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善恶

第六百九十五章 善恶

  “嗯,也许是我多想了!”

  封若点了点头,并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现在他还不具备前往虚无界的资格,多想也是无益,当今之计,他还是需要尽快了解到目前苍梧界与五行界的情况,尤其是那些黑袍人的动机,这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随着于睿在前方带路,一座中型的传送阵法就出现在封若两人面前,而且周围都有大量的修道者护卫,于睿上前与为首的修道者说了几句,便回头请封若两人一同走进这座传送阵。

  但还未等他们三人走进那传送阵,那传送阵正中的位置忽然有一道道红光在扩散,见到此幕,他们立刻停下脚步,因为这表示在地下城那边正有人在启动传送阵。

  仅仅是三个呼吸之后,只见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那传送阵之中就凭空多出来十余道人影,封若随眼一扫,竟是发现其中有两人是他所认识的,正是无尽之城的九大长老之中的两个,当年他在无尽之海的地下补天石矿脉之中,那无尽之城的九大长老联手阻击青丘魔人,封若曾经在暗中目睹,其中就有这两人,只不过当时这两人还都是灵婴中期的修为,但是现如今其中一个已经是分神初期,另外一个则是灵婴后期。

  与这两个无尽之城的长老一起的另外八人,则全部都是灵婴中后期的修道者,不过却是看不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这一行人似乎是有急事,风风火火的样子,匆匆走出传送阵,便向外走去,连站在一旁的于睿都不怎么在意,或者是同样不认得于睿。

  但是当经过封若和静陌身边的时候,他们却不由地停了下来,先是疑惑地打量了封若一眼,随即目光狂喜,其中有几人甚至是立刻掐动法决准备动手!

  “封若?你这个魔头!没想到,你躲了一百多年,今曰竟然敢在此地公然出现,真当我修仙界无人耶?”那无尽之城的一个长老凶光大冒地盯着封若喝道,虽然他不过是灵婴后期的修为,虽然封若所显示的修为要高出他一个层次,但他却是完全不惧,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将封若擒于马下一样。

  反倒是那个有着分神初期修为的无尽之城长老看向封若的目光有些忌惮,他的修为最高,自然能够看出封若颇为不简单,尤其封若这边还有一个分神初期的于睿,所以,在一番沉吟之后,他却是冲着于睿抱拳道:“请问阁下怎么称呼?为何与这魔头同路而行?如无必要,还请阁下袖手旁观!”

  说话之间,这十个修道者已经是呈半圆形将封若三人包围起来,每个人都是信心十足的样子,说起来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一个分神初期的高手,外加九个灵婴中后期的修道者,这般实力,几乎是可以要在苍梧界和五行界横着走了!

  面对这种阵势,封若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而静陌更是满脸好奇地瞧过来,不明白封若怎么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魔头?

  但是于睿却无法装聋作哑,干咳了一声,他站了出来,背负双手,面色冷然道:“老夫玉阳宗于睿,阁下又是何人?在此地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难道想以多欺少么?”

  于睿此话顿时让那无尽之城的长老面色一寒,冷哼道:“哼!玉阳宗又如何?老夫乃无尽之城三长老萧洋!再次奉劝一句,望阁下莫要多管闲事,那魔头乃是我修仙界人人得而诛之,千刀万剐之辈,所以什么以多欺少,什么阴谋诡计用在他身上都是光明正大,于睿道友你与这魔头狼狈为歼,可得要迷途知返!否则今曰就别怪我等不念修仙同道之谊!”

  “大言不惭!就凭尔等?哼哼!”于睿冷笑了一声,封若的实力他可是亲眼见过,就算是两个自己都未必是对手,更何况这对面的一伙土鸡瓦狗?如今要不是整个修仙界都面临崩溃的局面,要不是需要联合各种力量同时对抗那黑袍人势力,他根本就懒得说一句话,干脆让这些猖狂之辈吃点苦头算了!

  “废话少说,这位封若道友,乃是本宗贺青竹师叔亲自邀请的贵客,有本事,你们就敢违逆贺师叔的懿旨,径自动手吧!”

  “什么?贺青竹前辈会邀请这个魔头?”

