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符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符文

  “呃,这就送我离开?有这么焦急么?”

  封若当真是无比的诧异,貌似自己对于黑龙王他们就像是瘟神一样,他有那么可怕么?他现在还有很多疑惑想问一下呢!

  “黑龙王阁下,请稍等,我能不能问一下有关于虚无界的事情,这个,你也知道,在苍梧界之中根本没有对虚无界的记载!”

  听到封若此话,黑龙王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最终还是苦笑道:“倾慕道友,不是本尊不想回答你,事实上,本尊知道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我只能和你说,虚无界那绝对是一个只有强者才能生存的世界,各种危机和凶险遍地皆是,就算是传说中的仙人,都会随时陨落的可能,但具体如何,我是真的不知道,毕方,你把送倾慕道友这就送回去吧!”

  简单地说完这些,黑龙王直接挥了挥手,就下了逐客令,至此,封若也没有任何办法,幸好,经过如今这番折腾,他总算是可以返回无尽之海了。

  但就在那毕方走上前来,拿出一块玉符准备传送之际,那黑龙王脸色忽然变化了一下,随即对着那正上方的龙神塑像恭敬地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对封若道:“倾慕道友,请稍等,龙神旨意,你可以在这里潜修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我等再送你离开。”

  如此说完,那黑龙王,还有虎魄,九幽,毕方等就再也没有迟疑,纷纷掐碎那传送玉符,直接离开此地,只留下封若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在此地潜修三年?龙神旨意?什么意思?”好半天之后,封若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望着远处那巨大龙头,之前听黑龙王的说法,这里供奉着的是那龙神的一缕分神,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条巨龙也许就会活过来。

  可惜,封若就这么胆战心惊地等待了足足十几个时辰,也不见有任何动静,不要说那条巨龙,便是广场上的那五条飞龙也没有活过来,他更是没有听到有一点提升的声音。

  “难道说是那黑龙王那小子的狡计?”

  如此想着,封若一边活动着有点紧张的身体,一边开始仔细地四处打量,这一打量之下,他才惊讶地发现,在这巨大的广场四周,竟是伫立着八座巨大的石碑,那石碑上面刻满了碑文,给人一种很沧桑很古老的感觉。

  “嗯,难道说,那上面是记载着龙族以往的辉煌历程?”封若自言自语着,就忍不住走上前逐个观察起来。

  但是等封若走上前去,他才惊讶地发现,那些碑文居然全部都是由各种古怪的符文书写的,这些符文他一点都不认得其中的含义,可是,他却偏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因为这些符文竟是与九天流云绝阵之中的符文有些相似。

  不过,这里的符文却是更加深奥,更加凝练,更加让人感到渺小和不堪,相比之下,九绝老人所创下的九天流云绝阵简直可以当做垃圾来看待了。

  “不会吧!难道这八座巨大的石碑上的所有符文都与九绝老人所发现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有什么关联?”

  一念及此,封若哪里还犹豫,当即凝聚神魂之力,准备将这八座石碑上的所有符文全部记忆下来。

  可是才不过片刻,封若就郁闷了,因为他发现,他才刚刚记下一个符文,但是等记住下一个符文的时候,上一个符文立刻就被遗忘掉,就好像在他的脑袋里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给他擦屁股一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封若此刻甚至都忘记了所在何处,连那龙神的事情都忘记了,差点就要歇斯底里地大骂,要知道他的神魂力量如今已经强大到非常恐怖的程度了,尤其再加上神魂符文的作用,只怕连一些分神期高手都比不过他,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在此地受挫!

  “哼!我还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呢!”

  封若怒道,他随手就从储物腰带中取出几块空白玉简,既然没法记忆到脑袋里面,那么记忆到空白玉简之中总没有问题吧!

  抱着这个想法,封若立刻施为,随着手中的红光亮起,那石碑上的一枚符文就被他记忆到手中的玉简里面,可还没等他得意,那块空白玉简忽然红光一闪,然后就咔嚓一声,彻底化为齑粉!

  眼看着手中那灰白色的粉末,封若这次是真的傻眼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石碑上的符文竟然如此古怪?太可怕了吧?

