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百零二章

第七百零二章

  封若的怒火就如碎金煞神剑的密集剑气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去,一瞬之间,大半个地下城都被完全笼罩!与此同时还有贺青竹那一群人,他们的进攻方向也被彻底封死!

  当然,这也仅仅算是封若占据一个先手罢了,如果不是贺青竹那群人给他造成的压力很大,他也不会如此!

  更重要的,他是想要造成一场巨大的混乱,因为以他对倾云老鬼的了解,那老匹夫绝对不会躲在远处遥控,他多半是会出现的,所以,如果封若一开始就为了那所谓的正义道德去束手束脚,那才是天大的白痴!

  而只有借助这种混乱,静陌和赤髯黑风他们才能安然离开,或许这有点自私,为了他们几个人,封若是要无数人陪葬,但这就是他想做的!

  因为这地下城中的十几万修道者,如果能够给他们机会,他们保证会对封若群起而攻之,因为他是杀人不眨眼,动辄屠城的魔头,为了正义,为了悬赏,他们会前仆后继!

  但封若是魔头么?

  答案是,一点都没有错,从数百年前霁月城屠城惨案开始,封若就已经彻底唾弃了这世间所谓的正义,所谓的道德,所谓的人姓!

  想当初,当封若在霁月城发现了那青丘魔人的阴谋后,他大可以当做一个路人,无视而过,因为只要自己活得好,管他别人洪水滔天?

  但是封若还是冲上去,拼着一条小命,将这阴谋大白于天下,虽然因此导致霁月城被毁,十几万人死亡,可他却等于救了更多的人,他自问他做的问心无愧!因为若是让那青丘魔人的阴谋得逞,整个修仙界都会被波及,到时候死去的人也许是上百万,甚至是彻底灭亡!

  封若做这件事,甚至差点搭上自己的小命,他不求什么回报,更不求什么名声,只为了心安而已!

  可是结果呢?那代表着整个修仙界最正统的高层,那倾云,竟然一盆污水,将这所有的一切都扣在他的头上,所有的罪名都由他来承担!一时间,整个修仙界,包括封若曾经的同门,都是视他为洪水猛兽,邪魔外道,几乎是人人喊打,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是清白的!包括那些原本算是封若所救下的修道者!

  在这种情况下,封若还能做什么?当整个世界都开始唾弃他,追杀他,诅咒他的时候,他如果再去讲什么仁义道德,讲什么人姓正义,他该是多么的脑残白痴傻蛋狗屎啊!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被迫东躲藏省了几百年!若不是他心志坚毅,若不是他还有点运气,他早就死在所谓的正义,所谓的道德上了!

  换做任何一个人,当他做了原本的好事,结果却被颠倒黑白,却被指鹿为马,被整个世界的人所仇视的时候,只怕都会崩溃疯狂的吧!

  但是封若可有这么做过?除了当年他灭掉九神宫的山门外,他可有无缘无故就大开杀戒的时候?

  他可曾有几次屠城?没有!

  但是这几百年来,在这个世界上,在所有人的心中,他早已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大魔头,所有的罪名,所有的罪恶,都是他一个人来抗!

  对于这一切,封若从来都是报以一声冷笑,从来都不想辩解什么,因为他心中自有他自己的规矩!至于说其他的一切规则,抱歉,统统都是狗屎!

  没有惨叫,没有血肉横飞!没有烟尘滚滚!那密集的剑气所过之处,只留一片空无!

  在一瞬间的安静之后,整个地下城顿时搔动起来,几乎所有的修道者都是拼命地向外逃窜,因为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是清清楚楚地目睹了方才那一过程,那密集的金色剑光不过是轻轻一扫,十几里方圆的建筑和里面至少上万人的姓命就这么消失了!

  这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他们不逃,还想留下来看热闹么?

  “魔头!休得猖狂!”

  眼见封若所艹控的密集剑气转弱,那贺青竹顿时雷吼一声,大袖一挥,九道巨大的匹练光华就冲天而起,朝着封若席卷而来!这竟然一件灵宝级别的存在,再辅以贺青竹那强大修为,这九道光华几乎就是如同九道龙卷狂风一般,才一出现,整个地下城都变得一片窒息,就好像被一座大山给压住一样,那些原本还想拼命逃亡的修道者无不感到举步维艰,无法迈出一步,而那些筑基期左右的修道者,却是更惨,几乎没有任何预兆,就已经是七窍流血,爆体而亡!

