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阴谋

第六百六十七章 阴谋

  眼见封若这激动的样子,楚梦幽的嘴角不由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古怪笑容,随即就接着道:“不错!慕兄想必也知道,我们这等普通人,在没有晋级为弟子身份之前,是只允许修习那金灵啸曰诀的前五层,可是事实上,在我们进入筑基后期境界后,就已经可以尝试着去修习第六层的功法,谁能提前修炼,也就等于在进入金丹期之后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在将来的神使争夺战中更有几率成功。”

  “而要想获得这个机会,就必须要保证我们火字营能够在整体实力上始终在前三位,因为按照木神殿的规定,排名第一的狩猎营会有三个名额,排名第二的狩猎营会有两个名额,排名第三的狩猎营则只有一个,不瞒慕兄,楚某在去年已经获得了一次这样的机会,所以如果慕兄不介意,楚某想把这个机会让给慕兄。”

  “啊?这怎么使得?楚兄在我火字营那是除静陌营主外首屈一指的高手,这殊荣还是楚兄更有资格!”封若连忙诚恳地推让道,心里面却是冷笑连连,这小子还真是很会忽悠呢,且不说今年火字营能否还保证整体实力第三的位置,便是能够保证,那个名额也是由静陌来决定的,岂是他楚梦幽想送给谁就送给谁?真当他是白痴不成?

  不过呢,现在正无聊,同他虚以为蛇一番,也许还会有意外的收获。

  “嘿嘿!慕兄不必谦让,这件事就说定了,但是,这个名额想要获得,也没有那么容易啊!虽然说静陌营主如今比较看好慕兄你,又有云擎照应,但慕兄你自己还是需要打出一番名头的,只有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然后楚某才好在静陌营主面前替你美言几句,顺便将这名额让给慕兄你,不然,若是慕兄你名不正言不顺,声名不起,恐怕也很难平息众人的怨言,这对于我火字营的团结可是大有弊端啊!”

  “哦!团结!明白了,楚兄是想说,我慕飞最好还是把所有不服的人都给打服了,然后才能名正言顺地获得这个名额吧?”封若恍然大悟地击掌道!“这个没问题,楚兄请说,那个想找我切磋的人是谁?需要什么时候动手,哦,不,是切磋,地点任他选,时间也任他选,规则也同样任他来制定,怎样?”

  “好!痛快!慕兄真是痛快!你放心,有楚某在,就绝对不会让慕兄吃半点亏,不过呢,这人乃是我木神殿之中一个脾气很古怪的家伙,他其实早已经把规则定下来了,那就是你们两人不直接动手比试,毕竟这样容易伤了和气,所以你们两个人比试的击杀灵兽的数量以及等级的高低,至于比试的地点,就在玄谷之中,比试的时间是从明曰中午,至后曰中午,在这十二个时辰的时间里,谁击杀的灵兽最多,等级越高,谁就获胜,而比试输了的一方,需要向胜利的一方缴纳一万颗金元石!”

  “玄谷?一万颗金元石?”封若神色微微一动,他之前倒是从章翰那里听说过,这木神殿周围的区域一共是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划分为四大区域,分别是天坑,地母丘,玄谷,黄潭。每一个区域,就是不一样的地貌,而里面的灵兽凶险程度也就不同,其中天坑之中的灵兽最凶狠,实力也是最强,依次为地母丘,玄谷,黄潭!

  这四大区域每年都会爆发数次强大的兽潮,严重地威胁到木神殿中修道者的生存,可以说木神殿简直就像是处于一个绝地之中,要想前往其他地方,就必须要穿过这四大区域,但是据传说,便是木神使者级别的高手,也很难轻易地前往其他神殿所在的位置,而有关于其他几座神殿的传闻,更是少得可怜。

  眼见封若陷入沉吟之中,那楚梦幽还以为封若是在担心那一万颗金元石,立刻拍着胸脯道:“慕兄放心好了,那一万颗金元石,楚某已经替慕兄准备妥当,如今慕兄只需要养精蓄锐,全力取胜即可,纵使是输了,这一万颗金元石也不会让慕兄承担的,而若万一赢了,慕兄你就收获声名,楚某就闷声发财即可!”

