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守护者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守护者

  此时此刻,封若根本就不再遮掩身形,更不会去管自身法力所散发出来的波动,紫火双翅瞬间发动,在这漆黑的暗夜里划出一缕几乎难以看见的紫色虚影!

  在这种强大的瞬移能力之下,封若整个人直接就越过上千丈的距离,直接冲入那平台入口处!

  而就在同时,数声怒喝顿时响起,只见人影闪动间,平台上顿时亮起九道巨大的剑光,这却是在此地的九天流云绝阵已经发动。

  那数人的修为也都至少在灵婴期左右,一旦只要截住封若,任他有通天之能,也只怕要饮恨于此!

  但封若的紫火双翅却是能够连续不断地进行瞬移,仅仅是眨眼之间,他就已经冲入那地下洞窟之中,那火灵泉已然在望。

  “何方败类?竟敢擅闯我镇天宗禁地?”

  就在封若准备一头扎进那火灵泉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却是如山岳般将他的去路拦住,这竟然是守护这火灵泉的最后一道屏障!

  而在怒喝声中,那高大的人影手中法诀一掐,然后右手极为诡异地变化了一下,在半空中幻化出一片残影,随即向着封若重重拍下,这无数残影在转瞬间就化为了一道巨大的翻天手印,直接笼罩了整个宽敞的地下洞窟,让封若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这突然间的变化倒是让封若吃了一惊,因为对面那人的修为只怕至少在灵婴中期以上,而且极为强悍,他不需击败封若,只需要在前面拦下他一个呼吸,自然就会被后面的数个守护者追上来,到时候在九天流云绝阵的配合之下,他只怕还真的要动用青木煞神剑来摆脱困境。

  但这绝对不是封若想看到的,这里毕竟是镇天宗,除了周宇那些人,对于其余的镇天宗修道者他都没有恶意,如非万不得已,他是不愿动用青木煞神剑的。

  可是,他如今的实力虽然很强,甚至能够击败公孙越那种灵婴后期的高手,但他依然不具备在一个照面间击败灵婴中期修道者的能力,因为境界这个东西是很模糊的,只能体现六七成的真实实力,而剩余的几成则是由修道者自身的作战经验还有修炼的功法,乃至手中的法宝符篆所决定!

  在此关键时刻,封若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猛然大喝道:“九绝弟子听令,我乃九绝老人亲传弟子,现奉命进入地宫之中,尔等速速退开!”

  封若忽然喊出这样一番话,却是因为,在他的记忆之中,他从来就没有在镇天宗各大派系里见过这几个守护者的踪影,他们甚至比裴子韶还要低调,但这对一个修道者来讲,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几个守护者能够常年累月地守护在这里,定然是因为某些极为特殊的原因,说不定连镇天宗掌门都无法调遣他们。

  如此一来,他们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定然是九绝老头亲自将他们安置在这里,因为只有九绝老头才明白这下面所镇压的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有多么恐怖,以他那算无遗策的姓格,这种至关重要的事情怎么会放心让后辈随意改动?

  所以,这个时候,封若根本就不用担心周宇的反应,因为这里这几个守护者是不会听从周宇的命令的,他们只会听从九绝老头的命令,换句话说,是听从拥有九绝老人所留下凭证的人的命令!

  果然,封若的话音才落,那即将拍到他头顶上方的巨大掌影立刻就被强行收了回去,而后面紧追而至的数道身影也都暂时停止了攻击。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可有证据?若是你敢狂言欺骗,今曰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此时那守护在火灵泉旁边的那个高大身影瓮声喝道,不过不知为何,纵使在火灵泉之中的火光映衬下,他和后面几个守护者的面容都是一片模糊,让人无法分辨。

  “证据当然是有,不然你们以为我硬闯进来为何?吃饱了撑的么?这火灵泉下面的危险有多么恐怖,知晓内情的人都了解,可也不见得他们都要死要活地闯进来吧!”

  封若此时却是心中大定,在快速地说完这番话后,立刻亮出了那两块地宫玉匙,按照那天玄子所说,这地宫玉匙才是进入那地宫的关键之物,没有这东西,进去就是个死!

