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悟

第六百一十五章 悟

  “师父!”封若低声喊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初入修仙界的小鬼,几百年的时间里,他见过太多的凶险,见过太多的阴谋诡计,不管怎样,哪怕是面对再艰难的环境,他都能够保持冷静,一路微笑着走过来。

  可是他最怀念的,依然还是与慕寒烟相处的那段短暂时间,在那段时间里,他完全不用担心任何危险,完全不用去想今后会怎样?虽然避免不了时不时被调侃捉弄,可那的确是他一生之中最幸福,最温暖的曰子啊!

  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哪怕他都可以用老夫这个自称,哪怕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如今这种高度,但他依然忘不了,那依然是他心中最温暖,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如果这是心魔的话,他情愿一辈子生活在走火入魔之中!

  如果时间可以定格在那个记忆之中,他宁愿舍弃这修仙大道!

  这几百年的漫长时间里,他有无数的话想说,他有无数的抱怨和委屈,甚至一度对慕寒烟产生怀疑,但是,此刻,他这个便宜师父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却发现,他反倒不知道说什么了?

  所有的抱怨,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思念,都及不上那种让他魂牵梦萦的调侃啊!

  “师父,我——想你了!”

  良久,封若才喃喃道,双目之中忍不住有水雾飘过,他没有在意慕寒烟的样子,因为在他的眼中,不管慕寒烟怎么变,都是他的便宜师父,是那个从小住在旁边和蔼可亲的老婆婆,是那个把他从生死战场上救出来的,脾气古怪的师父,是一直在暗中默默照顾着他的最亲最亲的人,是唯一的一个!

  他不会去管他那所谓的真正身世,他不会去接受,他也不会在乎他曾经的身世有多么显赫,那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有一个便宜师父,谁也别想和他抢!谁也抢不去!

  “封若!”慕寒烟的神情里明显也是极为感动,但她掩饰的却是极好,嗔怒地瞪了封若一眼,佯怒道:“好小子,这么久不见,就学会花言巧语哄骗为师了?该罚!”

  虽是如此说着,慕寒烟却还是忍不住上前来,自然而然地紧紧搂住封若,有些难过地轻轻自语道:“为师也在想你啊!只是修仙之路如此漫长,荆棘遍布,即便是为师,也护不了你一生一世,当年让你独自离开,是为了让你独自历练,为师心里——也是舍不得,你不会怪为师吧?”

  “师父,我怎么会怪您呢?您放心好了,我肯定会保护你的!”封若微微闭着双眼道,说的声音虽然轻,但在心里却是为此庄重立下誓言。

  “胡说八道!为师需要你保护么?”慕寒烟的嘴角微微一扬,眼角有些湿润,显然是对封若的话极为受用,不过在下一刻,她忽然就凶巴巴地扬手敲了封若一个爆栗,“好小子,竟敢装可怜占你师父我的便宜?该罚!”

  “呃——”

  正很感动很感动的封若顿时石化在原地,心里这个欲哭无泪啊!占便宜?什么和什么啊?他好不容易才有一次真情流露,好不容易可以放下各种伪装的面具,好不容易他能撇开一切把自己心中积累的委屈说出来,却非得要被这么硬生生,无比残忍地打断!

  再者,退一万步讲,那也不是他主动抱上来的啊!

  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这样呢?

  这便宜师父真真真可恶啊!

  眼见封若的窘态,慕寒烟却是‘扑哧’一声,无比开心地大笑起来,连眼泪都笑了出来,许久,她才长长地吸了口气,对着有些愤怒和无奈的封若摇头微笑道:“好啦!几百年不见,你这小子依然不见什么长进,没见过美女么?这么目瞪口呆的样子做什么?快和为师说说,这几百年的时间里都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啊!为师一直在闭关,枯燥得很呢!”

  如此说完,慕寒烟就笑吟吟地一挥手,顿时,方圆几十丈范围内的沙地上竟是神乎其神地快速生长出无数绿油油的青草,然后这些青草竟是自动编织成两张柔软轻快的躺椅,如秋千一样飘荡在绿油油的草地之上。

  在封若发呆的时候,慕寒烟却是不客气,微微伸了一个懒腰,就像一只小猫一样无比慵懒地躺在一张青草躺椅之上,那种惬意的样子连封若看了都觉得没天理啊!

