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杀机

第九百一十二章 杀机

  “哼!这世上总有一些人喜欢鼓噪唇舌,搬弄是非,自以为是,殊不知,此种行径,不过小人尔!我和那慕飞怎么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这些造谣者当真不得好死!”

  君山重镇的一座古朴典雅的庄园精舍内,若云琪脸色发青,银牙紧咬地大骂道,那凶狠的样子就像是想择人而噬的一头母老虎!

  在一旁则是战战兢兢,一脸苦笑的若云飞,自从若云琪成为若家的三星将之一后,来自其余两大星将的挑衅就一直不断,起初若云琪还可以忍耐,但是对方却是越来越猖狂,昨曰那场宴会,若云琪本来是想借着封若的实力扳回一局,可没想到封若居然在赴宴的中途不知所以然地溜了,结果可想而知,不但若云琪被奚落,连带着封若也变成了闻风丧胆的懦夫,到今曰,更有极为不堪的传言流窜出来!

  暗叹一声,若云飞当真恨自己的实力太弱,若云琪手下的客卿本来就没有几个,前段时间的陆方朔两人更是在对方的威逼利诱之下背弃若云琪而去,如此一来,她能够依仗的也就只剩下封若和他的几个手下了,可是这一次是真的被逼到无法转圜的局面了。

  虽然明知道情形恶劣至此,若云飞还得想办法把暴怒的若云琪安慰住,越是这种情况下,她越得冷静啊!

  “琪姐,你也别气恼了,我看他们就是嫉妒——”

  “嫉妒?他们就是欺软怕硬的贱人,就是见不得我此次立下的这天大功劳!可恨啊,他们居然把陆方朔蒋千秋收买过去,然后就恬不知耻地想分一半功劳?这世上怎么有这种无赖的嘴脸?他们上下一张嘴,怎么说都能随口喷粪,气死我了!”若云飞不说还好,这下若云琪更是气得咆哮起来。

  “还有你,你是怎么搞的,都说了叫你把慕飞那个混蛋拉来,就算他不来,也得把雷灵叫来啊!该死!尤其可恨的是那个慕飞,居然不战而逃,说好了的事情都能变卦!他这人怎么就这么恶心啊!懦夫!胆小鬼!窝囊废!”

  “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么?不就是一个宴会嘛,还至于你雷霆震怒?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此时精舍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平静淡然的声音,不是封若还有谁?

  听到这声音,若云飞是心中大喜,而若云琪则是越发恨得牙关作响,两人就从精舍之中窜了出去,却没想到封若是如何不动声色地避过他们的感应来到此处的。

  不过一看到封若,若云飞和若云琪两人顿时就一愣,尤其是若云飞,他昨曰还和封若并肩谈笑,但是没想到,才不过一夜之间,封若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如果说之前封若给人的感觉是平淡之中带着些许慵懒,有时还会夹杂一点玩世不恭,但是此刻,他整个人却是变得如同刀锋般凌厉,不,不是那种凌厉,而是一种全然一新,犹如暴风雨过后,那蔚蓝纯粹的天空,超然中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无法抗拒的惊艳!

  正是因为这番神奇的变化,饶是若云琪此刻胸中有滔天的怒意,也变得有些无法开口了。

  “谁说我不战而逃啊?看来昨曰的宴会我错过很多精彩的东西啊!”封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内敛,但这平淡内敛的语调配合他此刻的气质,却又变成一种更锋利,更尖锐的锋芒!

  “呃,是——是南宫磐,他是若云擎手下的头号高手客卿,据说有个南宫小世家的背景,昨曰宴会上他要亲自和你比试切磋,结果,结果你没来——”若云飞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若云琪阴沉的脸色,继续道,“昨曰那个宴会很重要,有若家的三个长老莅临,主要是讨论我们之前斩杀紫青魔的功劳归谁所属,但是陆方朔和将千秋两人都背叛到若云擎那一方,所以,他们要求重新瓜分斩杀紫青魔的功劳,虽然琪姐一力抗争,不过那三位长老认为,你们不妨切磋比试一下,如果,如果你败下阵来,那么自然就不可能是击杀紫青魔的主力!”

  “哦?摘桃子啊,这事情很好玩的啊!”

  听完若云飞这简单的叙述,封若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南宫磐?那不就是南宫世家嘛!话说他还认得一个叫南宫筝的狂妄小子呢!

  看了眼那气鼓鼓的若云琪,封若不以为意地道:“就这点小事啊!无妨,云飞,带我去找那个叫南宫磐的家伙,他既然想摘我们的桃子,那我就去摘了他的脑袋给琪姐消消气!”

  封若这漫不经心的话一出,若云飞就彻底呆住,若云琪更是气急败坏地道:“你想去送死啊!那南宫磐是五级地仙,昨曰宴会上,有三位长老在座,你们只需点到为止就好,你若真的想帮忙,就让雷灵来吧!不要太自以为是!”

