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不速之客

  直到一炷香之后,那遍布整个洞府之中,灿若云霞的金光才缓缓消散,封若与碎金煞神剑也跟着显露出来。

  此时的封若,有点略显疲态,而碎金煞神剑却是要比之前的光芒更加明亮了一些,这就是注入了大量先天金煞的好处,也就是当初周宇无法做到这点,否则他和封若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

  稍稍感应了一下碎金煞神剑的变化,封若比较满足地点了点头,尽管这变化不是很大,却要比当初的青木煞神剑要好很多了,想必是因为碎金煞神剑更加倾向于先天金煞的缘故。

  不过,此刻封若用心念来感应艹控碎金煞神剑,依旧无法有那种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感觉,很艰涩的样子,无疑,要想将碎金煞神剑提升到青木煞神剑的程度,还是需要更多的先天金煞才行。

  “更多的先天金煞!啧啧!”一想到那满满的,一整池子的精纯先天金煞,封若就忍不住两眼放光,老实说,就算是当初在五行界的古神禁地之中,那里的先天金煞也是没法与此地的洗剑池相提并论的,尤其这还只是第一层的洗剑池,后面还有第二层,第三层,乃至传说中的第九层!

  但是,怎么样才能堂而皇之地去窃取洗剑池之中的先天金煞,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封若可不认为就凭他现如今的实力,就能够硬闯进去夺取,因为既然这昆吾界很可能是古神所留下的另外一个后手,那么这里面没有可能不存在高手的。

  更何况,他还要弄清楚这昆吾界与古神禁地的秘密,这一切都是无法用直截了当的方式能够获得的。

  正如此想的出神,封若忽然面色一动,随即手中的碎金煞神剑就被他快速收起,而洞府四周遍布的紫火也被他收回,同时那两座等级非常高的防御隔绝阵法也在瞬间被瓦解,转眼之间,封若整个人就重新变化为那个看起来极为平凡,只是运气不错的慕飞。

  等到几个呼吸之后,封若那简陋的洞府入口处,一道红影飘过,随即一个面容如玉,却又是如冰霜般冷冽肃杀的绝美女子就显现出来,这,却正是火字营营主静陌!

  “奇怪?她来做什么?”

  在洞府里面装作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封若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对于这个稍嫌强势的女人,他并没有多大兴趣,尽管他曾经在暗中救了她一命,尽管他曾经被华丽地无视掉,但这一切都不足以成为封若对她感兴趣的理由。

  而同样的,这个静陌理应对他也是毫无兴趣才对,所以,封若对于静陌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洞府入口是感到很诧异的,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新近淬炼成功的那柄几乎能媲美本命飞剑的剑器?

  封若在里面胡思乱想,外面的静陌却是没有半点踌躇以及犹豫,纤纤右手微微一抬,顿时一道流光就穿过那道很简单的防御阵法,来到封若面前,然后随着一声清越的笛音,直接化为一帘彩色光幕,这光幕之上,则是显现出静陌的影子。

  无疑,这应该是某种用来传讯的印记法决,这个时候封若也不敢再装下去,连忙跳起来,打开防御阵法,顺便摆出一副惊慌和不能置信,以及稍稍有点窃喜的复杂神态,躬身恭敬地施礼道:“火字营慕飞,参见营主大人,不知大人驾到,属下未能亲自迎接,实在是罪过罪过!”

  封若这一番话说的很顺畅,表情也很到位,他心里甚至都有点得意,话说他这马屁就算不是很出色,至少也不会有什么错误吧?

  不过,让封若很郁闷的是,他一番话说完,对面的静陌依然没有什么动静,甚至连一句免礼平身的客套话都没有,害的他很尴尬,幸好他脸皮很厚,还能泰然自若地在静陌的冷冷注视下摆出笑脸。

  “你不是那种油嘴滑舌,圆滑世故的人,何苦委屈自己,说些不随心的话,拍马屁的感觉很好么?”

  良久之后,那一直注视着封若,面上的表情如冰山一样的静陌才淡然开口道。

  “额——”

  封若这次是真的有点尴尬,没想到这静陌看人还是蛮准的嘛!只是,这未免也不符合这冰山美人的作风啊!他不过她手下的一个小小的卒子,用得着这么高规格的夸奖么?

  所以弄不清这静陌的来意,封若索姓装傻充愣!

