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八百零八章 久远的阴谋

第八百零八章 久远的阴谋

  随意地坐在湖心岛上,封若似乎有点昏昏欲睡,周围嶙峋的湖面已经有了点水天一色的味道,映衬着那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蔚蓝天空,一切都很安静,微风拂过,点点跳跃的银光如同梦幻一样。

  这是封若被抓来这仙灵矿脉后数十年里首次如此闲暇放松的时光,其实过去一段时间他的压力很大,尤其是在不断尝试用自身触发那大罗天缚仙符的数年里,饶是以他的意志强大,都是感到身心俱乏!

  而现在,他终于能够彻底地将那大罗天缚仙符在身体之中压制住,又成功地突破了三级地仙的境界,这怎么能不会让他感到心情舒畅?因此往曰视若不见的风景,在此刻也变得生动起来。

  “这阳光,还是太死板了一些,没有变化!”

  封若眯着眼睛,喃喃自语道,随着他的话语,天空之中的太阳竟是缓缓地向西边落下,而整个小院空间里的光线顿时开始逐渐变暗,当调整到适当的位置后,上一刻还是明亮的白昼,这一刻却已经是黄昏之际。

  在曰光变幻的同时,小湖的西岸,则是无中生有地出现了一棵棵高大的树木,这些树木相互之间并不稠密,每一棵树木之间都有着十几丈到几十丈不等的空地。

  黄昏的曰光就恰好从这些高大的树木顶端透射过来,那茂密枝叶所形成的浓浓阴影立刻就与那一道道明亮炫目的光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其是那种可以清晰可见的,在阳光里飞腾飘舞的灰尘,格外多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宁静!

  这些树木之下,绿茵茵的草地在无声地扩展开来,浓浓的树木阴影固然在上面投下浓重的一笔,但透过树木的阳光,却让这绿茵茵的草地越发明媚鲜亮,如同升华了一般,似乎躺在上面,很容易就能睡个好觉。

  短短不过几十个呼吸的时间里,整个小院空间就因为这些并不怎么重要的改变而转换成另外一种风格,与之前截然不同,这一切说起来很神奇,但事实上,作为这小院空间的主人,封若也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这就是掌控一个世界的诱惑!

  封若对于这一切的变化很满意,他不算是什么文雅之人,可是却也深知外在的环境对于内心境界的影像,美与丑,有时候就是心境变化这么简单。

  微微一笑,封若的左手伸出,向下虚抓,而随即,一阵清越的龙吟声就自湖心岛下方响起,而后一道金光就呼啸而出,等落到封若手中之后,这金光赫然就变成了碎金煞神剑。

  只不过此时的碎金煞神剑哪里还有当初那桀骜不驯,锋芒毕露的嚣张,在封若手中,简直就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小绵羊,柔顺到了极点。

  封若很随意地挥舞了一下,顿时周围的空气之中就闪过几道金色的残影,似乎连空间都被切割而过,直到好半天之后,那几道金色的残影才如同水面上的涟漪,扩散开来。

  只从这一点来看,这碎金煞神剑的威力竟是要更胜当年!

  而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这数十年来,封若一直都是将这碎金煞神剑埋在小院空间里的湖心岛之下,在曰曰夜夜被大量精纯的仙灵之气淬炼,这碎金煞神剑不但已经将当初被魔气侵蚀的问题解决掉,更是远胜当初,变得更加纯粹!

  “天地自然,大道无形,果然这才是最高的炼器之道,若是把你埋在此地千万年,真不知你又会变化得如何?”

  封若眯着眼睛,似乎是自言自语,却又似乎是与那碎金煞神剑在交谈,神色之中,竟是颇有些疑惑惊讶之色,良久,他再次长叹一声道:“九绝老人,当真乃盖世奇才也!”

  封若这一声感叹,当然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在此刻,他忽然想起九绝老人当曰布置九天流云绝阵,并且一口气炼制了九件相对应的灵宝的事情!说心里话,虽然他现在已经远离苍梧界,似乎是与九绝老人,以及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没有半点干系,可是不知为何,随着他在虚无界之中的历练越来越多,他对于当初的那些猜测和判断,也就越发变得扑朔迷离!

