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零九章 本真之境

第九百零九章 本真之境

  很久以前,封若就知道君山重镇是紫火世家的一个分支姓氏的地盘,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关注,上一次他曾经在追寻倾云等人时,从君山重镇外擦肩而过,所以也没有太多印象。

  但是现在,他却是有机会了解这君山重镇的情形了,当然,这了解并非他主动上门,而是因为他作为贵宾被邀请而来的。

  做东者自然是君山重镇的主人,也就是若家三星将级别的存在,这三星将在若家中的地位已经是仅次于家主,和若家众位不理世事的长老同起同坐,若是再加上紫火世家的名头,即便是在整个紫曜仙域,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

  能够被这样显赫的大人物邀请,按理来讲怎么都算得上是光宗耀祖,大为光彩的事情了,但是封若心里却明镜似的,很清楚,他是被若云琪邀请来当打狗棒使唤的,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打手,专打某些人的屁股和脸蛋的,当然,结果也可能是封若自己被人抽耳光抽得不亦乐乎!

  此刻,封若正和若云飞漫步在君山重镇的街头,这君山重镇别看名头极响,是落灵城辖下第一重镇,但事实上这重镇之中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反而是古香古色,很安静,很淡泊,就像是一座处于水乡沃野之中的乡下古镇,一点都不唐突,望眼过去,不论是青石铺就的街道,还是街道两旁白墙灰瓦的院落,都透着一种沉淀上万年的古朴气息,就像是一个古稀的老人,和蔼地坐在石桌旁,一边遥望着远山的风景,一边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袅袅升腾的茶水香气连接起了千年的记忆尘埃!

  “这是一个好地方啊,可以用来养老的好地方!”

  封若感叹道,他对于若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恶感,就像是与自己无关的事物一样,哪怕若家很可能是他自己的母族!

  因为修炼到了他如今这种境界,除了格外刻骨铭心的事物和情感,否则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所谓大道忘情,很多纠葛已经不重要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地仙修炼境界越高,就越会如同孤家寡人一般,但他们绝对不是不懂情的活死人,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视世间万物如粪土草芥,而是因为一切都没有那个必要。

  洞玄一寸,可藏万物,灵台三尺,万载皆空!

  这个空,不是不存在,只不过是一种境界而已。

  像此刻封若漫步于这君山古镇之中,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这感觉不是似曾相识的亲切,而是这古镇氛围和沉淀的气息,恰好符合他如今的修炼境界,所以才会有种共鸣。

  而像若云飞,他就无法感悟,他虽然永远一副冷冰冰,傲笑天下的样子,但事实上,那却是一种执念,是一种他自己都无法突破的瓶颈,不论他这冷冰冰的气势是因何而生,但对于真正境界高于他的人完全不具备威慑,而若是对于实力低于他的人,又何须威慑?这冷冰冰看似高傲的态度,只不过是一层皮而已,不是他的本真!

  如果若云飞看不破这层执念,他就算是实力继续提升,也不会有太大的造诣,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够突破自身的执念,找到自己的本真又岂是那么容易?都说返璞归真,但又有谁那么高的悟姓真正做到?

  一百个地仙里也未必有一个,这与实力无关,而是纯粹境界上的参悟,就好像一个美女,如果她只知道美白啊,瘦身啊,让脸蛋更漂亮,屁股更翘之类的,那么她永远都不会成为最上乘的美女,哪怕她天生魅惑都没用,只会沦为第二等,必须得有内在更高的涵养和气质,才会成为真正的绝唱!

  比如青丘山的那群狐狸,也算是当世之中绝美的典范了,各种完美,各种魅惑,哪怕是服用阴阳造化丹这种传说中的仙丹,但她们最终还是落了下乘,从她们甘心愿意用美貌,用身体去诱惑男人的时候,就已经是输了。

  在封若所接触的地仙之中,能够领悟到自己的本真者寥寥无几,他自己算一个,慕飞雪算一个,倾澜轩也算一个,雷霆那老鬼也算一个,还有便是落灵城的少主云空,那家伙看似骄狂无比,自大自傲,但那都瞒不住封若,其实领悟了自己的本真并不是要变得静若处子,文质彬彬之类,而是一举一动之间,皆是本色,哪怕是杀人放火,当众撒泼!

  所以,那云空堪称劲敌,不管小瞧谁,封若也不会小看那云空!因为即便是以他今曰的自负,若是面对那云空,只怕都不是三合之敌!

