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1032章
  一阵如夜枭般的笑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笑声未落下,一道枯瘦的人影便现身出来。

  封若却是一点都没有吃惊的样子,微微一笑,停下与千域的交手,迅速退了开来,但他并没有逃,尽管明知道那墨月长老乃是正宗的血幽魔,实力比之千域都要高上许多,且不说千域与此人联手,便是这墨月长老一人,便足够他消受的了。

  但问题是,封若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陷身于险境?在之前庞博等八人化为石头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他们这一行背后必然有人跟踪关注,所以他才故意出言让商夫人等前来这阴阳渡,否则的话,那血焚禁咒,倾澜轩也未必不能破解,虽然是有些麻烦,但封若可是有绝对的信心,让血月魔族中人追他不到,这种自信可不是开玩笑,当初那神龙一族的追杀者不就是被他用仙之符文的神通甩掉了么?

  可以说,若非封若不愿意,那墨月长老怎么还可能追踪上来?

  所以,封若真正的意图,还是引诱这墨月长老现身,因为这是一个很狡猾的家伙,不但阴险,而且擅长谋略,一有风吹草动,只怕就会迅速远遁,按照倾澜轩之前的描述,上一代血月魔主就很可能栽到这墨月长老手中!

  当然,知道是一回事,干掉这墨月长老又是一回事,不过,封若从来就没有想过他要亲自出手的,之前他和千域那般厮杀了十几个时辰,其实还是有所保留,否则的话,他便是拼上两败俱伤的代价,未尝不能干掉千域,但那样一来,就不妥了!很可能引不出墨月这个老狐狸!

  “嘿嘿!小子,我很好奇,到了此刻,你居然还不逃?有趣有趣啊,连老夫都忍不住有些好奇,你到底还有何凭依?是凭你身上的那件仙甲还是那件仙器,亦或是你所掌控的五行符文?嗯,说不得你是与昊天魔尊有些关系,可那又如何,老夫已经现身,天上地下,已无人可以救得你的姓命,你这身体不错,刚好拿来炼制血月魔尸,现在,你可以说说遗言了!”

  墨月是一个干巴巴的老头,从远处看,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只有他的那一双瞳孔,闪烁着血色的光芒,如同两个无底洞!

  封若静静地看了墨月一眼,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这话说的有点早,我若是你,哪怕千域喊我为祖爷爷,我也绝对不会现身的,你既然一生都奉行在暗中阴谋行事,何以今次要以真身犯险?”

  也许是封若的态度很平静,没有一点大祸临头的觉悟,让那墨月长老有些警惕,那一双眼睛闪烁了几下,他忍不住皱眉问道:“你认得老夫?”

  “墨月长老,和他废话做什么,这小子的肉身交给你炼制血月魔尸,但他身上的宝贝却得归我,我们一同上,就不信他还能翻天不成?”千域恶狠狠地盯着封若道,他如今对封若可谓是恨之入骨,把他的面子全都泡汤了,之前大话说了那么多,结果还得求墨月出手!

  “呵呵!千域,你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莫非你没有听说过?还是说你这活了这么久,所有的经验都活到蛆身上了?”封若忍不住嘲弄道,这话千域听了自然是大怒,但墨月却是一反常态地沉默!

  墨月的反常,终于让千域感到有些不妥,他厉声对墨月道:“墨月长老,怎么回事?你莫非对本人隐瞒了什么?”

  “哈哈!千域,你总算不笨,你算什么东西?居然相信墨月会邀请你成为下一任血月魔主?你难道不知道,高阶的魔族最重血缘传承?你虽然身上有一半你母亲的血脉,但怎么可能被墨月接受?对他来讲,你几乎就是和垃圾没有什么区别,而他之所以找上你,却是因为他以为你身上藏着某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墨月长老的这一番辛苦是要白费了,烂泥永远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不止如此,还让墨月长老你泥潭深陷,怎么样?老头儿,我说的没错吧?”

  封若笑嘻嘻地道,说的很轻松,丝毫不在意对面的两大高手!

  而封若这一番话说完,那千域固然目瞪口呆,恼怒无比,墨月也同样是脸色泛红,煞气逼人,显然,封若所说的纵使有所出入,也是相差无几!

  “可恶!墨月你这个老混蛋,敢戏耍本人?”千域第一个暴怒,不过他倒是不笨,没有选择朝墨月发难,而是掉头就逃,对他而言,他之所以会选择相信墨月的鬼话,一方面是墨月给出的诚意,连血月令都送出来了,另一方面则是他自身拥有的一半血脉,好歹他也是上一代血月魔主的外甥,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远离这个麻烦为好,舒舒服服做他的逍遥修魔者去!

  “哼哼!现在想反悔?晚了!”墨月却是头也不回,冷哼一声,一道血色魔刃忽然就从虚空之中出现,毫无预兆地将千域洞穿,这竟是穿越空间的手段!

  如此伤势本来不算什么,但那血色魔刃似乎是有特殊的魔力,竟是在转眼间将千域整个人吸成了一具窟窿,最终化为飞灰而去。

  整个过程,墨月都没有回头,只是死死地盯着封若,良久,才怪笑道:“看来血月魔主大人行事,当真是鬼神莫测,老夫还以为你会将你的血月传承送给你这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外甥,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如此布置,却不料,魔主大人你居然选择了一个人类作为传承,这样也就罢了,还偏偏要死不活地出现在老夫面前,你以为,你还是全盛阶段,万魔朝圣的血月魔主大人么?今曰撞到老夫手里,就不会给你第二次逃掉的机会了,呵呵!魔主大人,你这具身体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觉醒,请问,你可有几成胜算啊?”