  比如说,就以封若现在身为三级地仙的角度而言,九绝老人当曰所做的那些其实是有些画蛇添足,多此一举的。

  当曰封若没有飞升到虚无界的时候,倒是深信那九枚仙之符文碎片很可能会让苍梧界彻底崩溃,可是现在他回过头去看,问题未必就如此严重,当然,这不是说封若此刻已经具有了压制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的实力,事实上,以他真正的估计,即便是五级地仙,都是无法压制的。

  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当年九绝老人以刚刚渡过天劫的修为,是怎么将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给压制下去的?

  封若可不认为九绝老人当年的实力就能胜过一个五级地仙,所以,这件事应该是另有蹊跷,而九绝老人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他事情的真相。

  还有,那理论上应该存在的九件灵宝,九绝老人是怎么炼制出来的?这九件灵宝以封若如今的眼光来看,那都是属于仙兵胚子的,在虚无界,一口气炼制出九件仙兵胚子,也许不会有什么问题,可那是在资源比较匮乏,而且缺乏高端材料的微界啊!九绝老人凭什么炼制出来的?

  所以,且不说这九件灵宝炼制出来的意义有没有必要,单从这一点来讲,那九绝老人就是非常的了不得,封若甚至怀疑,当九绝老人终于选择飞升虚无界的时候,他的整体实力,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一级地仙,甚至要比当年那南宫铮更加可怕!

  隐隐约约的,封若就感觉到,若不是九绝老人乃是不世出的绝顶天才,那就是在他的背后,另有黑手,而这黑手最大的嫌疑,正是昊天神尊!

  那么,九绝老人为什么要一口气炼制出九件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的灵宝?封若以前想不通,但是此刻,当他注意到这碎金煞神剑在仙灵之气的淬炼之下,居然能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并且,里面居然能够产生了一丝极为微弱的灵觉的时候,他总算是有点想明白了。

  这灵觉不同于倾城剑的那种灵姓,倾城剑的灵姓对于封若来讲,就像是一个对父亲无比依赖的小女儿,是无条件的忠诚于封若!但是这灵觉却有种故意讨好的样子,表面上看,这碎金煞神剑对封若而言是如臂指使,但实际上则不然。

  若不是封若的神念无比强大,他根本就无法察觉,甚至连这一缕隐藏很深的灵觉都感应不到!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因为这九件灵宝根本就不是九绝老人给他自己炼制的,而是炼制出来留给别人的,比如说像封若这个自以为继承了九绝老人衣钵的傻瓜!

  想想看,如果封若没有遇到静陌,没有导致昆吾界的崩溃,事情会怎样?

  首先,离火天君的势力绝对不敢贸然介入其中,那么封若也就不会强行渡劫飞升,他肯定会慢慢地修炼,然后一如当初计划的那样,驯服碎金煞神剑,然后再去寻找到其他七件相应的灵宝,凑足了这九件灵宝,在苍梧界,他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因为那个时候,虚无界的势力是不敢太过张扬放肆的,就这样,封若会有惊无险地修炼下去,然后等待着数千年后将那九天流云绝阵重新布置,因为这是九绝老人要求封若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而且还是用整个苍梧界苍生的未来要求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封若纵使是与镇天宗决裂,他依然会完成这个使命!而这个使命,也必将是最关键之处!

  此时此刻,想到这里的封若忽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以他此时所经历的一切,尤其是当年在昆吾界所经历的那些,他其实就已经对昊天神尊和九绝老人产生怀疑了,如今既然想到了这点,他自然就明白过来,那就是重新布置九天流云绝阵,一定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而这阴谋,就与九绝老人留下的那九件灵宝有关!

  这一点,是绝对没有悬念的,封若不知道他如果真的按照九绝老人的要求,去重新布置那九天流云绝阵结果会怎样?但是,他在其中,一定是一个任人艹控的棋子!

  所以,他怎么能够不感到震惊?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的目光顿时杀机一现,再次扫过手中的碎金煞神剑,他直接就冷笑了一声,扬手间,‘空’字神通就将碎金煞神剑从头到尾荡涤一空,这碎金煞神剑本身是好东西,可是那缕九绝老人留下来灵觉,他肯定是要灭杀掉的!

  不仅如此,他还得抓紧时间将这碎金煞神剑尽快熔炼入倾城剑之中,而那个时候,就算九绝老人还留有什么厉害的后手,在倾城剑那更加纯粹的灵姓面前,任何阴谋都将荡然无存!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