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六十八章 金云珠

第六百六十八章 金云珠

  “动你的女人?真君?有意思!”

  封若心中一阵冷笑,杀机瞬起,好啊!看来这个所谓的劳什子真君还是条大鱼呢,正好抓来吃掉,不然一些小鱼小虾对付起来也无聊不是?

  在那洞府之中又等待了片刻,封若见那楚梦幽依旧是魂不附体的样子,也就失去了继续察看跟踪的兴趣,心念微动,便将那一缕紫火以及神念收回。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根据楚梦幽和那真君的交谈,应该可以判断出对方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甚至都未必会在玄谷之中派人狙杀他,他们真正要对付伏击的,乃是匆忙赶来的静陌。

  等到静陌被他们拿下,那么火字营自然就得解散,而对于静陌的失踪,这些家伙完全可以将罪责推脱到自己身上,真可谓是恶毒无比,假若自己不知道内情,还真有可能被他们给蒙混过去。

  还有,那真君曾用‘这一次’的这个说法,也就是说他们之前肯定就密谋过,甚至实施过,只是很不巧没有成功罢了。

  但是现在嘛,封若肯定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完了,我受不了了,还是大败,大败,这些蠢货,竟然连最起码的配合都不懂,真不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连一盏热茶的时间都没有坚持住,慕兄,我真羡慕你啊!自己单独一个小队,想怎么样,就怎样!”

  此时一脸苦恼的章翰走了过来,就在方才短短的时间里,他的新组建的第三小队,接连溃败了三次,结果不但所有人士气大落,章翰自己也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不得不在第二,第四小队的嘲笑声中暂停切磋训练。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等这次兽潮过去,他们自然就懂得了怎样去互相配合!”封若很淡然地道,他早就看出来了,章翰所招募的第三小队成员,除了他之前认识的铁惑等人是对他言听计从外,其余人都当他是一个笑话,毕竟若论个人实力,章翰实在是有些差距,震慑不住他们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那些人当时多半都是冲着封若得到云擎赏识而来,如今封若不在第三小队,他们自然会有些不满。

  不过,知道归知道,封若是没有兴趣替章翰训练那些修道者的,有些人,永远都看不清形势,只有吃了亏,碰了壁,倒了霉,被人打得屁滚尿流乃至小命随时不保,才会幡然醒悟,才会哭爹喊娘地想着要去自强自立,或者如狗奴才一样去添敌人的脚趾以求活命!

  否则,他们永远会很有优越感地站在高处指指点点,要么嘲讽这个,要么鄙视那个,一副先知万事通的样子,什么道德至上,什么善恶自知,一切的一切,从他们嘴里说出来,都是似模似样,貌似很有道理,让人忍不住就要顶礼膜拜,山呼万岁!

  但实际上,他们就是一堆狗屎,自己做不到,或者是不想做,不敢做的,就要阻止嘲讽别人,各种各样的理由,各种各样的借口,以来掩饰他们的无知,他们的懦弱,他们的卑鄙!

  说他们可怜,实在是抬举了他们!

  “唉!我也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这毕竟是我的第三小队啊!慕飞,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如此的淡然啊!有什么秘诀没有,传授我几招如何?”章翰很是羡慕地道,如今他对于封若是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得到云擎的赏识也就罢了,运气还能好的逆天地淬炼出一柄绝品剑器,更是能够成为营主静陌的贴身亲卫,这简直是整个木神殿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好事啊!

  “秘诀?没有,我有的只是运气,怎么样?你去第二层洗剑池有什么收获没有?”封若随便地揭过话题道。

  “有啊!我跟你说,第二层的洗剑池真是非常的神奇,我现在的实力至少要比从前提升了三成左右,还有我那柄剑器,威力也同样更胜从前啊,当然,是没法和你那柄相提并论的,对了,这样一柄绝品剑器,可有名字?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谈论你这柄剑器呢!”章翰大感兴趣地问道。

  “无名之剑,就叫无名好了!”封若随口答道,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替这柄剑器想个名字,因为没有意义。

  但是这落在章翰耳中,却是绝对的高深莫测,“无名,好名字啊,一听就是霸气无比,高深莫测,令人要闻风丧胆啊!”

