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大功告成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大功告成

  犹如压倒整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带着大量高手折返回来的青水茗就像是一把尖刀,把青安澜心里面最后一点侥幸剿杀一空。

  青安澜固然是对青灵忠诚无比,但却不是那种愚忠,她也不是傻瓜,此刻她不反抗,肯定就是死,但是如果反抗了,再加上之前的罪名,青灵来了,还是得杀她,总而言之,她难逃一死!

  大滴大滴的泪水簌簌而下,带着浓浓的不甘和委屈,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女孩,她是九级妖仙没错,却也是从小被青灵培养出来的,这种忠诚是刻在骨子里,烙印在身体里,就像是天,可是现在这天塌了,塌的如此突然,如此让她不知所措!

  远处青水茗的厉喝声,就像是一头恶鬼,逐渐把她整个人吞噬,那原本美丽的容颜在此刻也变得格外狰狞可怖!所有天地间的一切,都紧紧逼来,就像压在胸口的大石,让她喘不过气来,这一口气,怎么也没法出!

  还好,还好,此刻她并非孤单一人,还有一个色鬼荆山,在此时没有叛她而去,没有对她冷言厉语,喊打喊杀!总算是让她抓住了一点浮萍,尽管这浮萍也是不堪一击。

  原本无比厌恶的容颜,原本不屑一顾的身影,此刻也变得格外亲切。

  “荆山哥哥,我没有错,我没有罪!”

  封若听得有些愧疚,看着那呜咽无声,脸色惨白的青安澜,还有那双紧抓着自己衣袖,不停颤抖的素手,他忽然有种欺骗小姑娘手中的糖葫芦的错觉!

  他能说其实一切的缘由,一切的罪名都在你眼前么?

  “你当然没有错!即便有错,也是由我来扛!”

  封若轻声说着,心里却暗想,那死鬼荆山真是好福气,死了死了,还得大爷我帮他弄个红颜知己!

  伸手把那单薄如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落叶的青安澜很自然地搂在怀里,尽管这更加落实了那歼夫银妇的罪名,不过青水茗恶鬼一样的咆哮,所有人鄙视的眼光已经不重要了,在无数高手的围困之下,封若的这一个拥抱如此的心安理得,末了还要寻上青安澜的樱唇,轻轻一点之后,在几乎要傻掉的青安澜耳畔低声道:“带走神泉,去找一个叫封若的人,他会把天地双鼎给你,走吧,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了,你自由了,所有的罪名,还有青灵大人对你的隆恩,由我荆山,一力替你偿还,从此以后,青丘一族与你不再有任何关系!”

  拍拍那削瘦柔弱的肩膀,有些不舍地拂过那缕缕青丝,封若随手把自己手中剩下来的五滴遁水灵交到青安澜手中,她必须得逃出去,而且必须得把神泉带走,只有这样,青灵的损失才会最大,青丘一族的损失才会最大,那紫曜追天令已经用过一次,青灵没法再用了,只要能够逃出最初的追捕,连青灵也别想把她这最信任,最忠诚,最厉害的手下抓住,她们别想和好了,永远也别想!

  哈哈大笑着,封若放开青安澜,就那么转身而去,高举双手,朝着青水茗等众多高手走去,没有一点反抗的意图!

  “杀了他!”

  青水茗无比疯狂,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她本来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她的修养好着呢,但她却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她宁可对人类中的男子微笑,也不愿意见到青丘一族中的下等男人,这种重女轻男的传承由来已久!

  可是,可是这该死的,下贱的,卑鄙的,肮脏的,可恶的混蛋,竟敢在最为圣洁的神泉之中与青安澜偷情!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要知道她从小都是在神泉之中泡澡的,这就是对她的侮辱,这种感觉甚至就好像她被强暴了一样,这种耻辱,必须用鲜血来洗刷,不但是荆山要死,那贱人青安澜也要死!

  本来她还觉得有些担心,但现在好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对歼夫银妇竟敢搂搂抱抱,还亲嘴!天啊!青水茗都快恶心死了!

  “杀了他!快给我杀了他!”

  无数猛烈的攻击铺天盖地,瞬间就将封若整个人淹没,但是他却没有还手,只是回头对着发呆的青安澜微微一笑,这一抹微笑,是他尽力想象出来的最温柔的笑容,必须得让青安澜铭记在心,永生永世!

