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天界遗民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天界遗民

  封若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倒霉,如今他的身体之中可不仅仅是法力全部被榨干那么简单,金丹受损,差一点就要达到修为下降的程度,而与金丹连接的两条金木属姓的先天灵脉几乎是接近崩溃!

  倒是他的全身经脉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

  这种惨烈的后果除了让封若惊心动魄,后怕不已外,也让他重新认识了那青木煞神剑,这柄剑器只怕不简单,之前的时候,这青木煞神剑居然能够吸收先天水煞已经令他感到极为诡异,不过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可是现在,他体内的先天金煞居然也遭到了池鱼之殃,这可就非常不寻常了!

  因为这也就意味着,这柄青木煞神剑很可能可以接纳金木水三种先天木煞,至少在特定的情况下是如此的,而不是他最初所想象的只有先天木煞一种力量。

  但是封若真的很难接受这一点,因为不论是从九天流云绝阵的阵诀来看,还是从九绝老人所留下的布置来看,要想驾驭那九种力量,不,最起码的金木水火土风雷七种不同属姓的力量,就必须有七柄属姓不同的剑器!

  而且天玄子也说过了,那地宫玉匙一共有九枚,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其中一枚被天玄子保管,已经在封若手里,而第二枚地宫玉匙也落到了他手中,并且在那隐藏地宫玉匙的地方有一柄名字刻有青木煞神剑的剑器。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现在都不靠谱了!若是按照封若的推论,他根本就不需要再有其他属姓的剑器,仅仅是这一柄青木煞神剑就能将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属姓的阵诀施展出来!

  “这是不是九绝老头所要告诉自己的第三项要注意的事情呢?”封若暗自想到,因为当曰九绝老人的神魂虚影由于已经耗费了太多力量,故此,没有将话说完就消失了,一直以来封若也没有想明白九绝老人要他注意的是什么?

  现在看来,多半与青木煞神剑居然能够吸收先天水煞和先天金煞有关!

  封若一边这样思索着,一边关注着自己体内的情形,紫水灵的所形成的那第二套经脉正在运行着,并且源源不断地将精纯的法力输送到金丹之中,然后再反哺到全身各处的经脉里。

  很诡异的是,由于金木属姓的两条先天灵脉几乎是处于崩溃的边缘,并且也没有了先天木煞和先天金煞的阻拦,那紫水灵竟然悄无声息地连接起了这两条先天灵脉,并且慢慢地修复起来。

  这情形当真是让封若感到目瞪口呆,他甚至不知道这会引发怎样的后果,是否这两条先天灵脉被吞噬还是干脆换了主人?他都无法预料,可是,他根本无力阻拦,因为现在紫水灵就是他活下去的关键!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也阻拦不了,那紫水灵完全是自行其是,甚至控制了他的法力源泉,他除非是动用神魂符文的力量将紫水灵的那股自我意识抹杀掉,否则没有任何办法!

  若说不害怕,不担心,那是骗人的,不过最终,封若还是释然,他必须相信紫水灵,就如同他必须相信自己的身体一样。

  在心情平复之后,封若也惊讶的发现,那从紫水灵所形成的第二套经脉中流转的精纯法力明显增加,同时他也隐隐约约地感应到了一抹极为模糊,极淡的喜悦和感激的情绪。

  这种感应令封若很是愕然,难道那紫水灵不但掌控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还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种想法令封若感到很荒谬!

  不过封若并没有在这种想法上继续思索,而是开始配合紫水灵运转黑水灵诀,修复受损的金丹,这才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不然,若是遭遇到几头水生灵兽的话,他只怕连哭都来不及!

  而当封若同时运转黑水灵诀之后,他顿时就惊讶地发现,这效果竟是好得出奇,若是以这种速度,不用数个时辰,他就能将受损的金丹恢复。

  不过,即便是这样,封若在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还是服用了一颗雪蕴灵丹,毕竟恢复的速度越快,才能越安全。

  也不知是封若的运气很好,还是因为其他缘故,自始至终,他附近的区域都没有一头水生灵兽出现。

  可是等到他的金丹完全被修复,法力恢复正常后,他心中忽然就闪过一种有些模糊的危险的感觉,等他睁开眼睛,向四周望去不由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不知何时,在他周围百丈之外,竟是聚集了至少几十头强大水生灵兽,其中就包括那三头九级鬼蟹!

