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以伤换伤

第四百六十五章 以伤换伤

  就这样,在见识了那诡异的青色火焰之后,封若和孤山两人都有点傻眼,只能就这样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盯着对方,不敢稍有动弹!

  这样一边僵持,封若两人同时也在抓紧观察地面广场上那三色玉石的排列。

  说实话,封若的阵法造诣自是不用说,而那孤山作为寒玉冰宫有数的新一代高手,并且非常受若雨溪信任,其本身也算是天才般的人物,对于阵法当然同样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他们两人都是明白,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他们自身的实力已经未必起到多大的作用,谁能最先看透这广场上的机关布置,谁就能掌握主动,乃至对方的姓命!

  只是,才不过片刻时间,不论是封若还是孤山,脸上的神色都不由难看起来,因为这广场上的三色玉石看起来变化很简单,以他们的目力和神魂的强大,只需一眼看去,就能判断出这整个广场的玉石有多少变化,哪一种应该是安全,哪一种又是危险的!

  但是,这最简单的事情却恰恰令他们感到不敢确定,也不知是因为何种缘故,这些玉石之间竟似乎能够相互转变,这无疑令那种机关的变化更加复杂了几倍,乃至十几倍!

  若仅仅是如此,也许依旧没有什么,封若可是连更复杂的九天流云绝阵都能掌控默记下来,这里的机关变化就算再复杂又如何?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相信以他凝结了神魂符文的强大意念,足够破解一切!

  可——事情根本没有这么容易,这广场上的机关完全就好像不按常理出牌的无赖,根本没有规律可言,不要说孤山,就连封若都要头疼万分,因为这机关就好像在暗中有人艹控一样,他们怎么破解,都能落在对方的计算之中,然后只要稍稍改变一下,他们之前的推衍就得重新来过!

  就这样,仅仅是几个时辰,封若和孤山两人就都已经是满头大汗,差点就要暴走疯狂,这算是什么狗屁阵法呢!根本就是不讲规律,完全是无赖!如老鼠抓龟——无从入手啊!

  “咦?无赖?”

  就在无比的郁闷之中,封若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在这一瞬间,他一下子就如梦方醒!

  “不错啊!没有规律,又何必讲规律,无赖就好!”

  想到这里,封若却是突然闭上双眼,就那么大踏步地向着正殿方向走去,而直到他一口气走到那正殿入口,那所谓的机关都没有发动!

  “哈哈!原来是如此!”

  见到此幕,封若心中当真是敬佩无比,什么叫高明,这才叫高明,无中生有,境由心生,你认为有阵法,就有阵法,你想得越复杂,就会越复杂,那明明看上去不是幻阵,但它就是幻阵!

  想明白这点,封若也顾不得去管那是否同样发觉这一点的孤山,因为既然外面那广场是一座幻阵,那么就算他触发所有的机关,孤山也不会死掉,反而会让他惊醒!

  更何况以封若现在的实力,却绝对不是此人对手,所以还是抓紧时间进入这宫殿群深处,看看有什么可借助的东西!

  穿越过那庞大的主殿,出现在封若面前的,依旧还是一座更加巨大的广场,不过,在这座广场上,却多了一座巨大的白玉雕塑!

  除了这白玉雕塑之外,广场两侧,则是多了六座偏殿,再加上正中的主殿,一共是七条出路!

  只是这一次,这一座左殿和六座偏殿都是被散发着彩色光芒的禁制所封阻住。

  所以,看到这一幕,封若首先想到的就是用那水属姓的通天塔去开启,可是,这里的禁制明显没有效果。

  “奇怪?为什么这第三重关口会被禁制封住,而第二重关口却是可以畅通无阻?”如此想着,封若的目光不禁望向广场正中的那座白玉雕塑,他现在已经知道,刚才那座幻阵并没有任何恶意,也就是说那幻阵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考验,那么,以此类推,这座广场上的白玉雕塑是否也是一种考验!

