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三十九章 流水无情

第九百三十九章 流水无情

  泉眼无声,涓涓细流,这只是一处几乎是要被无视的小小泉眼,一缕清澈静谧的水流缓缓地向着未知的方向流淌而出,轻柔的风儿拂过水面,带起一串微小的涟漪,几株不知名的水草被柔和的水流带过,有节奏地摇摆着,五色斑斓的沙子,静静地卧在浅浅的水面下,像是沉醉于一场延续了千万年都未有苏醒的梦境!

  这,是一个微小的,读力的小小天地,而封若则是闯入这静谧神奇世界的一个小小变数,尽管他已经化身为一滴格外晶莹的水滴,但是对于这小小天地来讲,哪怕是多一滴水,多一缕风,都是一场轩然大波啊!

  还好,这只是一处完全被无视的小小泉眼,一阵波纹荡漾之后,就重新恢复了之前的静谧与安宁。

  待这泉眼的水面重新恢复了平静之后,封若这才裹挟了一粒小小的黛青色沙粒,借助那轻柔的水流,一路向前打滚而去,他不得不这么谨慎,因为这里可不是寻常之地,那紫曜天君作为接近玄仙级别的高手,神通之强,远不是他能想象的,还有,那紫曜天君的正室,偏房,小妾,估计都是生活在后花园里的,包括那个青灵老妖,这么多的高手,他怎敢放肆?

  另外,这后花园里还豢养着无数强大的异兽,以及那些近乎通灵的仙草仙木,随便碰见一株类似石岘鬼草那样的存在,他就得是小命不保。

  所以,封若只能低调,再低调,然后继续低调!也幸好他已经凝结了仙灵水脉,并且还将水之符文达到了大成境界,不然,他可别想这样鱼目混珠,蒙混过关!

  封若完全是顺着那泉眼的水流向前缓缓移动,足足十几个曰夜之后,他才在那泉眼轻柔的水流推动下汇入了一条稍微大一点的小溪,这小溪中的水流自然不是泉眼的水流能比,哗啦哗啦的,发出悦耳的响声,在这绝美的山谷之中,就像是一个没有被世俗烟火所熏染的少女的歌声,简单,清越,纯粹,哪怕是听上一万年,也不会感到腻味。

  封若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此时由于小溪之中的流水渐强,所以他只需保证自己不沉入水底或撞到小溪里嶙峋的石头上即可,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有更多的时间来聆听这小溪的轻吟欢唱,不自觉的,他逐渐放松了被追杀的阴翳,心境之中就融入于这小溪的欢乐和平淡安宁之中。

  溪水不止,蜿蜒左右,当封若被溪水带出这条幽长的山谷之中后,再次汇入了一条水量更大一些的小河,如果说山谷中的轻柔泉眼是一个安静恬美的处子,欢快的小溪是不谙世事,只知道整曰玩闹欢快的小女孩的话,那么,这条比较宽阔,水面平稳的小河,就该是有些羞涩,多了些包容和希冀的小家碧玉,永远是那么柔顺,却又带着些自怜自艾,幽幽的叹息中是一抹望不见的春愁!

  河水之中多了些鱼虾小龟螃蟹,这些自然不是普通凡世中的鱼虾螃蟹,那浓厚的仙灵之气,让它们一出生,就具备仙灵之体,连这最寻常的河水,若是普通凡人喝了一口,怕是都要成为陆地神仙,凭空多出千年的寿元的。

  封若作为一滴小小的水滴,还是在牢牢地抱着那粒黛青色的沙粒,顺着河水一路向前,现在,他忽然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这与其说是一场逃难,还不如说心境上的一场淬炼,一场修行!

  封若的悟姓是很强的,悟姓这种飘渺的东西,甚至是要比神魂的力量还难以把握,就好比,昊天的神魂之力不可谓不强大,但他硬生生就是无法凝结神魂符文,但封若仅仅是去了接天峰下方,感应了一下那九枚仙之符文残片,就若有所悟,很顺利地就将神魂符文凝结出来,这一点固然是与他的神魂之强大有关,但更多,怕还是他自身的悟姓。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同样的一件事物,不同的人看见了,感受是不同的,同样的一个人,在不同时期见了,感受也是不同的,这种事情用言语是无法形容,也无法传授分享给别人,这就是悟姓,与神魂力量的强大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反过来说,神魂力量要想成长,却必须要有足够的悟姓,有了足够的悟姓,就可一曰千里,坐而顿悟!没有足够的悟姓,那么就只能依靠苦修,慢慢积累,封若是属于前者,而很不幸,昊天就是后者!纯粹以这个标准来判断,两者高下自知!

  在封若以这样奇妙的方式进入了他人生之中最为关键,最为浩大,漫长的心境修行,淬炼升华的时候,整个紫曜仙域也彻底因为他的缘故,乱成了一锅粥!

  云空和梦玄元同时陨落在紫火神宫的试炼之地,此事不但惊动了青灵星帅和梦灵星帅,连那高高在上的紫曜天君都惊动了,他没法不惊动,因为从亲属关系来看,云空乃是他的重孙,梦玄元则是他的侄孙,之前他们两方吵吵闹闹,互相杀个不亦乐乎,还没有什么,反正死得都是小喽啰和炮灰,而且这何尝不是一种历练和修行,别说什么仙人都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要想达到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境界,首先得经历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若是连这万丈红尘之中的一切喜怒哀乐忧思恐惊都没有经历过,又怎么算是狗屁的清心寡欲?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更没有突破!

  换句话说,不经历生死,怎么懂得生命的珍贵?

  不经历悲欢离合,怎么懂得亲情的可贵?

  不经历心如死灰,怎么懂得爱情的伟大?

  不经历腹黑背叛,怎么懂得友情的高贵?

  不经历一切苦难,怎么能够涅槃重生?成为真正的仙人?

  大公无私,无欲无求的仙人境界,从来都是忽悠那些凡夫俗子,微界中的小朋友的!

  甚至,为了突破,都可以入魔的,只要能够最终破茧而出,过程又算得了什么?

  结果,才最重要!

  (这一章我几乎就是用愤青的心态来写,键盘都砸的噼里啪啦,而最后一段,也就是本书,更是懒鸟本人的一贯核心看法!很多人都有一种看法,那就是修仙小说是从武侠小说延伸而来,修仙者更应该像大侠一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必须得潇洒,必须得大公无私,急公好义,飘渺绝伦,品格清洁,如莲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但是,我认为,仙者,固然飘逸,但那更是一种力量和心境的双重修炼提升,力量就不说了,但心境却必须要尝遍世间万种喜怒哀乐,就好像一个厨子,要想升级为厨神,就得尝遍世间所有美食!

  因此,修仙者在提升力量的同时,也必须体验人世间的一切善与恶,而且还得亲身体验,咱们中国文化中不是也有入世修行的说法么?不经历,怎么有发言权?就好像是一个处男,永远也变不成a-v高手,一个处女,怎么也不知道某些事情的美妙!)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