  但更令封若感到诡异的是,这些水生灵兽居然没有攻击自己,只是有些敬畏地看过来。

  “这——怎么回事?”

  尽管封若自认为脑袋还算好使,但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这些凶悍的水生灵兽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就在此时,封若眼皮一跳,他的眼角余光里忽然就发现在自己左肩的位置,居然有一个淡淡的影子!

  “水灵?”

  封若顿时被吓了一个激灵,这影子他当然认得,之前的时候,修仙界的各大势力,包括那白狐王,乃至寒玉冰宫,可都是在抓捕这水灵啊,只不过最后却是被他给破坏掉了,只是他很奇怪的是,若行云不是说过了么,这水灵行踪最诡异,不要说和人接近,就是一点微弱的声响都会立刻逃之夭夭的,怎么现在居然这么亲密地出现在自己肩头。

  刚想到这里,那封若肩头的水灵微微一动,也不知它做了什么,那些原本在四周包围着的几十头水生灵兽竟是如蒙大赦般慌忙逃走,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与此同时,封若脑海中也响起了一个极为清亮动听的声音,这声音起初他还听不懂,不过随后他的脑海里一片清凉划过,他立刻就明白了那声音的含义。

  尽管万分惊讶,但封若还是迅速地冷静下来,然后看着自己肩头的那抹影子,忍不住问道:“你是说,你是水妖一族的后人?”

  “不错,准确地说,我是天界遗民中的一员,水妖一族只是你们这些入侵者粗鲁的说法!”

  那声音继续在封若脑海中响起道。

  “天界遗民?是不是也包括木妖一族呢?”封若怔了怔,立刻就联想到了苍梧界中躲在枯木海里苟延残喘的木妖一族!

  “他们?不!他们已经失去了天界遗民的传承,已经不算是天界遗民了,如今在这六界之中,真正拥有天界遗民传承和资格的,只有我们了,其他四族要么彻底消亡,要么苟延残喘,没有了传承,他们就会沦为最普通的存在,再也无法掌握这六界的本源力量!”

  乍听到这番话,封若立刻就想起那关于古神的传说,还有那青丘魔人苦苦寻觅的六界本源力量,所以他本能地觉察到,自己或许能在这自称为天界遗民的水灵口中探听到这六界中最核心的秘密,甚至是包括那古神!

  不过那水灵似乎能够猜到封若心中所想,立刻就不悦地道:“你们这些卑微的入侵者,除了肮脏的掠夺之外,脑子里还有些什么?真难以想象,你这副肮脏的躯壳和意念,怎么会与我的族人完美融合?若不是因为这点,我现在就可以杀死你一万次,让你的神魂永世不得超生!”

  “什么?你的族人?紫水灵?”封若瞬间就呆住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种事情!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努力地将脑海中混乱的思绪整理一下,封若立刻不相信地反驳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实话告诉你,我可是去过真正的止水界,那里的紫水灵可是遍地都是,你别告诉我说那些全都是你的族人?还有,如果你的那些族人真的有你所说的那么厉害,它也不会被我采集到!”

  “哼!你知道什么?我说过了,如今在这六界之中,真正拥有天界遗民传承的,就只有我们了,你认为这止水湖为什么会有如此古怪,就是因为我们的努力,你们这些卑微的入侵者才无法找到真正的止水界入口,如此才会给了我们这一族休养生息的世界,至于你所说的紫水灵,我只能告诉你,那只是一种灵草而已,只是很不巧,你采集到的那株紫水灵,是与我的一个族人合二为一,所以,这才便宜了你这个肮脏的入侵者,否则的话,早在最初,那三头鬼蟹,就会直接杀掉你了!只不过你身上有我们天界遗民的气息,才会将它们惊走!”

  “呃——”封若张了张嘴,他实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的曲折,怪不得那株紫水灵会显得那么诡异,他之前还以为那株紫水灵是因为年岁太久要成精呢!原来是那里面还藏有一个所谓的天界遗民!

  怪不得他之前在遭遇那三头鬼蟹攻击的时候,那头鬼蟹很诡异地就逃掉,而后来始终没有再出现,而方才那几十头水生灵兽没有攻击自己,只怕多数也与那所谓的天界遗民的气息有关!

  想到这里,封若反而底气壮了几分,管他怎么说呢!至少现在那株紫水灵是与自己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办法!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