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洗剑池

第六百六十二章 洗剑池

  也许真是有了云擎的面子,那木神令的领取当真是非常容易,而与此同时,章翰也是忙得团团转,因为竟然一下子有很多实力颇强的修道者想要加入他的第三小队,很显然,这些人都是看中了封若与云擎的关系,这可是几乎可以在木神外殿横着走的招牌啊!

  章翰虽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却也不敢大意,只能是细细考核,最后再做决定,见到他如此之忙碌,封若就招呼一声,让章翰派了一个人带他前往那木神内殿,因为他是很想见识一下那洗剑池的。

  这不但是可以淬炼一下他背后那柄垃圾剑器,以免经常被人轻视,更重要的,他还想弄清楚那洗剑池的秘密,他隐约间就有种感觉,这洗剑池绝对是关系到这昆吾界最深处的核心机密。

  那为封若领路的,是章翰从前的一个好友,名叫铁惑,如今章翰发达了,便顺手将他招揽进火字营,这铁惑稍嫌有些木讷,很不善言语,通常只是封若问一句,他才回答一句,而且看起来还有点紧张不过,姓格看起来还是非常可靠的。

  所以,封若就多问了一些有关于这昆吾界,古神宫,以及木神殿的问题,尤其是他们所修炼的功法问题。

  那铁惑倒是没有什么怀疑,因为封若都是用切磋交流的口吻,就这样,很快,封若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与他当初所猜测的一样,这昆吾界的修道者所修炼的功法果然与苍梧界不同,没有太多复杂的变化,也没有各种属姓的功法,所有人,从上到下,修炼的,都是同一种功法,那就是金灵啸曰诀。

  这金灵啸曰诀很不简单,苍梧界的功法,一律都只有十三层,而这金灵啸曰诀竟然又在十三层的基础上增加了两层。

  此外,这金灵啸曰诀的修炼方式也是迥异于苍梧界,比如说前三层的金灵啸曰诀竟然是在修道者刚刚出生后就已经融会贯通了,而那几乎就等于是苍梧界的炼气后期的修道者了,不过,这接下来的修炼却是非常艰难,有的人能够一直突破到金丹期,有的人却几十年都在炼气后期徘徊,一直没有寸进。

  还有,封若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里的修道者竟然都不知道有父母,因为自他们懂事起,就要学着自立,就要学着能够活下去,幸好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是炼气后期的修为,只要不是运气太差,很快就能提升修为境界的。

  但这种事情,却是让封若越发地警惕起来,他是知道的,每个人,不论善恶,肯定是有父母的,那么,昆吾界之中所有修道者的父母在哪里?难道他们中所有人都是从外界被掠夺而来?那么,又是谁在暗中艹控这一切?

  而艹控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好玩么?

  这只怕不可能,因为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在短短的数年时间里就拥有炼气后期的强大修为,这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想做到就能做到的!

  而且封若怀疑,这昆吾界中所有修道者都能够吸收先天金煞也是与这种经历有关!

  所以,那幕后黑手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绝对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这幕后黑手,说不定就是那古神,因为只有古神那种通天手段,才能做到这一切!只是古神已经是强大到那种程度了,为何要与这些普通凡人过不去呢?要知道,这昆吾界的生存难度几乎要比苍梧界难上数倍,光是那每年数次的恐怖兽潮,就能夺走多少生命!

  “咦?兽潮?”

  忽然之间,封若脑海之中就如同闪过一道刺目的闪电,他一下子就抓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线索,那就是古神如此做,采用如此苛刻的磨难,并且花费这么大的代价,不会是为了培养合格的传人吧?

  封若越想就越觉得有道理,因为他现在才不过刚刚接触到了昆吾界的冰山一角,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世界的生存难度有多么恐怖,可想而知,能够在重重磨难之下还能生存下来的修道者,将会是多么优秀!

  更重要的是,这个昆吾界之中偏偏还有金木水火土风雷这七大神殿,这种设置怎么看都与那九枚仙之符文有着深刻的联系。

  “慕兄,慕兄?木神内殿到了,我们需要出示木神令,方能进入!”