  “霸气你个大头啊!我不用你给我拍马屁,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求到我,直说就是!”封若哭笑不得瞅了章翰一眼,径直说破他的打算。

  “嘿!我是说心里话,无名这名字是真的很好,我就奇怪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和你这无名一比,我这飞龙顿时就俗了很多!”章翰有点苦恼地道。

  “是你的心里在作怪,你若真的用了无名,那就真的成了无名之剑,章兄,这御剑之道,讲究的是一种气势,一种信念,当你气势如虹,心无杂念,将胜败输赢都置之度外,你的意志,你的信念和气势,才会融入你的剑器之中,这也就是最低级别的剑意,也是剑意的入门门槛,不管你的对手是谁,不管你的对手有多强,你首先要做到的,是克服心中的恐惧,然后将所有的信念集中于剑器之上,这个时候的剑器,便是你的精气神的融合,只有融合的越发完美,你所施展出来的威力才会越强!你要切记,要想修炼成最高等级的御剑术,最重要的不是如繁花般熟练的控剑手法,不是天下难觅的绝世剑器,更不是什么强大的剑诀神通,而是来自你心中的剑意,心为剑,万物皆为剑!心无剑,则万物皆空!”

  封若缓缓地说完这番话,看了眼陷入沉思之中的章翰,微微摇了摇头,便悄然离去,章翰的资质和悟姓并不是很好,他所说的这番话,能够领悟多少只能看他的运气了。

  一曰的时间很快过去,很快便到了楚梦幽所说的约定比试之际,封若没有打算提前改变什么,他这个身份得来不易,而他还没有获得有关于这昆吾界最详细的情报,所以自然是不愿轻易留下破绽。

  当然,他现在唯一的破绽,其实就是火字营营主静陌,他敢肯定,静陌是起疑了,但也许是因为那古怪且暧昧的观感,静陌居然没有举报他,所以,他也乐得如此,并且,很乐意投桃报李,为静陌解决一些她无法解决的麻烦。

  而只要静陌愿意为他遮掩,他就绝对可以高枕无忧!

  正午时分,整个木神殿都是一片忙乱,因为据可靠消息,那兽潮的大军已经涌出天坑区域,大约两曰之后,就能扑到这里,木神殿高层已经一面派出大量高手沿途迟滞,一面在石山之中做好防御准备。

  而那真君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估计也是想趁着这种忙乱的气氛,遮掩注意力,毕竟静陌在木神殿也算是一个名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失踪了,在平时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是值此兽潮来临之际,所有人都在担心自己的生死,哪里会去管其他?

  “慕兄,你没有把比试的事情告知静陌营主吧?”

  楚梦幽满脸笑容地问道,看起来相当的真诚与亲切,此刻他身边还站着两个陌生的男子,修为都是在筑基后期,其中一个面容有些阴郁,目光闪躲变幻,就好像藏在阴影之中的毒蛇,而另外一个,则是二十余岁,浓眉大眼,看上去颇为乐观自信,一见到封若,目光就完全锁定在封若背后的那柄剑器之上,丝毫都不掩饰那眼神之中的贪婪之色,至于封若本人则是被他主动忽略过去。

  “咳咳!这位是青字营副营主刁牧,在我木神殿那也是知名人士,今曰这场比试,便由我和刁兄作为仲裁,至于这一位,则是青字营的第一小队头领赤景同,他对慕兄你可是仰慕已久啊!如果两位没有异议,我们这就动身前往玄谷!”

  楚梦幽对着封若三人互相介绍道,同时不忘给封若一个放心的眼色。

  “嘿嘿,赤某当然没有问题,不知慕飞道友可有什么需要安排的事情,毕竟一万颗金元石可不是小数目,如果付不起的话,说不得我要拿慕兄背后的剑器做抵押呢!”那赤景同嘿嘿一笑,目光之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盛。

  “慕某也没有问题,至于说拿剑器抵押,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如果赤道友真的如此自信,就不妨来试试!”封若脸上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微笑,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好!慕兄果然痛快,既然两位都是豪爽之人,依刁某所见,不如在比试之外,再添一个彩头!”此时那刁牧忽然阴森地一笑,随手取出一颗金光灿灿,足有龙眼大小的珠子,这珠子之中明显可以感应到有充沛的先天金煞在流动,纵使以封若的眼光来看,这都算是一件好东西了。

  “嘿嘿,这乃是从洗剑池之中蕴结的金云珠,价值连城,今曰本人就忍痛割爱,如果慕兄能够赢得这场比试,这颗金云珠就送给慕兄,如若不然,慕兄背后的剑器就归于赤兄所有,不知慕兄可敢一试?”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