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第六百五十七章

  在这般情况之下,实在是没有人能够注意到封若的举动,他站在整个队伍的边缘处,遥遥地艹控着那柄极为破败垃圾的剑器。

  这众多剑光和金沙虫所飞掠而过的金光里,这柄剑器着实是非常不显眼,但只有那条金沙母虫知道,这柄破烂剑器所带给它的威胁有多么巨大,甚至要超过了其余四十余柄剑器的攻击。

  事实上,封若也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他只是很自然地将那金沙母虫给锁定,只要它敢遁入地下或者岩壁之中,那么,他就能在一瞬间将其无声无息地击杀,保证没有人知道这是他的杰作。

  所以,那钟晓等人才会见到那条之前大发神威的金沙母虫竟然一反常态,既不敢遁入地下和岩壁之中,也不敢上前攻击,只是四处地在几十丈外仓皇地逃窜,就好像有一个恐怖的魔鬼在后面追杀它一样。

  当然,包括钟晓在内,是没有人会去在乎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他们只是集中全部攻击,完全倾泻到那金沙母虫身上,尽管他们的实力和那金沙母虫有着很大差距,可时间一长,那金沙母虫竟是被打得头破血流,伤势严重,最终在钟晓的一记神通之下,彻底被击毙!

  没有了这最后一条金沙母虫,众人都是忍不住一阵的欢呼,而周围还在包围的众多金沙虫就已经成不了什么气候了,在一阵绞杀之后,就纷纷逃离散去。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地上的大量金沙虫尸体,因为谁都知道,这一反常态出现的大群金沙虫以及金沙母虫,都足以表明事态已经很严重!所以在匆匆地拾起那金沙母虫以及一部分金沙虫的尸体之后,那残余下来的众人便在钟晓的带领之下,沿着之前静陌等人前去支援的路线小心翼翼地追上去。

  而这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大群的金沙虫,偶尔出现几条,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但是在向前行进了两三里地之后,那金沙虫的数量陡然就增加了许多,而且竟是格外凶残了几分,在前面探路的几个修道者相继被重伤,整个队伍甚至已经无法前行,完全被一群数量大约在几百条的金沙虫给阻拦住。

  透过这些金沙虫呜呜的呼啸低鸣声,隐约就可以听见前方大约千余丈远的地方不断传来剑气呼啸的声音,还有修道者临死前的惨呼声,只不过由于有参差的岩壁遮挡,众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那里的情况,但在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是不由一沉。

  谁都知道,前面被困住的,必然是静陌所率领的那三个小队,他们应该还没有来得及赶去救援木高的木字营,甚至说不定,他们自身都已经是自身难保,要知道,静陌可是金丹初期的高手啊,她的几个心腹手下同样是实力非常,再加上三个满员的小队,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两三条金沙母虫,也未必能够困住他们,所以,可以想象,他们此刻所面临的凶险有多么严重!

  在这不知不觉间,在队伍之中就有一种很诡异的氛围在蔓延,不管是谁,心里面都不由自主地升腾起这样两种念头,是究竟要立刻后退,还是如飞蛾扑火一般冲进去?

  谁都是珍稀自己的小命的,谁都不希望不明不白地枉死!在这个时刻,没有人能不动摇,因为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木字营完了,静陌和那三个小队也估计够呛了,就算他们这四十余人冲进去,也同样是于事无补!

  但是,如果他们就此抽身退出,那么只要没有金沙母虫的纠缠,这数百条金沙虫还不足以阻挡他们撤退的脚步!

  只是,这个念头也只能是在心里徘徊,没有谁敢第一个开口,没有谁愿意担当背弃同伴,掉头逃跑的孬种!

  所有人都在迟疑着,沉默着!

  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之中,那之前嘲笑封若,应该是属于钟晓的心腹的修道者在和钟晓互相看了一眼后,忽然开口道:“诸位,这金沙虫群此次真的是反常啊!我们估计很难冲进去,大家快想个办法啊!再这样拖下去,营主他们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就不由一凛,不是担心静陌等人的死活,而是担心静陌他们一旦全部陨落此地,那么也就再也无人牵制那些凶残的金沙母虫,到时候他们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不错,这绝对是兽潮爆发的前兆,我们之前的估计全部错误了,我们必须要及时把这个消息传递回木神殿,让各位神使大人早作准备,不然以这势头看,今次的兽潮定然是非同小可啊!若是不早做准备,我们木神殿说不得要受到更大的损失!”此时那第五小队的一个修道者非常有默契地喊道,而他所找的借口则是更加完美,顿时很多人都心动起来,是啊,还去送死干什么,早点把这消息回报给木神殿,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奖赏呢!至于到时候的说辞,那么当然是得说静陌营主力战而死,他们浴血死战,最终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冲出重围等等!

