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第六百七十九章

  封若缓缓装过头来,与静陌的目光遥遥相对,良久,他才失笑道:“这算是什么答案,不过你说动了我,我的确很满意,非常满意,那么,我可否问一下,为什么你的记忆只恢复了三成?其余的七成要需求其他条件才能恢复么?”

  “没法恢复了!”静陌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望着封若的目光里无比清澈,一如冬曰里澄净的天空,没有一丝杂质,“我轮回转世时,出了一些岔子,所以,我的那七成记忆外加神魂力量都失散了,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七成记忆是转世到另外一个人身上,或者是另外两个人身上,我永远也取不回来了,所以这也就是说,这世上,会有两个或者是三个我的存在,但,我们都不是真的我,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份记忆而已。”

  “三个你?”封若真的是有点惊愕,这事情,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简直就像是在听故事!想了想,他才又问道:“那——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找到另外两个你,然后将你们的记忆和神魂力量重新融合起来?我想,你们三个人之间应该是有感应的吧?”

  “当然会有感应啊!我们毕竟是出自一个人的记忆,但是你要知道,这不是身外化身的神通,而是轮回转世,我们三个的记忆转世到三个人身上,本来就会有差异,此外,还会凭空多出来三份不同的记忆,如果我的记忆都集中到一处,自然可以很轻松地泯灭原主人的记忆,可是,现在,却根本做不到了,比如此刻的我,看着你就会很亲切,很快乐,这就是受到原来的记忆所影响,所以,就算是有朝一曰,我们三个能够遇到一起,也是无法重新融合的!更何况,我很怀疑,我的那份记忆估计还没有觉醒呢!”

  静陌轻轻一叹,仰首对封若又问道:“你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我从前的身份是什么?是不想知道还是害怕知道?”

  “应该是——不想知道吧,因为我不习惯和一个陌生人推心置腹,而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似曾相识!”封若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接下来么?我没有打算,或者说,你有什么打算,我就会有什么打算,你别介意,也不用担心,如果有什么不对,你可以随时随地杀了我,我说了我绝不还手!”静陌苦涩地笑了一下,接着叹道:“其实你应该能够猜的出来的,我现在苏醒的三成记忆根本无法泯灭原来的记忆,所以只能选择融合,而在融合的过程中,我也不得不对你很有好感,当然,我说的是仅限好感,现在这具身体是属于我,我还做不到对你投怀送抱,你可以随时随地杀了我,但你不能辱我,不能碰我!明白么?”

  “明白!”封若很古怪地望了一眼静陌,心里面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好半天之后,他才呼出一口气道:“既然你没有什么打算,那就暂时跟着我吧,我不会随便杀你,但是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如果我发现你有任何不妥,我会果断出手,毫不留情!在此期间里,你有一切的行动自由,你想离开就可以随时离开,我不会干涉你,更不会泄露你的秘密,如果必要,我会亲手杀了那木神真君!”

  说完此番话,封若的心中不知为何就轻松了起来,冲着有些疑惑惊讶的静陌微微眨了眨眼睛,这才摇身一变,变幻成之前慕飞的模样,随后剑诀一掐,便将背后那柄无名剑器放了出来,同时,对着静陌躬身施礼高声道:“静陌营主,火字营第五小队头领,兼您的贴身亲卫慕飞,特此恭迎营主出关,如您不嫌弃,就由属下载您一程吧!还有,顺便提醒您一句,还是金丹期的修为看着顺眼!”

  如此说着,封若哈哈一笑,放出那无名剑器,就自顾自地朝着几百里之外的木神殿飞掠而去,如今他总算是暂时解决了静陌这个大麻烦,尽管将来肯定还是有无数的麻烦在等着他,但至少暂时不用理会了。

  所以,他得抓紧时间,趁着与木神真君还处于合作关系之中的时候,进入那洗剑池闭关一番,说实话,他从进入灵婴初期到现在的灵婴后期,也不过是上百年的时间而已,这个时间相对于那些普通的修道者来讲是非常快的了,但是封若却是要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从他正式进阶灵婴期之后,他其实就已经踏上了一条与其他修道者完全不同的修炼之路!

  如果说其他的灵婴后期修道者此刻最关注的是冲击分神期,那么封若此刻最关注的目标却是要将他体内的四条先天灵脉继续提升!而只要这四条先天灵脉在原来的基础上再上层楼,那么,进阶分神期,也就是水到渠成而已。

  要知道,封若现在的真正实力是完全可以力敌普通的分神中期的高手的,当然,类似那同样变态,同样有很多底牌的倾云老鬼,封若依旧没有信心!

  但是他相信,这次他如果能够在洗剑池之中闭关一段时间,所得到的好处和境界的提升,将会非常丰厚!

  封若在前面思索着飞行,静陌则是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她如今还是拥有之前的记忆,所以也明白她的修为一下子从金丹初期跃升到灵婴初期,在木神殿之中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就按照封若刚才的吩咐,将修为压制到金丹中期,这种能力,对她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太大问题。

  几百里的距离,很快便抵达,而随着逐渐靠近木神殿,那种大战之后的痕迹就越清晰明显,毫无疑问,这都是数个月前那场兽潮所造成的,封若这等修为当时自然不怕,但木神殿中的修道者无疑是要损失惨重,也不知道静陌的火字营还存在否?

  想到此处,封若回头看了一眼那平静自如的静陌,心里却是一阵感慨,这世上,最多的,最令人无奈的,只怕就是沧海变桑田,物是人非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和静陌将来到底会以何种关系相处?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