  坐在地上发愣了许久,封若这才使劲地摇了摇头,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现在,他倒是不怎么沮丧,因为这种情形正是说明了这些石碑上的符文非常神奇,肯定是来头奇大,想想也是,能出现在这龙神禁地之中的东西,又怎么会简单呢?

  “不行!自己怎么着也得记下一些符文回去,说不定对自己将来有用处!”封若在心底暗想道,因为他如今已经是灵婴初期的境界,那么,也是时候返回镇天宗山门,进入九绝老人留下的地宫去一探究竟!

  虽然说镇天宗已经将他开除门墙,可修习九天流云绝阵,继续压制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却是他的责任,没办法,谁让九绝老头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呢!

  不过,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太过厉害了,连九绝老头和他的师弟天玄子都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才能压制,封若只怕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行。

  而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既然有这种机会,他自然是不能放过了!

  正是明白这点,封若索姓也就豁出去了,根据他之前的遭遇,他猜测,这些符文本身应该是具有某种未知的力量,就好像法诀一样,一旦被施展出去,就能形成极大的威力,这种威力他根本没法抗拒,想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才记下一枚符文,随即就被抹掉,至于那些空白玉简,也是同样无法承受那种力量,这才被一下子弄成齑粉!

  所以,他大可以针对这一点进行相关的调整!

  首先,他得找到足够坚实,足够韧姓的玉石,最起码这种玉石得承受住一枚符文的力量,然后他就尽量保证,一块玉石,只刻录一枚符文,这样一来,自然就是大功告成!

  想到就做,封若立刻就把他手中所有的玉石都翻了出来,挨个进行试验,不过几乎没有那块玉石能够承受住那符文的力量,就算是那种最珍贵的月蓝玉都支撑不了一个呼吸。

  “糟糕了,这可怎么办?”

  封若无比头疼地躺在地上,现在他是真的无计可施了,难道非得把这八座石碑给搬走不成?真不知这八座看起来很普通的石碑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居然能一下子承受那么多的符文。

  不过封若是没法去打那石碑的主意,因为那东西简直太坚硬了,估计都能比得上寒玉冰宫之中的寒玉了。

  抄录这个方法失败,封若不得不选择其他方法,在歇息一会之后,他就开始来来回回地打量这八座石碑的关系,从它们摆放的方位,大小,颜色,以及每座石碑上刻录的符文数量一一进行比较。

  这一比较,封若还真的发现有些古怪。

  首先是方位,这八座石碑并非呈对称的方式排列在广场之上,而是全部位于广场另一侧边缘,竟是呈现一个三角锥形的排列,如果再有一座石碑摆放在顶端的话,刚好形成一个金字塔,但事实上,这个塔尖的位置什么都没有。

  不过封若却发现,这个塔尖的位置正好对应着远处那大殿上的龙头,这种方位,似乎有种要镇压的意思。

  当然,也许是封若在阵法上还不是很厉害,他没法看出这其中有什么阵法布置,似乎一切都是简简单单,随意安排的。

  其次,让封若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这八座石碑上的符文,并非都一样,在数量上都是有多又少,尽管他无法将其记忆下来,可是凭借着猜测,他估计,这八座石碑上的碑文应该是记录着某种东西,也许是功法,也许某些事情,总之,那里面定然有着独特的含义。

  当然,在这般细细观察了许久之后,封若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将这些符文记录下来,所以最终他还是选择放弃,在这一点上,他一向都是很明智。

  不再去关注这八座石碑,封若就又将目光转移到那座被巨龙环绕的巨大宫殿,他是知道那里面供奉着龙神的一缕分神,可是现在他在地方如孤魂野鬼般转悠了这么久,都不见那龙神的分神出现,那么,想必,那龙神的那缕分神也许早就出去云游去了,既然如此,他倒是可以尝试进入那宫殿里看看,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能找到有关于那八座石碑的记载。

  心中忐忑着,封若就小心翼翼地向着那宏伟的宫殿中摸去,反正那黑龙王不是说了么,自己是被那所谓的龙神眷顾着,这么一点小小的无礼举动应该不会惹起那龙神的怒火吧?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