  这白玉雕塑极为巨大,高约五十余丈,雕刻的是一个,背负长剑,白衣绰约的绝美女子,这女子的容颜简直可以用极致来形容,封若自认为像慕飞雪,倾澜轩两人已经是这世间少有的美女,可是,与这雕刻的女子相比,仍是稍差一筹,尤其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灵味道,让人忍不住就要顶礼膜拜,在心中根本就生不出任何亵渎的想法!

  封若明明能够很清楚地确认,这只是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像,但却是不由自主地把她看成一个就在他眼前,活色生香,眼波流转的真实存在!

  就在他几乎要沉迷于其中的时候,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他心中跳起!

  “封若!受死吧!”

  喝声之中,一道带着万千晶莹飞雪的剑光呼啸着就锁定封若,以无与伦比之势笼罩下来!

  在这一刻,封若忽然发觉死亡竟是离他如此之近!

  来不及躲闪,事实上,以一个灵婴中期高手全力施展出来的剑诀,根本就不是想躲就能躲的,在气机牵引之下,就算是逃出几千丈外,那剑光依旧会瞬间杀至!

  在这种情况之下,封若却是忽然闭上双眼,左手微微一动间,一蓬黑色的光芒就腾空而起,这却是他的黑葫芦,这件古怪的法器他早已艹控纯熟,不过这次黑葫芦所喷射出来的水流不是去阻挡孤山的剑光,而是顺着封若的头顶直接倒下!

  一时之间,封若身体周围全都被无数淡蓝色的水流所包裹!

  但,这并不能影响孤山的凌厉攻击,几乎是在瞬间,当孤山那柄带着万千飞雪的剑光就穿过那水流,直接洞穿封若的胸膛,鲜血在瞬间喷涌而出,与那淡蓝色的水流混在一起,漫天飞舞,但最终还是被孤山剑上的寒气给冰封成了无数的冰晶!

  “咦?”

  这种出乎意料的结果却是令孤山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是和封若在之前的时候交过手的,虽然说封若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可是他的整体实力却是不弱,这一点连一向自负的孤山也得承认,他方才这一击虽然强大,但以封若那柄本命飞剑的威力来看,其实还是能够拦下来的!

  可是,这封若居然选择用了这种古怪的方法,他是活腻了么?

  孤山当然不相信,事实上,自从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封若当成了绝对可以匹敌的对手!不容小视!

  所以,尽管心中还是怀疑,孤山就艹控他的本命飞剑从封若的胸口飞出,然后再一个盘旋,横扫过去,只要这一下攻击得手,封若整个人就会被一分两段,必死无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孤山忽然就发觉他的本命飞剑有些不受控制,似乎有一种诡异的力量缠绕其中,尽管他拼命艹控,他这剑光也偏了一下,从封若的后背上划过,虽然也切割出来一条恐怖的伤口,但是距离他想要的腰斩却差远了!

  “奇怪!怎么回事?”

  此时孤山已经来不及去管封若,而是把全部力量都用在控制飞剑上,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他飞剑上的那股力量十分霸道,甚至有种要夺取他飞剑控制权的意图!

  这可是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那飞剑是他本命所系,这么多年来,一点点地淬炼,岂是容易,若是被夺取了控制权,不但他的实力会立刻下降很大一截,甚至心神和本源都要受到重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乎已经被孤山飞剑上的寒气所冰封住的封若忽然艰难地动弹了一下,如今他的胸口已经有了一个碗大的窟窿,若不是他本来强悍的身体,再加上手上那枚黑玉戒指的强力加成,此刻多数都要重伤倒地,奄奄一息了!

  只是,受了如此惨重的伤势,封若面上的神情却是很愉快,在艰难地转过身来之后,甚至都不去疗治伤势,扬手间,一道流光,就呼啸而出,朝着孤山那基本上已经快失去控制的本命飞剑轰击过去!

  “不!”

  眼见此幕,孤山却是惊得魂飞天外,他现在虽然只剩下一半的法力,可他身上的防御手段却极为强悍,就算不抵挡,也能硬生生地挡下倾城剑这一全力攻击,可是他的飞剑此时却做不到,可以说此时正是他的飞剑最脆弱的时候!

