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六百六十九章

  “哦?有何不敢!”

  封若故意贪婪地盯了那颗金云珠几眼,这才大大咧咧地嚷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动身,本人还想在兽潮来临之前大大地赚上一笔呢!楚兄,你说是吧?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封若也不理会那刁牧与赤景同,摆手间放出背上的剑器,随即化为一道耀眼的金光,就朝着玄谷方向率先而去,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如同行云流水,直看得那刁牧与赤景同面面相觑,随后又将疑惑的目光望向楚梦幽。

  因为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封若此刻虽然只是施展了御剑飞行的控剑手法,但是已经足够表明他的整体实力非常厉害,这与楚梦幽之前所给出的情报可是极为不符。

  “无妨!这次有真君出面,这小子猖狂不到哪里去?就算有云擎赏识他又如何?他又不是身在云字营,只要静陌一失踪,我们就将所有罪名都扣到他头上,云擎也救不了他,而且此次又不是与他正面相搏,赤兄只需虚以为蛇即可,不管怎样,这慕飞,此次是劫数难逃!”楚梦幽看着远去的封若背影,却是毫不以为意地冷声道。

  听完楚梦幽的解释,那刁牧与赤景同倒是松了口气,因为封若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还真的让他们心里有些没底。

  不多迟疑,楚梦幽,刁牧,赤景同三人也纷纷放出剑器,尾随封若而去,而在远处,楚梦幽的一个得力手下,则是默默计算着时间,等到估计封若等人已经抵达玄谷区域后,这才装出惶急的样子向静陌急报而去。

  与此同时,已经赶到数百里之外的封若和赤景同也在楚梦幽和刁牧的监督之下,同时进入那玄谷之中,按照规矩,他们将在玄谷里面停留十二个时辰,谁击杀的灵兽数量越多,等级越高,谁就是胜利者,这规矩很容易判断,而只要两方的仲裁做到公平,就不可能出现漏洞,通常都是木神殿之中比较常用的比试切磋方法。

  而玄谷的地形却是与天坑地域极为类似,都是向地下深处发展,越是纵深处,灵兽就越强大,当然,也极容易迷路。

  封若和那赤景同在同时进入那玄谷之中后,就立刻分开,朝着里面行进了一段时间,就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赤景同停下来是因为他根本无需像傻瓜一样去击杀灵兽,他要做的只是迷惑封若这个诱饵,最终将静陌骗来即可万事大吉,那个时候,封若想反抗什么的,就已经没有了意义。

  “嘿嘿,自以为是的傻瓜,去杀吧!去杀吧!你就算是杀得再多,也是注定要必输无疑的!”

  赤景同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就想找一块平坦的位置坐下来,他对玄谷之中的情形还是很了解的,知道此处不会出现太多厉害的灵兽,他只要在这里停留个一个多时辰,就可返回地面与刁牧,楚梦幽等汇合了,只要一想到事成之后,那位神秘的大人所给的丰厚奖励,他就忍不住心中激动万分。

  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但是赤景同还没准备坐下,就忽然发觉自己脚下的岩石忽然就化成无数齑粉,然后一阵风吹来,立刻飘散而去,他如果再坐下去的话,就肯定要摔个大头朝下。

  “奇怪?”

  暗自嘀咕了一声,赤景同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抬脚就想另外换一个位置,只是当他一抬头,就见不知何时,那本应该前往其他方向,正拼命猎杀灵兽的慕飞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饶是赤景同胆大包天,心狠手辣,但是此时也被吓了一大跳,这不是担心事情败露之类,而是这慕飞出现的也太突然了,简直如鬼魅一样,要知道赤景同可是一直没有放松对周围环境的警惕啊!所以,他怎么能不恐惧?就差吓出一身冷汗了!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连向后退了五六步,赤景同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厉声向着封若喝问道,同时心里也在快速地反应着,到底该怎么应付才好,因为这个慕飞明显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是啊!我也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封若笑得很灿烂,其实他是没有兴趣找这些小鱼小虾开刀的,但奈何这些家伙总是喜欢不知死活地撞上来,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所以,就怪不得他了。

  “我应该出现在哪里,好像与你也无关吧?慕飞,你别想违反规则,否则,你将永远别想在木神殿混下去!”此时的赤景同似乎是恢复了一些勇气,目露凶光地冲着封若喝道。

  “呵呵,混不混得下去,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劳你来艹心了,废话少说,先把金灵啸曰诀的前五层功法背诵出来,我或许可以让你死得更痛快一些。”封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从他的神念感应之中,他已经注意到静陌果然被楚梦幽给骗了过来,而且是非常匆忙的样子,连她的那几个随身亲卫都没有带。

  很显然,静陌似乎是非常在意他所谓的背叛。

  “你想要金灵啸曰诀的功法?原来你不是木神殿的人,你是外来者!”