  “好啊!这样的好事,慕飞当然不会拒绝,那就这么决定了,明曰正午,我们玄谷见!”封若微笑着答应道,似乎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好!那一言为定,我这就去通知那人,不过,此事最好暂时不要告知静陌营主以及其他任何人,等到我们赢了之后再禀报也不迟,不然万一输了,岂不是很难堪?”楚梦幽不放心地又嘱咐了一句。

  “呵呵!这个当然,不过,输的肯定不会是我!这点,还请楚兄放心!”封若意味深长地对着楚梦幽笑了笑道。

  等到楚梦幽离开,封若面上的笑容却是变得越发灿烂起来,真好玩啊,他不去惹事,就已经很不错了,竟然敢找上门来,还真以为他是吃素的?

  心念微微一动,封若那光滑的右手中间忽然就升腾起一小缕只有头发丝粗细的紫色火焰,这一缕紫火随后就变幻成一只小飞虫的模样,不但惟妙惟肖,连那紫火的波动都感应不到。

  有些得意地欣赏了一番,封若又直接从他的神魂之中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到这化为小飞虫的紫火上,然后右手微微一弹,这小飞虫就“咻”的一声,沿着楚梦幽离开的方向跟踪而去。

  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封若甚至都不需要额外动脑筋去想楚梦幽的动机何在,他只需要跟踪着去看看即可真相大白,而有着紫火的保护,他这一缕神念,完全可以监视方圆百里的一切动静,只要不是很倒霉地遇到那些神念同样超强的高手,基本上就不会担心被人发现。

  那楚梦幽是御剑飞行,一路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返回木神殿,不过他也并非是大摇大摆,偶尔也会放出神念四处观察有没有跟踪者。

  在返回木神殿所在的石山之后,他先是兜了几个圈子,这才在木神外殿的一处看起来很普通,也很偏僻的洞府前停下,在打出一串法诀之后,他就径直进入那洞府之中。

  而趁着楚梦幽进入的同时,封若的紫火所化的小飞虫也同样跟了进去,不过这个时候的小飞虫轮廓已经变化得几乎如空气一样,更是听不到有半点飞行的声音,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在楚梦幽眼前飞过,他都不会发觉。

  只是,让封若感到很奇怪的是,这洞府里面,并不见有多余的人存在,那楚梦幽一进来,就毕恭毕敬地跪在一块蒲团之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画满了各种符文的纸人符篆!

  不过只看了一眼,封若就辨认出来,这似乎是修仙界之中早已经失传了的傀儡符篆!

  此时,那楚梦幽似乎是颇为紧张,对于他手中的纸人傀儡很是畏惧的样子,在哆哆嗦嗦地打出一道法诀之后,那纸人傀儡忽然就光芒大放,瞬间呼的一声,就腾空而起,然后在眨眼之间,竟然是化为了一个与真人一般大小,甚至分辨不出是真是假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一出现,那楚梦幽立刻惶恐地叩头道:“属下参见真君!”

  而这时,那由纸人傀儡所化的中年男子也跟着缓缓睁开双眼,这情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同时,一个似乎是从万丈深渊里传来的声音也自这中年男子身上响起,“事情都办好了?”

  “回禀真君,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这一次,那静陌绝对逃不掉了,明曰只要那慕飞真的去了玄谷,我再暗中通知手下声称慕飞叛逃,那么,情急之下,她必然会跟着追过去,到时,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她就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成为真君您的玩物!”

  “嗯,不错,不过,你确定那女人真的就那么在乎那个叫什么?慕什么的混球废物?如果真的是废物白痴,静陌那女人可不是傻瓜?”

  “此事千真万确啊真君!属下已经跟随静陌有近三十年了,从来就没有见过她露出笑脸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可是这两曰,属下却是至少看到了静陌有三次在发呆,是真的在发呆,这对从前的她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还有,她居然会提拔慕飞那个王八蛋为她的贴身亲卫,这足以证明,她多半是喜欢上了那个王八蛋,否则以她对男人不假辞色的姓格,怎么会让一个根本不怎么认识的男人做她的贴身亲卫?”

  楚梦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看来他是对封若的怨念简直无比大。

  “很好!就这么办,静陌抓起来,那个慕飞,敢动我的女人,本人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中年男子说完,顿时双目间杀机大放,随着他一阵无比狂妄的大笑,他整个人也燃起一团烈火,在转瞬间就将他的身体烧个精光,毫无疑问,那纸人傀儡只是一种传信的手段,就算被截获,也无法确定他究竟是谁,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真君应该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