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是非之地

第五百九十九章 是非之地

  眼见此幕,封若不由暗叫不妙,因为裂地古猿的这个大酒坛子,似乎是极为不寻常啊,不但能装酒,用来攻击也是这么犀利!

  封若的空字神通虽然能豁免这大酒坛子所带来的心神影响,可若是硬碰硬,却是差了几分,因为他和那裂地古猿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束手待毙可不是封若的作风,心念微微一动,那笼罩在他身上的七彩光芒竟是如流水一般流转起来,隐隐约约的,却是有无数的符文在飘散出来,不过等这些七彩符文成形的瞬间,却是直接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七彩巨人,这巨人只是一个人影,呈现半透明,甚至能够看到里面封若的表情变化!

  只是这七彩巨人才一出现,一股浩瀚如汪洋大海般的巨大威压同时就扩散出来,犹如天神降临一般,一时间,竟然是把裂地古猿那大酒坛子的气势给盖下去!

  “空!”就在那裂地古猿大吃一惊的时候,那七彩巨人的嘴巴微微张开,一个有些模糊,但却格外浑厚的音节就爆响起来,几乎是与此同时,那七彩巨人就一拳挥出,如流星一般砸在那大酒坛子之上!

  这一切的变化非常之快,在那一拳砸出之后,那七彩巨人就直接消失,甚至连那一拳的威势都消失不见,即便是旁边的赤髯黑风等,也有种从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错觉!

  可是,仅仅是过去了一个呼吸,只听得“嘎吱嘎吱”一阵碎裂的响声传来,那上一刻还如同悬浮大山一般的大酒坛子,竟然是裂开了成千上万道巨大的裂缝,眼见就要被摧毁,而里面那澎湃的酒气竟是完全消失,也就说此刻这大酒坛子除了体积庞大一些外,再也没有半点威胁,赤髯他们随便一个人就能将其击碎!

  而施展了这一击的封若却是完全瘫软在地上,好半天都无法动弹,因为那大酒坛子所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强,结果他是不得不将自己体内的所有神魂力量都施展了出去,不过好在他还能说话,“黑风,替我把前辈这大酒坛子接下,记住,别弄坏了!”

  “是,主上!”

  黑风答应一声,随即身形一晃,就直接窜到半空中将那摇摇欲坠的酒坛子给接住,直到这个时候,那原本醉醺醺的裂地古猿才回过神来,不过他的样子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甚至都顾不得去管他那酒坛子,只是瞪着两只巨大的眼睛盯着封若,嘴里嘀嘀咕咕地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你小子怎么能拥有这种神通?”

  “喂!老家伙,愿赌服输,我师兄已经接住你的酒坛子啦,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可以在断剑崖随意出入!”

  小九在最初封若施展空字神通的时候,也是惊讶了一下,但她的反应却是没有什么,而是趁此机会宣告封若赢了。

  “嘿嘿!小九儿你莫要担心,老夫输了就是输了,又怎么会食言?不过,这小子能勉强接住老夫五成的力量,这还真难得!但是,老夫只是让你接住酒坛子,可是没让你给老夫打碎啊!打碎也就罢了,可至少要给老夫留下一口美酒啊!”

  此时那裂地古猿却是再次恢复了正常,巨大的手臂一挥,那个早已经是遍布裂缝的酒坛子就自动脱出黑风的控制,再次缩小为原来大小,然后就见裂地古猿大口一张,一股浓郁的酒气喷出,那酒坛子竟然神奇地恢复如初。

  见到此幕,那才勉强在赤髯青髯的搀扶下爬起来的封若不由一阵苦笑,五级妖王,果然强悍啊!他刚才所施展的空字神通在品质上是应该压制裂地古猿的力量的,可惜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深厚,他全力一击是丧失了基本战斗力,而对方却只是损失一点点,这种差距不是短时间可以弥补的。

  当然,封若也不会因此就沮丧,因为裂地古猿作为五级妖王,是几乎相当于分神中期的高手,普通的灵婴期修道者不要说与其交手,便是站在他面前,都未必能站稳。

  而且,经过这短暂的交锋,封若也是获益良多,至少他能够看清自己目前的短板,他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继续去接天峰下面的地宫中修炼,继而领悟其他几种力量,那么,以后再遇到类似裂地古猿这等高手,也不至于太过狼狈!

  舒缓了一下,封若这才微微抱拳,苦笑道:“前辈的神通才是厉害,晚辈只是侥幸,让前辈的美酒受损,晚辈愿意赔偿,我这里有一滴美酒,还请前辈笑纳!”

  如此说完,封若一拍手中的黑葫芦,顿时,那在之前他用入梦酒凝聚而成的水蓝色酒滴就轻飘飘地飞出!

