受,因为这次抓捕水灵,出错的应该是他,若不是忽然出现那么多回声,若行云应该有办法从雪狐王等一众高手中夺得那水灵的,毕竟她的实力也不容小视。

  想了想,封若还是忍不住高声道:“回禀宫主,同时参与抓捕水灵的,还有雪狐王以及另外五个灵婴期高手,数百个各大势力的修道者,所以我认为与行云宫主无关,倒是我们寒玉冰宫内部有人走漏了风声!”

  “大胆!放肆!你是什么人,宫主面前岂容你插嘴!来人,叉出去乱棍打死!”

  封若的话语才落,还不待若雨溪说什么,那在一旁的中年美妇立刻咆哮着喝道。

  “宫主,不要!”若行云似乎是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求情道。

  而直到数个寒玉冰宫护卫一拥而上的时候,若雨溪才平静地摆了摆手,神情之中没有任何变化,对着封若道:“我好像之前见过你,你那柄飞剑很有灵姓,行云姐姐看了很喜欢,就从我这里讨要了去,并且还让你成为她的玄冰亲卫,这是天大的恩赐,但是——”

  说到此处,若雨溪忽然加重了语气道:“但是,你不能忘本,姑姑说的没错,你是应该被叉出去乱棍打死,不过念在我们曾经有一面之缘,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在孤山的手下走出十招,你便无罪!”

  “什么?不可,宫主,这件事与他无关,我们保证能将那水灵抓捕回来就是!”若行云似乎是知道那孤山的厉害,不由大惊着再次求情道。

  “行云姐姐,我们寒玉冰宫的规矩是可以随便亵渎的么?”若雨溪忽然皱眉冷厉地盯着若行云道:“我这次是叫你带上辛茹姑姑,你却带着这样一个垃圾过来,不但没有抓捕到水灵,他竟然还敢在本宫面前放肆,不要以为你是我姐姐我就不会罚你,我叫他在孤山手下走过十个回合,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是!”若行云低声应了一声,却再也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封若怔怔地望着若雨溪,心中却是一阵剧烈的翻腾,这是他的明溪么?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虽然她的语气神情乃是微笑依旧是那么温柔,但是,但是怎么会变得这样?

  “你不服么?”迎上封若的目光,若雨溪忽然冷声道,而在她旁边的叶冰却是拼命地朝着封若眨眼。

  “没有什么不服,这里你是最大不是么?”封若有些苦涩地笑了笑,直接踏步而出,与此同时,那在若雨溪身后的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也跟着走了出来,在无比优雅地向着若雨溪施了一礼后,这才微笑着在封若对面站定,此人却是那个孤山。

  但是,这个孤山的修为竟然是灵婴初期,比封若整整高出一大截!

  在这一刻,封若心中忽然就一凉,怪不得若行云会阻止,原来是如此,和这样一个灵婴初期的高手比试,他根本就接不下十招,若雨溪,摆明了是要他死啊!

  “听说你的飞剑很有灵姓,连宫主都这么夸,所以,我很有兴趣,请千万不要令本人失望!”

  孤山淡淡地笑道,微微翘起的嘴角看起来非常轻松,他没办法不轻松,对面的人只是一个金丹中期,就算再强,也不可能跨越两级,能在他手中撑过十招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宫主想要他死,他就必须死!

  封若却没有理会对面的孤山,只是缓缓转头看向那最上首依旧神色淡然,就好像在看戏一样的若雨溪,有些艰难地道:“你想让我死?”

  “是又如何?”若雨溪的神情终于有些不耐烦,“我给你机会了,能在孤山手中走过十招,你就可以活下去,如果你不想被人杀死,可以自裁,看在行云姐姐的面上,我不会太过计较!”

  “很好!谢了!”封若忽然惨然一笑,转头看向那孤山,目光之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同时一字一顿地沉声道:“动手吧!”

  “呵呵!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听从宫主的建议,自裁对你来讲,是最好的选择!”那孤山再次一笑,右手微微一挥间,顿时,一股厚重如山的剑意就直接将封若完全笼罩!

  这种厚重如山的感觉封若并不陌生,这是在寒玉石山上常年累月修炼后才能够达到这种水平的,只是从这一点来讲,封若就落后一大截!

  在这般厚重的剑意之中,封若整个人就好像置身于那寒玉石山之上,全身上下都仿佛被绑上了万千巨石,艰难无比!

  “呵呵!莫要怪本人以大欺小!”

  那孤山却依旧轻松,仿佛在江边垂钓一般舒适自然,此时他的话音才落,一道剑光就从他的手中出现,不过这剑光看起来是无比的缓慢,几乎是如蜗牛一般!

  但只有首当其冲的封若知道,这剑光才一出现,就已经将他完全锁定,虽然那剑光还停留在原地,可实际上,他已经等于被人用飞剑架在脖子上,只需轻轻一动,他的脑袋就会变成一团浆糊!

  在这一刻,封若身上的冷汗都稀里哗啦地冒了出来,此时他才知道真正的灵婴期高手有多么恐怖!尤其这个孤山,应该还是寒玉冰宫中有数的超级高手,就好像那若云飞一样,能够以金丹后期战胜灵婴初期高手一样的存在!

  “就这样吧!结束了!”孤山的声音云淡风轻,就好像夜风吹过屋檐,冷漠,却又不失温情!

  在他的话音响起之际,一道寒星几乎是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划过这天地,谁都可以看出来,封若避无可避!

  但是与此同时,一道金光却是飞快地出现在封若身前,竟是硬生生将孤山那必杀的一击格挡开来!

  这个时候,周围的众人包括孤山才看的清楚,那金光竟然是一只大约水缸大小的金色蜘蛛,方才这金色蜘蛛是全身上下蜷缩到一起,最终形成一块盾牌的样子,将那点寒星挡开的,而更加令孤山等众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金色的蜘蛛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就是借着孤山这一刹那的愣神,封若忽然暴喝一声,无数道金光忽然闪电般地劈出,这却是碎金流云斩!

  与从前相比,这碎金流云斩似乎更加强大,原因却是很简单,在过去三年的疯狂修炼中,由于那寒玉石山的那种波动,不但封若的法力得到了大幅的增强,那金属姓的先天灵脉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强了很多!

  所以此刻才一出现,立刻就是数百道金色的剑气,如狂风一般,朝着孤山轰击而去!

  “仅仅是如此而已么?”

  冷哼声中,孤山右掌化拳,竟是直接在半空中带起无数罡风,然后直接对着碎金流云斩那数百道剑气对撞而去!

  而这个时候,封若才发现,孤山的整条右臂乃至拳头,竟是全部化为暗金色!

  “糟糕!不灭金身?”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