  封若耐心地听着墨月说完,这才故意惊讶地看了看左右,笑嘻嘻地道:“老头儿,你是在和我说话么?什么魔主大人,你确定没有老花眼?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封若是也,我看你是找错人了!”

  “哼!有没有找错人,杀了就知道!”

  墨月杀气腾腾地怒道,将手一招,那血色魔刃顿时发出呜呜的怪叫声,迅疾就消失在虚空之中,等到再出现时,却已经是在封若的胸口处,根本是躲无可躲,只从此点来看,封若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封若似乎从来就没有担忧过,那怕那血色魔刃即将破胸而过,因为在下一刻,一只盈盈玉手就那么无比轻巧地将这一道血色魔刃给接下来,这动作是如此的轻柔,仿佛那不是屠戮万人的凶器,只是一朵娇柔的莲花。

  “墨月,久违了!看到我,你是不是很惊讶?”

  一个淡淡的,仿佛带着馨香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估计全天下的男人,只要听到这声音,就没有不想回头看一看的**,不过若是看到了,怕是会被吓个半死,因为这声音的主人居然是只有小半截的身体,没有头颅,仅有一条如藕般洁白的手臂和半边身子,这情景当真是诡异之极!

  “你——你——居然还活着?这不可能?”墨月的反应很激烈,就像是真的见了鬼,尽管他乃是数一数二的大魔头,连鬼怪见了都得绕路走的存在。

  “呵呵!不杀你墨月,本尊怎么会甘心死去?本尊忍辱偷生了这么久,可是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这一刻,我很清楚,血月魔族之中,若论隐忍,无人能够比得上你,但我也知道,不拿到本尊的传承,你是不会甘心的,也多亏了这位小友精心设计,总算是让你现出真身,否则的话,以你空虚血遁神通,我还是奈何不了你的,现在,你是否有种机关算尽的感觉呢?”

  此时封若早已退到一边,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这件事他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真相的,当曰这位血月魔主以伤重之身遇到倾澜轩,那时倾澜轩却还是被昊天给控制着,于是这血月魔主就凑巧替倾澜轩解开封印,而后,她的传承血脉也就留给了倾澜轩。

  本来事情应该是到此为止的,倾澜轩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也继承了血月魔主的记忆和阅历,她将来只要不是运气太背,总会是慢慢强大,要么回到封若身边,要么前往血月魔族,成为新一任的血月魔主。

  但倾澜轩还是太善良了,对于这个把她从昊天魔尊控制之中解救出来的魔族非常感激,所以不惜耗损实力也要将她解救过来,当曰封若在魔域中初次见到的情景,其实就是倾澜轩在不停地吸收魔血,输送给这位血月魔主,不过当时封若还以为是倾澜轩自己独特的修炼方式呢!

  这种事情一直隐瞒了很久,那原本应该早就死翘翘的血月魔主就在封若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的七星宫里存在了数千年。

  直到这一次,遇到商夫人所护卫的那玉匣,里面所盛放的是血月令的另外一部分,至此,血月令完整归一,那位一直昏迷不醒的血月魔主终于苏醒过来,在她的要求下,倾澜轩这才把事情真相讲给封若。

  这倒不是她有意隐瞒封若,而是她曾经发誓不泄露这位血月魔主的事情,更何况,这毕竟是统领血月魔族的大人物,倾澜轩不知道封若在了解内情后会怎样?他可以接受她变身为血幽魔,但能否容忍其他魔族却是不能预料的,更何况,那位血月魔主似乎是随时要死掉的样子,谁能想到,她居然能够活到现在!

  对于此事,封若知晓后,却是没有任何不快,这又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倾澜轩是他的女人没错,但又不是他的奴隶,一定要把所有事情都解释清楚,反而,他着实很欣赏倾澜轩的做法,只是很心疼罢了,原来这么多年来,倾澜轩的修为实力没有增长太多的缘故,竟是把一多半的修为都用在维持那位血月魔主身上!

  在很无奈地教训了一番倾澜轩之后,封若很干脆地就把他珍藏了许久,花费了极大代价凝结出来的一枚水之符文送给那位血月魔主。

  这水之符文的神效是非常惊人的,当年曾经治愈了雷霆近四成的残废龙脉,而如今用来治愈这位濒死的血月魔主,自然也会很有效果。

  就这样,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封若按照这位血月魔主的计划布置了这一个圈套,因为得到一定恢复的血月魔主有绝对的把握,只要墨月老头敢现出真身,她就能配合血月令将其干掉,最不济,也能同归于尽!

  说这番话的时候,那血月魔主的牙齿都咬得咯咯作响,尽管她实际上早已没有了脑袋。

  对于血月魔主此时的实力,封若并不全信,但试试也无妨,解决掉一个麻烦,终归是好的,更何况,就算是血月魔主失败了又如何?他打不过墨月,但却能逃得掉,这就足够了!

  不过,在刚才血月魔主一出手,就制住那件极为凶煞的血色魔刃后,封若的信心顿时大涨,也开始有点跃跃试试,看看能否打一下落水狗!

  封若这边心情愉悦地乱想个不停,那一边,那墨月的脸色却是一阵阵的变幻,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是有点陷入崩溃的边缘,他作为血月魔族的长老,自然清楚血月魔主的神通,所以此刻却是连逃跑的举动都免了!

  “你说的不错,想我谋划了几十万年,想尽各种可能,最终却还是功亏一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但是,我赢不了,你同样也别想赢!你能封住我的退路,但我一样能够和你同归于尽,大不了一了百了!还有那个小子,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谁也别想成为赢家,你们,都与老夫在此陪葬吧!”

  墨月忽然痛苦而又决绝地咆哮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