  不过,这件事得统一口径,而且最好是有一个领头者,所以一时间众人就将目光望向了钟晓。

  “钟晓师兄,快拿主意吧,现在这里你是头领,我们都听你的,越早做决定,我们就能把消息越早传递出去,我们也就能救下更多的人啊!”

  “是啊是啊!钟晓师兄,只有你才是最有威望之人,这件事不能耽搁啊!”

  “……”

  一时间,众人纷纷出言,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如果不知道前因,还真的以为这都是些胸怀天下的侠之大者!

  “钟晓师兄,我们不能撤,就算要撤退,我们也得接应营主他们出来!”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在此刻愤怒地响起,却是章翰。

  见到章翰出头,封若不由暗叹了一声,看来这世道,好人是不得混呢!这章翰空有一腔热血,但那也是无用的,没有实力,一切都是废话!

  老实说,如果换做是封若处于在这种情况下,除非那被困的人中有他的朋友,有他关注的人,或者他的实力能够安全地将人救出,自身的安危不会受到影响,否则他的做法就是毫不犹豫,掉头就走,既不去热血冲动,也不去假仁假义找借口!

  “嘿嘿!章翰,你说的很有道理!”听到章翰的话,钟晓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好!我们也没有说不接应静陌营主他们,但是章翰你也看到了,营主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外面等着接应他们,现在,我命令你冲进去,把我们的情况汇报给营主,然后我们再里应外合,将这金沙虫群全部击溃!你可有异议?”

  “你——”钟晓这大义凛然的一番话,顿时气得章翰浑身发抖,指着钟晓的鼻子就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时间就是生命,章翰,你确定你还要犹豫么?再等一会儿,只怕你就要给静陌营主他们收尸了!另外,还有谁一心想接应营主的,马上站出来,别说本人没有给你们机会!老子现在就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这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机会,要么和章翰这傻子自以为是地去死,要么,就给我像虫子一样活着,还有谁?给我站出来!”钟晓似乎是已经撕开了那最后一层遮羞布,脸上的表情格外狰狞,那满是杀气的目光来回从众人脸上扫过,而除了章翰,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他对视!

  “好吧,算我一个好了!”

  封若笑了笑,就从队伍的最边缘,最不引人注意的位置站了出来,他现在是无所谓,那个章翰还算是有点意思,自然不能让他死在这里,更何况,他之前只是不想节外生枝,嫌麻烦,否则这所谓的金沙虫群还真不够看!

  “哦?是你这个孬种?没看出来啊,有胆色!哈哈!不过你确定么?”钟晓先是微微吃了一惊,但随即就轻蔑地冷笑道。

  “呵呵!本人是否确定,还轮不到你来管,另外,你叫钟晓是吧,我在这里送你一句,这孬种两个字,会有人亲自戴到你的脑袋上的,不过你放心,这个肯定不会是我,我还没有这个兴趣,章翰兄,走啦!活人是不应该和死人有太多计较的,你说是么,钟晓?”

  封若却是笑呵呵地道,一点也没有因为被扣上一个孬种的帽子就勃然大怒,而他这种平淡如水的神情,却是让钟晓等人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很奇怪,完全不可战胜,高山仰止般的错觉。

  “哼!谁是死人,这个一会儿就能见分晓,我们撤,这里就留给他们两个防守,什么时候他们与里面的人取得联系,我们再杀回来!”

  面对封若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目光,钟晓心中不由一阵莫名的心悸,不敢在此地纠缠,喝了一声,就立刻飞身后退,而其余人也急忙跟上,如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

  而他们一撤,之前那数百条金沙虫立刻就朝着封若和章翰两人冲了上来!

  “慕飞,你先走,留在这里是必死无疑,你犯不着陪我死在这里!”章翰在此时却是没有任何惧色,狂吼一声,就冲着那数百条金沙虫扑去,但封若根本没有多说废话,一道神念打出,就将章翰击晕,然后他才随随便便地将他拎了起来,就那么漫不经心地一步步向前走去,根本不见他出手,那数百条来势汹汹的金沙虫忽然就化为一地尸体,再也无法动弹!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