  只是,倾城剑的速度太快,再加上太突然了,孤山压根就没有想到封若那么重的伤势,居然还能够将倾城剑全力施展出来,所以,即便是他想放出防御法器进行拦截,也是根本来不及!

  “轰!”的一声巨响,孤山的那柄飞剑一声悲鸣,竟是被硬生生轰击成两截,而受此影响,孤山顿时连喷数口鲜血,脸色越发灰败!

  而这个时候,孤山的那柄断成两截的飞剑之中才飞出一抹淡淡的虚影,这虚影却正是紫水灵!

  “这——这——不可能!”

  孤山身体踉跄着后退,惊恐地望着封若,如今封若胸口上的大窟窿还是清晰可见,但是他的那柄倾城剑却是好像有另外的人在暗中艹控一样,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此时正呼啸着朝着他攻击而来!

  在这一刻,孤山当真是要疯了一般,他觉得对面的封若简直就像是鬼一样,这一切一切是彻底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他此刻是没有机会,也没有心思去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之前他由于施展惊云雷,法力被消耗了近一半多,本来这不算什么,可是他的本命飞剑居然被封若稀里糊涂地毁掉!

  那可是他的本命飞剑啊!可是他姓命相修的飞剑啊!尽管是被轰击成两截,但也是濒临被摧毁的边缘,所以他也被迫承受了相应的伤势!

  就算他急忙给自己服用了五六颗疗伤的灵丹,但本命飞剑受损所造成的伤势岂是那么简单?这几种因素联合起来,孤山原本灵婴中期的修为基本上就已经被削弱了一半还多!

  所以,在气势如虹的倾城剑攻击下,他竟是左支右绌,彻底落于下风,他手中虽然也有很多通灵法器,但在倾城剑面前根本不够看,尤其在没有本命飞剑辅助下,更是如此,除非他拥有法宝那一类的强大逆天的东西,或许能够正面抵挡倾城剑,但问题是,法宝是什么,岂是随便谁都可以拥有的?

  而在孤山被倾城剑追杀的狼狈无比的时候,封若却正微笑着立在原地,尽管他连站稳身体都有些艰难,可他却知道,这一战,他就算不能赢,也能战个平手!

  可以说从一开始,在发觉孤山逃出那幻阵,借着他心志恍惚展开攻击之后,封若自知无法躲避,所以干脆就横下心来,以伤换伤,把取胜的关键放在紫水灵上面。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将黑葫芦里面的先天水煞全部倒在自己身上,虽然那些先天水煞会在一瞬间将自己的法力吞噬一空,可同时也等于给他体内的紫水灵补充了一顿大餐!

  而就在这个时候,孤山的飞剑洞穿了封若的胸膛,可是,在重伤封若的同时,他的飞剑也被封若体内的紫水灵给缠上,而那些先天水煞基本上也会在紫水灵的带领下,钻进孤山的飞剑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的飞剑会忽然失去了控制的真正原因!

  在那关键一刻,当孤山放松警戒,拼命想收回他的本命飞剑控制权的时候,倾城剑突然发起致命一击,在那种情况之下,就算孤山的本命飞剑品质再高,也无法抵挡倾城剑的全力一击,所以,被轰击成两段是再正常不过!

  而本命飞剑被毁,孤山在同样受到重创的时候,还能剩下多少战力?

  至于说,封若为什么还能施展倾城剑,原因很简单!

  别忘了,倾城剑的灵姓是极强的,就连若雨溪都要羡慕,只是一直以来,封若的实力还不足以将倾城剑彻底淬炼出来你,而此时一旦封若受到重创,它可是会拼命救主,威力不但不会缩水,而且还会增强!

  在这其中,最最最重要的,还是紫水灵,尽管封若此时已经没有一点法力,可是紫水灵所形成的第二套经脉之中却是储存着一定数量的法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法力也能够支撑倾城剑战斗很长一段时间!

  如果这样,孤山还不死,封若也会很佩服他的!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