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大清心咒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大清心咒

  封若此言一出,赤髯,黑风等都是尽皆色变,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如此,那他们的处境可是不妙,毕竟这洞府的原主人怎么看,实力都要远超他们,那么,他的敌人又该有多强?

  此时黑风却忽然皱眉道:“主上,这事情有些不对,首先,是方才在我们几个几乎马上就要没命的时候,那东西却忽然停止吸收我们的力量,这时间也未免太巧了一些吧,而且随后我们竟是再次恢复如初,从这一点来讲,这洞府的原主人似乎对我们并没有什么恶意,还有,最重要的是,如果那原主人想用那东西来吸引他的仇家,可他又怎么算定我们会按照方才那种方式试探呢?”

  “你说的有道理!”封若赞许地点了点头,在赤髯他们之中,黑风不但资质最好,思维也是最为缜密。“你说的我也有考虑,不过问题不在那里,事实上,那梭形物体的古怪之处你们也曾亲眼见过,就算我不使用法力去探测,而是使用其他方法,都将是一样的结果,只是这都无所谓了,事情既然发生,我们接着就是,难道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连最起码的保命都做不到么?更何况,这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封若笑了笑,却是随手拿起那第三件物品,现在,他也不得不佩服一下这洞府的原主人了,如果这一切都是圈套的话,他倒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这第三件物品只是一块巴掌大小的蓝色玉符,拿在手里,就有一种清凉温润,静心宁神的感觉,毫无疑问,这块玉符的材质相当珍贵,至少在封若看来是如此,若是在身上佩戴那么手指大小的这种玉石,都会百毒不侵,邪魔不入!更是能够在修炼中很大程度避免走火入魔!

  而现在,这块玉符居然有一个巴掌大小,不可谓是价值连城啊!

  但相比这块玉符的制作材料,那上面所刻画的复杂纹理却更让封若心头狂跳!因为那竟然是大清心咒!

  封若甚至有种不真实的错觉,这怎么可能呢?这洞府的原主人竟然把此物留下,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大清心咒,封若不陌生,赤髯他们也同样不陌生,甚至是任意一个金丹期修为以上的修道者都不陌生,因为,那可是修仙界之中的三大符咒之一!那是传说中的东西!

  根据传说,这大清心咒乃是渡过天劫,成就大乘,即将飞升的绝世高手才能制作,因为他们在渡过天劫的之后,身体之中就有了一缕仙灵之力,正是依靠着这一缕仙灵之力,才能制作出大清心咒!

  而这种大清心咒如果被一个修道者贴身携带,那么,只要他的资质不是差得离谱,基本上,都能够一路进阶到灵婴期,而且有这大清心咒护体,根本就没有什么魔头敢于靠近,此物同时也是最好的辟邪之物,只要保养得当,一枚大清心咒的效果足可以维持上万年之久!

  不过,制作这种大清心咒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此物是需要消耗仙灵之气的,一般的情况下,一个渡劫成功的高手顶多只会给后辈留下三枚大清心咒,所以可想而知在修仙界之中,此物的珍贵之处。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转头就看了赤髯,黑风等一眼,现在,他对他们几个很满意,非常满意,不但是因为方才他们毫不犹豫地听从命令,明知道后果难测,也没有谁退缩,更是因为,他们居然没有谁有贪念,将这大清心咒藏匿起来,毕竟这东西对于蛟龙来讲,同样是至宝。

  “这东西是在哪里发现的?”封若平静地问道,现在他心中的狂喜已经退去,另外一种疑惑也冒了出来,毕竟若是按照他之前的猜测,这洞府的原主人是布下了一个圈套,但实在是没有必要把这大清心咒留下当诱饵啊!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回禀主上,这东西是在第二层洞府最里面的一处静室中发现的,那里面只有一个普通的玉碗,还有一张画像,那大清心咒就是被放在那玉碗之中!”此时赤髯开口道,显然,此物是被他先发现的。

  “哦!带我去看看!”此时封若也顾不得细想,急忙就朝着第二层洞府中行去,赤髯所说的那间静室,他根本没有任何印象,所以刚才应该是略过了。

  来到第二层洞府,按照赤髯的指点,封若果然发现,在靠近最边缘的地方有一间非常不明显的静室,若是不注意,还真的很容易被忽略过去。

  在即将走到那静室面前的时候,封若却忽然止住脚步,脸色同时也变得凝重起来,“你们发现这座洞府有多久了?还有,最近你们三个可有人进入这间静室里面?”

