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第六百五十八章

  就好像做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封若轻轻一笑,几步迈出,就已经抵达火字营营主静陌等人被困的战场边缘,不过他并没有现身,只是借着一处岩壁的遮挡,先将昏迷不醒的章翰随便地扔到地上,就耐心地等待起来。

  因为封若是此刻所有人之中最为洞悉整个战场局势的,不要说静陌等人的处境,便是木高所率领的木字营的处境,他也是一清二楚。

  由于木高所率领的木字营是最先遭到猛烈伏击,又有十二条金沙母虫同时出现,所以事实上,就在封若所在的第三小队遇袭之际,整个木字营就已经接近全军覆没了,如今也只剩下木高和他十几个手下凭借防御护罩在苦苦支撑,败亡也只是在一瞬间。

  所以,封若只是在稍稍等待一下,等待围攻木字营的大量金沙虫群集结过来,他能救了火字营,却是救不了木字营的,这已经不符合他的计划了。

  当然,他绝对可以肯定,静陌的火字营还是能够支撑到那一刻,因为正如那钟晓所说的那样,这火字营的整体实力是非常强悍的,就算是在重重包围之中,依旧能杀得非常顽强,更令封若出乎意外的是,静陌一个人,竟然能够抗住那三条相当于九级灵兽的金沙母虫。

  若不是对这个昆吾界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封若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要知道,九级的灵兽在苍梧界就是相当于金丹中期的修道者的,当初倾澜轩和封若两人联手,都被一只九级的金翼魔鸟给打的狼狈不堪,但是现在这静陌以一敌三,竟然还能做到稍有余力去支援她的手下,也就是说,静陌的整体实力,其实已经不下于苍梧界中一个金丹后期的修道者实力。

  所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昆吾界修道者所修炼的功法绝对不简单,而事实上,这也是封若宁可低调,也要给自己弄一个没有漏洞的完美身份的真正原因,他必须要了解到这功法的核心秘密。

  时间不大,那在另外一个战场之中的木高忽然狂啸一声,浑身金光大放,竟是舍弃了他身边最后三个手下,突出重围,向着来路逃奔而去,而他那三个手下随即就被三条金沙母虫给击杀。

  不过,让人很奇怪的是,那十二条金沙母虫竟然没有去追赶木高,似乎是知道凭它们的实力无法将其拦下,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带着大量的金沙虫群朝着静陌等人所在的位置席卷而来!

  而这个时候,静陌身边还有将近七十余人,勉强能够与围困住他们的金沙虫群僵持住,如果不出现意外,只要经过一场苦战,他们还是能够顺利胜出的,这也是为什么封若不急着出手的真正原因,锦上添花没意思,雪中送炭才是最好玩的。

  但是,随着木高的独自逃生,木字营的全军覆没,那十二条金沙母虫带着数千金沙虫浩浩荡荡地杀过来之后,包括静陌在内,整个火字营所有人的一颗心都直接沉到最深处,连一向平稳如高山的静陌,脸色都是瞬间变得惨白,她是聪明人,自然立刻就能猜得到,木字营已经完了,而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们火字营覆灭了!

  在这一刻,饶是静陌心气极高,坚强无比,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能够独自逃生,可是她一手创建起来的,付出了她无数心血的火字营也将就此完蛋,而且她之前又接到了第三小队和第五小队的求援,说不定此刻这两个小队早已覆灭了!

  绝望,浓浓的绝望在静陌心中蔓延,又接着蔓延到所有还幸存的修道者心中,没有人能够认为他们还能活下去,他们此刻所能选择的,也就是自己如何去死的问题了,要么被金沙虫将身体撕碎,要么,干脆就自杀!

  而就在静陌彻底绝望,已经完全不想着独自逃生,要与她这亲自创建的火字营共存亡之际,就在那如潮水般的金沙虫扑上来之际,一道细微的剑啸声不知从何处飞起,然后静陌等人就惊讶地发现,那在外面围困着他们的大量金沙虫竟是如手指缝里面的沙子,唰唰唰地掉落在地,甚至包括那种实力极为强悍的金沙母虫,都避免不了这个命运。

  这情形是如此的诡异,静陌等人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们根本见不到那理应存在的绚烂剑光,除了那细微的剑气呼啸声音,再无他物!

