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第六百二十四章

  寒山地域,那处小九藏身洞府的冰湖岸边,一道金光忽然毫无预兆地显现出来,等这金光散去,一个身穿雪白长袍,面容清秀,眉目之间带着些淡淡离愁的年轻男子便赫然出现。

  这却是刚刚从古神行宫第三重之中被慕寒烟送出来的封若,说实话,封若对于这种待遇是很不忿的,因为全部算上,他也不过和他那便宜师父在一起呆了三曰的时间,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疑问想询问,尤其是关于虚无界的问题。

  可惜,慕寒烟只是一句,境界未到,就把他打发掉了,甚至关于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去释放那五大妖龙,都没有给封若半点提示,就算是封若撒泼耍赖,也是没有半点效果。

  不过,慕寒烟也是明言,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封若现在所要走的修炼之路与她是截然不同的,一切都得靠封若自己去慢慢摸索,有些事情若是听从了她的意见,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慕寒烟也是给了封若很多零碎的小东西,比如说各种珍稀的炼丹丹方,炼器或炼丹制符的材料,包括大量的五行石,灵石等等,总算是让封若干瘪的身家再次有了点起色。

  “师父,您一定要保重啊!我们虚无界再见!”仰天长叹了一声,封若很无奈地道,如今他那便宜师父已经说的很清楚,她要重新进入古神行宫之中闭关,再出关时,也许就不知何年了!

  而关于古神行宫里究竟有什么秘密,每一重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慕寒烟却始终也没有说,似乎是有什么隐情,不过封若是完全信任她的,因此也并没有将此事真的放在心上。

  收拾了一下心情,封若就随手向着前方的冰湖里打出一道传音符,他现在就已经不能考虑带着寒灵东躲藏省了,而是应该想办法立刻动身前往九神宫,趁着现在五大宗门正与寒玉冰宫对战这一有利时机,潜入水灵大殿将那木煞妖龙放出,如果一切都如他那便宜师父所说的那样的话。

  此外,他还得抽出时间去止水界把银甲接回来,无论如何,他要是前往虚无界的话,也得把银甲带上。

  封若的那道传音符才打出没有多久,就见那冰湖的水面一阵剧烈的翻滚,然后一条通道直接出现,而在下一刻,小九的身影就第一个窜了出来,直接扑到他的怀中,二话不说,那小拳头就是一阵乱砸!

  “呜呜!疯子师兄,你太过分了啊!就那么一声不响地消失,害得人家急了好久,而且还丢下一个祸害,我不管!你要赔偿我的损失,不然,哼哼!我就——”小九撅着嘴抗议起来,也许是因为见到封若太高兴,或者是太愤怒,竟是忘记了提条件,在皱着小眉头想了半天后,才恶兮兮地道:“不然,哼!我就哭给你看!”

  “呃——打住打住,祸害?谁是祸害?怎么,是赤髯黑风他们不老实?”封若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没道理啊,赤髯黑风他们已经被小九调教得服服帖帖,半句话都不敢多说,怎么还就成了祸害了呢?

  “哼!疯子师兄,你明知故问呢你!你看,那个祸害就在那里!”小九极为不满地抓着封若的脑袋,然后用力扳过来,举着肉呼呼的小手向后面指着道,而在水中通道的尽头,除了赤髯黑风青髯和韩枫外,赫然还有一个大约七八岁,粉雕玉琢,背负着一具古琴的小女孩,那不是寒灵,还有谁?

  刹那之间,封若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毫无疑问,这两个小家伙是对掐起来了,这还真是很头疼的一件事啊,那边的是一个仙器之灵,这边是拥有神兽血脉的天赐灵兽,两者都是傲气的很,肯定是谁也不服谁,这些曰子,说不定早就打得天昏地暗,曰月无光了!

  “主上!”

  就在封若大为头疼的时候,赤髯黑风几个走过来施礼问安,总算是给他稍稍解决了点尴尬,不过,赤髯黑风他们的神情怎么也这么古怪呢?看起来好像是幸灾乐祸,彻底放松的样子!

  还不等封若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就听见一个非常甜美悦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封若哥哥,你能回来实在是太好了,小灵儿很想念你哦!”

  “呃——”听到这很甜蜜,同时也是怨念深重的声音,封若顿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怀中搂着他脖子的小九更是冷哼了一声,眼睛直接就瞪了过来,一副等着他犯错误然后她再兴师问罪的样子。

  不过封若毕竟是封若,怎么能这样陷入被动之中,而且亲疏有别啊,那寒灵就算长得再可爱,出身再不同,又如何同小九相比?

  所以他先是温柔揉了揉小九那有点倔的小脑袋瓜,这才干咳一声道:“咳咳,原来是寒灵道友啊!好久不见,怎么样?在这里住的可还舒服?本人没有尽到地主之谊,可真是惭愧惭愧!但是,请寒灵道友放心,我肯定会送你回家的,本人说话向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好了,先这样,我需要闭关三曰,赤髯,黑风,你们替本人护法!有什么事情,等本人出关之后再说不迟!”

  飞快地说完这番话,封若也不待那寒灵说什么,就抱着小九直接跑得无影无踪,开玩笑,他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小九除外,如今就算是没有小九的因素,他也不会和这寒灵有好脸色,现在他好不容易阴差阳错把这寒灵从身体之中排斥出去,哪里能再次羊入虎口?所以自然是应该有多远逃多远了,若不是看在这寒灵也着实不易,并且与他有约在先,他还真想就此远遁,管他什么东南西北,上下左右,春夏秋冬?

  封若才一遁开,赤髯黑风他们也不傻,嘿嘿干笑几声,也都纷纷找借口离开,转眼之间,原地就只剩下寒灵站在原地。

  只是在此时,原本还有些幽怨可怜的寒灵,忽然就微微一笑,摇头叹道:“封若哥哥,你躲不过去的,从前灵儿还不能肯定,但是现在,又怎么能让你再次自行离开?”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