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百章 秘密

第七百章 秘密

  “不!”

  静陌悲苦地使劲摇了摇头,眼中的泪水却是簌簌而下,“封郎,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若是要杀你,不会等到现在,不会把这一切都全部说出来,我只是不想你去黑袍人的营地,你一定要相信我,那里很危险!我不是想要骗你,我杀了应荣一事我只是不知道和你怎么说,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让你不快,封郎,妾身错了,你可以随意惩罚!”

  如此说着,静陌随手就将那座金属姓的通天塔递给封若,同时闭上双眼,一幅任打任骂的楚楚可怜的样子。

  封若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通天塔,那的确是真实的金属姓通天塔,而静陌身上,他从始至终,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暗自叹了口气,封若觉得他还是小看了这些转世轮回者,至少,这一刻,他有种无法掌握静陌的感觉。

  封若并没有接过那座通天塔,而是缓缓张开双臂,将脸上遍布泪痕,哭的梨花带雨的静陌拥入怀中,其实他方才只是被应荣之死给震惊了一下,事实上,自他与静陌有了夫妻之实后,静陌若要真的杀他,是有着无数机会的,又怎么会甘愿耗费自身的神魂力量,传授他升龙仙诀?

  此外,她也没有必要将这一切说出来,要知道那座金属姓的通天塔乃是可以释放出极强的防御护罩的,这种宝贝连封若目前都无法快速地破开,但静陌能够毫不犹豫地拿出来,这已经证明一切。

  而最最重要的,是封若对静陌的那种感觉,那种似曾相识,仿若故人的感觉,这感觉让他丝毫不会怀疑。

  “封郎——”

  被封若拥在怀中,静陌哭的却是越发哽咽,好半天之后,她才有些羞赧地抬头,可怜巴巴地问道:“封郎,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但是却要该罚,现在,把所有事情都和我说一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妾身错了!”静陌乖巧地点了点头,这才道:“其实,当曰在封郎你将那紫水灵注入妾身体内的时候,妾身前世的记忆就已经开始恢复了,那个时候,妾身就可以随时苏醒,只是因为妾身这具身体的实力尚且低微,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另外,封郎你与应荣的对话,妾身是听得清清楚楚,在那个时候,应荣就已经是一个必死之人了,至于封郎你——”

  说到这里,静陌眼中却是闪过一缕俏皮之色,停顿了好半天,才接着道:“封郎你,也同样是必死之人,因为妾身前世是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金仙,被他追杀了几万年,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若不是妾身曾经提前在一处仙域中花费巨大代价买来一道转世轮回令,也无法最终转世的,但是,斩草除根这个道理,在哪里都是通用的,那金仙自然知道妾身没有真的死去,所以必然会密切关注,只要等妾身恢复前世的记忆,就立刻展开追缉,所以,妾身是真的不得已,必须要杀掉所有知情者!”

  “那你为何不杀我呢?”封若忽然插嘴问道。

  “是啊!妾身为什么不杀封郎你呢?”静陌的目光迷茫了一下,摇头道:“妾身也是不知,正如封郎对妾身的那种感觉,妾身在恢复前世记忆后,第一眼见到封郎,就非常有好感,就好像我们前世认识一样,一开始,妾身还以为封郎也同样是轮回者,而且是妾身前世的朋友,但是,妾身前世是真的没有这样的,可以真心信任的朋友,从来都是一人独往来,从最初的修炼,到渡劫,一直到九级地仙,敌人无数,可真正所信赖的朋友却一个都没有!”

  “你说我也是转世轮回者?”听到静陌说到这里,封若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可不喜欢,十分不喜欢,就拿静陌来说,原来的那个冰山美人静陌早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九级地仙的记忆,如果他也是轮回者的话,那就意味着,曾经的封若将不复存在,代替他的,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封若越想,就越觉得冷汗涔涔,他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见到封若的脸上神情不断变换,静陌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有些俏皮地道:“没想到呢,封郎你也有害怕的时候,不过,你放心啦,你根本不是轮回者,因为轮回者是等于将自身的神魂力量寄生在别人身上,在金丹期左右就会主动苏醒,最迟,也不会超过灵婴期,但是封郎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有轮回者寄生在你身上,也无法抗衡你那强大的神魂力量啊!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你吞噬,另外,轮回转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需要六级地仙以上的实力,还得去九大天君那里去购买轮回转世令。”