  而望见那两块地宫玉匙,那几个守护者的警戒之意顿时下降了很多,而那为首的那个高大的守护者却明显心思更缜密一些,迟疑了一下,这才道:“这地宫玉匙的确是真的,也是进入地宫的凭证,可是,你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入,何须采用这种鬼鬼祟祟的手段?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否则,我只能带你去见四大护法长老和本宗的掌门,由他们来定夺此事!”

  听到此话,封若不由微微皱眉,这家伙还真的有点固执啊!想了想,他才耐心道:“抱歉,实话不妨对你们讲,我由于被歼人陷害,已经被逐出镇天宗,所以采用这种潜入方式,也是非不得已,至于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都是无关紧要,因为整个镇天宗,,甚至是整个苍梧界,都找不出第二个能够有资格进入这地宫的人选了,不知你们是否了解,这座九天流云绝阵只能再运转数千年?而在这段时间里,若不是不能再次重新布置一座九天流云绝阵,你们知道那将是什么后果么?”

  “所以,你们可以选择以镇天宗的掌门意志为马首是瞻!也可以将本人抓到那四大护法长老和掌门面前领赏!但是,你们别忘了,你们守护在这里的真正责任是什么?这九天流云绝阵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现在,马上给我让开!如果你们不再拥有守护的意识和责任,那么,就由本人亲自出手,替九绝老人清理门户!”

  听到封若这番话,后面的那几个守护者不由面面相觑,显然是有些犹豫,但对面的那个身材高大的守护者却是冷哼道:“不需要你来教训我,本人当然知道守护在这里的责任,可是不管怎样,镇天宗的意志高于一切,就算是九绝师叔,他照样也是镇天宗的弟子,而且,退一万步讲,你以为你是谁?你如果真的自大到以为能够逆天改命,那么就从本人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还有,九绝师叔的命令的确是让我等守护这里,可同时却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一切都在镇天宗的利益之下,你现在既然是被开除门墙,就没有资格再进入地宫!你若是想进入,可以,随我去见掌门和四大护法长老,只要他们允许,本人将无二话!”

  听到这里,封若的目光旋即转冷,既然这这家伙如此执迷不悟,他也只能动手了,右手微微变化,他同时沉声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们,既然如此,就得罪了!”

  “哼!不自量力,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动手!”那为首的守护者也是暴喝一声,与其余几个守护者全力夹击而来!

  在这一刻,封若面上的表情却是带着一抹嘲弄之色,说实话,他方才费了那么多口舌,只是为了不想大开杀戒,这里毕竟是镇天宗,是他踏入修仙之路极为重要的地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镇天宗高层在周宇的推动之下,将他开除门墙,但他对于普通的镇天宗弟子都是没有丝毫恶感,更没有所谓的报复之念,更别说这几个守护者与他往曰无冤近曰无仇,实在没必要生死相搏!

  可是,这世界就是这么矛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独特的衡量对与错的标准,他们固执地认为,自己所掌握的,所理解,就是真理,就是正确的,思维上的碰撞,往往要比一场刀光剑影更加可怕,更加激烈!

  以理服人,以德服人,实在是一种太艰难,太漫长的修行,足以令天地崩溃,万物枯萎!所以,既然无法用语言征服,那么,就在**上将其抹杀吧!

  这,是最简单,最方便,最快捷的方式!你想战,那就战吧!

  “呼!”的一声清啸,犹如远在九霄之上,一抹剑锋划过天际的呼响,飘渺而又空灵,只是这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就变得无比的安静,无比的整洁,没有一丝杂音,没有一点尘埃!

  那几个守护者原本凌厉的攻击在这一刻毫无预兆地就被迟滞下来,然后,那在封若背后的青木煞神剑微微一颤,就横空飞起,刹那之间,仅仅是那股巨大的威压就令那几个守护者心胆俱寒!

  此刻他们却是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如果他们放弃反抗,封若或许能够留他们一条姓命,可是那为首的那个守护者竟是将九天流云绝阵开启,妄想借助阵势绞杀封若!

  但,他错了!封若从来就没有说谎,他说他能控制九天流云绝阵,就是能控制,没有这点自信,他会准备进入那地宫中送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