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吞噬

第七百四十三章 吞噬

  在那霍琼之狂笑的同时,封若甚至来不及反应,他就发觉那已经被他给摘到手中的淡蓝色花苞竟是如十万座大山一般沉重地压了下来!

  封若从来都没有想到,这力量竟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他根本无法挣脱,整个人就像是被牢牢地钉在了原地,不能动弹,不能说话,他的整个身体都被那股恐怖的力量给笼罩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霍琼之得意无比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潭水开始逐渐沸腾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无数铺天盖地的巨大触手,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转眼之间,就将封若整个人给吞噬掉!

  此时的封若,就感觉自己要被碎尸万段一样,由于那花苞所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强大,他甚至都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反抗,只能无奈地等待死亡。

  而就在封若几乎是要彻底绝望的时候,那之前被他释放出来,用以加快在潭水中游动速度的一条紫水灵忽然在他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连接到了那朵花苞之中!

  几乎是在一瞬间,一种非常奇异的力量就沿着这一条紫水灵从那花苞之中给流淌出来,这股力量随即就被缠绕在封若身体之外的紫水灵给分享吸收,最后,这股力量又自动地流淌到封若体内的紫水灵之中,也就是他的水灵脉!

  原以为是要必死无疑的封若此时才突然发现,他体内的紫水灵竟是开始了疯狂的变化,于此同时,尽管那滔天的巨大压力仍然笼罩着他,可是那些愤怒的巨大触手却是根本无法再伤害到他,完全被紫水灵给阻截到外面。

  如果那霍琼之此刻没有离开的话,他定然会惊讶地发现,那石岘鬼草的正中心,一条条巨大的淡紫色藤蔓正在疯狂地生长着,同时与那石岘鬼草进行着殊死的搏斗,每一瞬间,都会有无数透明的巨大触手被那石岘鬼草从上方召唤回来,可是,那淡紫色的藤蔓却像是掌控了那石岘鬼草的命脉一样,完全占据了上风,不但轻而易举地将那些巨大触手迅速地击溃,而且还能够持续且疯狂地成长。

  仅仅是一炷香的时间,那紫色的藤蔓竟是扩张到了一半左右,而这个时候,那原本生机勃勃,强大无比的石岘鬼草,却好像生了病一样,只能萎靡不振地勉强抵挡着,再也不复之前的威风,甚至连那些从上方返回来支援的透明触手都开始明显减少!

  这一切是如此的诡异,简直是不可思议。

  终于,当那石岘鬼草的最后一根叶片也被那紫色藤蔓所吞噬之后,这潭水之中在刹那之间就亮如白昼,无数的淡紫色藤蔓呼啸着就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不但整个深潭被笼罩,连那周围的岩壁山腹都是在那紫色藤蔓的控制之下。

  于此同时,无数的仙灵之气也开始被这扩散出去的紫色藤蔓吸收回来,最终输送到那紫色藤蔓的主藤蔓处,在那原本应该是石岘鬼草正中央的地方,随着大量仙灵之气的输送回来,一个小小的花骨朵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很快,就已经有了拳头大小,这花苞却是要比之前那石岘鬼草的花苞更加美丽和梦幻,完全呈现淡淡的蓝紫色,而这蓝紫色不是普通的蓝紫色,而是由淡蓝色和淡紫色两种虚无缥缈的雾气所凝聚而成,所以看起来非常的灵动与飘逸,此外,这花苞所散发出来的波动,更加贴近轻柔的水汽,水灵灵的,似乎一碰,就会荡漾开来!简直是融合了天地之间,所有水流的精华与神韵。

  可是,这花苞在成长到拳头大小之后,就再也无法成长,而那之前疯狂生长蔓延出去的无数藤蔓,则是开始快速地枯萎起来,随即化为飞烟,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

  这种枯萎的速度是如此的壮观,等到连那潭水之中的所有紫色藤蔓都化为飞灰之后,就只剩下了那朵尚未绽放的花苞,以及早已昏迷不醒的封若。

  那蓝紫色,如梦幻一般的花苞就那么悬浮在封若的身体上方,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在俯视着封若,隐约之中,似乎有一缕如箫音般柔和的叹息声悠然响起,这叹息声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如一缕风,来去无踪。