  “师父,这是什么手段?通灵之境么?”封若忍不住问道,其实对于慕寒烟的真实修为他一直都很好奇,只不过不论是慕寒烟,亦或是慕飞雪,似乎给出的答案要么干脆避而不答,要么就是模模糊糊。

  “通灵之境?也算是吧,为师的剑意的确已经是臻至通灵之境,但这却是为师的另外一种神通,不过,貌似现在是为师问你的问题在先啊!你小子懂不懂什么叫长幼有序?快快把你这几百年里有趣的事情说一遍!否则小心门规伺候!”

  “师父,你不能这样欺负我啊!”封若终于忍不住抗议道,现在他忽然发觉自己之前的感动什么的,真心不值得啊!

  “哇哦!欺负你?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还怕我欺负么?不要胡乱找借口,躺下!”慕寒烟的心情显然是不错,哈哈一笑,纤手微微一指,那张用无数青草编织的躺椅就自动飞起,直接将封若绑得结结实实。

  “这样才对嘛!非得害为师动手,你这劣徒!”

  此时被慕寒烟这一番折腾,封若是彻底没有了脾气,连回驳的力气都没了,“好吧!师父,算您厉害,您就是那天上地下,从古至今,超级无敌,威风无比,一声号令,天下顺从的神仙还不成么?犯得着在您这可怜的弟子身上找优越感么?”

  “嗯,你这话为师喜欢听啊!赏你一个果子吃!”慕寒烟却是笑得越发得意,右手微微一弹,就准确无比地将一颗闪烁着杏黄色光芒的不知名灵果扔进封若的口中,随后就用手托着香腮,笑眯眯地等待起来。

  那一颗不知名灵果却是不凡,才一入口中,封若就感到一股别样的清香萦绕而来,全身上下,五脏六腑,通体舒坦,而之前他消耗掉的法力和受到的伤势,就在眨眼间恢复如初,连带着他的修为都跟着增长了一截。

  不用说,这不知名灵果绝对是属于天材地宝那一类型的,不过封若也没有去问,因为他知道,不管他怎么询问,他那便宜师父都会把这灵果形容得一塌糊涂,但事实上,说不定这样的灵果,他那便宜师父都是舍不得吃的。

  “谢了,师父!”

  在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封若这才转过头来,看向那不远处,同样半躺在那如秋千一样的躺椅上的慕寒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便宜师父不变成老太婆的样子很好看,不是她那倾城倾国,不着一丝人间烟火的绝色容颜,而是那种慵懒高贵的气质,那怕看不清她的全貌,仅仅是一个背影,或者就是那略有些低沉,如暮色一般的声音,都是如此的独特,如此的与众不同!

  微微一笑,封若也学着慕寒烟的样子放松身体,闭上双眼,那原本紧紧绑着他的青草也跟着自然松开,一阵清凉的微风拂过,这漂浮在半空中的躺椅顿时就悠悠地荡漾起来。

  就是这样的沉默,封若的心中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宁静和空灵,但同时也暗暗佩服他那便宜师父,真的很会享受啊!

  没有去刻意整理思绪,也没有去思索叙述的技巧,封若就像是说着闲话家常,又或者是在自言自语,就缓缓的,一点一滴的,将自己当年与慕寒烟分别之后的事情一一说来。

  在这种叙述之中,封若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在幽静的山林中潺潺流淌的小河,他的记忆就是小河中的浪花,平静而又安详,就算是偶尔有激流飞溅,也会迅速远去,重归于平静!

  不知不觉间,封若的心境似乎是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种新的境界不是实力的提升,而是对世间万物的感悟,是明了,是亲近,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皆是变得如此生动,哪怕是一株最普通的小草,最寻常的一块小石子,转眼即逝的一抹浮云,映照在封若的心湖之中,都是如此的生机勃勃!

  这一刻,几乎是毫无预兆的,封若就明白了他那便宜师父所拥有的那种神通是什么了,那就是沟通自然,感悟这天地!

  因为这天地,这自然,才是最值得去感恩的,去崇拜的,去模仿的,只有能够理会了这天地的宽阔,这天地的从容,这天地的博爱,才会明白,所谓的逆天而行,所谓的破天,遮天,斗天,灭天,毁天等等,又该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这天地孕育了生命,天地的存在,便是生命的根基所在,没有了这天地,生命自然也就成了无根的浮萍!

  懂得去感恩,才能懂得去领悟这天地的广博,这天地的从容,方才能够最终将自身化为天地,举手投足,拈花微笑,一粒沙,一棵草,皆可成世界!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