  这却是因为贺青竹已经动用了他自身的威压的缘故,所以影响的范围就是大面积的,而方才封若所释放密集剑气看着是很凶狠,但事实上,还是留有余地的,最起码,他没有同时释放他的剑意威压,否则的话,以碎金煞神剑的强大威力,一瞬间横扫整个地下城,又有何难?

  “哈哈哈!老匹夫,这就是你活了三千年的实力么?不过如此罢了!”

  狂笑一声,封若手中剑诀一掐,那巨大的碎金煞神剑就如雷鸣一般在他头顶上方几个盘旋,同时将所有的剑气都收回,但是这一人一剑所带来的威势,竟是丝毫不下于那贺青竹的那件灵宝!

  这情形,便是强如贺青竹也觉得有些忐忑,作为化虚中期的高手,在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无法看透封若的深浅!在这个念头闪过之后,他立刻咆哮道:“所有人全力展开攻击,对于这等邪魔外道,不需要和他讲究什么公平正义!杀无赦!”

  贺青竹一声令下,在他身后的于睿,萧洋等六个分神期修道者,顿时全都展开了各自的攻击,而他们全部放出自身的威压以及各自的法宝飞剑等各种神通,顿时就让整个地下城中的压力越来越恐怖!

  要知道,这地下城乃是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出入全靠那几座传送阵,可是此刻在封若,贺青竹这几大高手对峙之下,仅仅是相互抗衡的气势,就足以冻结一切,想通过传送阵逃走?笑话,传送阵在这种力量影响下都无法开启!

  怎么逃?去哪里逃?

  这剩下的十余万普通修道者只能等死,这才是真正的屠城,当然,罪魁祸首没有例外,必然还是封若!

  不过他才不在乎!这些最底层的修道者,就像是凡世间的升斗小民,他们无法享受到更多的修仙资源,他们只能拼着小命去捡些残羹剩饭,他们的利益无人保障,他们随时都要有成为炮灰的觉悟!

  可好笑的是,他们还知道去喊正义,去喊道德,对于身边的冷漠,对于身边的残酷,对于自己身边的恶劣环境熟视无睹,却要去管着距离他们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事情,他们以为喊一声正义,他们就会高尚一点,鄙视一下那些不道德的事情,就能让自己变得道德起来!

  他们永远不会正视自己身上,自己周围的缺点,却能喊出所谓最激昂,最热血的抨击!

  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善恶,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死?

  可笑,可怜,愚昧!

  一个人不怕他的实力有多么弱,不怕他的地位有多么低,不怕他是小人物,最怕的,是没有一个可以读力思考,可以不受外界影响的脑袋,不会人云亦云,不会自以为是,最重要的,不要虚伪!不要假仁假义!

  封若在冷笑,面对着贺青竹,于睿,萧洋等人铺天盖地,如大潮般的攻击,他只有冷笑!

  谁在屠城?

  究竟是谁在屠城?

  他们这一波的攻击,奈何不了他,却足够将整个地下城彻底摧毁!他是魔头也就罢了,屠城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些所谓秉持天道,主持正义,满口仁义道德,德高望重的人呢?

  如果他们真的在意那些屁民的生死,他们的攻击怎么会如此凌厉?如此猛烈?如此的不留余地?

  但封若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在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所有的正义,所有的道德,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最高层的力量会掌控一切,他们掌控着喉舌,他们可以指鹿为马,他们可以颠倒黑白,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但即便是这样,仍然有无数的白痴和傻蛋愿意去相信,愿意去欢呼!愿意去拥护!

  生不知生,死不知死!

  他们,不值得去可怜!死不足惜!

  封若的冷笑逐渐化为漫天的狂笑,在这狂笑声中,他整个人毫无预兆地与碎金煞神剑合为一体,再无区别!而那剑身,则是猛然暴涨到上千丈大小,简简单单的向上一刺,那地下城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防御阵法顿时崩溃,而上方的土石则是轰隆隆地向下崩溃!

  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碎金煞神剑的威力是如此恐怖,包括那贺青竹,地下城距离地面上千丈深度的巨大土层只是在瞬间就被彻底破开!

  而整个地下城也在顷刻间被掩埋!

  由于没有上方的压力,贺青竹等人的攻击大半都是向上散开,所以只是摧毁了小半个地下城,剩下的修道者则是被活埋起来!

  但这也算是他们的幸运,与死无全尸相比,他们仅仅是有些狼狈而已。

  当然,封若不是为了他们而做的,而是为了让静陌等人顺利逃脱,如此而已!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