  “那九大天君对于这方面是管理得很严的,每隔十万年,才会允许有十个名额,以整个虚无界来讲,像妾身这样成功转世的,绝对不会超过九十个,而且这九十个轮回者是分布在几十万个微界之中,封郎你能够碰上妾身,这才是最大的缘分!不过,也会有另外的轮回者,他们无法轮回转世成为人类,就只能转世成为灵兽,要一直修炼到妖仙境界,才会恢复一丝意识,但主体意识却再也无法寻觅回来了。”

  “哦,原来如此!”

  听完静陌的解释,封若一方面震惊于那九大天君的强大神通,居然连轮回转世这种事情都能干涉到,另一方面则是彻底放下心来,他就是他,他可不希望哪一曰脑袋里又多出一段另外的记忆,那才是悲剧!

  “咦,不对啊!你说你前世没有任何朋友的,为何我们两个人感觉会如此相似?这不符合逻辑啊?”

  封若忽然想到了这点,忍不住又问道。

  “这——”静陌忽然迟疑下来,而面上的神情也变得无比古怪,许久之后,她才坚定地摇头道:“封郎,我不能告诉你,真的,我只能说,你不是轮回者,与妾身的前世也不是朋友,但请你放心,妾身永远是你的女人,此生此世,永不改变,妾身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妾身愿意为你放弃前世的身份,只是以现在的身份服侍封郎,好么?有些事情,未必是知道了真相就是会圆满的,除了这个秘密,其他的任何事情妾身都不会隐瞒!”

  “秘密?有关于我的身世?”静陌越是如此说,封若心中就越疑惑。

  “不是,不关封郎你的身世,这只是妾身与封郎你之间的秘密,不会影响到你的身世,不会影响到任何事情,求你了,封郎,你一定要答应我,把这件事忘掉,好么?”静陌低声哀求着,但是神色之中的古怪却是始终挥之不去,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难以言明的羞涩!

  封若望着静陌许久许久,最终还是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我永远都不会问,除非你亲口告诉我!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在心中留下有关于此事的心魔,这样行么?”

  听到封若回答的如此郑重,静陌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双雪白的手臂轻轻缠上封若的肩膀,狡黠地吹了口气道:“封郎,你放心好了,妾身绝对不会和你谈起此事,永远永远!”

  “额!”

  封若张了张嘴,忽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不过他既然已经承诺了,自然就不会追究,心中微微一动,立刻就将有关于此事的种种念头全部斩掉,因为这种好奇是很可怕的,如果不彻底清理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形成心魔。

  “对了,你刚才似乎对我有一个建议,是什么?还有,你是怎么杀死应荣的?”将那些念头全部清理掉后,封若又问道。

  “杀死应荣很简单啊!”静陌此时也许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倾囊相告,所以显得格外轻松,“封郎,你别忘了妾身前世是九级地仙,尽管只有三成的记忆,但是妾身的修炼境界还在,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能很快提升修为,还记得你进入洗剑池,让妾身在外面护法三个月么?”

  “记得,当然记得——额,你不会——”封若忽然间就明白过来,他果然还是低估了静陌的,幸好静陌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杀他灭口!

  毫无疑问,就在静陌为他护法的三个月时间里,静陌就依靠身在洗剑池旁边这个因素,大量的吸收里面的先天金煞,最终将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了可以轻松斩杀应荣的程度!

  别看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静陌来说,足够她提升到分神期,甚至是,分神后期了!

  “嗯,封郎你猜的不错,其实妾身现在的修为是分神中期,尽管还是打不过封郎你,但是捏死那应荣,实在是小菜一碟了!”静陌笑嘻嘻地说着,随即她身上流光闪烁,转眼之间,那原本是只有灵婴初期的修为,就转化为分神中期。

  “不过,这也是妾身的极致了,如果妾身前世的记忆能够完美地恢复的话,也许能够在三年的时间里重新渡劫飞升,可是现在,至少得需要几十年左右才行!”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