  这一滴入梦酒才一飞出黑葫芦,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就四下扩散开来,眨眼之间,这断剑崖下方竟是全部被这酒香给弥漫起来。

  那裂地古猿原本还有些醉醺醺,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可是随着这酒香飘散,他就好像被一大缸冷水哗啦啦地浇醒一下,那巨大的眼睛登时就扩大了一倍有余!

  “好酒!”

  大喝了一声,封若等人只见得金光一闪,那原本看上去蠢笨无比的裂地古猿竟是无比灵活地弹跳过来,重重地砸在封若面前,然后非常享受地把他那硕大的脑袋凑到那一滴入梦酒近前,使劲地嗅着那入梦酒的酒香,但却没有直接将那一滴入梦酒吞下。

  良久,那裂地古猿的老脸上渐渐露出凝重的神色,最终却是将目光望向封若,郑重地道:“老夫方才倒是孟浪了,看来小兄弟的来头不小,这整个苍梧界之中,除了我家主人,能够拿出这滴酒的,还没有谁,所以,小兄弟这厚礼,老夫可不敢白要啊!”

  如此说着,那裂地古猿的巨大双眼之中忽然精光连闪,哪里还有之前那醉醺醺,迷迷糊糊的样子?

  “我观小兄弟不似我寒玉冰宫之人,但是偏偏又与小九儿要好,你们联袂来到这断剑崖,应该是为了探视某个被囚禁在此地的人,不,或者,你们是想把那人救出去,因为若是要探视的话,以小九儿的身份随时都可以进入,但是这小家伙偏偏把老夫给惊动了,因为她知道,有老夫守卫这断剑崖,普天之下,除了她的母亲,还没有谁能够硬闯进来把人救走!”

  听到这裂地古猿的分析,封若顿时瞪了在一旁吐着小舌头,眼神躲躲闪闪的小九,原来这小家伙早就谋划好了,不过他也没有太多计较,因为他也同样想救若行云出来,只是不知道这裂地古猿是否真的能通融?

  “说吧!你们想救谁出去?不过我得提前警告你们,这断剑崖中所关押的百余个囚犯,个个都是桀骜不驯,呼风唤雨,神通极大的凶残之辈,你们可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同意了?太好了!把行云姐姐放出来吧,她可不是凶残之人!”不待封若说什么,小九就抢着道,看她那急不可待的样子,应该是从很久之前就想把若行云救出来了。

  “行云丫头?”那裂地古猿忽然转过头盯向封若,与此同时,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瞬间将封若和赤髯等全部笼罩住,而这威压却是要比之前的威压厉害数倍,直接让封若他们无法动弹,如果封若之前没有施展过空字神通,或许能够脱困而出,可是此刻却连反抗的能力都不具备了。

  “喂!老猴子,你想干什么?他们是我的朋友!你快放了他们,不然,不然我要找我阿母评理去!”小九急切地道,显然她也没有料到裂地古猿忽然翻脸。

  不过那裂地古猿并没有理会小九,只是盯着封若,古怪地道:“你就是封若吧?倒还真的能沉得住气,老夫奉天宫宫主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小九儿,这件事与你无关,这小子身上藏有关系我寒玉冰宫未来兴衰的关键之物,所以,在大局面前,老夫也只能不讲信义一次了!”

  “等等!你不能把他交出去,因为——因为他也是寒玉冰宫的人!”此时小九犹豫了一下,忽然开口道,而随后她就将封若那截残破的链子珍而重之地取了出来。

  一见到那截残破的链子,那裂地古猿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也顾不得再去管封若他们,巨大的左臂一挥,就将那链子拿过来仔细地察看。

  而良久之后,那裂地古猿却是摇了摇他那巨大的脑袋,长叹道:“晚了,来不及了,现在的寒玉冰宫已经不是从前的寒玉冰宫了,你们走吧!这东西不要再给任何人见到!”

  说完此话,那裂地古猿随手就将那链子扔给小九,随即头也不回地返回前面那雾气弥漫的峡谷之中,而原本束缚着封若等人的威压也同时消失无踪。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老家伙,你在胡说什么?不管怎样,你也得把我行云姐姐放出来啊!”小九大叫道,现在连她也不知道这裂地古猿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呵呵!”那裂地古猿忽然再次停住,叹息道:“小九儿,你母亲已经完成了一个轮回的守护任务,寒玉冰宫这一个旁支已经被主家给抛弃了,或者说是已经读力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泄露出这小子的身份,你想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还有,行云丫头已经被放出去了,这寒玉冰宫早已经成了是非之地!不想死的,还是有多远就逃多远吧!”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