  最终,那花苞微微旋转着,就飘落到封若的胸口之上,像是融化的冰雪,化为一串串无比晶莹的水滴,在无声无息地融入封若的身体之中。

  而与此同时,封若体内之前被那股庞大压力所造成的伤势也跟着快速痊愈,不过,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却是藏在了他的身体最深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切,在此刻,重新归于平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若是那霍琼之见到这一幕,定然会要大呼后悔,他只怕永远都无法料到,封若在他的诱导之下,摘取了那石岘鬼草用十万年的时间生长出来的花苞,本来应该是必死之局,可是封若体内的紫水灵却是趁着这个机会偷取了那花苞之中所蕴含的力量,然后一举用植物的方式将那石岘鬼草吞噬兼并掉,这最终却是成全了封若。

  当然,这一过程连封若暂时也不清楚,因为他的紫水灵本来就具有极高的灵智,虽然与他的神魂完全融合,但是并不妨碍紫水灵自已做出任何行动。

  “轰轰!”

  此时,远处的石壁忽然被什么力量给强行撞开,随着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两道人影也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那竟然是之前被幻境困住的卫昌和顾幕两人,说起来他们的运气真的不错,本来他们几乎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没有想到,封若体内的紫水灵竟是将那石岘鬼草完全吞噬,结果也就代表着那幻境的崩溃,他们最终就逃生出来。

  那轰隆隆的声音也同时将封若惊醒,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既惊险恐怖,却又充满了惊喜的美梦,不但他没有死掉,反而全身上下都充盈着丰沛的仙灵之气,这些仙灵之气的数量几乎是他从前的数倍还多。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仙灵之气就好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强行塞进来一样,还不属于他,他必须得花费时间,借助修炼慢慢吸收才行。

  “慕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们一个解释!”

  此刻那卫昌与顾幕两人眼见封若有些发呆一样躺在潭水的正中央,却不见那霍琼之的影子,那卫昌顿时怒吼道,之前他和顾幕从幻境之中苏醒过来,只是略一猜测,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同时他们也记起来封若和霍琼之当时根本就没有冲进去,所以由此判断,封若和霍琼之很有可能是一伙的。

  “你在问我么?其实这个问题你们去问霍琼之最恰当不过,我中了他的暗算,然后就昏迷过去,等我醒来,那仙草已经不见了,事情就是这样,你们爱信不信!”

  封若淡淡地说着,依旧是平稳地躺在水面之上,脑海之中却是在努力回想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因为他总是感觉有一段记忆被隔离起来,而且他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脱险的,他是不可能相信,那石岘鬼草最后大发慈悲放过了他,然后放弃了老巢逃走!

  但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胡说八道,你在骗谁?你现在身体之中的仙灵之气几乎充沛得都要爆掉了,怎么可能与你无关?你若不是将那仙草独吞了,又怎么变成这样?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是无法动弹,正在拼命行功吧!哼,想拖延时间,做梦去吧,顾道友,我们两个分了他,这样虽然会损失很多仙灵之气,但总好过白走一遭!”那卫昌忽然冷声道,眼中的杀气瞬间升腾而起。

  “好!”那顾幕想也不想就点头道,他同样不相信封若的话,因为现在随便谁都能感应到封若体内几乎是要爆炸开来的丰沛仙灵之气,此时的封若在他们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天材地宝,灵丹一样的宝贝!

  听见那卫昌两人的话,封若顿时吓了一大跳,他本能地想跳起来防御或逃跑,但是此刻他才骇然地发现,他果真如卫昌所说的那样,根本无法动弹,他体内的仙灵之气实在是被塞入的太多了,以至于他根本无法调动他本来的力量!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卫昌忽然暴喝一声,没有上前攻击封若,而是转而朝着那顾幕杀去,可是那顾幕显然早就防备着他,或者是也有同样的心思,竟是在同时展开攻击,他们二人的实力相差并不是很多,所以在厮杀了片刻之后,居然不分胜负地分开!

  “顾幕,你想干什么?说好了,我们一人一半,这小子体内的先天灵气足够我们冲击到二级地仙了!”此时,那卫昌先发制人地喝问道。

  “嘿嘿,你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少废话,要么就在这里拼个两败俱伤,要么就把这小子一分两半,各自拿着走人,若是这么耽搁下去,等这小子体内的仙灵之气运转过来,你我就别想活着离开!”

  那顾幕却是头脑更加冷静,直接就将问题的关键摆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