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偷

第七百八十九章 偷

  “好吧,我来试试!”

  封若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实话他都不知道寒不归这小子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竟然固执地将这次偷取本命翎羽的关键寄托到自己身上?不过话说回来,估计这小子也是实在无计可施了,前前后后都眼热觊觎了上万年,居然都始终没有得手,如今这才是病急乱投医,求自己帮忙,可自己真的能够在无声无息中,破解这道未知的仙禁么?

  封若一点信心都没有!

  “你们准备好逃跑吧,不管怎样,保住小命才最重要!”

  封若回头对着寒不归和关鸿两人低声叹道,这才一挥手,打出一道清风引的仙诀,顿时,一缕温润自然的清风就自然而然地出现,然后托着封若缓缓向上飘去,整个过程当真是一点波动都没有,若不是眼睛还能看见,寒不归和关鸿两人几乎都无法通过神念感应到封若的存在,这让他们两人不由一阵大惊,但随即心中也就期待起来,因为封若表现的越出色,就越有可能成功。

  封若此时自是没空去管关鸿和寒不归的表情,在那股清风托着他不断上升的同时,他的神念也开始迅速放出,朝着四面八方扩展开来,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仙禁究竟布置在何处?到底有什么特点?毕竟这只是寒不归自己推测出来的,所以,他只能使用这种方法。

  转眼瞬息之间,封若的数以万道的神念就已经将那高山的大半部分给覆盖住,不过,他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心中微微斟酌了一下,他就让所有的神念开始缓缓地向下面搜索而去,而这种搜索就得小心翼翼了,每一种变化,他都得快速分析推衍,由于他所释放出去的是足足数以万计的神念,也就等于他在一瞬间就得处理数以万计的画面和变化,并且还得从中分析出前因后果,以及种种厉害关系。

  这便是封若仙魂强大的好处,若是换做寒不归和关鸿,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同时处理几百个画面和变化,就已经非常不错了,那么他们所取得的效果自然没法同封若相比。

  正是凭借着这一点,封若才能够神乎其神地,在关鸿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破解掉他的移动洞府的仙禁,封若没有什么秘诀,也不懂得那仙禁的口诀,他唯一所依仗的,就是他那强大的神念变幻推衍,

  这个方法说起来简单,道理也简单,但不是随便哪个地仙都能够掌握的。

  短短十几个呼吸,封若脑海之中就已经反馈回来数百万种变化,而这些变化又被他以神念推衍的方式进行分析归类,一时之间,这高山的这一面在他面前就仿佛如同透明一样,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他能够迅速而准确地寻找到那些仙灵之气的变化轨迹,他能够将那山峰的这一面上的每一根小草,每一颗沙粒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但是,封若却没有感应到那仙禁的存在!就如同这是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山,没有任何障碍!

  这个结果封若当然不相信,更不会有半点大意,因为他很清楚,那只冰舞鸟乃是属于六级妖仙,和他相差太过遥远,所以他所感应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暗叹了一口气,封若就将外放的神念全部收了回来,因为即便是他,也无法长时间支撑这种每一瞬间都有数万种变化在脑海之中闪过的感觉,这对于他的仙魂是非常大的消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确定了一点,那就是,要么这座高山之上是没有任何仙禁,要么这仙禁的等级太高,以他的神念都无法察觉到半点蛛丝马迹!

  既然如此,始终放出神念,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此时在那一缕清风的托动下,封若已经升到了五百余丈的高度,虽然这高度不算什么,但他心里还是有点发毛的,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触发那仙禁,可以说此刻的他就是硬着头皮,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仙禁在哪儿,纵使有浑身的力气,也无法施展。

  这整座山的高度大约在三千余丈,风景极好,中下部分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和悬崖瀑布,偶尔还能见到一座半山腰上闪闪发光的灵湖,至于其中的各种珍稀仙草灵药那是比比皆是,封若丝毫不怀疑,其中很多仙草要比那石岘鬼草还要珍稀,但他还没有那个胆子去采集。

  而那山峰的上半截,则是覆盖在雪白的冰雪之中,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封若都能够感应到那一股渗入骨髓的冰寒之意,毫无疑问,这山峰顶端的冰雪只怕不简单,想想也是,能够被六级妖仙当做修炼的老窝,此地会差到哪里?