  此时那赤景同忽然面容狰狞起来,就好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鬼,也不知他是做了什么手段,浑身上下竟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就好像要爆体而亡的样子。

  “幼稚!”

  封若冷笑了一声,右手一挥,一股超然的力量直接就将赤景同整个人笼罩在其中,随后一道神念直接破入他的神魂之中,将他的全部记忆统统吸取过来。

  这一道神念,封若却没有收回,只是当看书一样随便地浏览了一下,把其中有用的东西记下,而无用之物则全部放弃。

  做完这些之后,封若才一道紫火放出,将赤景同的记忆连着自己的那一道神念统统销毁,连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而他之所以如此谨慎,却是为了保证他自身神魂的精纯,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之前明明可以通过这种简单的方法获得有关这个世界的一切,却不愿为之的根本原因。

  此时失去了神魂记忆的赤景同虽然还活着,却已经再没有任何意识,封若直接往他身上释放了一缕先天金煞,然后就远远地扔了出去,时间不大,几头觅食先天金煞的灵兽就飞快地扑了出来,一阵啃咬吞噬之后,就再无消息。

  至于赤景同身上的物品,封若却是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稍稍思索了一下,他整个人直接化为一道若隐若无的流光,便朝着玄谷入口处飞遁而去。

  封若现在最感兴趣的,其实那个神秘的真君,凭着直觉,他就知道,那绝对是一条大鱼,因为对方行事的手段和风格非常缜密,就算有一环被破掉,也绝对牵连不到他。

  所以,封若甚至怀疑,这次出手对付静陌的,也未必有那真君本人,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让那迷迷糊糊的静陌以身犯险。

  在玄谷的入口处停下,封若就敛了气息,默默地等待起来,此时在远处十几里之外,静陌也独身一人刚刚抵达,然后就遇到了正守在那里的楚梦幽与刁牧。

  遥遥望着静陌那有些气急败坏的恼怒表情,封若心中却是微微叹息了一声,他是不得不佩服那楚梦幽,这次是真的抓住了静陌的弱点,竟然令一向冷静淡定的静陌如此冲动,只是,这种感觉是真的不好玩啊!

  “慕飞呢?”此时在那远处,静陌劈头就对楚梦幽问道,同时目光也飞快地扫视了刁牧一眼,神色明显有些不悦,无疑,此时她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嘿嘿!营主息怒,慕飞此刻正在和青字营的赤景同在玄谷之中比试切磋呢,您放心,十二个时辰之后,他自然就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您的面前。”楚梦幽却是笑道,但神态之中却没有了曾经的谦恭,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猎人在看待猎物的表情。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慕飞叛逃了么?”闻听此言,静陌的脸色顿时大变,此时她自然是猜出了这事情有些不对,她也是极其果断之人,竟是不去再接着质问楚梦幽,而是向后飞身急退,同时放出剑器,便要原路返回,因为她很清楚,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更没办法顾及那尚在玄谷之中的慕飞,而事实上,只要她能安然无恙,慕飞自然也会没人敢动,毕竟那要同时承担她与云擎的怒火。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她必须逃回木神殿才行。

  “哈哈哈!静陌营主,什么事这么匆忙啊!我家主上,想念你很久了!”

  随着一个猖狂的大笑声响起,一道如惊鸿般的剑光从远处急掠而过,直接就将静陌的去路拦住,与此同时,从其他三个方向,也快速地出现了三道人影。

  看到这四个人,静陌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整颗心也直接沉下,再无一丝希望,这四个人,她自然都认得,乃是木神殿第七神使的四个得力手下,每个人的修为都是在金丹后期,可以说他们四个人里面随便出来一个,都能轻松击杀她,更何况如今是四个之多,怪不得他们连形迹都懒得遮掩,实在是算准了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