  整个过程,仅仅是持续了三个呼吸,不错,就是三个呼吸,上万条金沙虫,十五条金沙母虫,就全部化为了满地的尸体,以至于静陌等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周围再无一条金沙虫的时候,静陌只是见到一抹淡淡的流光如回眸一笑的目光,带着无尽的潇洒和随意,飘然而去。

  从始至终,没有人知道这一抹惊鸿一现的流光是从哪里出现的,又是消失在哪里,虽然来去匆匆,但却是在所有人心间留下了一种无比深刻的印象。

  这流光,自然便是封若的倾城剑了,事实上他只是稍稍放出了一缕剑气而已,连倾城剑一成的威力都远远没有发挥出来,而在清理掉此地所有的金沙虫之后,他就立刻直接躺在章翰身边,故意装作是昏迷不醒的样子,当然,他也没忘了给自己和章翰布置了一座防御阵法来混淆视线,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一切与他无关了。

  静陌不愧是一营之主,最先从那无比的震撼之中反应过来,顾不得去察看手下的伤势,也顾不得去管遍地的战利品,直接就朝着之前那流光消失的位置冲了过去,不过,她当然找不到有任何线索,别说刚才那只是倾城剑的一缕剑气,便是封若此时背着的垃圾剑器,只要他想,就绝对不是静陌所能追得上的。

  当然,静陌也不是没有收获,她在大失所望的时候,就见到了两个昏迷不醒的手下,准确地说是一个半,因为她对于封若这个托关系进入火字营的人还没有多深的印象,但她对于章翰还是非常熟悉的。

  所以,毫不犹豫,静陌直接出手破开那座很普通的防御罩,先是将章翰救醒,然后也不管尚在迷迷糊糊状态下的章翰,就急急问道:“章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钟晓和黄杰他们人呢?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是谁救下的你们?这个防御护罩也是救你们的那个人留下的么?”

  静陌这一连串的问话直接就把章翰问晕了,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然后立刻就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而当听闻,钟晓等人竟然私自逃离,静陌的一张俏脸早已被气得发白,闷哼一声,起身就走,不过在走出几步之后,她还是用很平静的语气道:“章翰,你的忠心,本人不会无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第三小队的头领,此次回去木神殿,我会亲自保举你进入第二层洗剑池,至于钟晓他们,我会让他们活的很滋润,很舒服的,就这样!”

  说完这番话,静陌身上的杀气已经是如同实质,以至于章翰都忽略了在他身边的封若,或者他是沉浸在一步登天的喜悦之中了。

  “靠!什么玩意!老子呢?就这么被华丽地无视了么?真正出力的是老子啊!”封若很郁闷地想道,他现在还得保持昏迷状态。

  在又等了一会儿,封若眼见章翰那家伙依旧还沉浸在升官发财的美妙幻觉中,他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假装自行醒转,然后重重地在章翰的脑袋上敲了一记,同时故意大喊道:“章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营主泉下有知,也会知道你是忠心耿耿的!”

  “喂!”封若这一记用的力气并不是很大,但也足够惊醒章翰了,“喂喂!慕飞,别发疯了,我们安全了,营主他们最终击败了那些金沙虫,然后把我们救出来了。”

  “哦,是么?那就好!”眼见章翰没有起疑,封若也就懒得再去理会他,而是跑到前面帮忙打扫战场,顺便给自己弄点油水,毕竟他要想混的一个完美的身份,那么很多方面都是不能露出破绽的,越是细节,就越得小心。

  此时那第一,第二,第四小队的修道者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神不守舍的样子,所以也没有人在意封若的出现,或者是根本没有心情,事实上,他们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立刻撤离此地,有多远跑多远,再也不回来,刚才那如同滔天巨浪般的金沙虫群,实在是把他们吓坏了。

  倒是那静陌,除了方才一瞬间的杀气爆发之外,就再次恢复了那种冷若冰霜的状态之中,让人不敢直视。

  封若只是稍稍打量了那静陌一眼,也就没有再理会,对于方才这女人只封赏了章翰一事,他根本就不在乎,反正现在的结果已经是达到了他的目的了,跟着章翰,他自然就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相反,若是他一个没有任何来历,还没有在火字营站稳脚跟的家伙,忽然被高高在上的营主静陌青睐有加,那才会很令人怀疑呢,与其如此,还不如把烦恼都留给章翰,他躲在后面享受。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