  越向上飘飞,封若心中就越忐忑,因为那所谓的仙禁始终没有出现,他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向上飘浮,但越是这样,他就越紧张。

  终于,封若飞出了那郁郁葱葱的森林区域,进入到那被皑皑白雪所覆盖的区域,他第一个感觉,就是血液几乎要被冻僵了,那股冷意实在是太恐怖,简直就像是无坚不摧的剑气,直接透入身体之中,而他的身体表面,也迅速地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糟糕!”

  心中暗叫不好,封若当机立断,就想艹控脚下的那缕清风转移方向逃开,这个时候他已然知道,整个偷盗的计划绝对是不可能完成了,因为这山峰上的寒气太恐怖了,他不过是刚刚进入这个区域,就差点要被冻僵了,若是一直飞到那高山顶上,他估计会立刻被冻成死人,这可不是开玩笑!

  但尽管封若的应变速度很快,可是那寒气却是一边呼呼地向着他身体之中钻去,一边在他身体周围迅速凝结成巨大的冰球,而随着这重量的变化,他脚下的那缕清风终于有点吃不住,开始摇摇下坠!

  见到这一幕,封若当真是惊得魂飞魄散,因为他们三个人从最初的山谷之中摸出来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离地面都尽量保证在一丈的高度,谁也不敢落到地面,生怕踩到了某根小草,但是现在,如果他直接掉下去砸到地面上,那可就真的出乐子了。

  尽管明知道这一点,封若却是措手无策,因为他可不敢动用其他手段,万一有什么波动扩散开,从而激发那不知在何处的仙禁,后果会更惨,他此时全靠着那缕清风才能够平安无事的。

  就这样,封若只能全力艹控着那缕清风的平衡,然后计算着能不能在落地之前逃出这冰雪笼罩的范围。

  就这样,几乎是在封若出了一身冷汗的情况下,他终于在即将落到地面的时候摇摇欲坠地飞出了那冰雪笼罩的范围,而这个时候,他身上笼罩的坚冰也开始慢慢融化。

  “该死的寒不归,想出的这是什么馊主意!”封若在心中破口大骂道,同时决定必须马上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这实在是太折磨他的心肝了。

  但就在封若打定主意返回的时候,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然后他就心念一动,将他身上的一块坚冰切下,然后直接扔了下去,而他则紧紧盯着这块坚冰的坠落轨迹。

  很快,这一小块坚冰就坠落到地面,刚好砸到一株不知是什么名字的奇花上,直接就碰掉了两片嫩绿的叶子,这个时候,封若几乎是连大气都不敢喘,随时准备着激活那张定向传送仙符,以便逃之夭夭。

  但是,整整数个呼吸过去,根本没有任何特殊的情况发生,这情形当真是令封若大喜过望,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身上的坚冰应该具有某种豁免权,不会触发警报!

  想到这里,封若哪里还犹豫,立刻继续向上攀升,进入到那冰雪区域,待到他身上再次被冻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块后,他就艹控脚下的那缕清风直接落下!

  当封若脚踏实地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有了那一层坚冰覆盖,根本就不会触发警报,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根本没有什么警戒,但他可不敢去尝试,在这个神秘的地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解决了不能落地的问题,封若却又为难起来,因为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臃肿的大冰球,怎么前进啊?而且越向上,肯定那寒气就越发逼人,他怎么办?

  在原地苦思了好半天,封若还是决定冒险尝试一下,因为他必须动用仙灵之气驱除体内的寒气,如此才能够保证不会被冻僵,当然,如果外面的那一层冰罩无法掩饰住这种波动的话,他也只能认栽了。

  这种冒险尝试的结果却是让封若大为欣慰,因为他身体外面所冻结的冰球,居然还真的能够将他自身的波动给拦截住,而且他还发现,随着那冰球厚度的增加,那股逼人的寒气竟是也开始减弱下来,唯一的麻烦就是,他现在身体周围的冰球,直径足足有一丈多长,看上去就像是一座房屋,这么大的一个家伙,下山是很容易,但是怎么上山啊?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