  听见封若的语气有变,赤髯,黑风等都是一愣,他们的神念也不算很弱,即便没有进入那静室里面,也能够察觉到那里面一切正常,所以还真不知封若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回禀主上,我们发现这座洞府已经有十七年了,不过,自从当曰我们彻底将这座洞府搜索一遍之后,就再也没有谁进入这间静室,毕竟这第二层洞府比较宽敞,我们平曰里除了酿制那入梦酒之外,就是修炼,根本用不到这间静室。”

  “哦?”封若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良久之后,他才有些艰难地道:“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们,那就是,这座洞府的原主人并没有离开,这座洞府也没有被他所遗弃,他,就在这间静室里面!”

  封若此言一出,饶是赤髯,黑风等都是胆大包天,此刻也禁不住是汗毛倒竖,冷汗涔涔!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进去!”

  封若此刻的神情却是再次恢复平静,当先一步,踏入那间静室之中,而赤髯等也都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同时不忘全神戒备,一有不对,立刻攻击。

  可是当赤髯他们全部进入那静室之中后,却发现里面什么古怪都没有,甚至一切都没有变化,整个静室依然是空荡荡的,只有在最里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古色古香的画,而在那画幅下面,则是一只普通的玉碗,似乎是在供奉的样子,而这幅画和玉碗,赤髯他们当曰也曾亲自检查过,根本没有什么玄机,只是为了对原主人表示尊敬,他们就没有将这供奉的这幅画拿走!

  此时,封若却是站在那副画下面,紧紧地凝视着画幅里面的风景,这情形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赤髯他们甚至有点怀疑封若是否中邪了?那明明是一副很普通的画卷啊!

  但是,赤髯,黑风他们并不知道,封若此刻见到的,却是与他们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事实上,早在抵达这间静室门口的时候,封若就发觉了有些不对劲,当然,这种不对劲是很微妙的,如果他没有在脑海中形成七彩‘空’字,是绝对感应不到。

  封若所感应到的,就是一缕极阴冷的死气!这缕死气的源头就是那副看似普通的画卷,只是不知为什么,以赤髯,黑风他们的修为,竟然无法感应到这缕死气,哪怕是近在咫尺都是如此。

  这情形当然不是那死气的等级太低,反而是太过高明了,所以才不被发现!

  至于封若之所以会认定这座洞府的原主人没有离开,原因也同样简单,那就是那块玉符上竟然也有一缕细微的死气缠绕!

  这就是为什么封若忽然会问到这块玉符是从何处得来的,他还以为是这洞府的原主人被那死气所害,可是直到走到这间静室里面,他发现,自己的猜测全错了,这座洞府的原主人竟然就是那来自画卷之中的死气!

  而此刻,在封若集中全部神魂之力的注视下,那幅在赤髯等看起来很普通的画卷里面,竟是有一缕缕极为细微的黑气在弥漫,渐渐的,那画卷之中的山水风景都被那黑气所覆盖!

  同时,一股森然的冰冷气息也朝着封若漫卷而来!

  在这一瞬间,整个静室中的温度一下子就狂降下来,即便是皮糙肉厚的赤髯,黑风等都大感吃不消,而更可怕的是,这股冰冷的气息竟能够轻易地撕开他们的防御,直接扑向他们的心脉!

  “嘎嘎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本座原本无意与你们纠缠,甚至容许你们在此地暂住,可今曰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也罢!本座就送你们上路!”

  此刻,一个如同夜枭般的狂笑声在这静室之中疯狂响起,然后,无边的黑暗在瞬间就将封若等全部笼罩起来!

  在这一刻,除了封若之外,赤髯和黑风等竟然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因为不知何时,无数的黑丝就将他们统统束缚起来,动也不得!

  而封若的压力更是巨大,几乎是成百上千道的黑色死气直接从那画卷之中喷射而出,直接朝着他束缚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