  此时一旁铁惑的声音打断了封若的思索,抬头一看,就见在前方到处是重重关卡,在这些关卡之后,就可以清晰地见到那位于石山山腹之中的一座座气势恢宏的建筑。这些建筑并非是平行或者是对称的,而是呈螺旋状,一层一层地附着在石壁上,向上不断累积,越向上,那建筑就越华美,所以看起来是格外不同。

  不过,如今封若也是知道,这木神内殿也是划分着不同的区域的,而这区域划分的标准,就是那洗剑池,在这木神内殿之中,这洗剑池一共是划分为六层,但据说在古神宫之内,是有着九层的洗剑池的。

  “好,我们进去!”封若点了点头,尽管按照章翰的说法,他只要报上云擎的名字,就能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不过,他还真的没有那种狐假虎威的兴趣。

  穿过那重重关卡,以及三座防护阵法,当踏足到那木神内殿的一刻,封若立刻就感应到了空气之中极为清晰的先天金煞的波动,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兴趣察看这里的建筑和热闹,目光直接扫向远处的一个方位。

  “铁惑,那里就是洗剑池吧!”

  “呃——对,不过慕兄,你是怎么知道的?章翰不是说你第一次来这里么?”铁惑大为惊讶地道。

  “呵呵,猜得而已,你没发现在那个地方,所有人经过都是一脸肃穆么?”封若淡淡地说着,随即也不待铁惑反应过来,就大踏步走了过去,说实话他心里还真是兴奋激动不已,他实在没有料到,在这所谓的洗剑池之中居然会拥有那么丰沛的先天金煞,这种丰沛的程度简直是难以想象了,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

  “暴敛天物啊暴敛天物!这里的修道者是真的不会享受还是怎么?这么多的先天金煞,竟然不懂得吸收,啧啧!这次便宜了本人吧!”

  心中暗爽着,封若很快就来到了那所谓的洗剑池前,这洗剑池正如其名,乃是一方不过三丈左右的池子,周围三面都被厚厚的岩壁所笼罩,看起来很粗糙的样子,另外,池子里面没有水,或者准确地说,是完全呈现液化状态的先天金煞!

  饶是封若早已艹控先天金煞有二百多年之久,此刻见到这满满一池,完全呈现液化状态的先天金煞,也禁不住要目瞪口呆,他是真的难以想象,这里的修道者不是都修炼有那金灵啸曰诀么,不是都能够吸收这先天金煞么?怎么能这样浪费呢?

  不过,当封若在这洗剑池前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完全明白了,不是这里的修道者不吸收,而是他们根本无法吸收如此丰沛如大海狂涛一般的先天金煞,这就好比,一个人能喝水,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人能一口气把一座大海完全喝光!

  终归到底,不是他们想不想喝的问题,而是他们的肚子能不能盛放的下的问题,就好像封若最初遇到的那个木神使者一行人,他们那么强大的修为,都也只能吸收一点点的先天金煞,还是从那死去的妖王身上吸取的,按照他们能够吸取的数量,若是胆敢在这洗剑池面前吸收,只怕顿时就会被噎死!

  这洗剑池旁边并没有护卫,只有一个须发皆成金色的老者盘膝坐在入口处,而在入口外面,则是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估计至少有二三十人,这些人和封若一样,都是背着不起眼的剑器,显然是想着进入洗剑池淬炼的。

  那金发老者也不怎么盘查,只是在那闭目打坐,不过,若是有修为达不到者,就会自动被弹开,见到这一幕,封若倒是明白了想进入洗剑池还需要相应的修为法力的。

  尽管封若前面还排着二三十人,尽管每次都只能进入一人淬炼,但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因为每个人进去,只是艹控着剑器在洗剑池中蘸一下,就不得不脸色苍白地退出来,当然,仅仅是这一下,他们那原本很垃圾的剑器,立刻就变得非同小可,金光闪闪,威力至少提升了三倍还多。

  不过,也有法力沉厚者,能够艹控剑器在洗剑池中多多停留一瞬间,而就是这多出来的一瞬间,就让他那剑器的品质再次提升一大截!

  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之下,修为越高的,就越占便宜,一旦与别人拉开差距,就永远不用担心被追赶上,因为按照洗剑池的规矩,每个人,有生之年,每层洗剑池,只能去一次!

  只是这个规矩让封若很不爽,他不在乎他的剑器淬炼的怎样,他只在乎他能不能顺手偷到多少先天金煞,而且还不能被人察觉!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