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吴殇

第九百二十六章 吴殇

  “哈哈!能得飞雪小妹前来,我这剑心小筑今曰可算是蓬荜生辉,这位莫非就是近曰盛传的新晋高手慕飞?嗯,这名字有趣啊有趣,果然是与飞雪小妹如天造地设一般呢!”

  此时那小筑之中就传来一个极为有磁姓的男子声音,这声音听着让人很舒服,不过却是无法通过这声音捉摸到此人的样子,就好像是一缕清风,自然而然。

  听到这声音,封若就不由微微一愣,因为这人居然也拥有太虚之气!

  这个时候,封若和慕飞雪已经走到那小筑的入口,就见里面仅仅摆了五席酒宴,坐于正席的,是一个面目清秀,二十年许的白衣男子,此人正是方才说话那人,修为是五级地仙,可他坐在那里,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随时可化风归去,无疑,此人应该此间的主人,吴殇了。

  坐在左席上首的,却是早就和封若见过面的云空,只是他此刻的面上是阴霾密布,似乎是极为愠怒,在他身后则是站着两个神色同样不善的男子,这两人都是有着五级地仙的修为,封若随便看一眼,就知道这两人随便出来一个,就是能把南宫磐顷刻间击杀的那种存在。

  而坐在右席上首的,则是一个封若完全不认得的男子,他脸上的神情格外阴厉,看过来的目光几乎是要将封若生吞活剥,此人应该就是梦玄龙了,是梦玄元的胞弟,在他身后也同样站着两个实力强大的五级地仙,刚好和云空对应,不过很明显,从这酒席的摆放角度来看,云空是压了他一头。

  在这左右两席的下首,左边一席是空着的,也不知道是给封若准备的,还是给慕飞雪准备的,而右席的下首则是同时坐着两个老者,这两人的实力却是都是深不可测,估计至少都是六七级地仙的水平。

  目光扫过这堂中诸人,封若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施礼,同时淡然道:“累诸位久等了,在下惭愧之至,愿自罚三杯!”

  当下,封若也不客气,直接就跪坐在左席下首的席位上,而旁边的慕飞雪则是侧跪在一旁,俏脸低垂,素手持杯,便为封若斟满美酒,而她如此行为,无疑就是表明一切以封若为主。

  见到这一幕,那云空和梦玄龙就不说了,便是那坐在上首的吴殇都是一脸的惊愕,他们何时见过一向强硬霸道,手段凶残的慕飞雪如此小鸟依人?

  那梦玄龙几乎是气得浑身发抖,面色铁青,手中的酒杯更是被他瞬间化为虚无,而云空则是一脸疑惑,但同时却也心中暗暗盘算,因为他若是借助此事把慕飞雪拉拢过来,却是奇功一件啊,要知道慕家可是一边倒全部站在梦家一系的。

  至于右席下首的那两个老者,先是有些惊讶地看了封若一眼,然后便不动声色,继续津津有味地品着美酒,仿佛一切都与他们不相干一样。

  封若此时就好像没有看见对面那梦玄龙的神色,呵呵一笑,举起酒杯,就对着众人遥遥相敬,然后就一口喝干!

  但是在喝下这杯美酒的瞬间,封若就感觉一股炙热如同烈焰般的力量在身体之中轰然炸开,仿若要把他整个人焚成灰烬一样!

  不过封若体内的紫火却迅速出动,顷刻间就将这股热浪化解得无影无踪,然后他才惬意地吸了一口气,连声喝彩道:“好酒!好酒啊!”

  见到封若居然面不改色地喝掉这一杯酒,众人都是暗自一惊,那吴殇脸上更是现出一抹奇异之色,因为这酒席上的美酒都是他亲自酿造而出的,尤其是封若刚才饮用的那种,更是以紫焰之火凝聚酿制而成,绝对不是普通的仙酒可比,连他们饮用时都得小口饮用,可没想到封若喝得是如此干脆,莫非他还隐藏着实力?

  在众人猜度之际,封若却是又连干两杯,脸上也不自禁地透出一股红晕,刚才这三杯美酒极烈,以他的实力都差点招架不住,但是他此次来可就是为了插科打诨的,所以也不怕失态,只要那云空无法以他的名义调解他和梦玄龙之间的纷争,他此次的目的就达到了。

  此时见封若三杯烈酒下肚,那梦玄龙忽然冷哼了一声,瞪着封若阴森森地道:“好酒量,佩服!佩服!不过,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迟来半个时辰,又置我等于何地?岂是你自罚三杯就可抹过?你一小小客卿,也敢在我等面前放肆?按照天城的规矩,必要夺你地仙之脉,罚下微界!云空兄以为然否?”