  但静陌显然是那种很有主见之人,根本就不会在乎封若的态度,依旧用那种可以将河水冰冻起来的语气缓缓道:“我调查过你的来历,陆绩那方面已经证实,他只是在天坑地域偶然见到如孤魂野鬼一样的你,所以才推荐你加入狩猎营!而且,你所表现出来的,看似碌碌无为,胸无大志,是很普通,很平凡之人,但是,按照道理来讲,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如此高瞻远瞩,在极其不利的环境下,还能断言钟晓等人的生死,你不觉得,这似乎有点不对劲么?”

  听完静陌这番话,封若心头先是一跳,随即立刻冒出来的念头就是直接杀人灭口,不过最后他又彻底平静下来,因为静陌若是真的发觉了他的秘密,就应该不是独自前来,而是带着大批高手而来了。

  所以,事情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额,营主,这个,您过奖了啊!属下当时就是气不过钟晓他们的嚣张气焰还有那副丑恶的嘴脸,所以才故意咒他们的,没想到还真的一语成真,但这真的和属下没有半点关系啊!完全是营主您英明神武,若不是您最后击杀了所有的金沙母虫,属下的小命早就没有了,所以,营主您对属下那就是恩同再造啊!属下来世今生都无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只能是肝脑涂地,赴汤蹈火,为营主您两肋插刀,排忧解难,在所不辞啊!”

  “说完了么?”面对封若这滔滔不绝的效忠话语,静陌的神情依旧不为所动,“你觉得说这些很好玩么?我刚才说了,你自己也同样清楚,你根本就不是那种谗言媚上,圆滑世故之人,不然,以云擎如此高傲之人,又怎么会对你另眼相看?慕飞,你给我听好了,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额,没问题,营主请问,属下但有所知,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令营主您满意!”封若眼睛都不眨,就差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发誓了。

  “是么?我希望你能对我说真话!”此时那一直如同冰山一般的静陌忽然就毫无预兆地微微笑了笑,这一抹微笑来的如此突然,却又丝毫没有半点突兀,就好像一抹清风,虽然是无影无踪,但却让人心头愉悦,念念不忘,以至于封若都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愣了好一会儿!

  “额,营主,我一定说真话!”暗自在心里抹了一把冷汗,封若心中也跟着不争气地忐忑起来,这个冰山美人,莫非是要色诱他么?这可不行,他可不能对不起他的雪师姐还有小轩!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有关于我们之前在天坑地域中伏一事,当时,我让你们第三,第五小队断后,我亲自率领第一,第二,第四小队前去支援木字营!”静陌的语气莫名的降低了许多,似乎是在讲述一个与她无关的故事,语气之中的冷厉之气也减弱了许多,而她这种放低姿态,稍稍温婉一点的态度无疑要很有魅力,至少封若得承认,这样一个冰山美人,如果真的温柔起来,那还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后来的事情,却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那金沙母虫竟然分兵伏击我们,在猝不及防之下,我们非但无法及时救援木字营,甚至连脱身而退都很难做到,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姓,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木字营全军覆没,只余木高一人逃出之后,我才惊觉,事态已经严重至此,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无力回天,我一人实力再强,又怎么能抵抗十五条金沙母虫?可我又不能坐视这些追随我多年的手下被屠戮,所以我只能是坚持一刻算一刻。”

  说到这里,静陌忽然就轻轻叹了口气,一直冷厉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似乎是忘记了封若的存在,只是自言自语地道:“你无法想象,那种死亡迫在眉睫的绝望,那种对于生的眷恋,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似乎是跟着崩塌,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我当时甚至都冒出那样荒诞的想法,我想,只要谁把我和我的人救出去,哪怕让我为奴为婢我都心甘情愿!”

  “也许,是古神感应到了我的诚心吧,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一道剑光如天神一样忽然出现,你无法想象,那剑光究竟有多么强大?多么恐怖?面对着那剑光,你心里所想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顶礼膜拜!仅仅是非常短暂的两个呼吸,那几乎要将我们全部葬送的金沙虫群就全部被击杀!在那一刻,我最想做的,就是大声地痛哭出来,就好像要将这些年所承受的艰辛和苦痛全部哭出来!我想找到那剑光的主人,我知道我对于他来讲就是蝼蚁般的存在,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我还要找他出来,但,我没有找到他,却找到了你们两个!”

  说到此处,静陌的目光忽然很炙热地看向封若,用近乎祈求的语气低声道:“慕飞,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