  此刻在封若这般感叹之中,旁边的若云飞自然不会升起共鸣什么的,他只当是恭维,所以就笑道:“你说的不错,这君山古镇可是大有来头呢,据说是当年若家先祖仿照其他地方的一座小镇建造的,不过仿造成功之后,那位若家先祖却是一阵叹气,自谓这仿造的小镇居然连万分之一的灵秀都没有仿造来,就此,那位若家先祖便拂袖而去,但这座小镇却是因此成为若家一族的核心,千百万年来,若家子弟分枝散叶,不知凡几,但这君山古镇却始终是若家子弟必须要来朝拜之圣地!”

  “哦?这么神奇?你若家先祖当年仿造的什么小镇?不会从仙境里看到的吧?”封若大感好奇地道,他之前就非常感慨这君山古镇的布局和韵味,但没想到这居然是仿造的,而且连万分之一的神韵都没有偷师到,这世间当真有这种存在?

  若云飞刚想回答,一个苍老的笑声忽然从路旁的一座竹林小园中传来,“呵呵!什么是仙境?我等皆为地仙,那么只要有我们所在的地方便是仙境,哪管它是茅厕还是便坑!若是尔等当真如微界之中凡俗之人所想,刻意去寻,那才是愚笨蠢材到家了!”

  听到这声如洪钟般的话语,封若不由微微一笑,转身稽首道:“前辈所言妙极,在下受教,不过,我倒是认为,这仙境是真的存在,而且还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想让它成真就能成真!”

  “嘿嘿!你这小子倒有趣,但你说的,应该是妄境吧!心中所想,目中可及,肌肤可触,小子,你莫堕了魔道!”那竹林的老头却是嘿然一笑道。

  “错了!前辈怎知那是魔道?我说是仙境,那就是仙境!又何来虚妄之言?”封若摇头笑道,还真有趣啊,他刚从这君山古镇联想到修炼境界的本真,就蹦出一个老头来和他讨论本真之境,其实所谓的入魔,妄境什么的,皆是因为无法看到自己的本真,故此才会心生幻像,但如果能够洞察本真,那么自然就没有什么妄境和入魔了。

  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是本真,那么所说的话,所行的事,所想的存在,就必定全是真实存在的,就像封若刚才所说,他说是仙境,那就是仙境,这却是要涉及到更高级的金口玉言的大神通!一念万物生,一念天地灭!这已经是金仙以上的境界了,封若现如今顶多了能够稍稍遥望一点端倪而已。

  但是封若所说的仙境却是真的,他的话不能影响别人,但影响他自己是足够了。

  此时那竹林中的老者却是沉默下来,显然他是听得出来封若那句看似简单的话里所包含的意义,而旁边的若云飞虽然从头听到尾,却是不知所云,只是有些古怪地看着封若。

  封若却是不急,只是面带微笑地等着竹林里那老者的回话,因为他们两人这两句简单的交谈,可不是如那些学究一样在咬文嚼字纵观古今地辩论,而是在感悟境界上的交锋,如果那老者无法达到本真境界,或者只是稍稍触及到本真境界,那么不管他的修为如何,他必定是输了。

  而就算是那老者已经领悟了本真境界,封若也同样会赢,没办法,掌握了神魂符文这大杀器,能够在境界上赢了他的还真的很少见。

  良久,那竹林中的老者才再次呵呵笑道:“惭愧惭愧!老夫倒是差点进了妄境,两位小友,可否上前一叙?这君山古镇沉寂久了,很难见到贵客来临呢!”

  这番话一出,那原本茂盛的竹林就像是有一阵清风拂过,然后很自然的,一条青石小径就从竹林中出现,一直蜿蜒深处。

  封若当然不会拒绝,反正那宴会的时辰未到,正好游玩一番,所以不待若云飞反对,就走上前去,若云飞也只好跟在后面,他的境界虽然未到,但此时也看得出来,那竹林中的老者多半是若家的高层。

  这竹林居然很大,向前走了大约二三里远,封若两人才见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很随意地坐在一条小溪前,慈眉善目的样子,不过却看不出是什么修为,就好像真的是一个乡野老头一样。

  此时那老者转头看见封若两人,就呵呵一笑:“两位小友可不要怪老夫唐突,实在是这君山古镇中能够和老夫说话的人少之又少啊,难得今曰贵客临门,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啊!”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