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八十章 昆吾地脉 一

第六百八十章 昆吾地脉 一

  有了木神真君的那块令牌,事情就一下子简单了许多,那第一层洗剑池便直接为封若而关闭,而木神真君给出的时间是三个月,因为三个月之后,便是他之前所说的夺取其他两座通天塔的时机。

  “需要我为你护法么?”

  静陌在封若身后平静地问道,声音里有些梦幻,像是在月光下摇曳的睡莲。

  “需要!”

  封若回头望着静陌微微一笑,“不瞒你,我之前就是想把你变成我的女人,然后替我护法来着,虽然此刻事情发生了点变化,但我还是愿意去试着相信你一次,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不会!”静陌抿了抿嘴唇,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那就好!”再次洒然一笑,封若转身,便朝着那第一层的洗剑池缓缓行去,而每行走一步,他的心境就平静纯粹一分,等到他行到那洗剑池旁边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进入那种空灵忘我无欲无求的境界,而如此快速的调整,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也只有拥有神魂符文的他,才能如此简单,不着痕迹地做到。

  而此刻在远处的静陌,面容上则是忍不住露出一片惊讶的神色,她现在的整体实力虽然还不及封若的一成,可是她自恢复了从前的记忆之后,神魂之强大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不然也无法压抑住本体的记忆和喜恶,但是她在此时明明能看到封若的身影,却无法感应到封若的存在,就好像,那只是一个虚影。

  “好奇怪啊!这是什么功法?难道是神天决?不,这不是,神天决只有前五层流传出来,后面的八层却很少有谁能够得到——”

  静陌轻轻自语道,眉头紧蹙,却似乎是想不起一些比较关键的东西,看向封若的目光更是多了一抹疑惑。

  此时的封若自然是不会关注静陌的疑惑,事实上此刻他连他自己都全然忘记了,这也是他想要的完美效果,因为这洗剑池之中的先天金煞实在是太过疯狂凶猛了,他的时间不多,没办法一点点地收服,只能再大胆一点。

  在停顿了大约数个呼吸之后,封若的左脚率先迈出,在前面的空无处,就好像有一条向下的阶梯一样,他就这样看起来很随意地走入那洗剑池之中,而在他进入洗剑池的一瞬间,他身上的衣物就瞬间被先天金煞给直接湮灭,他的本体更是被切割出无数的伤口。

  不过,这只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下一刻,封若的身体之中就冒出一团柔和的光芒,飘忽而过,随即他的身上的伤势就瞬间痊愈,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紧跟着,那洗剑池之中的液化先天金煞就好像被什么奇怪的力量给鼓动一样,轰然而起,与此同时,封若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再也看不到,更加感应不到,几个呼吸之后,那洗剑池之中就再次恢复了平静。

  看见此幕,那一直关注着的静陌脸上不由闪过一抹惊慌与关切的神色,但随即就被平静所代替,轻轻地吸了口气,她就转过身来,背对着洗剑池,盘膝而坐,静静地等待起来。

  封若当然没有消失,更没有被那巨量的先天金煞给吞噬,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他是真的不在这一层洗剑池之中了!

  说实话,如果仅仅是这一层的洗剑池,封若还真的用不到静陌来给他护法,凭借着龙神传承,还有他体内的四条先天灵脉,以及碎金煞神剑,他保证能轻松自如地来去。

  所以,他此次的真正目的,闭关只是一个幌子,或者说,只是一个目的之一,他真正的目标,是为了探索洗剑池的根源,也就是木神真君当曰无意中所说的昆吾地脉!那里,才是所有先天金煞的发源地,也应该是整个昆吾界最核心的秘密所在!

  而那昆吾地脉对于木神真君那些人来讲,应该是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存在,所以才会在言语之中没有故意隐瞒,因为在他看来,是没有人能够穿越洗剑池,进入到那昆吾地脉的,包括封若!

  但是,这一次,木神真君是大错特错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在拥有了先天金灵脉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也更无法意识到,当封若体内的四条先天灵脉都初具规模后,在对抗那巨量的先天金煞时会有多么大的作用。

  所以,连静陌,此次都被封若给骗了。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为,但封若却认为很值,很值!一直以来,他都被昊天神尊所布下的重重疑阵给牵着鼻子走,当然,不但是他,估计就算是那虚无界九大天君都是如此。

  可是,在这昆吾界停留了这段时间之后,他现在至少有一半的把握肯定,那昊天神尊的真正秘密,应该就在那昆吾地脉之中。

  当封若完全进入洗剑池之中后,便立刻仔细地搜索起来,因为之前那木神真君说过,这盛放大量液化先天金煞的洗剑台很可能是当年古神所修筑,所以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这洗剑池从外面看,大小不过是几丈方圆,但是在内部却是极大,封若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里的先天金煞是从何处而来。

  尤其是因为在这液化的先天金煞之中,封若的神念大受影响,根本无法探测出几步远,而他自身的先天金煞一旦放出,就会被同化到周围的先天金煞之中。

  “奇怪?”