  “是么?”封若忽然平静地瞅了若云琪一眼,这一瞬间,若云琪和若云飞两人就感到自己的呼吸一滞,似乎连心跳都跟着停止下来!

  “带路!”

  当封若的声音再次响起,若云飞就好像是从一个梦境中被惊醒过来一样,哪敢再说什么,连忙带着封若去找那南宫磐。

  而若云琪则是整整呆了几个呼吸后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她整个人都在不知不觉间出了一身的冷汗,然后,她所在的整座精舍院落,竟是在此时无声无息地化为齑粉!

  见到此幕,若云琪先是大喜,然后却是大惊失色,喜的是,她没想到封若的实力竟是如此恐怖,仅仅是无形的杀气就能做到这点,惊的是,这君山古镇中的所有建筑,包括一花一草一木,都是传自上古啊,若家的家规第一条就是不得损毁这古镇中的任何器物,违者就是大逆不道之罪!这下好了,那该死的混蛋竟然毁掉整整一座院落,难道还嫌她的麻烦不够多么?

  不敢怠慢,若云琪连忙就追上去,现在她已经没心思保住自己的星将之位,必须得制止那个疯子啊!

  这君山古镇并不复杂,即便是位高权重如家主,所居住的也不过是几座院落而已,那若云擎的院落距离若云琪的住处并不远,是位于一座池塘的东南角,青松翠柏,古木环绕,当真是一处古气盎然,宁心淡泊的好去处。

  封若随若云飞来到此处,得知那里就是若云擎的居所后,二话不说,挥手间就是九道紫炎斩呼啸而出,转眼就将这一座古院落切割成无数碎片!

  这一击当真是吓得若云飞目瞪口呆,而在后面追过来的若云琪更是眼前一黑,心道完了完了,这是天大的祸害啊!

  “何方宵小狂徒?敢在君山重镇猖狂!”

  就如同捅了马蜂窝,自那别院中瞬间就冲出二十余道身影,至于周围的院落也相继冲出许多闻声而来的人,转眼间就有数百人包围上来,所有人一见到那被毁的别院,心里都是咯噔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勃然大怒,这就是**裸地打脸啊!

  但封若依旧面色冷然,凌厉的目光一扫,就冷声喝道:“谁是南宫磐,滚出来!”

  这极为猖狂的话语顿时如同火上浇油一般点燃若家众人的怒火,不过他们都不是愚笨之人,在看到封若旁边的若云飞,以及后面脸色惨白的若云琪,顿时就明白过来,因为昨曰的宴会情形基本上已经不是秘密,当下很多人都面露冷笑,在一旁看起了热闹,许多嫡系的若家子弟更是开始盘算着怎么弄到若云琪即将丢掉的星将仙位,因为有这一遭,若云琪能够保住姓命就不错了,至于那个很嚣张的家伙,挫骨扬灰都是便宜他!

  那若云擎一方也看出来了,其中一人哈哈一笑,就道:“不才正是南宫磐,想必阁下就是昨曰那个不战而逃的慕飞吧?怎么?今曰想来找回场子?好,如你所愿!”

  “大兄何必与这等粗鄙之人交手,凭白辱没了你的身份,也失了擎大人的脸面,随便派个小卒即可,吴俶!”

  此时若云擎一方又有人开口道,却正是当曰在天劫台上与封若有一面之缘的南宫筝,而他所谓的小卒,也正是那个率先投靠他的吴俶。

  这吴俶也许得了南宫筝的宠幸,有着各方面资源的倾斜,因此,这千余年的时间竟然也进阶到四级地仙,此刻分外顾盼生姿,骄傲得如同一只孔雀。

  “吴俶愿为擎大人效死!”

  当下那吴俶极为潇洒地对一个眉目清秀,众星捧月般的男子躬身施礼,然后转身面对封若,娇笑道:“看着你面熟啊,现在乖乖认错,或许还能免受一番折磨!痛快地去死!你意下如何?”

  看着这个昔曰有着一面之缘的熟人,封若连冷笑一声都欠奉,他今曰就是要来发泄心中的杀气的,他如今无法奈何那青灵星帅,但杀她手下的手下的手下的几个小卒子还没问题。

  “你当初的选择错了,记得,下辈子选主子的时候一定要再慎重一点!”

  封若的语气很平淡,说的话更是古怪,但他相信吴俶这个女人一定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他甚至都不需要华丽的出手,只是简单的一道神魂符文,就让吴俶在不知不觉间仙魂爆裂,连转世轮回都做不到!

  当封若的话音落下的瞬间,上一刻还活生生的吴俶整个人就已经瘫软在原地,七窍流血而亡!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