  这一抹微笑迅速消失,因为封若整个人已经彻底被撕裂成无数碎片,血肉横飞,他虽然是九级地仙的修为,可若是不抵挡,在面对数百高手的全力一击的情况下,也是依旧要属于肉包子打狗的类型。

  目睹这一幕,那原本还在发呆的青安澜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然后,在此地的所有人,包括青水茗忽然就感应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因为不知何时,在他们下发那方圆数千里的神泉峰忽然颤抖了一下,就好像要活过来一样!

  “拦住她,这个贱人,她要带走神泉!”

  青水茗的反应不可谓不慢,青安澜是守卫神泉的统领,平曰里负责神泉的保卫,如果在特殊情况下,她有权利把这神泉连带神泉峰一股脑儿地带走!

  当然,青水茗也有这个权利,包括青灵,可是,此刻青灵并不在这里,青水茗的反应还是慢了点,或者说,是神泉有灵,也看不惯她那歇斯底里的猖狂,于是这神泉峰就先一步被青安澜调动起来!

  根本不需要什么动作,青安澜依旧在撕心裂肺地大哭,似乎是要和她这哭声相映,神泉峰愤怒了,无数巨大的山石呼啸冲天,然后就如同万千的流星恶狠狠地砸下来,仅仅是这一波,就把围攻的数百人砸成重伤,但这仅仅是个开始,数以千百万巨石就开始以青安澜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遇神杀神,所有的一切,都被这狂暴的巨石漩涡给砸得粉碎,除了青水茗等有限几十个高手逃出来外,余者全部死在里面!

  “该死!这贱人,竟然得到了神泉之灵的依附!快去禀报青灵大人!”

  青水茗几乎是要嫉妒得发狂,神泉之灵,姓质和沙灵一样,但是却要比沙灵厉害得多得多,几乎是能够与紫曜天君后花园里的那株神木之灵相提并论了,如此厉害的一个灵物,连青灵都收服不了,怎么如今就被青安澜得到,这简直是等于把青安澜的实力提升了十几倍啊!

  如果青安澜发飙,整个青丘山说不定就要被毁于一旦,这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青水茗的掌控之中了!

  “该死该死!这贱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青水茗咒骂着,却是也得仓皇逃窜,神泉有多么神奇,神泉之水的力量有多么恐怖,她当然一清二楚,此刻还赖在这里,不是等于送死么?

  不过青安澜毕竟还是念着香火情,在赶走青水茗等人之后,没有继续追赶,便直接带着这座巨大的,方圆足足数千里的神泉峰迅速消失,留给青丘山的,只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就像是一个丑陋的大嘴,在呵呵傻笑!

  这一幕封若是看不到了,因为在他那具假冒的荆山身体四分五裂,化为万千齑粉的瞬间,他的神念也跟着同归于尽,而老龙一直转换着的画面也戛然而止!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瞪着对方。

  良久,老龙忽然咆哮一声道:“你这王八蛋,休想老夫把乖孙女嫁给你!跟了你,老夫那乖孙女非得被骗得连糖葫芦都保不住,无耻啊无耻,卑鄙啊卑鄙,老夫活了几千万年,自认为脸皮够厚,够阴险!但和你小子比起来,老夫简直就是一朵纯洁无比的小花啊!”

  面对老龙的嘲讽,封若却是没有了反驳的心思,直接仰躺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龙骂了一番,没有对手,也就意兴阑珊,此时却是凑过来道:“小子,我们得把那青安澜救下来,就凭她自己的力量,只怕难以摆脱青灵的追杀啊!”

  “哼!别假惺惺了,你这老匹夫,你看中了那神泉对不对?谁卑鄙,你才卑鄙!”封若冷哼一声,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青安澜是青灵最忠诚的手下,那么就是他的敌人,因为他曾经发下宏愿,要将与青丘一族直接抹杀掉,那么,自然任何卑鄙龌龊的手段就可以随便使用,只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有些悲哀呢?

  “卑鄙不卑鄙,那是另外一回事,你骗了人家小姑娘,难道还想饱食远扬,做人不能太过分!”老龙不甘心地道,他是真的看上了那神泉,因为那神泉太神奇了,非常的了不得,纵使他一辈子都在收集宝贝,也没有见到这种存在,如果把这神泉安放在云霭洞天,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见鬼!什么叫饱食远扬,那是那死鬼荆山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封若暴怒道。

  “好好好!和你没关系,那你在人家小姑娘耳边说什么去找一个叫封若的混蛋,你不会真的想把天地双鼎交给她吧?”老龙此刻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他才是最卑鄙的家伙。

  “是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送给她,就送给她!”封若面无表情地道。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