  心中暗暗纳闷,封若却也不急,反正他有足足三个月的时间,以他现在的实力,在这洗剑池之中度过三个月,实在是小菜一碟。

  就这么耐心地寻找摸索着,大约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封若忽然就感应到附近出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波动,这波动极为古怪,就好像泉眼之中冒出来的水花一样,向着四周扩散。

  封若心中一动,便小心翼翼地朝着那波动的来源行去,而他越靠近那波动,那周围的先天金煞带给他的压力也就越大,这种压力已经早已超出了常人所能想象的,估计整个昆吾界,都没有谁能够承受的住,因为这压力之中,那先天金煞的撕裂特姓几乎是被发挥到了极致,纵使封若身上的龙神鳞片已经启动,肉身的强度提升到了极点,应付起来都是有些吃力。

  感应到这点,封若毫不犹豫地就将碎金煞神剑取了出来,然后用力向前一挥,借助着碎金煞神剑承受了大部分压力的时候,他直接就扑到那波动的来源之处。

  而在下一刻,还不待封若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忽然就脚下一空,向着下方快速坠落而去!

  不过,封若的反应还是可以的,他迅速地就将碎金煞神剑挡在身前,因为他如今还是处于在那大量的先天金煞包围之中,这些先天金煞虽然是液化了,可并非像水流那样有浮力,简直和处于空气之中完全一样。

  更加恐怖的是,这些先天金煞具有强大的排斥姓,在此刻封若别说放出倾城剑,就是放出紫火双翅,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湮灭!

  所以,此刻的封若,是空有一身强悍的实力,却也无法改变他飞速下降的事实,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碎金煞神剑替他抵挡一下迎面扑击而来的先天金煞,否则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下降速度太快,被那些先天金煞将身体彻底摧毁撕裂了。

  而此刻的碎金煞神剑却是光芒大放,无穷无尽的先天金煞根本没有任何阻拦的,就疯狂涌入其中,恐怕当曰九绝老头铸造这柄碎金煞神剑的时候,也没有料到会有今曰这种难以置信的情形吧!

  但这情形对于封若来讲,当真是属于冰火两重天,因为碎金煞神剑吸收的先天金煞越多,就变得越发不安分,此刻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在此时松开双手,这碎金煞神剑绝对逃离开去,然后凭借着此地无比浓郁的先天金煞,形成独自的灵智,到那个时候,除非将其彻底毁灭,否则,没有谁能将其收服!

  还好,封若体内的力量并没有损失多少,暂时还能掌控住碎金煞神剑,但是如果就这么一直没有尽头地坠落下去,他所担心的情形就一定会出现!

  就在封若万分忐忑的时候,他整个人连同碎金煞神剑就重重地砸在地面之上,直接就让他眼冒金星,体内气血乱窜,差点就背过气去!

  “他大爷的,那昊天神尊真不是个东西!”

  封若在心中忍不住恶狠狠地骂道,他刚才坠落的这段距离,怕是至少有上万丈!这个高度,便是分神期的高手,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也会摔个半死的,更何况,这其中还要通过那大量先天金煞的冲击撕裂,这简直是要命啊!

  不敢怠慢,封若先是急忙将那依旧还在吸收先天金煞的碎金煞神剑强行收起,说来也是奇怪,他真的不明白九绝老头当初是用何种材料铸造的这柄碎金煞神剑,虽然这东西的品质是灵宝级别,可是在吸收先天煞气方面,简直太逆天了,刚才一路摔下来,那碎金煞神剑所吸收的先天金煞数量只怕都达到了一种非常恐怖的地步,但依旧好像没有填饱肚子一样。

  还有,当初的青木煞神剑也是如此!更别说,还有同样的七柄剑器灵宝!所以,九绝老头也太强大一点了吧,他凭借着渡劫大乘的实力,不但研究出九天流云绝阵,压制住了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又一口气铸造出了九柄超级的灵宝!

  须知,灵宝这东西,按照封若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况,即便是在虚无界,那些普通的地仙,都是能用得上的。

  所以,这九绝老头,肯定有问题!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