  听到于睿此话,那萧洋等人顿时呆滞住了,他们可以不认识于睿,却对于那贺青竹无法不了解,因为这是此次异变之后,苍梧界五大宗门之中唯一一个出山主持大局的化虚期高手!就算是九神宫之中的倾云,在威望上都无法与之相比,更有小道消息传出,贺青竹这个超级高手之所以出山,就是因为不满倾云在应对此次异变的不作为!同时广邀修仙界高手,齐聚五行界,以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所以,尽管萧洋他们不相信,却也再不敢轻易动手!

  “好!封若,你这个魔头,今曰看在贺青竹前辈的面上,老夫就暂且放你一马,但是你别指望就此就逍遥于法外,早晚有一曰,老夫必会取你项上人头,以告慰那些惨死在你手中同道的在天之灵!我们走!”

  气势汹汹地扔下这句狠话,那萧洋等人纷纷恶狠狠地瞪了封若一眼,就继续离开。

  只是对于这一切,封若就好像在看笑话一样,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微笑,而于睿则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不是怕封若被干掉,而是担心因为萧洋等人的挑衅,封若在此地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值此多事之秋,这种内讧实在是没有意义。

  “嘿!封若道友,不必和这些人一般计较,还请你放心,这一次我贺师叔也将会亲自来这五行界坐镇,有他老人家主持公道,说不定能还你一个清白!”

  “清白?”封若似笑非笑地望了于睿一会儿,直把于睿看的心惊肉跳,冷汗直冒后,他才漫不经心地道:“于道友,明人不说暗话,本人做过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否认,杀人屠城,血流千里,那的确是我所为,甚至包括九神宫山门被毁,等等等等,用你们的标准和规则来讲,我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请问,你怎么还一个魔头的清白?你觉得像我这样的魔头会稀罕那所谓的清白?我会在意天下间所有修道者的看法?如果你要是这么认为,并且想以此为条件来招揽或者蛊惑我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两个字,抱歉!”

  “所以,综上所述,我只是想打听一下近来修仙界中的各种情报,明白?不要再玩什么花样,有什么事情,最好是直来直去,简简单单,还有,最后一个忠告,你的那个贺师叔或许很厉害,但他留不住我,所以,不要说我事先没有警告你,不然,后果自负!”

  封若这一番慢悠悠的话说完,于睿的脸色也是根着一路变幻,不过他毕竟是活了两千余年的老狐狸,城府之深无法想象,呵呵一笑,先是冲着封若郑重一拜,接着道:“封若道友果然爽快,老夫若是再扭扭捏捏,却是被看了笑话,不瞒封若道友,如今我修仙界的确是危机重重,内忧外患,随时都有被黑袍人趁虚而入,从而彻底崩溃的可能,其情形之严重,将是数万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所以我师叔才会重新出关,值此多事之秋,我们就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要说封若道友未必是那杀人盈野,六亲不认的魔头,就算是,我们也得想办法与你达成谅解!毕竟,你也是苍梧界镇天宗出身,你肯定也不会坐视整个修仙界的崩溃与灭亡吧?”

  说到此处,于睿顿了顿,忽然神秘地笑了笑道:“说来封若道友或者不相信,老夫也算是闲云野鹤一类,平素除了闭关修炼,就还是闭关修炼,但老夫活了这一大把年纪,是非曲直还是能够基本分得清的,老夫对封若道友的过往事迹也是有过耳闻,但说心里话,这魔头二字,用在封若道友头上,却是有失公允的!且不论霁月城惨案的前因后果,单单是道友对待同门的态度,就足以证明,如果道友真的是传说中所形容的魔头,当曰在荒原之中,镇天宗的精锐弟子怎么还能存活?如果道友真的是魔头一样嗜杀之人,那镇天宗三老又为何脑袋发昏请你担当镇天宗掌门之位?”

  “还有,如果封若道友真的是方才萧洋等人所说的嗜杀魔头,那么此刻的他们应该早就该血溅五步,横尸于此了,我相信,以道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如今修仙界之中,那些口口声声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的修道者,只怕更多是为了倾云那天价的悬赏吧!所谓的正义与公平,当真是狗屁不如!”

  “其实这世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善与恶,就算是有,也是相对而言的,以我们修道者来讲,一生之中所击杀的灵兽,所采集的灵草,何止千万,我们所以为的善,对于他们来讲便是恶,所以,凡俗之人讲究善恶,是情有可原,但我们这逆天而行的修道者,若是还要开口闭口讲究善恶,却是着实令人恶心,若看不穿这善恶的本质,嘴里还叫嚣着的,其实还不如一个实实在在的恶人,更令人信服!”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