  梦玄龙此刻却是已经恢复了冷静,虽然心中怒极,却也不会当成动手,因为还要给本地主人吴殇的面子,可以说吴家虽然一向中立,却也是他们都不敢得罪的,否则若是吴家随便倾向哪一家,哪一家便会立刻获得胜利。

  此次云空之所以把宴请的地方放在这里,便是缘由此故,因为他料定了梦家一系必须,也不得不应邀前来,否则换成其他地方,梦玄龙能来才怪。

  可是没想到,事情完全出乎了梦玄龙和云空的预料,封若先是故意迟到了半个时辰,然后带着慕飞雪出现,这且不算,居然把慕飞雪真的当成了他的女人般对待,梦玄龙固然是要气得吐血,云空也同样不爽,所以此刻梦玄龙便要给封若一个下马威,并且直接拉上云空,因为在此事上,云空肯定也是同样的心思。

  云空微微一笑,说实话他的确不爽,明明封若已经投到他的手下,可是方才这一番行为,摆明了是不把他看在眼里,所以不论是打压也好,教训也罢,他必须得让封若吃点苦头,然后回归此次宴会的正规,他轻咳一声,拿起酒杯正要准备说辞,那最上面的吴殇却是哈哈一笑道:“不错,玄龙所言甚是,自罚三杯怎么行!再罚!本人最近刚刚酿制出一十二种韵味不同的美酒,刚好苦于无人够格品尝,慕飞,你把这十二种美酒全部喝了,你迟来之事本人就不追究了!”

  此话一出,云空和梦玄龙两人都是不由一愣,这怎么行?

  “堂兄,此事不妥吧,你所酿制的美酒何等珍贵,怎能如此浪费?”云空婉转地劝道。

  “不不不,你不明白,这一十二种美酒可是不简单,分别为一十二种不同的属姓,若单独只喝其中一种倒也罢了,但是一十二种全部汇聚,却是难以想象,连我都不敢尝试呢,云空,要不你也一同试试?”吴殇却是摇头晃脑地道,而云空听得面色一变,便无法再说什么。

  此时吴殇拍了拍手掌,兴致极高地道:“慕飞你小心了,飞雪小妹你也不得帮忙,必须把这一十二种美酒全部喝下去才行!而这第一种美酒名曰掠如火,乃是以先天火煞融合紫焰之火为酒引酿造而成,饮之如同火焰焚身,五内俱焦!”

  吴殇话音一落,便有一极美侍女身着火色长裙,袅袅而来,她手中托着一盏琉璃玉杯,那杯中哪里是什么美酒,而是一团炽热烈火,但是偏偏有极为醇厚的酒香传来,再一看玉杯之中,则是有小半杯火色如熔浆般的液体,若是普通地仙,只怕光是看看,就要心胆俱寒了。

  “哈哈!掠如火,这名字真贴切,诸位请了!”

  封若此时也来了兴致,干脆把脸色难看的云空和阴森森的梦玄龙扔到一边,长身而起,双手接过这琉璃玉杯,就将那如熔浆一般的掠如火一口喝下。

  在喝下去的瞬间,封若的脸色瞬间变得火红,然后口鼻眼耳七窍之中呼啸着就钻出通红的火苗,但随即,他却恢复原状,大叫好酒!

  “好!”吴殇也喝彩一声,继续拍掌道:“这第二种美酒名曰徐如林,乃是以五灵玄木之叶,合凤萱仙草之花,用先天木煞培育,最终酿造而成,此酒温润,饮之百骸通畅,爽快至极,唯有一点,那就是后劲恐怖,全身酸软,修为不济者,至少要沉醉百年方才会醒转!”

  随着吴殇的介绍,又有一个绿衣侍女捧着一盏古色古香的木质酒杯送到封若面前,可以见到那酒杯里绿色光芒萦绕,似乎有无数嫩绿的叶子在飞舞盘旋,分外美丽,但他会惧怕那区区先天木煞?所以想也不想,再次一口喝尽,而后这美酒之中的木属姓力量直接就被他吸收殆尽,连一点效果都没有看出来!

  “妙哉!这第三种美酒,名曰九溪弥烟,乃是青丘山神泉之水为引,集天下八十一种名泉灵气,再辅以先天水煞,酿造而成,此酒饮之轻柔甜美,如美人之香舌,缠绕左右,飘飘若云端兮!饮者无不神魂颠倒,经脉倒逆,状若疯癫,慕飞,你小心了!”吴殇此时再次拍掌大笑道,但他看向封若的目光已经是有些钦佩了。

  此时又有一身着白衣的侍女含笑捧着一盏洁白如玉,似乎是由玄冰雕琢而成酒杯缓缓而来,那酒杯之中白色雾气如云烟般袅袅升腾,酒香四溢,仿若温泉洗滑脂,玉人含笑入梦来!

  果然是极品好酒!只是看着就已经是妙不可言!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