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二十章 逍遥

第九百二十章 逍遥

  万里长空之上,六条长约两百余丈,完全由炙热火焰所笼罩的火龙正拉着一台华丽无比,标记着紫火印记的云车,飞驰电掣地从高空呼啸而过!那速度之快,连余波所掀起的风声都如狂雷般远远咆哮开来。

  在这华丽宽敞的云车之中,却是极为安静,温暖如春,丝毫感觉不到半点急速飞行的颠簸与不适,似乎有一道透明的屏障与外界隔开,身处其中,犹如置身于地面上的精舍,舒适无比。

  此刻这云车内的主位上,正有一个身穿淡青色长袍,大约三十许,面目清朗,谈不上英俊,却也颇为耐看的男子侧卧在舒适柔软的软榻之上,非常随意,双目微微眯着,有些似醉非醉的样子,时而嘴角划过一抹微妙的弧度,更是添了几分逍遥肆意之态。

  紧挨着这男子的前方身侧,跪坐着一个身体窈窕,身穿一袭黑衣,如云秀发随意地散落在肩头的绝色女子,肤如凝脂,眉目如画,尤其是那低垂着的白皙玉颈,在那黑衣秀发的映衬之下,更是平添了无数遐思诱惑,仅此一点,便是无边的风景。

  只是在此女额头之上,却有一道极为醒目的血色残月印记,顿时让她看起来就多了几分神秘与魅惑,而那原本简单的黑衣袖口和领口处,都是绣着一些暗金色的神秘图案,犹如画龙点睛之笔,分外显得高贵典雅,而那女子腰间的束腰上,也挂着几个简单却生动的小饰物,刚好冲淡了这一身黑衣所带来的严肃萧杀,多了几分女子特有的活泼与细腻,此外更是将胸前那玲珑的曲线临摹得淋漓尽致。

  这一男一女却正是封若和那个叫蜃的紫青魔,之前封若找到若云琪,询问有关前往紫火神殿的路线,结果若云琪就把她的火龙云车借给他使用,因为按照她所说,紫火神殿可是在天城范围内,距离极远不说,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前往的。

  这天城乃是紫曜仙域五大仙城之首,又叫承天之城,与其相对应的是地平之城,又叫地城,此外的三大仙城分别是风灵城,梦灵成,以及落灵城!

  那天地双城乃是紫曜仙域真正的核心所在,而那风灵,梦灵,落灵这三城则分别属于三大势力,也就是风灵星帅,梦灵星帅,青灵星帅,从地理位置讲,如果把紫曜仙域比作汪洋大海,那么三大灵城顶多算是三个海上的港口,是进出紫曜仙域的通道入口而已,也是连接外界的桥梁。

  正常来讲,所有的普通地仙,只能是在这三大星城范围内活动,根本没有资格离开这个范围,进入紫曜仙域的深处,因为整个紫曜仙域,都是紫曜天君的私产,是后花园,擅入者,格杀勿论。

  在紫曜仙域之中,有近六成左右的区域是彻底的禁区,除了紫曜天君和十大星帅等一些身份格外不同的人外,便是连三大灵城城主都不得进入,而其余的三成,则是被分封给各大家族,最后的一成,才是留给普通地仙落脚的区域。

  正是因为如此,进入紫火神殿对于很多紫火世家的子弟来讲是非同小可的,因为从外围的三大灵城飞过去,这一路可都是要经过紫曜天君的后花园啊,那可是死罪,因此必须需要乘坐被审核过的云车,按照预定的路线飞行方可,这也就是为什么封若此刻能够独享这一台云车的缘故了。

  而从落灵城到紫火神殿,即便是乘坐这速度极快的火龙云车,也得需要整整七曰七夜方可抵达,旅途漫漫,封若也只好把在七星宫里的蜃叫出来陪着。

  此刻封若却是在品尝据说是魔族之中上好的美酒,名字也很霸气,叫万里回头一线香,意思是在万里之外,也能嗅到这美酒的香气,当然,按照那蜃所说,此美酒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喝到的,整个酿制过程足足有数百道程序,将各种酿造的酒料至少窖藏三千年方可,但最重要的是,需要足够精良的手艺调配,总之,造价不菲。

  而现在封若才不过喝了三十六杯这万里回头一线香,就已经有点醉醺醺了,靠在软榻之上,品着美酒,欣赏着美人,的确是自在逍遥,当然,他是故意想喝醉的,否则怎么也不会醉!不过在如今这种旖旎的氛围之下,如果不会醉的话,那才是不解风情。

  “再来一杯!”

  封若眯着眼睛道,目光掠过蜃的那一张绝妙精致的侧脸,那有些凌乱的几缕青丝,不由长长叹了口气,他自然不是贪图享乐,他此次把蜃弄出来,其实是为了探探她是不是倾澜轩所弄出来的把戏?可惜他都快喝醉了,也一无所获。

  似乎是对于封若目光灼灼的探视完全没有感觉,蜃始终都是保持那一种淡然自若的宁静,熟练地重新斟满一杯天蓝色的美酒,随后一双纤纤素手轻捧酒杯,缓缓送到封若唇边,待封若一饮而尽之后,她才用淡雅空灵的语调轻声道:“君心何忧?”

  这一声犹如琴弦流淌而过的音节,纯净天幕上划过的清风,听起来分外解乏,当然,也醉得更深。

  封若一笑,醉眼朦胧之中,这个曼妙的身影还真是另有一番情趣,不过想及脑海中的另一道倩影,他又摇头叹道:“我飞雪师姐不要我了,你说我是该忧不忧?”

  闻听此言,蜃的嘴角却是难得的闪过一抹笑意,旋即恢复原状,轻声慢语道:“女人心,海底针,君何必烦忧,又何必当真?”

  “何必当真?我怎么可能不当真?又怎么敢不当真?好酒,再来一杯!”封若叫道,但心里却是在叫苦,难啊,左拥右抱看似美妙,但其中苦楚谁知啊?

  “美酒虽好,过犹不及,心若无弦,何来三千烦恼?君既烦忧,妾身不才,愿以轻舞琴音助君解忧,可否?”

  蜃没有再给封若斟酒,微微低语,便盈盈而起,如风中柔柳,雪白玉足轻点,若行走于云间,黑衣白雪,无尽妖娆,琴音轻起,仙乐飘飘,让观者恍入梦中。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